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强龙低头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1-17 16:19:11 字数:3271 阅读进度:1481/1780

梁健又在车里坐了好久,才驱车回家。到了家里,项瑾和项部长两人什么都没问,他们可能以为梁健是去见朱明堂然后才这么晚回来。

他们不问,梁健也就没解释。

第二天,梁健去上班,大约十点多的时候,蔡根主动给梁健打了个电话。梁健看到那个号码,心情就有些复杂。

梁健调整了一下心情,才接起电话。

“梁健啊,不好意思,昨天喝得有点多,要不这样,你待会中午的时候过来一趟。中午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蔡根说的时候,声音里似乎有那么点歉疚的味道。可听着,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梁健沉默了一两秒,回答:“好的。那大概是几点钟您有空?”

“十二点半吧。怎么样?来得及吗?”蔡根问。

梁健回答:“来得及。”

12点是吃午饭的时间。要是12点半去见蔡根,那么梁健要么就只能饿着肚子去,要么就得提前吃。

梁健是饿着肚子去的。

到了那边,田望在办公室里吃快餐,看到梁健过来,忙站了起来迎到门口,一边开口一边瞄了眼手表上的时间,道:“您来了啊,午饭吃了吗?”

“吃了点了。”梁健道。

“蔡市长正在吃饭,要不您在这稍微等等?”田望看着梁健,问。

梁健点点头。

他走进田望办公室坐了下来,他在田望不好意思吃,将快餐合上放到了一边,然后准备给梁健泡茶。梁健忙拦阻:“别泡茶了,你先吃饭,不用管我。”

田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今天比较忙,没来得及去食堂,只好叫食堂送了个快餐凑合一下。”说完,还是要给梁健泡茶。

茶叶刚放到杯子里,蔡根打电话过来了。田望接起来,嗯了一句后,挂了电话,对梁健说道:“我们过去吧,市长已经吃好了。”

梁健道:“你先吃饭吧,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田望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也行。那我就不送您过去了。”

打开蔡市长办公室的门,就闻到屋子里有股很香的饭菜的味道。一闻,就觉得肚子里咕噜的叫了。

幸好,蔡根没注意,正在低头看报纸。梁健走到跟前,他才抬头,看了眼梁健后,放下报纸,笑道:“坐吧。”

梁健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坐下后,蔡根就问:“饭吃过了吗?”

梁健道:“吃过了。”

蔡根又说:“要喝茶的话自己泡。”

“好的。”梁健回答。

蔡根盯着他看了几秒,忽问:“怎么了?”

梁健愣了一下,然后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忙调整了一下,道:“没事,可能到了中午了,有些犯困。平常午睡习惯了。”

蔡根信了,笑了一下,问:“你昨天找我是什么事?”

梁健来的时候,路上就已经在想这个问题了,他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答案在他心里有很多个,但要选择出一个来回答,还是有些困难。

梁健犹豫了一下,说道:“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我这昨天听到个消息,跟永安区那个发电站的项目有关。”

蔡根听到永安区发电站那几个字的一瞬间,眉头就下意识地皱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不那么愉快的神色。但,很快,这些都被藏了起来。蔡根神态平静,问梁健:“什么消息?”

梁健回答:“永安区项目的项目经理马强似乎涉嫌挪用资金,最近已经逃到国外去了。”梁健一边说,一边注意着蔡根的表情,他除了微微皱了下眉头之外,并没有露出什么其他的表情。

梁健说完就停了下来,等待蔡根的回答。

蔡根接过话,问:“这消息你从哪里听来的,真假如何?”

梁健回答:“是局里的人去工地的时候听堵在那里讨工资的工人说的。真假的话,我后来查了一下马强的出境记录,好像确实是出境了。”

梁健说完,盯着蔡根看。蔡根神情微凝,过了几秒后,说道:“这事情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如果这事情属实,那确实要好好查一查了。”

蔡根的态度,其实还是透着一些不相信的。

梁健也不意外,他说道:“我是觉得这事情未必是真的,但要万一是真的,那我们就得重视。毕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

蔡根点点头:“你说得也要道理。这样,我让田望去查一下。”说着,他就站起来,打电话将田望叫了进来。

田望一进来,他就说:“永安区那个垃圾焚烧发电站有个项目经理叫马强,你去查一查,他是不是去国外了?另外,你再跟项目的老板董斌联系一下,问一问这个马强是什么情况。”

梁健听到蔡根让田望去询问董斌,就忍不住看了蔡根一眼。

正好蔡根也看向梁健,两人目光一触,蔡根就问:“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梁健忙说:“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蔡根点点头,然后吩咐田望立即就去办。

梁健心里忍不住又多了些失望。田望出去后,蔡根又回到沙发里坐了下来。刚坐下,他忽然就提到了调研处主任的事情。

蔡根说:“现在这个位置,基本就是在你和甄东文之间挑一个。朱明堂对甄东文十分欣赏,不过郭书记的意思目前还不明显。”说到这里,蔡根看了眼梁健,又问:“你真的不再努力一下?朱明堂跟甄东文的关系再好,要是关系到亲生儿子的前途,我想他还是会重新选择的。”

梁健顿了顿,回答:“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但关于朱部长儿子的事情,我实在是还没这个实力。我父亲最近也不在北京,已经有段时间没联系上了。”

蔡根一听,看了梁健一眼,收回目光盯着茶几的桌面,道:“朱明堂这个人性格有点固执,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筹码打动他的话,他基本不会改变主意。”

“那也没办法,只能听天由命!”梁健说道:“就是辛苦您了,一直在给我操心这件事。”

蔡根笑了一下,道:“也没什么操心的,无非就是上次吃了顿饭的事。主要的事情还是得要靠你自己来做的。”

“那也是得您指点,要不然我就是想做些什么,也是一头雾水,找不到方向。”梁健轻轻地奉承了一句。

蔡根笑了笑,接着说道:“这个事情,这两天应该就能出结果了。”

梁健虽然早已经做好了听天由命的心理准备,听到这话,心里还是略微感觉到了一些紧张。

蔡根似乎看出了梁健的紧张,笑着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你的胜算还是挺大的。甄东文这位同志虽然在工作方面还不错,但其他方面多多少少有些问题。所有,有一两个常委对他意见还是挺大的。相比较而言,你倒是没什么特别强烈的反对的声音。”

这话,之前田望跟他说过相近的。

梁健笑了笑,道:“那就借您吉言,期待能让我心想事成。”

蔡根跟着笑了笑。

梁健知道,话到这里也差不多了。梁健站起来,提出告辞。蔡根也没拦他。走出来后,梁健想了想,转身去敲了田望那扇半开的办公室门。他正在忙刚才蔡根交代的事情,所以连梁健出来都没注意。

梁健进去后,他立即站起来准备去泡茶,梁健拦住了他,道:“别泡茶,我说几句话就走。”

田望说:“现在时间也不晚,多坐一会也来得及。”

“下午有个会议,还有资料要准备。”梁健说道。

田望听了,便也没坚持去泡水,等梁健坐下后,又重新坐下了。梁健看着他坐下后,问:“田秘书,蔡市长是不是和永安区发电站项目的那位董斌挺熟?”

田望听梁健这么问,看了梁健一眼,眼神力有些警惕的意味。他迟疑了一下,问:“您为什么突然想到问这个了?”

梁健说道:“之前那位董斌请我吃过一次饭,他提到了好多蔡市长的事。我就有些好奇。刚才听蔡市长说他,我就想到了。”

梁健这话,半真半假,田望看了看梁健,回答:“其实也算不上很熟,一起吃过几次饭。不过,每次这位董斌邀请,蔡市长都会同意。这一点,还是比较少见的。”

“那确实比较少见。”梁健附和道。

说完,田望刚要接话,座机忽然响了。田望接起来,一听就说:“好的,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后,他歉然地看着梁健,道:“市长找我过去,要不您在这等等?”

梁健忙站起来,道:“不了,那你忙吧。我也差不多得走了。”

田望将他送出门,然后看着他走了几步后,又匆匆转身去蔡根的办公室了。

下来,坐到车里后,梁健忍不住就想刚才田望说的那句话。不算很熟,但每次邀请,都必会去参加。

董斌是个商人。向来商政之间,都是要保持一定距离的。

蔡根的这种行为,让梁健想起了之前项部长曾经告诫他的一句话:董斌这个人不好惹。他猜测,会不会蔡根的这些种种让他觉得失望的行为,正是和董斌这个不好惹的属性有关呢?

毕竟,再强大的人,也总会有低头的时候。就好比西游记里的孙悟空,遇上了唐僧,再野的心还是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