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霸气碾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2-16 20:18:59 字数:3242 阅读进度:1429/1780

老唐微微一笑,淡淡说道:“你胖了不少!”

这位金董低头一看自己的肚子,爽朗一笑,然后走到老唐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位是?”金董偏头看向梁健,微笑着问。老唐回答:“别装,你还不知道他是谁?”

金董嘿嘿一笑,道:“你这就没意思了,我又不是整天跟着你,我怎么知道你身边这小伙子是谁?”

“他是我儿子。”老唐看着他说道:“现在知道了?”

金董听完,看看老唐,又打量一下梁健,慢悠悠地说道:“老唐,你这儿子跟你不太像啊!”

梁健眉头微微一皱,这时,金董又接着说道:“我听说,你这儿子是才认回来的,别是弄错了吧?毕竟这么多年了,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

老唐微微眯了下眼睛,脸上的笑容依旧,可声音已经冷了不少:“弄没弄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你只要记住,他现在就是我唐明国的儿子。”

“这话我怎么听着不太对啊,老唐!”金董说着挪了挪屁股,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自己陷进了沙发里,然后接着说道:“他是不是你儿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金冉冉是不是你女儿,是不是跟我也没关系?”老唐看着金董说道。金董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立即就消失了,脸色一沉,问:“老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女儿演了这么一出大戏,难道你不知道?”老唐看着金董,质问道。金董的面色微微一变又瞬间变得正常,他微微笑道:“我说你怎么今天突然就来找我了,你以前可是最看不起我这种白手起家的人,原来是为了这个事。”说着,他目光瞧向梁健,慢慢说道:“冉冉说他们单位有个男的从入职那天起就一直没去上过班,原来这个人就是你这位刚认回来的儿子啊!”

金董最后对梁健的那个称呼,暗含嘲讽。梁健担心老唐生气,看了一眼,发现他神色还算平静,便微微松了口气。其实,这整一件事,他还是有很多地方想不通的,所以也不太看得懂老唐和这位金董背后的机锋,只知道,这两人应该之前就不对付的。

“我说句公道话,虽然你老唐在这北京,也算是权势不小,但基本的样子还是要做做的,哪怕让你儿子每天去办公室坐着喝茶也比不去要好呀!他连个面都不露,那不是把很多人的脸都给踩在地上了吗?”金董看着老唐,笑着问:“老唐,你说是不是?”

老唐接过话:“听你这话的意思,看来你是觉得我把你的面子给踩在地上了?”

金董眯了眯他那双本就不大的眼睛,意味深长地笑:“我的面子你踩就踩了,反正也不是……”

“确实,你在我面前本身也就没什么面子可言。我踩了,难道你还想找我算账?”老唐忽然打断了他的话,盯着他的目光一下子就犀利了起来。

金董脸色一白,放在沙发两侧的手一下子就攥成了拳头。这话,可是不小的侮辱。金董作为一个知名企业家,在北京城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他却咽下了这口气。几秒后,他脸色就恢复了正常,脸上重新堆起了笑,对老唐说到:“你老唐不买我面子,但我还是要给你几分面子的。我跟你不一样,喜欢和和气气,凡事都讲究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所以你老唐有些时候过分点,我也就当做是你不懂事就过去了!”

“你不过去还能怎么样?你金大壮现在这个位置,怎么上来的,我比谁都清楚!”老唐说到,言语中已经改变了对金董的称呼,变成了金大壮。而对面的金大壮一听到大壮这两个字,就蓦然变了颜色,寒下了脸,对老唐沉声说道:“老唐,我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这一次我不跟你计较,但是如果你以后再敢叫我金大壮,那就别怪我不卖老爷子的面子!”

老唐呵呵一笑,道:“老爷子已经不在了,你还卖他面子,倒真是情深义重,也不枉老爷子当时拉你那一把。只不过,你这么情深义重,为什么老爷子病重的那段时间,你一次都没去看过他?”

金大壮脸色微微一变,立即就岔开了话题:“唐明国,你这次过来到底是想干什么?不会就是来跟我打嘴仗的吧?”

老唐笑着回答:“没想干什么,就是来跟你介绍一下我儿子,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凡是跟我老唐有关系的人,你最好离远一点。另外就是,有点无聊,那你解解闷,不介意吧?”

金大壮一听这话,脸色变得惨白,气得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抬手指着老唐说不出话来。老唐朝他笑了笑,起身示意梁健跟他一起走。

梁健立即站了起来,跟着老唐往外走。这一趟金氏集团之行,梁健好像就是来做了个花瓶,摆了摆样子。

不过,老唐的霸气,还是让梁健内心多少有些感慨。金大壮是金氏集团的董事长,老唐能这样毫不留情面的羞辱,除了心理能力外,本身实力也是一个重要的关键。果然,实力才是撑起一个人气势的关键。

梁健看着老唐的背影,不由心里又升起了几分对权力的渴望。

这时,金大壮在背后喊道:“你们站住。”

梁健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老唐却毫不停留地往外走去,似乎根本就没听到金大壮的声音。梁健一愣,只好也跟了过去。

门一开,金大壮的第二声呼喊也阉割在了喉咙里,不敢在喊出声。梁健跟着老唐走出去,办公室里有不少人朝着这边看过来。

梁健快了两步,跟老唐齐肩,走到电梯边等电梯的时候,轻声问老唐:“就这样走了?”

老唐看了他一眼,反问:“那要不然呢?”

“你不问问胡叔叔的事?”梁健问。

“你觉得问了有用吗?”老唐再次反问。梁健怔了一下立即回过了神。是他傻了,这事情问金大壮,问了也是白问。如果有金大壮的缘故,金大壮也不会承认。

梁健忽然觉得,在老唐面前,他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自动降低自己的智商,或者说,他总是懒得去思考更多。明明一件事,很简单,很容易能想到,他却懒得去思考。

可能这就是那种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的惯性思维吧。

到金氏集团楼下的时候,车子还没到。梁健跟着老唐站在集团楼下,吹着风。忽然老唐转头过来看着他,道:“还不叫车,愣着干什么?”

梁健这才意识到,敢情唐一不来接了,要他们自己回去了。

梁健连忙叫了一辆出租车,几分钟后,出租车就来了,两人上了车,老唐就对司机说:“去老唐居。”

这名字有趣。梁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老唐,老唐没看他,却说道:“这老唐居大厨的手艺据说是从唐朝一直传下来的,做的菜跟一般的菜不一样。”

老唐这么一说,梁健这才想起,他们这次出来是为了来吃饭的,饭还没吃呢。他转头去看了看那座金光闪闪的金氏集团大厦,想起那个胖子,忽然有些想笑。

虽然看不懂老唐这颇似‘打了儿子老子出来’的把戏到底背后是什么意思,但看着老唐几句话就将金大壮虐得脸色发白也挺过瘾的。

这时,前头的司机忽然开口说道:“两位不是一般人吧?”

老唐笑了笑,梁健却有些好奇,司机又道:“去老唐居的人非富即贵。老唐居一天只提供五十桌菜,两位能订到,必然不是一般人。”

梁健没想到这老唐居还有这样的规矩,不由对这老唐居好奇起来。老唐却对司机感了兴趣,道:“没想到师傅你对这老唐居还知道的挺多的。北京人知道老唐居的都不多。”

“我是个出租车司机,虽然说现在有身份的人都不坐出租车,但跑了几十年,难免会有像今天这样的机会,能载到几个贵客。贵客上车,像您这样,跟我聊几句,多多少少也能听到一些平常老百姓不知道的消息。”司机抬头看一眼后视镜,对着老唐笑笑。

老唐也笑笑,问:“跑出租车跑了多少年了?”

“再过两个月就满二十年了!”出租车司机咧嘴笑道。老唐挑了挑眉毛,道:“九几年就能跑出租车,那你当年应该也是个人物!”

司机呵呵笑道:“什么人物不人物,就是家里托了关系塞了钱才搞到的名额。”

“看你岁数,应该也快五十岁了吧?”老唐又问。

司机道:“五十三了。”

“那也不小了,该退休了。”老唐道。

“还早,再干两年,现在房价贵,多干两年,给孩子存点买房钱。”司机憨厚地笑着。

老唐笑了笑,没再接话。不过,这司机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始不停地跟老唐说起房价的事情,从北京的房价延伸到全国的房价,滔滔不绝,简直就像是一个经济学者在开一个关于房价的讲座。

且不论他说得对错,但他的很多话,却是给了梁健不少的感触。他也做过几年的市委书记,对于房价这件事,也是平日里接触得比较多的。不过听一个老百姓这么深谈房价却还是第一回。梁健听得都入了神。

不知不觉,车子就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