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大牌’云集(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1-09 12:18:33 字数:3435 阅读进度:1468/1780

他躲出来不久,姜仕焕也出来了。姜仕焕正要跟他说话,才开口,蔡市长也出来了,姜仕焕又把话吞了回去。

蔡市长走到梁健身边,朝姜仕焕笑了笑后,对梁健说道:“星期五你来找我说的那件事,你手头上有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实的?”

梁健看了眼蔡根,回答:“目前还没有。不过我说的这两件事,当时去的几个人都看到了,所以您尽管放心,我绝对没有添油加醋。”

蔡根摇了摇头,道:“我是相信你的,不过我昨天派人过去看了,你说项目方把湖填了,可是我派过去的人拍回来的照片不是这么回事。”

梁健心中一惊,皱着眉头便问:“您的意思是?”

蔡根掏出手机,翻出了一张递给梁健看,梁健一看,脑袋里便嗡地一声,一下子就愤怒了。照片是在那块空地拍的,不过,那块空地现在变成了一个大坑。坑挖的很深,原先填满在里面的那些建筑废材都已经不见了,露出了原本就属于这里的黑色泥土。

这很明显,肯定是这两天董斌找人干的。

董斌一边跟梁健这边求情,让梁健不要将事情真相汇报上去,一边又找人做了这个事情,这说明:

要么是甄东文那边给董斌传了消息,所以董斌加班加点的把这事情办出来了,不过甄东文既然给董斌传消息,那为何不干脆将这报告拦下来呢?

要么是董斌根本不信梁健,所以事发之后就早有准备,顺带着坑梁健一把,这一点,是可以有百分之九十的肯定的。

梁健清楚,这会儿要是愤怒地跟蔡根指控董斌这是作假的话,只会有负面效果。任何事实依据都是要靠证据来说话的。梁健现在被董斌这么将一军,要怪只能怪自己没有提早做好准备。

不过,看蔡根刚才的态度,就算蔡根相信了这张照片,估计也不会对梁健怎么样。毕竟,项部长的身份在那,还有梁健自己的身份。

如此一想,梁健的愤怒也就自己下去了,顿时冷静了不少。他将手机还给蔡根,平静说道:“蔡市长,照片里虽然有湖,但我相信真实情况是怎么一回事,您应该心里也有数。”

蔡根没说什么。

梁健继续说道:“我那天来跟您汇报这件事,也并不是想让您对相关人员作出什么样的惩罚,我就是希望,项目方能够在您的监督下践行当初的承诺。毕竟,一个两亩地的湖对周围的生态环境影响还是很重要的。如今人人都在讲环保,我们政府的工作更是将环保已经放到了重要工作之一。恢复改善湖水生态的工作确实比填湖要麻烦,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也要多很多,但这两者的回报也是天差地别的。现在既然项目方已经将湖重新挖出来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希望接下去他们的工作也能这么迅速,并且做好。”

梁健一番话说完,姜仕焕可能担心蔡根怀疑梁健,于是开口说道:“这个事情,我倒是也知道一些。我内人和梁健是一个单位的,那天她也在。项目方填湖的事情,我内人那天回来就跟我说了,我想,应该属实。”

姜仕焕能在这个时候帮梁健说话,让梁健有些感动。

蔡根将手机放回口袋,看了眼姜仕焕,然后看向梁健,道:“填湖的事情,其实之前就有人反映过,只不过当时环保局递上来的报告都没有提过这个问题。”

蔡根这话,让梁健愣了一愣。那天梁健去找蔡根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听到填湖的事情,明显是表现出来惊讶的,不像是已经知道的。

不过,蔡根这么说,梁健也只能姑且当做是这么一回事。

蔡根又说:“我也已经找过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董斌,他也解释了一下。填湖呢是出于无奈之举,不过他也承诺了,等发电站开始运营后,他会重点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蔡根说这话,就好像是在解释给梁健听的。

梁健回答:“如果董斌同志能遵守承诺,那自然是好的。”说完,他就不说话了。而他不说话的原因是,董斌这话,也跟他说过。

他当时也差点信了董斌的那番话,可是后来再回味董斌的那番话,却觉得那番话不太可信。而现在蔡根拿董斌的说辞跟梁健解释,梁健不信,蔡根是真的相信了董斌这番说辞。那么,只能说明,蔡根在这件事上是打算包庇董斌的。

要是董斌在这之后,真的能够遵守承诺,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也没多大关系。毕竟,要是认真起来把董斌撸了,那这个项目可是要耽搁很久了。对比一下,自然是再给他一个机会,更有利。

但是,关键就在于董斌是否真的能遵守承诺。反正,梁健是不太相信的。

蔡根可能也是看出了梁健的不相信,脸上有些微微的变化,站了一会,就走开了。他走远后,姜仕焕低声跟他说道:“蔡市长对这个项目一直都是很重视的。他这一次,可能是有什么苦衷。”

梁健看了眼蔡根离开的方向,然后问姜仕焕:“其实,我有些看不懂甄东文这个人。”

姜仕焕一愣,然后问:“他怎么了?”

梁健说道:“我觉得,甄东文似乎在扮演双面间谍一样。”

“什么意思?”姜仕焕不解地看着梁健。

梁健就解释了一下,从那天甄东文找他去和董斌吃饭,再加上后来报告的事情。梁健也将自己的分析也说了。姜仕焕听完后,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一点。甄东文是章副市长的人,这一点,市府里不是秘密。董斌背后有什么人,我倒是不清楚。不过,董斌这人手段不简单,市里不少领导跟他关系都不错。”

梁健脑子里又浮现了那天在那个虞山饭店董斌的作态,于是,便说:“董斌确实有些手段。”

姜仕焕似乎是担心他心里不舒服,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拍,道:“这件事情,你该做的也都做了,其他的就别管了。对了,过几天,我带你去见几个人。调研处主任的事情应该快上会了,我们得早做准备。”

梁健拉回心思,回答:“好的。”

两人又聊了几句,没多久,林工出来找他们了。

林工看了看姜仕焕,然后对梁健说道:“梁局长,首长让我来叫你们,他们准备去后面钓鱼了。”

梁健看了看这位林工,道:“林秘书长,你叫我梁健好了。”

林工呵呵地笑了笑,然后目光落在姜仕焕身上,道:“姜副部长和梁局长早就认识啊?”

姜仕焕回答:“我内人和梁健是一个单位的,之前一起吃过一次饭。”

林工听了,眼神异样地看着姜仕焕,道:“姜副部长好福气。”

姜仕焕笑了笑,没接这话。

“那我们进去吧。”梁健插进话来。林工的话,听着有些怪怪的,梁健有些不喜欢。而且刚才,蔡根都出来了,林工愣是没出来。里面一个项部长,一个刘开云,还有一个虽然级别比这两位要低,但位置特殊加上层面不一样,留在里面倒也说得通。倒是他一个市委秘书长,虽然是省级的,但终归和那三个人不是一个等级的,硬留在里面,可见也有些不识趣。

梁健内心这么想,后面对这位林工故意上来搭话的一些行为,也就反应冷淡了一些。

一行人到了后面,项部长和刘开云上了一条船,准备划到湖中心去钓鱼。

潘时良不太熟悉水性,就留在了岸边。蔡根就说留下陪他。

梁健倒是想上船,泛舟湖上也是一种意境,何况这里空气也不错,景色也不错,难得来一次,感受一下也不错。正要问姜仕焕要不要一起去,林工却突然上来邀请梁健:“梁局长,要不我们坐一条船一起去湖中心看看?”

梁健虽然不喜林工,可人家到底是市委秘书长,市委常委成员,如果当面拒绝,未免有些难堪,但又实在不想和他单独相处,便道:“不好意思,林秘书长,我从小就有些晕船的。我想我还是算了,要不你问问姜副部长,看他要不要一起去?”

姜仕焕就站在旁边,听到这话,立马就摆手,道:“别!我从小到大,轮船是坐过不少回,划船一次也没划过。让我划船,还不如让我下去推来得快!”

林工见两人都拒绝,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既然两位都不便,那就算了吧。”

“这船小,林秘书长要是真想去,估计一个人也能划得动的。”梁健说道。

林工看了眼那船,摆摆手:“算了!我还是就坐这休息一下吧。也难得有这么悠闲的时候。”

“也好。林秘书长平日日理万机,确实辛苦。那你就好好休息。”梁健说完,便叫上姜仕焕去了另外一边,坐下来后,套上鱼饵,甩出钩子,开始妆模作样的钓鱼。

其实,梁健没钓过几回鱼。小时候在农村,到了夏天,倒是也会弄个竹竿子,绑上一根线,线头上再绑一根掰弯了的绣花针,绣花针上穿上一条泥鳅,往水里一扔完事。那时候水里鱼多,鱼也傻,倒是也能钓上一两条。长大后,第一没这个时间,第二,也不太爱干这事,就没干过了。上一次,还是为了跟西陵省的省长霍家驹套近乎,才钓了一回鱼,没成想,那一回后来还引出了一桩命案。

所以呀,梁健对钓鱼是更加不感兴趣了。此刻,也就是甩上一根杆装装样子,碰巧有条傻鱼上了钩,那最好,没上钩也无所谓。

姜仕焕似乎也不太擅长钓鱼,看他刚才装鱼饵的那动作,装了好几次才装上,比梁健还新手。

两人甩完鱼钩,相视一笑,倒也默契。

梁健愈来愈觉得,这位姜仕焕同志,跟他在性格上,还是有一些相同的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