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梁健受挫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2-14 16:18:21 字数:3497 阅读进度:1519/1780

项部长这话,让梁健一怔。他瞬间就将项部长这不太对劲的话,联系到了他一早上没接电话的事情。但项部长没给他问的机会,没等梁健回答,就挂了电话。梁健再打,他就不接了。

梁健心中郁闷,但也没办法。项部长毕竟是长辈,还是自己的老丈人,他无论做出什么决定,他只能尊重。

梁健回到办公室中,坐下来后,忽然有种独木难支的感觉。唐家对他的舍弃,让梁健虽然心里难受,但还能接受。可现在项部长也说不再管他了,这让梁健心里的难受到了一个顶点。

他忽然很想梁父他们二老。他最近又有段时间没去看他们了,不知道他们两个在郊区别墅那边生活得可好。

梁健下午提早了一个小时从单位出来,然后去了郊区别墅。梁父梁母二人看到他忽然到来,十分惊喜。梁母非要亲自下厨,给梁健做了好几个小时候他很喜欢吃的菜。还是那样的味道,可是越是熟悉的味道,这心里就越是难受。

梁父看出他心里有事,等着梁母走开的时候,就问梁健:“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难事了?”

梁健摇头。

“那是跟项瑾吵架了?”梁父皱了眉头。

梁健再次摇头:“爸,我跟项瑾很好。”

“那你是怎么了?”梁父很担心。

梁健沉默了一下,道:“爸,我没事。”

梁父忧心忡忡地看了他一会,然后忽地长叹一声,道:“我跟你妈妈只是两个农民,你现在是大官,我们两个人是帮不了你什么了,不过,你只要你愿意说,当个听众这种事我还是能做的。无论你什么时候来,我跟你妈总是愿意听你说的。”

梁父的这话,让梁健顿时鼻尖一酸,差点就落下泪来。

正好这时梁母也回来了,梁健赶紧岔开了话,免得让梁母察觉到什么。她和两幅不一样,肯定要刨根问底,可是这些事梁健不想说出来,他们帮不了什么,只是徒添担心而已。只是这样回来吃餐饭,梁健已经觉得足够了。

这些年这么过来,还是只有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才有和父母的感觉。唐明国自然对他也有爱,他们之间的方式不一样。梁健更习惯梁父梁母之间的这种关爱。

梁健没有在这里多待,他还要跟项部长去见那个人。离开的时候,梁母有些不舍得,但又不好说。看着她欲言又止,梁健心里很是愧疚。当时来的时候,他本来想着让项瑾和项部长一起搬过来来这边住。项部长要是不愿意过来,他就和项瑾还有孩子一边住一段时间,都陪陪。可回来这么久了,他一直住在项部长那边,很少过来这边看他们。这里虽然有唐家安排的人照顾,可到底不比在老家,周边都每个熟悉的人说说话,梁健又不在身边,心中的孤单可想而知。

梁健先去家里接了项部长,然后才去约定的地点,见那个人。

地方是对方定的,是一家酒店的房间。

梁健有些好奇对方为什么会把见面地方定在酒店。对方住的是总统套房,房间里豪华无比,甚过梁健这么多年的所见。

对方很年轻,甚至比梁健还要小几岁。进门后,对方先跟项部长打了个招呼,他叫项部长项叔。

梁健顿时好奇起来项部长跟这个年轻人的关系。不过项部长似乎没打算给他详细介绍,只是告诉他该怎么称呼。年轻人叫向阳。

项部长又给这个向阳介绍了梁健,介绍他的时候,项部长介绍得很详细。刚介绍完,这个向阳就说道:“我听说过你。”

梁健愣了愣,回过神来后,刚想伸出手跟他握手,他却已经转身走到里面去了。

跟进去坐下后,项部长还没开口,这位名叫向阳的年轻人就开口说道:“项叔,我知道您找我是为了什么事,这事,您也甭开口,因为我帮不了您。”

项部长看了一眼梁健,然后对这位向阳笑道:“阳阳啊,那你可就小瞧你项叔了。我今天来找你啊,就为了一件事,那就是想让梁健和你认识一下。你既然听说过我这个女婿,那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吧?”

向阳转头看向梁健,微微笑道:“我知道,唐明国的儿子嘛!”

向阳提到唐明国时的那种随意的口气,让梁健心里不太舒服。不过,碍着项部长的面子,梁健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不过,项叔您怎么知道,最近我有意跟唐家合作?”向阳又转头去问项部长,语气虽然平静,可眼神里却透出了一丝戒备。

项部长哈哈笑了一声,道:“怎么?难道还怕项叔会害你?”

向阳淡淡一笑,道:“怎么会?我还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去项叔家玩,我怀疑谁都不会怀疑项叔您。对了,小瑾最近身体怎么样?”

“还行。”项部长回答。而他旁边,梁健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向阳称呼项瑾小瑾,这么亲昵的称呼让他有些不适应。

这时,项部长转过头来跟梁健解释:“小时候,他和项瑾经常在一起玩,不过后来大了,两个人因为读书分开了,就联系没那么多了。”

项部长话音刚落,向阳忽然对着梁健笑道:“我那时候还追过小瑾呢。”

梁健从向阳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挑衅的味道。他眼睛眯了眯,带着笑回击道:“是吗?项瑾没跟我提过。”

“这种事,她怎么会跟你提!”向阳笑着接过话。

梁健立即跟上:“她跟我之间向来坦诚。不过,也有可能她是忘了。”

“咳咳—”项部长忽然咳嗽起来,梁健立即意识到,项部长这是在提醒他话别多。向阳朝他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项部长关心道:“项叔身体怎么样?”

“还行。”项部长收住咳嗽声,回答。

向阳看着他笑了一会,然后问:“项叔过来,除了介绍小瑾丈夫给我认识,不会真的没其他事了吧?”

项部长反问:“难道就一定要有点其他事才能来看看你吗?”

“那倒也不是。”向阳笑道:“只不过……”他话锋一转,目光随着话锋一起转,落在了梁健身上。梁健感觉向阳的目光像刀子一样犀利,正在试图隔开他的衣服,躯壳去窥探他的内心。

梁健忽然觉得这位向阳,有点可怖。

“我听说,小瑾这位丈夫最近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对吗?”向阳忽然笑道。

梁健惊讶地看向他,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这个事。项部长却丝毫不惊讶,他笑着说道:“这不过是场误会。”

“误会吗?”向阳笑了笑,道:“那最好不过了。要不然的话,您来找我帮忙,我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您说是不是?”

项部长饶是修养再好,听得这话,也是神色微微一变。项部长笑容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嘴角,道:“向阳你放心,这事情就算不是误会,我也不会来为难你。”

“那最好不过了。”向阳立即就说道。

梁健忽然觉得这个向阳有些讨厌。先不说他愿不愿意帮忙,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家选择不趟浑水也没错,但他这几次三番地试探项部长,实在有些小人了。梁健有些不忍心项部长这么大年纪,被向阳这么一个后辈在这里这样对待,便开口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既然已经认识了,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说着,他就转头准备扶项部长起来。

刚转头,就听得向阳说道:“时间虽然不早但也不晚,既然来了,那就多坐一会。正好,我这边有点事情本来是要跟唐家谈的,正好你在,那就跟你说了吧。你是唐明国的儿子,跟你谈,应该也一样吧。”

梁健本想拒绝,但又好奇这个向阳跟唐家之间有什么合作,便没动。他转头问向阳:“什么事?”

向阳笑了笑,道:“别急,先喝杯茶。我刚已经叫了茶了,这会儿也该到了。”他话刚说完,门铃就叮咚地响了一声。

“进来。”向阳提声说了一声。

门开了,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人推着一辆餐车进来,上面就是向阳叫的茶。

“我听说,你喜欢喝茶,对吗?”向阳问梁健。梁健心中微微一惊,这个向阳似乎对他做过调查,好像很了解。

梁健心中惊讶未平,这边向阳又说道:“这个是正宗的英式茶,英国王室就是喝这个的,你尝尝。”

他说话的这会,送茶过来的男人已经将一个充满了英伦风的茶杯放到了梁健跟前。梁健看了一眼,笑道:“英国王室喝的茶,那确实应该尝一尝。”

说罢,他拿过茶杯喝了一口。浓浓的奶味中带着一丝先苦后甘的茶味,确实别有风味,难得尝一回也不错,不过梁健更喜欢正宗的中国茶叶喝法。

他尝了一口就放下茶杯,抬头对向阳笑道:“茶不错。”

向阳笑了笑,然后自己也拿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放下后,看向没动的项部长,问:“项叔不喝一口吗?”

项部长笑道:“喝不惯。”

向阳笑了笑,道:“您和我父亲不愧是朋友,我父亲也喝不惯这个茶。不过,我很喜欢。我觉得这英国人喝茶的方式,有点像做人。”

梁健忽然觉得这个向阳话有些多。不过,看项部长对他的态度,梁健只好忍着。他微微笑了笑,道:“洗耳恭听。”

向阳笑了笑,道:“中国人喝茶,喜欢喝原汁原味的,不添加任何东西。这样的茶喝到嘴里,茶该是什么味,就是什么味,一下子就品尝出来了。但是英国人不一样,他会往里面加东西,加奶,加糖,加柠檬等等。他们会把一开始的味道用其他的东西遮盖掉,只有等你细细品味,你才能品出这茶的真正味道,但又不会一下子太浓烈,而是慢慢的,慢慢的。我认为做人也应该这样,不能太直接。做事也是,你要慢慢地,循序渐进,不能冲上去就是。梁健,你说是不是?”向阳看着梁健,脸上笑眯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