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祸水红颜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1-24 16:18:07 字数:3148 阅读进度:1490/1780

徐申虽然笑得自然随意,可这话却是抬高了他们,贬低了梁健。这是要摆长辈姿态吗?梁健出来乍到,倒个酒也不会少块肉,心里虽然对徐申说这话感觉有些不舒服,但也不想计较,便准备去接徐志广手里的酒瓶。

梁健的手刚碰到瓶子,梁珀忽然伸手拦住了。她也不知怎么一来,这酒瓶子就轻飘飘地到了她手里。

“要我看,这酒我来倒最合适呢。”梁珀笑眯眯地说,声音不大不小,音尾婉转,十分动听。说完,她就俯身要给梁健倒酒。她站得近,一俯身,那鸡心领的裙子领子就往下垂了一些。顿时,这领子里的大好风光就开放到了梁健的眼前,饱满,雪白,尤其是那一线的深沟,更是勾人。

梁健顿觉喉中一干,同时也觉得尴尬,好似他这不经意的一眼就已被其余人都瞧见了,连忙移开了目光。

而他旁边,徐志广在这时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幅度不大,却刚好拉开了他和梁珀之间的距离。

梁珀倒完酒刚起身,徐申就说道:“我们的梁大美女今天好像是格外的殷勤!”

“什么叫殷勤,这是热情!”徐志广反应最快,徐申话刚说出口,徐志广就接上了话。梁健等徐志广这话说完才反应过来,一边感慨徐志广的情商和反应速度,一边对这位徐申也格外注意了几分。这位徐申似乎敌意格外的深。他总共就说了三句话,前两句针对梁健,这一句,针对梁珀,似乎是故意跟他们过不去一般。不过,梁健好像也没得罪他呀。

梁健心中疑惑,这时,梁珀拿着酒瓶子往徐申走过去,徐申坐在那没动。梁珀走到近前,见他还坐在那,便站住了,笑着调侃:“怎么着,我们的小徐主任还拿架子了,非得要让我弯下腰来给你倒酒?”

“怎么?你能弯腰给小梁主任倒,还不能给我倒?难不成是看我没小梁主任这么年轻帅气,所以就要区别对待?”徐申话是这么说,但人还是站了起来。梁珀拿过他的酒杯,倒上后,往他手里一塞,道:“瞧你那小气样!难不成你还比小梁主任年轻?”

“这年轻虽然好,但我这年纪也不大,刚至中年,正是有味道的时候呢!”徐申说道,目光盯着梁珀那张脸,总是让梁健觉得那眼神有些别样的味道,犹如这话。

“好了。越说越不像样!”李芬芬忽然开口,打断了这两人的‘打情骂俏’,梁珀朝徐申吐了吐舌头,然后笑嘻嘻地去给徐志广和朱光倒酒。徐志广和朱光都是站起来拿着酒杯,微微弯腰,让梁珀倒得酒。从这姿态上,倒是能品味出不少东西来。梁健想起刚才梁珀给自己倒酒的姿态,觉得自己还是疏忽了。

这酒倒好,梁珀就回到梁健旁边坐下了。不知为何,梁珀总是会一不小心地碰到自己,亦或者是他不小心碰到了她。

她肌肤嫩滑,微凉,每一次的碰触,她总是会微微朝他一笑,这笑容看得梁健心里一跳。他愈发觉得,曲魏的警告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有魅力的女人,总是容易成为一个场合的中心。尤其是,吃到一半的时候,李芬芬接了个电话先走了。少了李芬芬,其余几个男人,就少了禁锢。徐志广还好一些,朱光和徐申年轻一些,尤其是徐申,目光一直盯着梁珀,动不动就要跟梁珀喝酒。

梁珀酒量似乎不错,连着跟徐申喝了不少。朱光偶尔也来凑个热闹,就这样,半个小时过去,梁珀虽然脸颊红彤彤的,但眼神还是清醒的,说话也挺清晰。反倒是徐申,已经是眼神迷蒙,酒意熏然了。

梁健看了看时间,也已经快九点了,便准备先走。反正李芬芬也已经走了,曲魏也不在,剩下不过是他们几个人的热闹而已,或者说,是徐申和梁珀的热闹。

徐志广也在看时间了。梁健和徐志广一对眼,徐志广会意,站起来,拉住了还要找梁珀喝酒的徐申,道:“差不多了,今天就这样吧。”

徐申一皱眉,道:“什么叫就这样了!”说着,他转头看向梁健,手一指道:“今天我们的主角都没怎么喝酒,怎么能就这样了呢!”说着,他拿着酒杯就要来找梁健喝酒。梁健见状,皱了下眉头,刚要站起来准备拒绝这位不太善意的同事,梁珀却做在了他的前头。

“行了,你都喝成这样了,还找人喝酒。不怕把自己喝到桌子底下去?”梁珀说话时,声音不高,可徐申却忽然一下子停住了。他皱了下眉头,然后有些自嘲地笑了一声。

“也是。那今天就这样吧。”说着,他又看向梁健,道:“那,我们回头再喝过!”

“行!”梁健不想跟一个醉意朦胧的人去认真地讨论一件事情,因为这会儿他说得话,可能明天早上醒过来就全都不记得了。虽然,徐申此刻看着似乎还有些清醒。但梁健想,徐申应该是不会单独叫他喝酒的。

徐申多了,朱光还行,徐志广没怎么喝。梁珀脸颊红彤彤的,看着像是醉了,但心思清醒,步伐也挺稳。出去的时候,徐志广说,他跟朱光住得近,他跟朱光一起回去。

他说完,梁珀就来问梁健住哪。梁健说了个大概的位置,梁珀便说:“我也在那附近。你怎么回?”

梁健回答:“叫个代驾吧。”

“那要不……”梁珀话刚开头,还没说完,这时徐申忽然插进话来:“梁大美女,能不能赏脸让我搭个车?”

徐申说话时,手不自觉地上来想搭梁珀的肩膀,梁珀动作敏捷,一矮身低头从底下躲了过去。徐申搭了个空,没借上力,加上喝了酒,脚下不稳,一下子就往旁边倒了过来,幸好梁健反应快,伸手扶住了他,要不然就摔地上了。

徐申倒也没见尴尬,谢了梁健后,又去找梁珀去了。最终,他坐了梁珀的车走,梁珀似乎家境不错,司机开了车来接她的。

她走后,梁健站在那等代驾过来,徐志广和朱光也是。

“徐申同志似乎和梁珀同志关系比较好,是吗?”梁健看着梁珀的车尾灯在视线里消失后,笑着问旁边的徐志广。

徐志广笑了笑没接话,没料,旁边的朱光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开口说道:“什么关系比较好,徐申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话音刚落,徐志广立即就接过话:“你看你,酒也多了吧。这胡话说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朱光没听出来,还辩解道:“我这哪里是胡话,徐申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

“你还说不是胡话!徐申也是有家庭的人,他能喜欢梁珀?那不是犯错误吗?”徐志广这话一说出口,梁健就看了一眼。刚才的接触下来,他一直以为徐志广是个老好人,可这话听着,忽然就觉得,能在这种地方生存的人,哪个是简单的角色。徐志广这话,比朱光那话还厉害呢!

朱光一听这话,倒像是忽然清醒了。他呵呵一笑,道:“看来酒是真多了。刚才这是酒话,小梁主任你就当着听个笑,别当真。”

梁健笑笑,道:“今天大家都喝得不少,现在说了什么,明早起来就不记得了。”

“也是!也是!”朱光连声说道。

又聊了几句其他的,没多久,代驾的就来了。三人各自上车,各自回家。

回去的路上,梁健坐在后座,开着窗,吹着风,微凉的风吹散了酒意,渐渐的,人就清醒了不少。

他慢慢想着,今天晚上这顿饭反映出来的一些现实情况。比如徐申和梁珀,还有李芬芬和梁珀,还有那位徐志广。

徐志广看似老好人一个,可也有心机。朱光倒像是个简单的人,性格似乎也挺爽朗。李芬芬有些年纪了,有些城府,又是女人,跟梁珀之间,有些较劲,不难理解。不过,徐申这人,看他今天的行为表现,似乎缺少城府。为了一个女人,在这样的场合,竟也把争风吃醋的派头露了出来,就好像朱光说的,他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梁健就靠一顿饭,就看出来一些了。要是这样的话,那这位徐申倒也是个‘简单’的人。

至于梁珀……梁健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女人身上有些谜团,不仅是曲魏的那一句提醒,包括今天他自己跟梁珀的接触,梁健觉得,他还是跟她保持距离为妙。

但有些时候,你越是不想来什么,生活就会越是给你来什么。

那次吃饭之后,梁健过了几天平静日子,每天按部就班,一边熟悉,一边工作,倒也还算好。

可这平静日子没过几天,忽然,蔡市长准备下去调研,办公厅要派人随同。随同名单中,曲魏肯定是要同去的,除了曲魏外,另外还去了五六个人,其中有梁健,和梁珀。

梁健得知这事情后,当时没觉得什么。毕竟这是工作,又有蔡市长和曲魏在,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可到了临行那天,梁健发现,徐申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