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 跑官之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1-11 20:19:31 字数:3304 阅读进度:1472/1780

北京市市委宣传部部长,也是副省级的干部。一个女人能爬到这个位置,必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蔡根介绍了梁健后,沈青虽有疑惑,但立即就藏了起来,然后笑着朝梁健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能坐在蔡根边上,即使是个普通干部,想必也不是一般的普通。沈青能成为宣传部长,自然也是清楚这一点的。

沈青落座后,这顿晚饭才算是正式开始了。

蔡根举杯,说道:“今天只谈风月,不谈工作。待会谁要是谈工作,谁就自罚一杯,怎么样?”

蔡根微微笑着,环视一周。

马上,陈亭就接过话:“行!不过,要是待会您自己没做到的话,您可得罚两杯!”

“行!”蔡根笑着爽快应下。然后,又将杯子微微一抬,道:“来,先喝一杯。”

梁健跟着他们一起将杯中酒一口饮下,然后观察着这些人的神色。姜仕焕是小心翼翼的,毕竟这里他算是级别最低,当然除他之外。陈亭和张一山则神色轻松,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如此。梁健猜测,他们两个和蔡根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沈青的话,自然是不必说了。他和蔡根之间,那若有若无的暧昧,谁都能看得出来。

这里唯一一个感觉其神色不太自然放松的,就是朱明堂了。从表面看,看不出什么,该笑的时候笑,该沉默的时候沉默。只是和他旁边的张一山对比起来,少了一种从内心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放松自在。

看来,这位朱明堂和蔡根之间的关系,很可能并不是那么和谐。

但,这仅仅只是梁健的猜测,具体如何,除了朱明堂和蔡根自己,恐怕谁也不能十分清楚。

接下去,果然只聊风月。这几个人,放在外面,那都是有头有脸,连咳嗽一声都要有很多人去揣度一下其中意味的人物,可是坐在这里,说起风月来,也是一个个的好手。

张一山最是毫不顾忌,什么话都能来。每每,张一山语言放纵,快要收不住的时候,沈青就会突然接上一句。她声音轻缓,语调温柔,关键是语气诙谐,虽然是打断了张一山的话,但也让人生不出气来,反而还能让人开怀一笑。

这份本事,让梁健更加高看她一眼。其余时间,她要么就是安静地坐着,要么就是给蔡根添酒。

她安静,却又能恰到好处的展现自己。这样的女人,确实有着非凡的魅力。

而梁健也发现,每次沈青说话时,蔡根都会看她。目光中如何梁健看不到,但是能看到蔡根的嘴角都是微微上翘的。

很快,原先准备好的两瓶酒就喝得差不多了。姜仕焕征询大家的意见,要不要再开一瓶。蔡根看了下时间,道:“时间也不早了,那要不今天就这样?”

蔡根都开口,众人自然没意见。

一个个都站起来,收拾一下准备往外走。忽然,蔡根叫住他:“梁健,你等等。”说完,他看向其他人,道:“你们先走,我跟他说点事。”

其余几人相视一眼,各自离开。

姜仕焕也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沈青和梁健,还有蔡根。

神情依然坐在旁边,拿着手机在打字。蔡根也不看她,也不说什么。梁健在蔡根旁边重新坐下来,问:“蔡市长,您有什么事吩咐?”

蔡根笑笑,道:“没什么吩咐,就是想问你点事情。”

“您说。”梁健道。

蔡根问:“听说你对调研室主任这个位置有兴趣?”

梁健心里微微一动,然后平静地回答:“是有些兴趣。”

“行。只要是你自己有兴趣就行。”蔡根说道。

梁健看了看他,心里琢磨着他这句话的意思。

接着,蔡根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把这些人都叫到一起,吃这个饭吗?”

梁健听这话,心里突然一惊。听蔡根这话,再将这话和他前面问梁健调研室主任的话联系到一起,这答案就很明显了。

看来,蔡根是想给他上任调研室主任这事情铺路。

梁健想明白后,刚要回答,蔡根却抢先又说道:“这个位置,盯着的人不少。北京市不同于其他的省,有些人甚至愿意降级都要往这里钻。所以,你想要得到这个主任的位置,光是我帮你想办法是不行的,你自己也得行动起来。”

梁健微微皱了下眉头,蔡根这话的意思,梁健是清楚。他是让他去‘跑官’。这行为,其实在如今,是一种普遍现象。哪怕是到了省委书记这种层面,机会来了,这种事还是会做。毕竟,馅饼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地掉在你面前的。

“明白我的意思吗?”蔡根见梁健不说话,问。

梁健点头:“明白。”

蔡根又说:“纪委书记陈亭,你不用担心。张一山,你还是要去走一走的。最关键的,还是组织部长朱明堂。”说着,他打量了一眼梁健,然后又接着往下说:“郭书记这两年很器重他,他的意见,郭书记一般都会考虑。所以,你要是想顺利坐上调研室主任这个位置,最好还是能让他支持你。”

梁健将蔡根这话记在心里后,却忽然想起之前姜仕焕曾经跟他说过的一件事。他说,甄东文似乎和朱明堂的关系不错。

而且,甄东文对这个调研室主任的位置也是志在必得的。梁健要是想拉拢朱明堂,不仅仅是要获得朱明堂的好感,还得胜过甄东文在朱明堂心中的分量才行。

梁健没把甄东文的事情说出来,他问蔡根:“那您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位朱部长他有哪些喜好?”

蔡根看了他一眼,道:“喜好我不清楚,不过朱明堂有个儿子,叫朱嘉明,现在在部队。据说,朱嘉明的上级并不是十分器重他。”

蔡根这话的意思,梁健倒是能明白。不过,部队这一块,梁健从来没接触过。梁健皱了下眉头,蔡根说这话,估计是因为那天项老请他们去山庄钓鱼那天,在饭桌上提到过唐家的缘故。看来蔡根对唐家的势力,还是有些了解的。

想到要去找老唐帮忙,梁健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情愿的。两年到进入市委常委班子的事情,是老唐对他的要求。但他如果又重新去找老唐帮忙的话,那么这个挑战就没啥意思了。

梁健低着头,迟疑着。

蔡明看着他,过了一会,无声地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反正,该提醒你的,我已经提醒你了,具体怎么做,看你自己了。”

梁健忙点头:“谢谢蔡市长提携。”

“不用谢我。以前项老对我帮助很多,我现在这么做,也算是投桃报李吧。”蔡根笑道。

“还是谢谢您。您放心,我会努力的。”梁健接过话。

蔡根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来,梁健也立即站了起来,另一边沈青也收了手机站了起来。

蔡根问梁健:“你怎么过来的?”

梁健恭敬地回答:“自己开车过来的。”

蔡根又说:“我让小姜准备了一点东西,你帮忙拿回去给项老。他在外面等你。”

梁健替项老谢过蔡根后,识趣地先出来了。梁健走到门口没看到姜仕焕,便拿出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一看,手机上有姜仕焕发来的短信,他说他在车里,让他出来了给他电话。

梁健一边给他打电话,一边往停车的地方走。

姜仕焕接到电话就下了车,从后备箱拿了东西后就过来跟梁健碰了头。姜仕焕将手里的袋子往梁健手里一塞,道:“蔡市长让我给你的。”

梁健接过,道:“辛苦你了,在外面等这么久。”

姜仕焕笑笑,道:“这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说着,他忽问:“蔡市长呢,他没跟你一起出来?”

梁健点头:“嗯。他和沈部长好像还有事要谈。”

姜仕焕听了,神色上微微有些变化,然后岔开了话题。两人聊了几句后,分开各自开车回家。

梁健没看那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回家之后,就拎到项部长的书房里放着了,然后找到在霓裳卧室陪霓裳看书的项部长,道:“爸,你出来一下。”

项部长走了出来,问梁健:“什么事?”

梁健回答:“蔡市长让我拿了点东西过来,说是送您的,我放在书房了。”

“是什么?”项部长问。

梁健摇摇头:“我不知道,没看。”

“行,我知道了。”项部长说完又转身进去给霓裳读书。梁健跟霓裳说了两句,就去找项瑾和唐力了。

蔡根送的似乎是个木雕。不大,两个拳头大小,但细节精致,上面所刻,栩栩如生。项部长似乎挺喜欢,一直放在书房的桌子上,正对着他坐的位置。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梁健想到蔡根昨天晚上跟他说的话,便问项部长:“爸,你认识朱明堂吗?”

项部长想了一下,回答:“好像是现在北京市委组织部部长,对吗?”

梁健点头:“是的。”

“怎么了?”项部长看了他一眼,问。

梁健放下粥碗,回答:“他有个儿子叫朱嘉明,说是在部队,这事情,您知道吗?”

项部长又看了他一眼,道:“不清楚。你想干什么?”

“昨天蔡市长跟我提到过这个事,我就问问您。”梁健回答,他没说实话,原因是他还是不希望项部长替他操心。

项部长自然清楚他这话的真假,不过也没拆穿,继续低头吃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