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 初会市长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1-09 12:18:32 字数:3226 阅读进度:1466/1780

姜仕焕接到梁健的电话,比较意外。不过,听完梁健说的之后,反倒是呵了一声,道:“关于这件事,其实昨天晚上秀梅回来就跟我说了。”

梁健一听,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倒也没觉得多少意外。毕竟他们两人是夫妻。有沟通是很正常的事情。

梁健便说:“秀梅姐应该是不忍心许一一回头被甄局长批评,我本意呢也只是想拿许一一的报告去试探下我们甄局长的态度,这样呢,无论甄局长是个什么态度,我也有进退的空间。但现在,这份报告到了甄局长那边,就没了动静。我担心,甄局长真把这份报告呈上去了。”

“呈上去就呈上去吧,里面写的也都是事实。”姜仕焕的态度显得很是无所谓,这让梁健心里微微松了松。不过,姜仕焕无所谓,梁健的态度还是要表一表的。

梁健对姜仕焕说道:“这件事主要还是怪我。我应该自己写这份报告的。”

姜仕焕却说:“你现在和甄东文的关系紧张,太早地将自己的想法暴露在对手面前,这是一种不明智的做法。你让许一一来写这份报告,从政治角度来讲,是很正确的。只能说,在政治上,你比秀梅要成熟。秀梅有时候,太感性了。不过,可能女人都这样。”说到这里,姜仕焕停了停,然后又接着说道:“你不用有心理负担,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主要是我大意了,我第一遍看的时候没太注意就没看出来。姜大哥,要是上面真追究起来,你跟秀梅姐说,让她跟上面说,就说这报告是我让她这么写的。”梁健说道。

“你让她写,和她自己要这么写有什么区别?行了,这件事呀,你就别放在心上了。既然报告已经交上去了,那你还是尽快去一趟蔡市长那边把情况说明一下比较好。你主动找他和等他来找你,效果肯定是前者要好。”姜仕焕说完,听梁健应下后,又立即说道:“我马上要去开个会,回头再细聊。”

“好的,那你忙吧。”梁健挂断电话,想了想,觉得姜仕焕其实有几句话说得挺对的。报告里写的都是事实,即使上面有人追究这份报告的内容,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

梁健忽然觉得,自己在变‘阴险’的这条路上,有些偏离了方向。他把项瑾口中的‘阴险’似乎渐渐变成了真正的‘阴险’。他试图让许一一替他去试探甄东文,还以她是新同志不会有什么事作为借口,来掩盖他利用这位女同志的事实。

这说难听点,就是无耻。

他不仅利用了许一一,还利用了杨秀梅,和姜仕焕。

梁健想到这里,猛地打了一个冷颤。好像,他真的将项瑾送他的‘阴险’二字,给玩得跑偏了。

最近他在这条路上走,一路过来,可能是过于顺利和想要就能得到的胜利,让他有些迷失了,有些依赖这些使在背后的小手段。

他静静地坐了好久,在自己的心底里敲了无数次的警钟,以此来提醒自己,此‘阴险’非彼阴险。有时候,手段可以用,但也要分方式方法。作为一个男人,要更懂得用阳谋,而非不惜损害他人利益也要利用的小手段。

调整好自己后,梁健离开了办公室。

他要去见蔡市长。

去见蔡市长的路并不是那么顺利。他刚上任不久,市政府总共没来过几回。通行证又不知道被他塞到了哪里,警卫室的值班警卫看不到他的通行证,就不让放行。梁健好说歹说,最终梁健没办法给蔡市长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后,这才得以被放行。

这一耽搁,原本绰绰有余的时间,变得有些紧张了。

梁健到蔡市长秘书田望办公室门口时,田望已经在门口伸长了脖子在等了。梁建刚要说声抱歉解释一下,还没开口,田望就皱着眉头说道:“赶紧过去吧,市长已经在等着了。”

田望显然对他来的这么晚不满意,但他实际上也没吃到,只是时间刚刚好而已。可是,蔡根已经在等着他了,那就是他迟到了。

梁健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闷声跟着他走到蔡根的办公室门口,听着他敲门。

“市长,环保局副局长梁健已经过来了。”田望站在门口,门开了一半,朝里面问道。

梁健站在一旁,并不能看到办公室内的情形。

办公室的安静持续了两三秒钟,梁健才听到蔡根说话:“让他进来吧。”

田望让开身子,梁健走了进去。蔡根头也没抬,就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坐。”

梁健看了看沙发,又看了看蔡根对面的椅子,犹豫了一下,准备走到蔡根对面的椅子那边去坐着。还没迈步,田望却在这时在背后提醒他:“这里。”梁健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站在门口处,一手指着沙发,眼睛看着他。

梁健微微皱了下眉头,幅度不大,不知道田望有没有看到。田望是蔡根的秘书,已经照过面,但没什么交流,今天算是第一回打交道。刚才自己来得‘晚’了点,已经让他印象不好,所以对这位蔡市长的秘书的‘命令’,梁健照做了。

坐下后,田望就出去了,水也没泡。

梁健开始等。菜根一直在看他的文件,梁健一直等了五分钟,才等到他的一句话,不过他还是没抬头。

“找我什么事?”说话的时候,他微微抬高身子,将文件翻了一页,目光从眼镜后面,快速地瞟了他一眼,又继续去看他的文件了。

这样冷淡的态度,多少让梁健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梁健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这点还是能忍得住的。

他坐直了身体,回答:“我知道,垃圾焚烧发电站的项目,一直以来都是您十分重视的项目,所以,我觉得有些情况我应该跟你汇报一下,是有关于永安区的垃圾焚烧发电站的。”

垃圾焚烧发电站这五个字说出口,蔡根就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又立即低头去看文件了,一两秒后,口里嗡嗡地问了一声:“怎么了?”

梁健按着心底的那些不舒服,接着说:“前天我带队去那边检查项目,发现了一些问题,其中有两个问题,我觉得十分重要。”梁健说到这里顿了顿,他想看看蔡根有没有什么变化,可蔡根只是嗯了一声就没动静了,也没什么动作。梁健只好继续往下说:“第一,当天去的时候,发现项目工地门口被许多的土方车给堵死了,我带的人上前去交涉无果后,有一位司机不幸负伤手臂骨折,后来询问之下得知,土方车司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拿到工钱了。第二个情况,项目方把之前约定好要用于修复周边环境生态改善湖水水质的专项资金挪用到了其他地方,而原本那个被污染的湖,被项目方用大量的建筑废材给填满……”

“真有这事?”蔡根终于抬了头,他微微皱着眉头,架在鼻梁上的那副金边眼镜后面是他犀利的眼神。

梁健点头:“填湖的事情,是我亲眼所见。拖欠工钱的事情,是项目方的马强马经理亲口说的。”

蔡根盯着梁健看了会后,忽然又重新低下了头去看文件,然后问:“还有其他的吗?”

梁健一怔,蔡根这话已经相当于是逐客令了。难道他一点也不关心不在意这事?可是,刚才看他的反应,他应该还是在意这件事情的。

梁健不好问,只能揣测。一边揣测,一边当个识趣的人,起身告辞离开。

出来的时候,田望坐在办公室里,正在用电脑,梁健走过去跟他打了声招呼,他连站都没站起来,梁健也就不再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冷屁股,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从市政府出来回环保局的路上,梁健一直在琢磨,蔡根这是什么意思。可是,琢磨了半天,也琢磨不透。心里没谱的梁健,想了想,给姜仕焕发了条短信,将刚才蔡根的反应说了一下,然后问他,蔡根这是什么意思。

过了大约十分钟,姜仕焕给他回短信:“发电站项目是蔡市长主推的,他肯定是比任何人都重视这个项目。只不过,他重视这个项目,却未必信任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梁健不笨,只是一时没想明白。姜仕焕这么一点,他立即就想明白了。

姜仕焕又发来问他:“下一步做什么,清楚吗?”

梁健回答:“清楚,昨天晚上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

“好。有证据才有说话的权力。”姜仕焕回。

梁健回了句谢谢,然后收起手机。

只是,小五的动作没有如同以往那么快。梁健安排他去做的那件事情,刚开始就遇上了一点困难。梁健当时嘱咐小五,最好还是不要借用唐家的力量,尽量低调一些。所以,在遇上困难之后,解决是没问题的,但速度肯定是慢下来了。

很快就到了周末,蔡根那边还是没动静,甄东文那边也没动静。甚至,连董斌那边也没动静。

这件事好像还没开始,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结束了。梁健虽然心里急,这样的安静,让他心里没底。但是,小五那边没消息之前,梁健也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