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一个星期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29 12:17:16 字数:3775 阅读进度:1418/1780

老唐的身边站着几个有些眼熟的人,但一下子梁健也认不出谁是谁。梁健抱着霓裳走过去,站在老唐身边,跟老唐差不多岁数的一个光头男人立即笑着就说道:“女儿都这么大了啊。”说着,就往前一步,伸手逗了下霓裳,笑道:“叫爷爷。”霓裳看了看他,又看了眼梁健,乖巧地叫了声爷爷。这脆生生地一声,将那光头男人叫得喜笑颜开,当即就抬手在身上摸了一会,然后把脖子挂着的一个深绿色的玉观音给摘了下来,要往霓裳脖子上挂。

老唐当即就惊住了,拉住他的手,道:“老刘,你这是干什么?”

梁健听到刘这个姓,有些耳熟,再看看他的脸,梁健忽然就想起来眼前这人是谁了——老唐的朋友,全名叫什么梁健也没问过,只见过一次,那还是他没来太和,在永州的时候了。时隔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位刘叔叔的变化还是挺大的,胖了,剃了光头。而其他的两位,一位连叔叔,一位杨叔叔,倒是没怎么变。

这时,听得老刘说:“什么干什么?你孙女叫我一声爷爷,我还能让她白叫?没这规矩!”老刘说着又要把那玉观音往霓裳脖子里套。梁健忙往后躲了一下,道:“刘叔,霓裳叫你一声爷爷是应该的,这玉观音您还是收起来吧。”

这位刘叔见梁健叫他一声刘叔,一愣后,微微一笑,道:“没想到你小子倒还记得我呢!不过,你这声刘叔一叫,我这玉就更得送了。”

梁健还想劝,老唐却道:“既然你要把这东西给霓裳,那我可先跟你说好了,不能反悔。回头别来找我要回去。”

老刘脸一板,道:“我是这种人吗?这么多年,我老刘送出手的东西还少,你见我往回收过?”

旁边连叔叔和杨叔叔不出声地笑。老唐也微微地笑。看来这刘叔送出去的东西收回来的例子也不是没有过啊。梁健心里装着胡小英的事情,倒是没注意着四人间微妙的表情。

老唐松了口,梁健也就让他将那玉观音挂在了霓裳的脖子上。霓裳两只小手拿住那玉观音凑到眼前,瞧了又瞧,似乎还挺喜欢。

“喜欢吗?”老刘问她。霓裳点点头,忽而又抬头,匆匆地看老刘一眼,道:“谢谢爷爷。”

老刘脸上那褶子都快把眼睛都给挤没了。

梁健仔细看了一眼那玉观音,颜色翠绿,应该是难得的好料子,这东西恐怕价值不菲。于是,低声嘱咐了霓裳一句将这东西收好,霓裳似乎很喜欢这玉观音,一听梁健这话,立即将这东西塞到了衣服里,然后还笑着跟老刘说道:“这样就不会掉了,谢谢爷爷。”说完,还隔着衣服轻轻拍了拍那玉观音。几个人都被她这模样给逗笑了。

寒暄了一阵,老唐让小五将霓裳带到其他地方去玩,梁健则留下来,显然是有话要说。

等小五和霓裳走开,老唐指着这群人里唯一一个梁健不认识的那位老者,给梁健做了介绍:“梁健,叫胡叔叔。”

梁健喊了一声胡叔叔。这人看着比老唐他们年纪都大,满头白发,连下巴上的胡茬子都是白的。不过,眼睛炯炯有神,看人时,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让人不敢直视。

这位胡叔叔后来经老唐介绍,梁健才知,他是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同时也是国际地质学的知名人物,这位胡景然同志在地质学上的深厚学问是鲜有人企及的。而且,他和国土资源部现任部长,也有不浅的关系。

老唐和这位胡景然的关系,似乎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老唐和他,还有另外三人,似乎从前都是一起当过兵的,五人间的那种感情是可以从每句话每个字当中感受到的。

而老唐这一次介绍这位胡景然给梁健认识,却是为了之前在太和发现的那个地下‘坟墓’。胡景然问了梁健几个问题,梁健都如实回答了,胡景然似乎从梁健的回答中没有找到什么有效的信息,脸上表露出了一丝失望。

而后没多久,胡景然接了个电话,就提前离开了。

他走后,老唐却忽然当着其余三人的面,提到了梁健回北京的事。老唐问梁健:“这一次想好了?”

梁健点点头:“想好了。”

老唐轻轻点了下头。老刘插进话来:“回来好,早就该回来了。”

坐在他旁边的连叔叔接过话:“回来后想去哪个部门?”

这个问题梁健早就想过。自从回来这个念头出现在梁健脑海里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一直游荡在梁健的心里。而答案,早已在他做出决定的时就产生了。他朝这位连叔叔笑了一下,道:“工作的问题还没想好,可能会先去一趟美国。”

连叔叔他们三人都是一愣,老唐知道的多,立即就明白了梁健的意思,他看了一眼梁健没说话。

老连看老唐不说话,也就笑了笑,道:“先休息一段时间整理一下也好。”

于是,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了。梁健坐了一会就出去找霓裳了。

他走后,老唐他们几人脸上的笑容都收了起来,变得有些严肃。一阵沉默过后,老刘先开口打破了僵局,道:“老唐啊,刚才我看梁健这小子的意思,好像是不打算再入官场了。”

老唐神色也难得有些凝重,抿着嘴不说话。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老杨叹了一声,道:“他要是真不想再走这条路,那就别逼他了。只不过,就是浪费了我们这一年的精力了。”

“他要是真不想走这条路,那就让我家那小子来。”老刘忽然说道。不过,他说完,老连立即就不屑地瞪了他一眼,道:“你家那小子,被你媳妇宠坏了,他要是来走梁健这条路,我保证,不出一个月,他就能把你老刘这张老脸都给扔地上。你信不信?”

老刘尴尬地笑了笑,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这么较真干什么!”

“如果他真的不想走,刘越也不是不可以试试。”老唐忽然开口,其他人都惊讶地看向老唐,老杨道:“刘越那性格,你也不是没见过,他能行?”

老唐道:“有总比没有强,我们都老了,要是没个人来接手我们这么多年拼下来的这一切,那岂不是太可惜?”

其余几人不说话了。现场又陷入一种凝重的沉默。

过了好久,老杨打破沉默,道:“还是先看看吧。梁健那边,老唐你再劝劝。刘越那边呢,老刘你也有点当父亲的样子,多管管。”

他话刚说完,老连立即就道:“有他媳妇在,他能管得了?”

老刘老脸通红,瞪了老连一眼,道:“就你嘴多!”

老连白了他一眼,道:“我说得难道不是事实。”

“好了。”老唐喝止了他们:“就按老杨说的吧。”

这一次的聚会,只是一个例会,这样的聚会,唐家每年都要举办几次,这是为了增加唐家名下一些产业的负责人,包括一些唐家自家人之间的交流和沟通。

而老唐让梁健出席这次的聚会,应该就是为了让梁健多个露脸的机会,为接下去梁健的回归做准备。

聚会上,老唐没有刻意介绍,但是谁都知道他是梁健,是老唐的儿子,是唐家未来的接班人。

梁健带着霓裳走到哪里,都有人上来搭讪两句,慢慢地,梁健就烦了,带着霓裳躲了出去。一边在园子里瞎逛,一边想着胡小英的事情。

胡小英这事情,梁健如果靠自己肯定是帮不上的。如果他想帮她,那么只能借用唐家的力量。可是,如果,梁健在心里又反复将这两个字重复了几遍,仿佛只要不重复几遍,这事情就会变成真的一样。他问自己,如果这事情是真的,那么他又该怎么开这个口让唐家去帮忙?

可是,胡小英真的会做这样的事情吗?

灯光下,霓裳掏出了那枚玉观音仔细地瞧着,她哪里看得出好坏,她只是喜欢光线照在这玉观音上的那种透光的通透感,感觉这绿绿的特别好看。而梁健,目光虽在盯着她,可心思早就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宁州,飞到了那个目前不知道在何处的胡小英身上。

梁健心里清楚,跟明镜一样清楚。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有假的,肯定也不可能全是假的。也就是说,胡小英肯定没那么干净。其实,他一直都知道,他只是不想承认,不想面对。

一个女人,在官场中,挣扎在这样的位置,没有靠山,靠踏踏实实做事,那几乎是天方夜谭。官场是个什么地方?那就是个抽干了水的污泥塘,谁想在这污泥里摸着鱼,不沾点污泥怎么可能?

只是,大道理谁都懂,但在胡小英身上,梁健宁可自己不懂。

“爸爸,我想把这个送给妈妈,你说好不好?”霓裳的声音忽然响起,将梁健吓了一跳。就像是tou情被抓到了,一瞬间涌起的局促感,让梁健在霓裳面前,显得不知所措。好几秒钟,他才从这种局促感中恢复过来。灯光下,霓裳举着那个玉观音,一脸的认真。在她的眼里,这个玉观音只是一件漂亮的东西,而她想把这件她喜欢的漂亮的东西,送给妈妈,那是她对妈妈的爱的一种表达方式。

梁健蹲下来,抱住她,轻声说道:“好。过段时间,爸爸带你去找妈妈,到时候,你亲手把这个送给妈妈好不好?”

“好!”霓裳开心得跳了起来,捧着梁健的脸,不停地问:“爸爸,你不会骗我吧?你真的会带我去找妈妈吗?”

梁健点头,再点头。

她问了几遍,才算是相信了梁健,过了会却又问:“爸爸,你说妈妈会不会不认得我了?”她说这话时,小脸上布满了担忧,眼眶里都噙满了泪水,看的梁健心中一疼,鼻子一酸,差点也跟着落下泪来。

“当然不会,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认得你的。再说了,你不是每天都和妈妈视频的吗?”梁健勉强忍住泪水,努力笑着宽慰她。霓裳脑袋一歪,又开心了起来,咯咯笑着说道:“对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呢?明天就去吗?”

“明天还不行,爸爸还有件事没做。等这件事做完,爸爸就带你去。”梁健回答。霓裳的情绪又低了下去:“爸爸,你总是这样的。”

“这回是真的。这样吧,一个星期,好吗?”梁健不知道一个星期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但他知道,对霓裳意味着什么。

他欠她的很多,欠她们的也很多,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食言了。

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

而这一个星期……

胡小英……

梁健的思绪忍不住又飞了出去,胡小英终究是他无法放下的那一部分。他可以和她不相见,但要做到袖手旁观,真的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