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釜底抽薪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2-30 06:21:48 字数:3609 阅读进度:1450/1780

28章发表后,群里有人发出感慨:让人窒息的关系网。

确实让人窒息,写得也感觉窒息。但就是要从这样让人窒息的环境中,去寻找出一条出路,才痛快!

而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窒息,并不是不存在。自古以来,多少人才郁郁不得志,又何尝不是受的这个苦。

章副市长走的时候,还特意到梁健的办公室跟梁健打了个招呼,这让梁健有些……用受宠若惊似乎有些夸张,但多少觉得意外和痛快。尤其是看着甄东文那难看的像跑了婆娘的脸时。

梁健暗爽的同时,自然也要给足这位章副市长面子。他能亲自过来跟梁健告别,可以说是纡尊降贵,梁健自然不能不懂事,虽然说可以奉承梁健不会做,但这种是属于基本的礼节,否则也就不用在官场混了。

梁健一直将章副市长送到了楼下车前,亲自上前给他拉开了车门。关门之前,章副市长忽然看着梁健说道:“今后环保局的事情,你要多操心。”

梁健心中微微一动,忙回答:“这是我应该做的,章市长您慢走。”

章副市长点点头,梁健轻轻地将门给关上,然后退了一步跟甄东文站到一起,看着车子慢慢地启动开走。

车子刚开走没多远,甄东文就立即哼了一声,脸色阴寒地对梁健喝道:“梁健,你这次过分了!”

梁健故意装傻,一脸懵懂地说:“甄局长,我不明白我哪里过分了?请甄局长点明!”

甄东文看了看周围正关注着两人之间动静的人,哼了哼,扭头就往回走。

梁健笑了笑,慢慢地也往回走。

到电梯跟前,甄东文一步跨进去,旁边摁着电梯按钮的人还在等着梁健也一起进来,梁健站在那里没动。

甄东文见状更加生气,吼着对那个负责按键的人说道:“还不关门干什么?”

那人一脸无辜,看着莫名发火的甄东文,想解释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愣了愣后,默默地按了关门键将门给关上了。

梁健站在门外,他的背后还站着不少人。看到门关上的刹那,立即就有人开始低语。他们胆子也大,梁健还站在前面,就敢说,虽然声音小,梁健听不清,但傻子也知道是在说什么。

梁健没阻止他们,等电梯下来,梁健第一个就走了进去,其余人犹豫着不想进来,梁健按着开门键问他们:“你们不上去吗?”

他们相视一眼,这才走了进来。

电梯门刚关上没多久,有个胆子大的先打破了沉默,问梁健:“梁局长,这彭书明的问题这么多,组织上是不是打算严肃处理啊?”

说话的是个女人,环保局里的女人比其他任何部门都要多,四十岁左右的模样,身材一般,但眉梢眼角也多少有些风情,看着梁健说话的时候,那些风情下意识地就往梁健这飘。

梁健见过她,但没多少印象。他笑了笑,道:“是不是严肃处理我说了不算的,你们要想知道,得问甄局长。”

“那还用问,甄局长肯定是不会处理的啊!这种事情也不是头一回了!”女人立即就说道。她刚说完,又有人附和道:“甄局长对这个彭书明那就跟爹对儿子一样。您没来的时候,我们谁要是说他一句坏话,甄局长会上都要拐弯抹角的批评我们的。”

梁健看向这个说话的人,惊讶地问:“真这样?”“对啊,甄局长对这个彭书明的维护,那在我们局里是出了名的。”一开始说话的女人立即说道。她话音刚落,电梯门叮地一声开了,这些个人立即识趣地闭了嘴,一下子全出去了。

梁健最后出来,看着那些个往办公室走的背影,若有所思。

甄局长对彭书明这么维护,除了彭书明的关系之外,估计也有自己的私心在。至于私心是什么,现在一下子也不好猜。只不过,这次的事情这么一来后,甄东文和他梁健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果然,接下去的几天,甄东文对梁健就采取了冷处理,碰面当没看见,说话当空气。梁健倒也不难受,你当我空气,我也当你空气,两人像是杠上了。

而彭书明,像是消失了,从事发后,就一直没再出现。

很快,就到了原定要将处长人选一事上会的时间。梁健原本以为,这件事一出,甄东文会将这个会议时间往后挪,或者暂时压下,没想到他一直没提。到了会议当天,会议时间是九点半,九点的时候,甄东文下面的人忽然来找梁健,来人进门来开口说到甄东文的时候,梁健还以为甄东文要取消会议,没想到来人却说:“梁局长,甄局长说待会儿的会议他让你主持一下,他有事不去参加了。”

梁健一怔,甄东文来这么一出,是梁健没料到的,他不参加,那么这个会议无论讨论出什么结果,都是没什么意义的,甄东文不拍板谁也没办法做主。

不过,甄东文叫别人过来传这个话,而不是亲自打电话,除了之前的过节之外,也不是不想给梁健拒绝的机会。

事到临头,甄东文不取消会议,梁健也只能受命。

到了会议时间,梁健到会议室一看,除了甄东文之外,白秀琴也没来,只让助理过来帮忙代为参加。这样一来,这个会议还有什么召开的必要?

于是,原本大家都很期待的会议,变成了一场无聊的谈天,过了十几分钟,象征性的走走过场后,梁健就结束了会议,回了办公室。

原本讨论处长人选的重要会议,变成了毫无意义的见面会。梁健以为,甄东文是想以这样的方式,将这件事先糊弄过去,以一个没讨论出合适结果的理由,拖延这次的提干。

第二天,彭书明忽然来上班了。伍兵跟梁健说:彭书明破天荒的给大家每人带了一杯咖啡,这可是这么久以来的头一回。

梁健觉得有些奇怪,这种讨好大众的方式可不像是这位高傲的彭书明同志能干出来的。不过,奇怪归奇怪,梁健也没多想什么。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忽然间某一天快下班的时候,梁健收到通知:明天早上十点,会有组织部同志到局里对彭书明同志进行考察谈话。

梁健一看到这个通知就是一愣。

考察谈话,那是即将升职的时候,才会由组织部出面进行的一项工作。彭书明要升职了?梁健先是一怔,然后就立即想到了督查室处长的这个位置,难道……

梁健想起之前,甄东文的异样。突然意识到,那几天甄东文的沉默,或许是因为他想给自己背后的动作找一个掩体,以掩盖自己的真正目的。

如今这个事实证明,甄东文肯定是绕过了局里的会议,直接将彭书明的提干决定提交到了市里组织部。

表面上他像是失去了斗志,受到了打击所以让梁健去主持会议,而实际上,他却是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这一招釜底抽薪,确实出乎意料。

彭书明的事情都闹成这样了,市里竟然还能同意甄东文的提议,准备让彭书明坐到处长一职的位置上,说明那些事情,市里是不打算追究的。如此一来,这个时候谁再去市里举报,也没什么意思。

事情到了这里,难道就没辙了?

先沉不住气的是李启东。

李启东接连两招,原本是胜券在握的。他等着彭书明最好也是被调走的结局,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他即将要升任处长一职的消息,这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

一进门,他就苦着一张脸。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这就灰心了?”

李启东低着头回答:“不灰心也没办法,彭书明背后的人太厉害。看来这个环保局以后注定是他的了。”

梁健看着他笑了笑,到:“这个世界上是有许多东西是注定的,但当官这件事绝对不是注定的。一山更比一山高,彭书明背后的人厉害,也还是有比之更厉害的人存在。”

“可是,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李启东不等梁健说完,就抢先说道。

梁健问他:“你就这么想坐这个处长的位置?”

李启东沉默了一会,回答:“我跟着局里很多人不一样,他们出生就含着金钥匙。而我,就是个普通人,没钱没背景。今天这个副处长的位置,都是我一步一步费尽了心机才得来的。我以前总觉得,这个世界再多的不公平也总还是有一丝公平的,但是我现在才发现,这个世界的公平只是相对于同等层次的人来说的。而我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所以也不用期待公平。”

这回答,似乎有些答非所问,可却也道出了李启东受打击的内心。梁健看着他,就想起以前的自己,自己一开始那么多年,不也是这样郁郁不得志,被种种现实抨击得体无完肤。可人生有时候就是会突然给你一个惊喜,让你措手不及。

李启东是有问题,但就像之前曾说过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就改就可以。李启东心思缜密,虽然让人心惊,可只要不要走歪路,这缜密的心思也将是他人生路上的一大助力。

梁健心里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在这个事情上,伸把手,帮他一把。如果帮这一把,对李启东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

梁健一边犹豫,一边对李启东说道:“公平不是等着别人来给你的,而是要靠你自己争取的。处长一职的事情,也并不是就没机会了。”

李启东一听梁健说这话,顿时眼睛一亮,刚才脸上的灰颓也没了,目光紧盯着梁健,迫不及待地问:“梁局长,您是不是有办法?”

梁健迟疑了一下,回答:“办法倒是有一个,但需要冒点风险。”他说完,看着李启东。

李启东明白梁健的意思,略一犹豫,就咬牙说道:“风险就风险,机会总是搏来的。”

李启东的决心,对处长这个位置的期待,让梁健有些意外。梁健看了他一会,道:“其实以你的工作能力和年纪,再等一等,也未必没有机会。”

李启东回答:“人生的机会都是在等一等中浪费的。人生只有一次,机会也只有一次,我不想错过。”

这话倒是说得不错。梁健赞赏地看了李启东一眼,笑道:“既然你这么想,那就去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