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贵人相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1-05 12:19:01 字数:3282 阅读进度:1461/1780

梁健笑了笑,没理会。不过,他刚才这样的态度,确实是故意的。甄东文这么晚等着他,必然是为了永安区发电站的事情,而且十有**是来劝他不要揪着这个事情不放,要让他睁只眼闭只眼过了,说不定还会拿出点什么利益来诱惑一下梁健。

梁健有些烦这种交易的谈话模式,虽然偶尔梁健也会不得不用到。所以,梁健抢先用话激起了甄东文的反感,然后趁机脱身出来。

不过,这么一来,甄东文应该不会再试图来说服梁健不要插手这件事了,应该会往上从其他人身上下手了。

梁健一边想,一边回到办公室。刚才这一趟,倒也没耽误多少时间,梁健拿了已经收拾好的东西后,立即下楼,去开了车后绕到楼下,却看到只有杨秀梅一个人站在那。

于是,就问杨秀梅:“那个小姑娘呢?”

杨秀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她已经走了,估计是怕时间来不及。”

梁健一愣,旋即苦笑了一下。看来这小姑娘,脾气还挺大的。早上虽然是误会,但实际上梁健也没说什么,就是语气严厉了一点,但她说生气就生气了。现在又是这样,还真让人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过了一会,梁建开车路过地铁口的时候,下意识地往那边看了一眼,许一一拎着个包,踩着高跟鞋,正和所有下班准备回家的人呢一起往地铁口内走去。

其实,地铁口离环保局并不远,走过去也就十分钟的路不到。

梁健在路上给项瑾打了电话。

她还没到吃饭的地方,不过也快了。杨秀梅也给姜仕焕打了电话,确认了一下对方的位置。大家都还没到。

梁健到的时候,姜仕焕刚到没几分钟。姜仕焕见到梁健立即笑着过来跟梁健握了手,很热情。梁健有些不习惯,不过也不抗拒。梁健本来说,先去里面,到里面等。姜仕焕非要在外面等到了项瑾在一起进去,梁健也不拒绝,其实他也担心项瑾到了找不到他们。

还好,项瑾很快就到了。她今天因为是从学校那边直接过来的,所以穿得相对比较休闲,不过,杨秀梅因为今天白天下去检查,所以穿着也比较休闲,两人一称倒也是正好。

项瑾下了车后,杨秀梅立即就迎了过去,拉了项瑾的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惹得项瑾笑个不停。好一会儿才走过来。

姜仕焕盯着两人打量了一下,忽道:“梁局长,你觉得她们两人像吗?”

梁健一听这话,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发现还真有点像。这时,姜仕焕笑着跟挽着手走到近前的杨秀梅和项瑾说道:“这要是不认识的人,还以为你们两是姐妹呢。”

杨秀梅笑着说道:“瞎说,项瑾这么年轻,我都几岁了。”

“你二十八,项瑾十八。”姜仕焕说道。梁健也是愣了愣,他没想到姜仕焕看着还挺一本正经的人,竟然也会这样说笑。

不过,显然效果不错。杨秀梅和项瑾都被逗得笑靥如花,娇俏极了。看的梁健都有些嫉妒这姜仕焕。

不过,姜仕焕说得还真没错,项瑾和杨秀梅虽然今天没刻意打扮,但可能因为是心情不错的缘故,气色红润有光泽,两人站在那里,倒真像是朵姐妹花,项瑾略微年轻些,杨秀梅则多些熟妇的气质。不过,只从五官上说,项瑾还是要精致些。

四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饭店,到包厢里坐下来后,项瑾和杨秀梅已经是姐姐妹妹了。平日里,杨秀梅话不多,今天倒是比较健谈,跟项瑾两人,说不完的悄悄话。

梁健则和姜仕焕两个人一边喝茶说话,一边等着上菜。两人刚开始,都只是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姜仕焕喜欢,梁健以前也是个青年,倒是很容易能找到共同话题。从四大名著聊到鲁迅,又从鲁迅聊到了国外的卡夫卡,十分投机。梁健也是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地和一个人聊关于的话题,和姜仕焕这么一聊,仿佛身体里那颗一直被掩埋的的种子,一下子又苏醒发芽了。

梁健甚至都忘了,自己如今走的是政治这条道路,他沉醉其中,如痴如醉。而,姜仕焕亦是如此。要不是服务员进来送菜,打断了两人,估计两人还能一直聊下去。回过神,发现项瑾和杨秀梅在那笑。

梁健问:“你们笑什么?”

项瑾俏皮地看他一眼,道:“不告诉你。”

姜仕焕也看向杨秀梅,杨秀梅抿着嘴笑着朝姜仕焕摇头,也是不说的意思。两人相视一眼,无奈地一笑。这一刻,梁健忽然间就在姜仕焕的身上找到了共鸣,忽然就觉得,或许项瑾说的是谁,姜仕焕是个可交之人。

也许是因为这个想法,打开了梁健原本充满了戒备的心扉,又或者是之前的那一番畅谈已经无意中打开了梁健的心扉而梁健不自知,只是到此刻才感觉到。总之,梁健就是对姜仕焕夫妇,莫名地多了一份信任。

上菜之后,姜仕焕忽然提出想喝点酒,他的原话是:“难得这么高兴,要不我们喝点酒?”说着,他看向梁健,道:“我已经很久没跟人聊得这么尽心了,我得谢谢你,梁局长。”

梁健忙道:“梁健,别喊梁局长,生分。”

姜仕焕笑了一声,道:“好。叫梁健,以后都叫梁健。不过,你也别叫我姜部长,听着也生分。”

两个没喝酒的人呢,却像是喝了酒一样,而且喝得还不少的感觉。

项瑾在一旁笑着插进话来:“我倒是觉得你们不需要酒,有就够了!”说完,杨秀梅跟着抿着嘴笑。

梁健和姜仕焕愣了愣,旋即都笑了起来。

最终,姜仕焕还是让服务员拿了一瓶红酒来。

红酒一助兴,氛围就更加好了。四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各种话题,也不觉得无聊,甚至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梁健有些奇怪,为什么这种感觉上次没有出现,这次倒反而是出现了。

一直到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姜仕焕也没讲今天找梁健出来吃饭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梁健也忘了这件事。

直到酒也喝完,姜仕焕还有些不够尽兴,想再来一瓶,被梁健拦住:“酒是恰到好处才叫好,再来一瓶就醉了,醉了就不好了。我们可以留着下次再喝。”

姜仕焕立即就同意了,道:“那可说好了,下次再喝。”他镜框下的脸,红扑扑的,显得有几分可爱。

“下次,我来请你和嫂子。”梁健笑道。

姜仕焕道:“好。那我可等着。你可别忘了。”

这时,杨秀梅轻轻地打了一下姜仕焕,笑着嗔道:“哪有你这样逼着梁健请你喝酒的。”说着,又跟梁健说道:“他没什么酒量的,估计是又有点多了。”

姜仕焕忙辩解:“没多,怎么可能多。我正好!正好!”

梁健仔细看了下姜仕焕,似乎确实是有些多了。不过,也不算多,起码口齿还算清晰,便笑道:“是的,正好!”

“你看,梁健也说正好。”姜仕焕有些得意地回头朝杨秀梅说。杨秀梅无奈地笑,可看着姜仕焕的眼神,却透着宠溺的色彩。

过了一会,服务员进来给四人换茶,撤菜。喝着茶,坐了大概一刻钟后,姜仕焕似乎酒劲下来了些,清醒了不少。

聊了几句闲话后,就将话题扯到了这次吃饭的关键目的上。

他问梁健:“我看过你的履历,你以前在太和市是市委书记,现在在环保局,有些大材小用了。你有没有兴趣到市里来?”

梁健这几日正想着怎么去市里这件事,没想到,瞌睡了立即有人送枕头,便回答:“要是有机会,自然是有兴趣的。”

姜仕焕听后,微微一笑,说道:“现在就有个机会。市政府调研处的主任要调走了。”

梁健一听,眼睛立即一亮,不过,当着姜仕焕的面,也不好表现出太迫切的样子。梁健想了一下,问:“这个位置想必盯着的人也不少吧?”

姜仕焕笑了笑,道:“凡是空位置,必然是会有人竞争的。哪怕是政协,人大这种地方的主任,也都会有人抢着想去。有竞争是正常的。不过,我觉得,以你的实力,稍微运作下,应该不成问题。”

梁健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运作这两个字。他如果想要这个位置,要去运作的话,必然是要借助唐家或者老丈人这边的关系,虽然说这也没什么可耻的,但是比自己有关系总要不方便一些。

梁健微微皱着眉正在沉吟的时候,姜仕焕却忽然说道:“你要是感兴趣,我倒是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梁健惊讶地看着姜仕焕,他们虽然今天相谈甚欢,但毕竟总共没接触过几次,姜仕焕能主动开口帮他,这让梁健感觉到无比地惊讶。

不过,再想想,姜仕焕肯开口帮他,说明梁健身上有姜仕焕看中的东西。梁健没在这个点上往深里去想,姜仕焕给他感觉不错,他不想破坏了这份感觉,就把姜仕焕的这种主动帮助看作是完全出于纯粹的帮助。

梁健问姜仕焕:“会不会为难?”

姜仕焕笑笑,道:“没什么为难的。我不帮你,也迟早会有人来找我让我帮忙,索性下决心给你争取这个机会了,也能心安理得的拒绝一批人,你说对不对?”

姜仕焕这么一说,梁健要是再多话,那就是矫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