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坐享其成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2-19 12:18:19 字数:3472 阅读进度:1440/1780

梁健又找到了李启东,问他要当初赵静那封信中的那些证据。

李启东刚开始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可在梁健锲而不舍的目光下,最终还是松了口,承认自己当初拷贝了那些证据。

梁健让他拿给李启东。李启东有些不情愿。

梁健问他:“你想不想把你这个副处长前面的副字给去了?”

李启东一震,皱着眉头,狐疑不定地看着梁健,问:“你什么意思?”

梁健道:“现在江河的位置空下来了。你说呢?”

李启东神色微微一惊,低呼道:“你是说,你要竞争这个副局长的位置?”

“有什么问题吗?”梁健看着他,微微笑着。

李启东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梁健,然后冷哼了一声,道:“你到局里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从处长跳到副局长的位置,我不相信组织上会同意。”

梁健笑了笑,道:“在我第一次当市委书记的时候,身边的人也都不信,也都觉得以我这个年纪,主政一方,实在是太离谱了。”

李启东被梁健这么一说,开始有些动摇了,但他依然还在坚持认为梁健当副局长是不可能的。

梁健看着他,说:“你应该清楚,你要是想去掉这个副字,只有我当上副局长,你才有可能。否则的话,只要甄东文在一天,你肯定是没机会的。而且搞不好,连这个副职都没得当。”

李启东脸色微微一白,看着梁健,犹豫不定。

梁健继续说道:“两个月时间,就从处长跳到副局长,确实不太可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来这里之前,本身就是正儿八经的厅级干部。这一个副局长,还委屈我了呢!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什么你知道吗?”

李启东愣愣地顺着梁健的话问:“是什么?”

梁健笑了下,道:“最关键的一点是,你只能相信我!”

李启东脸色一白,沉默了下来。他低着头,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他不傻,自然清楚自己如今在环保局的形势。他在权衡,到底是忍气吞声,然后慢慢地再重新找机会从甄东文那里找回信任,还是换一方,站到梁健这边。

梁健也不催他,慢慢地喝着茶,脑子里静静地想着,如果李启东不站在他这一边呢……

不过,没等他想完,李启东就已经做好了决定,答应将东西交给梁健。

梁健拿到东西后,联系小五,叫小五去东城区环保局门口等着,等赵静下班就把她带来见他。

梁健先回家吃了个晚饭,才去见的赵静。

小五将赵静安排在一家偏僻的兼职起棋牌室的小茶室。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一入夜,就开始三五成群地到这里来,一边聊天一边搓麻将消磨时间。

梁健的出现,对于这里算是个比较引人注目的事情。还好,这里的老板娘似乎早已经得到小五的指点,梁健一出现,就上来迎接梁健,笑着跟所有人解释,这是她的大侄子。

好吧,这老板娘看着也就四十来岁,和梁健相差不了多少岁,梁健还真是个‘大’侄子。

老板娘领着梁健去了三楼。这茶室,总共三层,一层是包厢加大厅,二层是包厢,三层……是老板娘一家子住的地方。

老板娘领着梁健上来的时候,老板娘的女儿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自己母亲领着个陌生男人进来,一下子就从沙发里窜了起来,一脸警惕地问:“妈,他是谁?”

老板娘先不好意思地朝梁健介绍自己的女儿,然后又跟她女儿解释梁健:“这是妈的一个亲戚,来找刚才那两位的。”说完,又吩咐:“你不是马上要考试了吗?怎么还在看电视?赶紧去复习。”

女儿的目光依然充满警惕,在梁健身上打量了又打量,一步三回头地进了自己的房间。梁健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老板娘呵呵笑道:“没事,小五的事就跟我自己的事一样。跟我来吧,小五他们在里面。”老板娘领着梁健往最里面走,最后打开了最后一间房间的门。

里面是间小小的茶室。小五和赵静对坐着。小五低头玩自己的手机,赵静则一脸怒容,不安地坐在那。听到开门声,赵静一下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看到梁健的刹那,她先是一震,然后脸色微白,最后又怒声叫了起来:“原来是你!”

梁健朝她笑了笑,道:“怎么?很惊讶?你不是应该早就知道是我的吗?”

赵静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沉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梁健没理他,径直走到里面,在小五旁边坐了下来。老板娘看了看他们三人,退身出去,顺手就要关门。赵静见状,立即就要往门外冲,想逃。

小五立即就要追过去,被梁健一把按住了。梁健看着赵静冲到门口的背影,淡淡说道:“你想清楚,走出这道门,你可别后悔。”

赵静的脚步一下就顿住了。她这一顿,老板娘就砰地一声将门给关上了,然后似乎还听到咔哒一声,像是上了锁。

赵静站在那里,静止了两秒后,转过身,怒视着梁健,喝问:“你什么意思?”

梁健看着她笑着说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挺欣赏你的。当然,除了你和李启东的关系。”

赵静脸色微微一变,但转瞬又强自镇定地喝道:“我不需要你的欣赏,你到底想干什么!”

梁健打量了一下她,她一身职业套装,一头长发一丝不苟地挽着,干练成熟。再加上她本身五官也还可以,身段也不错,确实有几分魅力。难怪,李启东会被她耍了。

赵静见梁健盯着她打量,脸色顿时白了下来,脚下下意识地往后一退,双手在自己胸前一抱,就喊道:“你别妄想!我赵静永远不会做这种事的!”

梁健本来对她和李启东的事情倒是说不上因此而心生歧视,看不上赵静。但她这话一说,梁健倒是觉得赵静这女人,有点当了婊子还立牌坊的感觉了。

梁健冷笑了一下,道:“这种事?哪种事?你说指跟男人睡觉吗?”

赵静脸色一白,微微偏过头,躲开了梁健冷厉的目光。

可梁健却不会因为她的躲闪就放过她了。他继续说道:“那你跟我解释一下,你跟李启东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告诉我,你们是真爱。他爱你,我或许相信,你爱他嘛,就得琢磨琢磨了。你说对不对?”

“你什么意思?我难道不能爱他?”赵静大声辩驳着。

梁健笑着回答:“你当然可以爱他,但是我觉得你并不爱他。要不然,这一次,你怎么会就这么轻易把他给卖了呢?他可是为了你,还特地来求我帮你。没想到,你不仅骗了他,转身还给他下了个套。”

“我没有!”赵静大声地反驳。

“你没有?”梁健重复了一遍,冷笑一声,道:“那你倒是说说,那份举报信是怎么回事?”

赵静听到这话,神色立即微微一变。但很快又勉强装作冷静,道:“举报信不是你给我的吗?”

“然后呢?你又做了什么?”梁健顺着就问。

赵静回答:“你不是让我交给陈亭了吗?”

梁健没再接话,而是看着赵静,微微笑了起来。梁健笃定,赵静不是将信调包了,就是信根本就没交给陈亭,只不过他不确定是哪一点,所以,此时无声胜有声。赵静心里有鬼,本身就怕,只要梁健沉住气,撑不住的必然是她。

果然,赵静很快就冷静不了了,眼神飘忽着,脸上的惧色也藏不住了。可过了会,赵静虽然感觉在边缘了,但还在撑着。

这让梁健有些意外,不过想想,她一个没背景的小姑娘,竟然能给李启东下套,还能把梁健也骗了,这份功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梁健心里转了一下,决定换个策略。于是,张口问赵静:“你知道,我原本为什么要让你去把那封信交给陈亭吗?”

赵静见梁健开口,略微镇定了一点,抬手轻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答:“由我去交这封信,第一这个举报就变成实名了,更有分量。第二,我去举报,你就可以把自己摘出去了。你不用出面,谁也不知道你在背后做了什么。你就等着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坐享其成?”梁健笑着问:“你觉得我能得到什么呢?”

“江河的位置。”赵静回答。

这回答让梁健惊讶了一下。连李启东都不信的事情,赵静倒是回答得十分确定。梁健对赵静不由有几分刮目相看。看来,这个赵静对政治的敏感度,还是比李启东要好。但一个女人敏感度太好,未必是件好事。就好比眼前这个赵静。

梁健收回思绪,然后对赵静说道:“江河的位置,如果我想要,那么它只会是我的。这一点,跟你有没有做什么没关系。”

梁健言语中流露出来的自信让赵静震惊。

“而且,即使没有你,甄东文也是不会留着江河的,这一点我相信你是清楚的。”梁健话刚说到这里,赵静立即就接了上来:“但是……但是,如果我去交了那封举报信,甄东文因为关明明的关系,必然也会受影响。如此一来,就没人可以阻挡你了。”

不得不说,赵静的思维是缜密的,她想到了很多。可,她不知道的也很多。梁健朝赵静笑了笑,反问:“你以为我如果真想要江河的位置,一个甄东文就能阻拦我吗?”

赵静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些许惊疑的神色。

梁健觉得话也说得差不多了,也该收尾了,便又说道:“我之所以让你去交那份举报信,只不过是看在李启东求我的面子上,想拉你一把而已。”

赵静神色动容,目光里的惊疑神色更浓。

梁健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她,道:“说说你和甄东文之间的交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