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死而复生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2-03 12:18:12 字数:3453 阅读进度:1505/1780

马强死了,死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家酒店里。据说是在赌场输了太多钱,被追债的给开枪打死了。

这话是蔡根告诉梁健的,乍一听到的时候,梁健除了心中震惊同情之外,倒也没觉出什么。可后面,却略微觉出些不对来。

从马强出国,到如今身亡,这就像是提前排演好的一场电视剧一样。马强一‘死’,东城发电站的那些烂事都可以推到马强身上,董斌顿时一干二净。回头,再到政府跟前来诉诉苦,说不定又能得到点同情分,真是一举两得。

这些念头,只在梁健心里转,没说出来。蔡根的态度,依然是不明朗,甚至是偏向董斌的。他跟梁健说马强的事情,似乎是在提醒梁健,马强已经死了,东城的事情,就这样了,你就别去关心了。

梁健心里失望,可也没办法。

从蔡根办公室出来,正好碰上来找蔡根的曲魏。曲魏看到他,停了下来,问:“环球的事情,跟对方谈过了吗?”

“提过了,对方暂时还没给答复。”梁健答道。

曲魏目光有些异样地看了他一眼,道:“抓紧一点。”

梁健点头。

回到办公室后,梁健担心自己回头再忘了,赶紧给胡小英打电话。只是,电话一通,心里又忍不住泛起那些复杂的情绪。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不过却是个男的声音。

“你是谁?”梁健问。

“胡主管她现在不方便,你有什么事吗?”对方声音冷淡。

梁健像是一拳打在了空处,难受却又没办法发泄出来,只好挂了电话。放下电话,他坐在椅子上发呆。那个声音,不陌生,梁健知道,他就是那位于总监。

他能接胡小英的电话,看来那天胡小英说的,不是假的。两人,应该是在一起了。

只是,和那时候和他在一起不一样。那时候,哪怕梁健没结婚,他们在一起,也始终是偷偷摸摸,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偷偷摸摸,从来没有在阳光下出现过。

可他不一样。

梁健感觉自己在吃醋,吃这位能够得以见阳光的于总监的醋。可再吃醋,梁健也明白,时光终究不能倒流,他和胡小英之间,只能是过去了。

梁健在心底里告诉自己,只要她真的幸福,至于是谁给的幸福,不重要。

但,没有人是真的有那么大方。对于喜欢的东西,都是想着要拥有的。只不过,有些时候,不得不知难而退。

半个多小时后,胡小英回了电话。

胡小英没解释,为什么是于总监接的电话,梁健也没问。

尴尬地寒暄了两句后,梁健立即就挑明了目的。胡小英听后,毫不犹豫地回答:“梁健,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三条,环球是不会让的。”

梁健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胡小英态度如此强硬。他犹豫了一下,问:“一步都不行?”

“一步都不行。”胡小英回答。

梁健沉默了几秒后,道:“行,我知道了。那就先这样,你忙。”

“好。”胡小英说完,就挂了电话。速度快得梁健都没反应过来。他听着电话那头嘟嘟地声音,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一步都不让这样的回答,是没办法去蔡根拿交差的。要是对方是一般人,梁健倒也不担心这件事,使劲磨总是能磨下来,可对方是胡小英,在她面前,梁健总是没办法冷静地去处理这件事。

将这件事交给其他人去处理的念头,梁健也想过,可是这个念头刚出来,就被梁健自己否决了。胡小英如今在北京,那今后两人之间的接触只会更多,梁健不能次次都躲。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除非他离开这里,但这个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能躲,那么只能迎头而上。她,总是要面对的。

梁健决定,什么时候,再去见她一面。

回家的路上,梁健在想,要不要和项瑾坦白这件事。想了一路,还是觉得不提比较好。胡小英在他们两人间横亘了多年,项瑾哪怕再通情达理,女人始终是女人。如今两人生活挺好,何必再去自添麻烦。

两天不在家,家里两个小宝贝看到他甚是开心。而项瑾,也是小别胜新婚,心情格外不错。看着她巧笑嫣然的模样,那颗狼狈疲惫的心,忽然间就放松了下来。

其实,他早就应该放下了。

一夜温存,第二天醒来,看着清晨的阳光从透过白纱帘落在房间里的深色木地板上,明媚喜人。

转头,项瑾还在酣睡,长长的睫毛下,是安稳的睡颜。

梁健心里那块空着的地方,忽然间就没那么空了。他轻轻低头,在她的额头碰了一下。她的嘴角弯出一抹浅浅的弧度,双手一圈就圈在了他的脖子里,睁开眼,惺忪中带着一丝娇媚,勾着他的心神。

去上班的路上,梁健给胡小英发了条短信:“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

到单位后,梁健收到胡小英的回信:“明天晚上如何?”

“可以。”

到了单位,曲魏又来打听事情的进展。梁健回答他,约了胡小英明天晚上见面谈。曲魏没说什么。

中午吃过饭,梁健刚吃好饭回来,正准备睡觉,忽然手机响了。拿过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还不是北京的。

梁健等着它响了五六下,才接了起来。

“请问找谁?”梁健问。

对方先是沉默,梁健等了好几秒钟时间没听到回答,皱了皱眉头,准备挂电话。刚要挂,对方终于开口了。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带着某地的口音:“你好,你好,我们见过,在那个垃圾焚烧站的外面,收账的,你还记得不?”

梁健皱着眉头,努力在脑子里搜索着,这到底是谁。

“你还给了我两包中华烟,你还说,到时候要是有什么情况,让我打电话通知你!”对方见梁健似乎想不起来,又急着提醒。

梁健听到那两包中华烟的时候,脑子里忽然一亮,就想了起来,忙说道:“大叔,是您呀!有情况了?”

大叔说道:“工地是没开,不过我听说,之前工地的那个马经理回来了!”

梁健一听这个,顿时一惊,昨天蔡根才跟他说,马强已经死了,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就算这是演戏给别人看,这戏结束得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最起码,也应该是等这个风头过了才是啊!

梁健觉得,大叔这消息可能不太准确,但大叔一番好心,梁健也不好打击他,便接着他的话问:“人在哪里您知道吗?”

“知道!就在通州。通州的一个乡下躲着呢!”大叔回答。

又是通州。提到通州,梁健就想到胡小英,不由出了神。大叔见他沉默,问:“你不知道通州在哪吗?”

“知道!”梁健回过神,立即回答道。

“那就好。我给你报下地址,你记一下要不?”大叔问。

梁健忙说好,拿了纸笔,就将大叔报的地址记了下来。记完地址,梁健问大叔:“工钱讨得怎么样了?”

大叔叹了一声,道:“别提了!我们工头都走了,这下好了,这笔账是肯定要不回来了!”

梁健也不知道如何劝慰,对于这些人来说,二三万块钱,可能是一个家庭三四口人一年的开销。没了这笔钱,又得如何缩衣节食才能省出来!但事情这样,梁健一时也没办法,他也不好给大叔瞎保证,只好也跟着叹了一声,不再问了。

挂了电话后,梁健看着纸上的那个地址,心情微微沉重。那地址,一看就是个很偏僻的犄角旮旯,梁健刚才觉得大叔的消息可能不准确,可看这地址,又觉得事情很有可能了。梁健想了想,觉得应该去一趟通州,顺便也去见一见胡小英。

只是,马强那边,他是自己亲自去呢?还是让别人去探一探虚实?

这个事情,梁健想了许久。如果他亲自去,那他在查这件事这个事实肯定是藏不住了,那接下去他要面对的,不仅是董斌,可能还有蔡根。

可如果他不去,只是让人过去探一下虚实,那么对于这件事的本质,还是没什么帮助。目前看,马强是东城这件事的关键,他嘴里肯定有关于东城垃圾站项目的一些秘密,如果梁健能知道这些秘密,那么东城垃圾站的事情也能够清清白白地算一算了。

只不过,梁健还记得项部长的提醒,董斌这个人不好惹。现在去惹他,合适还是不合适?梁健想到这里,不由得又想起了之前大叔的那一声叹息。

心里顿时感觉有些内疚,这些人辛苦了几个月,最后却一分钱也拿不到。如果没人做什么,那么这件事最后买单的就是这些人。

他们的无辜,又有谁来同情?

梁健知道,最理智的做法是先不动。可事情如果拖得久了,很有可能就是不了了之。梁健问自己,初衷是什么。

他不知道这些事也罢,知道了也要装作不知道,他还是做不到。

梁健决定去见马强。但,一个人去不安全。梁健给小五打了个电话,还是打不通。估计还没回北京。梁健只好又将电话打到了唐一那里。唐一听说他要借个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第二天,唐一派来的人就早早地在小区外等着了。就是上次替小五来送资料的。

梁健跟曲魏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去趟通州,谈环球的事情。曲魏也没怀疑。因为出门早,路上倒也不是很堵,车子到了通州之后,直奔大叔给的那个地址。

只是,开到那个通州区清凉镇巫溪村后,这路就变小了,车子就开不了了。巫溪村离大叔说的仙门村至少还有十七八公里路。要靠两只脚走的话,估计要走小半天。唐一派来的小谷,去巫溪村转了一圈,花了两百块钱租了一辆摩托车,哐啷哐啷地载着梁健继续往仙门村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