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冤家路窄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1-24 12:17:36 字数:3386 阅读进度:1489/1780

之前有读者在问,前面提到的一个许姓姑娘叫什么,可能是因为文字字体问题,导致大家看不清楚,是我在取名的时候,欠了点考虑。这里再说明一下,这位姑娘,姓许,名一一,即一二三四的‘一’。

梁珀还是那身白色的连衣裙,藕色的高跟鞋带着她的那双如牛奶一般白皙的双腿不紧不慢地在地砖上敲出一个个清脆的音符,让人侧目。

“小梁主任!”她先喊得梁健。

这一声小梁主任喊得梁健愣了一愣。他看着她,问:“喊得是我吗?”

梁珀嘴角带着眉梢一动,笑道:“可不是吗?你我同姓,你又是我们厅党组里最年轻的一位。”

梁健听后,笑说:“你跟我站一起,要是不知道的人,哪里能看得出来我是最年轻的那个!”

梁珀娇笑一声,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会说话。”说完,她忽然话锋一转,问梁健:“刚从秘书长那边出来?”

“嗯。”梁健点头。

梁珀便问:“他在忙吗?”

梁健也没多想,就回答:“应该还好吧。”梁珀听后,便说:“行,那你先忙,我找秘书长说点事情。”

梁健便让到了一边,示意她先走。梁珀又开心地笑了,目光扫过梁健的脸,眼角忽然流露出几许让人心跳的意味。

梁健没敢往深处想,等着梁珀走过后,他也忙走开了。走远了些后,梁健不由得想,虽然曲魏叮嘱他跟梁珀保持距离的原因不了解,但看刚才这位梁珀美女的表现,显然也不是个默默无名的角色。

梁珀虽然已经46左右了,但脸蛋看着只有三十六。身材也保养得不错,酥胸饱满,翘臀圆润,身体欣长,不胖却也有些肉感,光从身材来说,比一般的小姑娘还要好。五官虽然不是很惊艳,但胜在会打扮。尤其是她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那种她作为女性对自身条件的一种自信,让她浑身都在散发一种诱人的光芒。总体来说,这梁珀,虽然有些年纪了,但依然魅力十足。就说她最后看梁健的那一眼,那眼角放出来的一缕电丝,确实有那么些勾人的魅力。要碰到一些定力不足的男人,说不定就这么一眼就上钩了。仅此一点,梁健就应该要心中警惕,与其保持距离。如今,他一心只为仕途烦,这乱七八糟的风月之事,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比较好。

梁健一边心中给自己上警钟,一边走回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梁健忽然接到李芬芬的电话。李芬芬在电话中说,晚上厅里党组成员聚个餐,也算是恭喜他新官上任。

梁健自然不好拒绝,等李芬芬电话挂断后,只好给项瑾打电话,告诉她今晚不能回家吃晚饭了。

晚饭安排在市政府后面的招待所里,就跟市政府隔着一个门的距离。下了班,梁健就准备过去。他还没出门,倒是有人先来找他了。

来的竟是梁珀。

虽说不是冤家,但这路未免有点窄。梁健正想着跟她少接触,却没想到已经碰上了两次。梁珀进门就笑着问:“小梁主任,怎么样了?准备过去了吗?”

梁健原本已经差不多了,但他不想和这位梁珀美女走太近。像这样的美女,身边必然是块是非地。梁健初来乍到,不是沾是非的时候,便回答:“还有点事没弄好,可能还要一会,要不你先过去吧。我弄好就来。”

梁珀却道:“没事,你先忙,我等你。你一个人过去,怕你找不到。”梁珀说着,还走了进来,往沙发上一坐。

看她这样,梁健也就不好再反对。他随便弄了些东西,拖延了五六分钟,就匆匆收拾了一下,对梁珀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那我们出发吧。”

梁珀收起手机,笑道:“好的,我们走吧。”

两人刚出门,这梁珀的手机便响了。梁珀拿起来一看,眉头略微皱了皱,然后接了起来:“唉,徐副主任,你们到了啊?我们也快了。十分钟。”

“跟谁?跟小梁主任呀!”

“你不用等我们,你先进去吧。”

梁珀挂了电话后,转过头来对梁健笑着说道:“小徐主任的电话,他们都已经到了,就等我们了。”

这话,梁健听着觉得有些奇怪,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他只好尴尬地回答:“责任在我,害得大家都等我一个人。”

“怎么会是一个人,是两个人!我这不跟你一起呢?”梁珀笑道。说的时候,还不忘朝梁健看一眼,眼角飞出的风情,让人忍不住心跳。

梁健不敢多看,也不敢多言,免得惹出些不规矩的心思。可能是梁健寡言,让梁珀觉得有些无趣,说了没几句后,梁珀也就不说话了。

到了招待所,他们几个果然都到了。李芬芬在房间外打电话,看到梁健和梁珀走过来,目光在梁健和梁珀之间来回逡巡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走远了一些继续打电话。

屋子里,其余的几个人在聊天,看到梁健和梁珀推门先后进来,都停了下来。梁健微微躬身道了个歉,刚说完,朱光就立即接过话:“小梁主任刚来,事情特别多吧?”

他的话,倒是缓解了梁健迟到的尴尬。梁健看向他,回答:“多也不多,就是不熟悉,效率比较低。”

“正常。我刚来的时候,也一样。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朱光笑着说完后,拍了拍他旁边的椅子,道:“来,快坐。”

梁健刚要过去,梁珀却忽然拉住了他,同时对着朱光笑道:“不行,小梁主任今天得跟我坐一块。我们都姓梁,本家呢!”

梁健也是一愣,他看了看梁珀,觉得有些奇怪。他跟梁珀又不熟,甚至很陌生,这梁珀的热线,和熟稔程度让他觉得心里有些‘忐忑’。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梁健也不好去驳一个女人的面子,正好徐志广也说:“既然梁大美女要求了,那小梁主任,你就坐梁大美女边上吧。”

梁健就跟梁珀坐到了一起。刚坐下,李芬芬也进来了,她拿着电话,脚步匆忙,走到位置上后,先说:“曲秘书长要陪蔡市长就不过来了,我们就不等了,让服务员上菜吧。”

徐志广去让服务员上菜,李芬芬目光在梁珀和梁健身上来回一扫,然后落在梁健身上,道:“第一天,还适应吗?”

梁建回答:“还行。”

李芬芬点点头,不说话了。

服务员上完菜,徐志广问李芬芬:“要不要喝点酒?”

李芬芬回答:“你们决定,我随意。”

徐志广看向其他人,朱光先说:“我这两天胃不好,我反正是不能喝,你们随意。”

他刚说完,梁珀就接过话:“既然今天是为了恭喜小梁主任上任,那这酒,多少得要喝点,要不然就显得太没诚意了。”

她话说完,李芬芬不咸不淡地接了一句:“诚意这东西,难不成还按酒量来论?”

这话难免有点抬杠的意味,梁健本以为梁珀会不开心,没想到她倒是微微一笑,接过了话:“李主任,您看您,又跟我较真了!我这不是想活跃下气氛,让大家也开心开心嘛!”

李芬芬瞧了她一眼,无奈道:“行了。听你的,行了吧。”

梁珀嘿嘿一笑,道:“待会我多敬您一杯。”

“别,你还是和其他人喝吧,我不喝酒。”李芬芬忙摆手。

“那让小梁主任敬您一杯。”梁珀说着,不等李芬芬反对,立即又说道:“这您可不能不喝,诚意!诚意!”

李芬芬瞪了她一眼,道:“就你最会劝人喝酒!下回让曲秘书长跟蔡市长说,把你安排到接待处去!”

梁珀忽然吐了吐舌头,像是一个纯真少女,透出可爱:“老大才不会呢!”

“别老是老大老大的,不像样。”李芬芬说。

“这里没其他人,都是自己人。”梁珀说道。

李芬芬不说话了,她看了一眼徐志广,徐志广会意,去让服务员送酒过来了。梁珀似乎酒量不错,梁健刚才从李芬芬和她的对话中就听出来了,而且看梁珀的意思,待会估计少不了要让自己喝酒。梁健不讨厌喝酒,可不喜欢在这种场合喝酒。喝酒也是讲究心情和人的。不同的心情,不同的人,这酒味道也不同。对的心情,对的人,酒是甜的。不对的心情,不对的人,那酒是比黄连还苦!

但,梁健也知道,今天这顿酒是免不了的。

不过,就刚才这段对话,梁健还听出了一些其他的意味。李芬芬看似话中似乎挺宠着这位梁珀美女,但实际上,她看她的眼神里,可没多少这种意味。

梁健扫了一眼其他人,觉得这房间里,除了他之外的五个人,也是各有心思。

尤其是那位徐申,梁健进来之后到现在,他似乎就没说过话。一直低着头,不是看手机,就是目光聚焦在身前那副碗筷上。

梁健想起他们没到的时候,梁珀接的那个电话。徐申比徐志广要小一两岁,梁珀说的那个小徐主任,应该就是徐申。

服务员送来了酒后,徐志广要倒酒,梁珀自告奋勇,接了过来。先是不顾李芬芬的推辞,硬是给她满上了,然后又来给梁健倒。还没倒上呢,一直没说话的徐申忽然就开口:“要我说呀,今天这酒,应该是小梁主任给我们倒!”

徐志广接过话:“今天这顿饭是我们厅里为了欢迎梁健才设的,哪能叫梁健给我们倒酒的。徐申,你这话不对啊!”

徐申笑着说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吧,俗话说,新人上门,先拜山头。我们这几个山头,小梁主任可不得先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