395总是交易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23 12:17:59 字数:3331 阅读进度:1410/1780

潘长河是让小五‘送’出去的。小五这一架,梁健和徐京华之间算是彻底撕破了脸。梁健倒也不在意,他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这里了,有些事就没必要再一直束手束脚了。

接下去几天,潘长河那边倒是安静了下来。不过,省里也没有明确的消息传来。梁健有些急,于姐他们已经从香港启程了,去北京呆两天后就会到太和,眼看会面之日就在眼前,这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梁健还真是不好意思去见于姐他们。

就在梁健思忖着是不是再有点什么动作的时候,韩国明忽然给梁健打电话了。韩国明说,省委秘书长和潘长河一起来了山口区,重新和他们商定了之前的买地合同。商定的结果是,原来合同中的土地面积减少一半,钱的话,再加两千万。

梁健听完没说什么,这个结果,虽说和梁健希望的有差距,很大的差距,但这其中必然是有刁一民和徐京华两个人之间的交易的。梁健要是再跳出去反对,那就是和两个一把手公然唱对台戏。两千四百万,五百亩地,这价格虽说不算很好,但也还不错了。毕竟洪村那边,耕地并不多,林地也只是占一半左右的面积,还有一半是荒山。综合一下,这样的价格,也不算低。既然洪村百姓的利益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公平,那梁健也就没必要再闹下去了。只不过,就是安吉拉那边,看来是要费一番口舌了。不过,五百亩地相比于一千亩地,总是要好解释一些。

只不过,梁健这一番折腾,对于潘长河来说,除了多花了点钱之外,并没有多大的伤筋动骨,这一点对于梁健来说,是心里的一个疙瘩。

潘长河这个人心太黑,背后又有一个徐京华撑腰,若是不趁着这次机会,让他好好的吃点苦头,那今后在太和市,恐怕是要耀武扬威的。何况,这次他也算是搭上了安吉拉这条大船……

梁健越想越忧心,潘长河这个人,不能就这样让他把这次的事情蒙混过去了。他想到了之前禾常青从那位泾县县长身上找到的线索。十万块钱,对一个没什么背景的泾县县长来说,是件大事,可对于背后有省长撑腰的潘长河来说,不算什么大事。而且,那钱并不是潘长河亲自送出去的,这又是一层保护。梁健原本是不打算用这一点来打压潘长河的,顶多就是在事情进行到差不多的时候,来个‘锦上添花’。不过,梁健没想到,刁一民竟然暗地里跟徐京华达成了什么协议,就这么轻飘飘地将这件事给过去了。事已至此,梁健也只能将这件本来不是‘利器’的事情拿出来再做做名堂了。

潘长河在徐京华背后,从商这么多年,身上问题肯定是很多的。但这些问题,不是梁健能够查到的。

如果想要让他爬不起来,梁健就得想办法让这十万块钱作为引子,引某些人去查。

其实,刁一民和徐京华之间达成交易,并不是那么令人惊讶。仔细想想,就能想明白。徐京华虽然最近的一些动作有些有失水平,但毕竟也是曾经和罗贯中抗衡了多年,最终爬上了省长宝座的人,其手段可见一斑。洪村这件事,也不过是梁健将这事的声势造得比较大,本质上并不大。而刁一民要是为了这样一件事,和徐京华撕得不可开交,明显得到的好处并没有两人交易来得多。选择,轻而易举。越是高位的人,越是很少会真刀真枪的干,往往都是通过一场场的交易来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

如果,梁健要想让某些人不再只是用交易来解决这件事,而是更深入的话,那就要让他看到更多的好处。

十万块钱的事情,怎么能让刁一民看到更多的好处呢?

梁健陷入了苦思。

于姐他们回来了。此次跟于姐一起过来的,还是安吉拉集团的一位副总裁,他是代表安吉拉集团过来和太和市政府正式签约的。

梁健原本是打算将他们安排在世隐山庄的,但是想到世隐山庄的老板和潘长河是熟识的,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最后,他将他们安排到了山口区区里的一家三星级的酒店。为了迎接这次的接待,梁健特令韩国明去监督这次酒店的接待安排,务必要将各项接待工作都提升到五星服务。

尤其是签约仪式的前后三天时间,该酒店一律不对开放,酒店百米范围内,要有警车和特警执勤。

在签约仪式的时间定下来后,梁健又去了一趟省里,求见了省委书记刁一民。

在办公室外等了四十分钟后,梁健终于见到了刁一民。

刁一民对他,总是态度比较冰冷,一副不待见的态度。说实话,梁健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不过领导的思想,谁也揣测不清楚。

梁健坐下后,就将此次过来的目的挑到了明处:“刁书记,我想邀请您来代表西陵省和安吉拉集团签约。”

刁一民惊讶地看向梁健,盯了两秒后,神情又恢复了那副冰冷的模样,道:“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政绩,你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拱手相让,说说你的条件。”

梁健看着他,笑了一下,道:“我是觉得,安吉拉集团作为国际集团,由您出面,更加能够体现我们对这次合作的重视。”

“怎么,我看上去就这么好骗?”刁一民挑了挑眉,看着梁健。

梁健笑了下,道:“怎么会,刁书记智谋过人。”

“那就直话直说,不要跟我绕弯子。”刁一民寒声说道:“要不然就出去,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行,那我就直说了。”梁健收起笑容,道:“我最近查到,当初潘长河买地的事情里,潘长河的公司曾经给泾县县长送了十万块钱,这件事已经由泾县县长的妻子证实了。送钱的人,是潘长河名下电池厂的一个经理。”

刁一民眯起眼睛,问:“你想干什么?”

梁健回答:“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个企业那么多人,有一两个出了问题走了也是很正常的。”

“你想让那个经理走?”刁一民问。他眯着的眼睛里,有些促狭的意味。

梁健笑了一下,道:“刁书记真会开玩笑,一个经理还不在我的眼里。”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决定挑明了说,便道:“潘长河这个人不仅狡猾而且胃口太大,背后又有徐省长撑腰,我不放心。太和市好不容易慢慢走上正轨了,有希望了,我不能让潘长河这样的不稳定因素留着祸害太和市。”

刁一民抿着嘴沉默了几秒后,忽然说道:“十万块钱的事,太小了。”

梁健一咬牙,道:“我查过潘长河这个人,他在电池厂之前,并没有什么大的实业。这次买地要两千四百万,还有之前在荆州投的电池厂。您想想,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我想,天上应该不会掉吧?”

梁健说完,看着刁一民。

刁一民看他一眼,答:“说不定,就是天上掉的呢!”

梁健不说话,就盯着他。这些天,他一直在想,该怎么把刁一民拉下水来对付潘长河。可他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潘长河身上,有很多问题,但以梁健目前的手段,查不到。

想来想去,最后只想出这一招,用安吉拉项目来交换。既然,刁一民能和徐京华进行交易,那为什么他不可以和他做一场交易呢?

梁健不说话,刁一民也不说话。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文件,将梁健撂在那里。梁健是来求人的,他是带着目的来的,刁一民可以撂着他,但他却不能让自己就这么被撂着。

“潘长河和徐省长之间的关系是很亲密的。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梁健算是豁出去了。

“这一点,我清楚。”刁一民头也没抬。

梁健忽然有种挫败感。要怪只怪他自己手上没有更多的筹码。梁健看了看刁一民,不由心灰意冷,于是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转身之前,忽又想到安吉拉项目签约的事情,便又说道:“无论您愿不愿意帮这个忙,我都希望您能代表西陵省出席这一次和安吉拉集团合作的签约仪式。”

刁一民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掠过些惊讶,不过他还是没松口,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梁健心情低落地走出了刁一民的办公室,失落的从刁一民秘书办公室门口路过,都没有看到里面起身准备出来跟他打招呼的秘书。

刚回到车上,车子还没开出省政府的大门,梁健的手机忽然响了。梁健看了下电话,是刁一民秘书办公室打来的。一愣之后,心跳忽然就加快起来了。

梁健接起电话,带着点小心翼翼地期待,听到对面说:“梁书记吗?刁书记让我转告你,他会出席签约仪式的,请您务必做好准备,及时和我这边进行一下时间上的对接。”

“好的。我回去之后,会把时间安排发到你的邮箱。”梁健按耐住激动的心情,立即回答。

挂断电话,梁健就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小五转头看了他几眼,忍不住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梁健看了他一眼,笑着说:“等签约仪式结束,我们就回北京,如何?”

小五的手都抖了一下,车头猛地一歪,差点撞上旁边的车。梁健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问:“这么激动?”

小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原本以为你是不打算回去的!”

梁健望向窗外,轻声笑道:“总要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