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 离开之前(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30 10:56:51 字数:3201 阅读进度:1420/1780

梁健一点也不意外刁一民的回答,他早就想好了答案。于是,微微一笑,回答刁一民:“他是一个不错的同志。”

梁健没有将自己的身份或者身份所带来的便利作为让刁一民同意的条件,因为这是他去北京之前,唯一一件想要靠自己去完成的事情。而这件事之后,从今以后他做的所有的事情,恐怕都会被打上唐家的标记了。

他看着刁一民,他其实是不太确定刁一民会答应的。可是刁一民盯着他看了一会后,蓦然就答应了。这下,梁健倒是意外了,他还准备了一些其他的说辞准备来劝刁一民答应的,这下全用不着了。

他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感激地谢过刁一民,正准备要起身离开,刁一民却忽然叫住了他:“如果再见到那位师傅,请帮我带一句话。”

梁健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刁一民说的是哪位师傅。当初刁一民喊他师父,可今天却要让他帮忙带话,两人间似乎是有着什么不为梁健所知的一些矛盾。梁健一边好奇,一边忙道:“您说。”

刁一民看了他一眼,忽然弯腰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章三折叠着的纸,递到了梁健面前:“我要说的,已经写在纸上了。你见到了,帮我交给他就行。”

梁健接过,郑重地点头:“好的,您放心。如果见到,我一定会交给他。”

刁一民难得地对他笑了一笑,道:“行了,你出去吧。”

梁健又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去。这一躬,是为了感谢刁一民答应帮他安排沈连清的。出门的时候,梁健已经想好,这次去北京的事情,暂时就不告诉沈连清了。不过,只要他几天不上班,消息必然很快就会传开去,他不说,他也会很快知道。

梁健心里叹了一声,想:他要是不主动说,怕是沈连清心里会怪他吧。可是,梁健是真不希望他跟着他去趟北京的这摊水。

从刁一民的办公室出来,秘书和颜悦色地邀请梁健去他办公室再坐坐。梁健的北京之行已成定局,原本身上沉甸甸的担子,忽然就没了,一声轻松地感觉,让他改变了主意,走进了秘书的办公室。

一坐,便是半个小时。这位秘书,十分健谈,风趣幽默,倒是和刁一民冷酷的性格十分相反,不过也可以说成互补。梁健感觉,这位秘书应该能在刁一民身边做得很好。

离开秘书办公室后,梁健坐在电梯里的时候,忽然想,要不要去徐京华那边转一转。念头在脑子里转了两个圈后,梁健放弃了。

可没想到,走出电梯,正好就碰上了要出去的徐京华和他的秘书小许在门口等车。三人目光一对,神色各异。

徐京华看到梁健的一瞬间,脸色微寒,然后很快转过了脸。小许见徐京华没有打算跟梁健打招呼的意思,看了梁健一眼后,也转过了脸,当做没看到。

梁健本想上去打个招呼,毕竟曾经也有过来往,可看他们两人是这样的态度,梁健就放弃了这个心思,脚下步子方向一变,从大门的另一边出去,顺着坡往下走,直奔停车的地方。

这要是没打算走,梁健今天肯定会上去打招呼。可如今他已是要离开西陵省的人,又何必去委曲求全。

回到太和,已是夜里了。小五在家竟已做好了饭,家里该收拾的东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吃饭的时候,梁健忽然有喝一杯的想法,便去买了酒,两人就着几个家常菜就喝了起来。酒越喝越想喝,越喝越好喝,菜没了,就光喝酒。最终,他醉了,烂醉如泥。趴在桌上,嘴里一直呢喃着一些小五听不清的话。

再醒来,第二天已是日上三竿。梁健晃了晃有些疼的脑袋,什么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他和小五喝了很多酒。

梁健在床沿上坐了许久,脑子里回忆着他没醉前,每一杯酒下肚时,想的那些事。那么多事里面,此刻最清晰的只有一件。

去看她一眼。就当是最后一眼。

原本以为这个想法只是借着酒劲出来撒撒野,可没想到,酒醒之后,这个念头却像是疯了一般,在他的脑海里疯狂地叫嚣着,就像是北京清晨巷子里那个不知道被谁惹怒的老太,正扯着脖子疯狂的骂街一样,震得他脑袋昏昏沉沉,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他得去看一眼,就看一眼,最后一眼。

飞机起飞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太阳西斜,飞机上的落日格外好看,可他的心情,却不是没有那么的灿烈。

他没给胡小英打电话,不一定能打得通,也不知该怎么说。此刻的她,恐怕是最不想见到他的,否则的话,这些事他就不会是从张强嘴里听到的了。

下飞机的时候,梁健给姚勇打了个电话。姚勇得知他在宁州的机场后,又惊又喜,立即就开着车过来接他了。

他和黄依婷两人都来了,看到他,黄依婷甚是激动。故人相见的喜悦,冲淡了一些梁健心中的哀愁。

如今的黄依婷已不是当初的小姑娘模样了,已经成为人母的她,多了一丝成熟的味道,可能因为爱情的滋润,脸色红润,人也比以前略微丰满了一点,反倒是多了一丝性感妩媚,她和姚勇站在一起等梁健的时候,总是能引得路过的男人纷纷侧目。

姚勇带着梁健先去了酒店安顿好后,又去了一个以前他们去过的餐厅吃饭。黄依婷一路都在回忆之前的事情,讲的时候,脸上总会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可梁健,心里总会跟着她的会议,时不时地想起她,心里泛着苦,泛着涩……

姚勇时不时地看他一眼,眉眼间带着一丝不好言表的愁绪。终于在吃过晚饭,姚勇将黄依婷先送回家陪孩子,只剩下他和梁健两人时,他比梁健先开口说了出来:“哥,你是来看胡部长的吧?”

梁健沉默了半响,才沉声开口问:“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

姚勇摇摇头,道:“不知道,据说她已经好多天没去上班了。”

梁健心中一沉,难道是已经被中纪委的人带去调查了吗?正灰心沮丧的时候,姚勇忽然说道:“不过,她现在应该还没被带走调查。这样吧,我待会打几个电话问问,你先去酒店休息。问到了消息,我就通知你。”

梁健点点头,也就只能这样了。唐家应该没这么快就能查清楚,而且梁健来宁州的事,他也不想让老唐他们知道。

姚勇将梁健送回房间后,就自己一个人去外面打电话了。他这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小时,梁健在酒店里等得失去了耐心,他才终于敲门进来,告诉梁健,有消息了。

快要绝望的心思,一下子又活了。

梁健又跟着姚勇出去,深夜里,在依然喧闹的宁州城里开着车穿梭来去,跨过了半个宁州市后,终于在宁州市下面的一个县里找到了姚勇查到的那个胡小英目前住的地方。

那是一幢农村别墅,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的大门锁着。院子里面停着几辆车,似乎都是黑色的。有丰田也有面包车型。别墅一楼二楼都亮着灯。

姚勇将车子停在了院墙旁边,下车就准备过去叫门,梁健觉得情况不太对,就拉住了他,问:“这房子里的都是些什么人?”

姚勇回答:“不是很清楚,据说好像是那个富商的人。”

梁健听到这回答,就皱了下眉头。看这情况,胡小英那些事,恐怕真多假少了。梁健心里还抱有的侥幸又少了一些。

“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姚勇问梁健。

梁健想了下,道:“我自己在这,你先回去吧。”

姚勇立即就反对道:“这怎么行,要么一起回,要么我就跟你一起呆在这。”

“你回去晚了,婷婷不放心,你赶紧回去吧。”梁健劝道。

姚勇却说:“没事,我给婷婷打个电话就行。”说完,他真就到一旁去打电话了。梁健劝不动他,也就随他去了。

两人合计了很久,决定现在车里窝一夜,明天早上再想办法。车子里窝一夜,也不是件轻松的事,还好现在天气还没冷,要不然这一夜可就够瘦了。

姚松以前是当兵的,虽然专业多年,但底子还在,后半夜就睡踏实了。梁健不习惯,加上心里又装着那个就在旁边那栋房子里的人儿,哪里睡得着,睁着眼睛,数着星星过了一夜。好不容易天亮了,这周围的人就多了起来,有几个挑着菜路过的老人家看到车子里有人睡着,都好奇极了,不停地打量。

梁健下车,跟其中一个大爷搭讪了几句,又去边上买了个早餐回来,才叫醒了姚勇。两人刚吃了两口,忽然那别墅的大门开了。

梁健和姚勇立即就顾不上吃了,四只眼睛盯着那扇大门。大门里走出来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的模样,身材挺壮实,女的二十来岁,打扮年轻,染着一头时尚的米色头发。两人是打着哈欠走出来的。

梁健和姚勇相视一眼,姚勇会意,将早餐往车上一扔,理了理那头睡得烂糟糟的头发,就往院子的大门走过去了。梁健也理了理头发,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