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冲突显现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2-19 16:18:19 字数:3211 阅读进度:1526/1780

吴越将曲魏送到后,跟梁健二人打了个招呼就立即上车走了。梁健因为曲魏看他的这一眼,有些尴尬。不过,梁珀似乎是毫无感觉,一路上楼,依旧是有说有笑。

他们三人的房间都在一层楼,不过曲魏的房间一直在走廊的另一边,和梁健他们二人的房间隔着一段距离。梁珀的房间离电梯最近。三人从电梯出来,先到梁珀的房间,梁珀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进了房间,一下子就剩下梁健和曲魏两个人了。

梁健觉得,曲魏应该会说上几句。果不其然,这个念头刚在梁健的脑海里出现,曲魏就开口了。

“梁健,难道董斌的事情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嘛?”曲魏一开口就带着责问的味道,甚至还带着一丝厌烦。

看来,他并不喜欢梁健。不过,从一开始梁健从环保局那边调到市政府,曲魏对他的态度,一直并不是十分热情。一开始虽然对他还算客气,但也是看在蔡根的面子上。不过,此刻他似乎已经不想再掩饰自己对梁健的态度了。

而梁健这边,因为之前环球的事情,所以心里对他也是有些意见。现在曲魏一开口就是这样的语气,梁健心里也有了火气。只是,碍着他秘书长的身份,加上又是蔡根的人,梁健不想跟他闹僵,所以就忍了下来。但开口时,态度还是强硬了一些。

“董斌的事情,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全。不过,秘书长您也不用时不时地就来提醒我这个事情。”

梁健的强硬,让曲魏有些意外。他转头看了梁健一眼,冷哼了一声道:“不知好歹!要不是看在你丈人的面子上,你以为就凭你,值得蔡市长这么帮你?”

这话虽然是实话,蔡根在董斌这件事上能帮他,绝大部分原因是看在项部长的面子上,还有一部分应该是看在唐家的份上。这些,梁健心里都清楚。可,从曲魏嘴巴里说出来,梁健听着,还是有那么些不是滋味。男人都是好面子的。

“这些我知道,谢谢秘书长提醒。”梁健忍不住冷声回道。

曲魏冷笑了一声,道:“我看你是不知道。”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又对梁健说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跟梁珀保持距离。你丈人现在已经退休了,他的人情,你觉得还能用几次?”

曲魏这话也没错。项部长已经退休了,所谓人走茶凉,蔡根之所以肯帮他,很大部分是因为项部长对蔡根有提携之恩。可是,这种恩情,很难说会一直有效。

但,这些话从曲魏嘴里说出来,梁健却无法冷静地接受。他没接话。

曲魏见梁健不接话,哼了一声,就走了。梁健没跟上去,他的房间已经到了。他刷卡进了房间后,因为曲魏这一顿火,心里烦闷至极。

梁健清楚,曲魏之所以一看到梁珀跟他一起出现就这么大的火,是因为曲魏对他存有偏见。而曲魏不喜欢他这一点,梁健这段日子已经慢慢地感受到了,可是又碍着蔡根的关系,在某些时候他还得帮着他,护着他,所以曲魏心里也应该是烦闷至极。

可是,梁健也有苦衷。他也想跟梁珀保持距离,奈何梁珀却像是缠上他了一样,凡是他们一起出现的场合,梁珀总是喜欢跟他待在一起。梁珀毕竟是个女孩子,而且跟他之间也没什么矛盾,要是让梁健板着个脸去拉开跟她的距离,梁健也做不到。毕竟,梁珀也没什么错。

梁健愈想愈郁闷,尤其是想到今后跟曲魏接触的日子还长,他心里就更加地烦闷。曲魏是蔡根的左膀右臂,短时间内肯定是不会离开蔡根身边的。而等到蔡根顺利坐上目前郭铭泰的位置后,曲魏很可能会成为市委秘书长,继续做蔡根的左膀右臂。这么一来,除非梁健离开市政府,否则的话,他跟曲魏之间的来往,恐怕还有好多年。

如此一想,刚才梁健的那几句话,倒是有些冲动了。不过,梁健也不后悔。就好像曲魏对他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一样,梁健对曲魏有意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让梁健什么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那他梁健就不是梁健了。何况,这事是曲魏过分在先。

这么一想,梁健心里又好受了一些。

又乱七八糟地想了一会,梁健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一看时间,已经九点了。梁健都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睡这么长时间是什么时候了。

这一次来江中,梁健他们的安排很轻松。今天上午都是没事的,就下午有个两小时左右的会议。

梁健起床收拾了一下后,见时间还早,就准备下楼去散个步,顺便在周边逛一逛,吃个午饭再回来。刚准备出门,手机忽然响了。梁健掏出来一看,是姚勇打来的。

他立即想到了昨天晚上见面的事情,本来他打算回来之后发个短信给姚勇问一问情况,昨天看黄依婷似乎整个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可是后来被曲魏这么一弄之后,他就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曲魏电话打过来,他倒是又想起来了。

所以,电话一接通,他就问姚勇:“昨天回去,你和依婷没事吧?”

姚勇在电话那头苦笑了一声,道:“梁哥,昨天对不起了,依婷最近情绪不太好,你难得回来一次,还闹得这么不开心。”

“我没事,倒是依婷。她这个状态,好像不是很对,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这几年,梁健虽然跟他们夫妻二人联系不多,但黄依婷在梁健心里还是跟妹妹一样的。所以他心里还是挺担心的。

梁健这么一问,姚勇那边一下子就安静了。他这么一安静,梁健就心里觉得不妙,黄依婷应该是出什么事情了。

他连忙说道:“姚勇,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有事?”

姚勇又安静了一会,才深吸了一口气,对梁健说了实话。原来,黄依婷自从孩子生下来后,一直就有一点焦虑症,前年还去医院住了一个月时间。姚勇因为工作关系,经常需要加班,家里的事也就需要黄依婷多承担一些。时间长了之后,黄依婷心里就有意见,加上又是焦虑症,心里意见就更多了。

今年开年的时候,姚勇有一次出差的时候,同行的同事里面有个女同事。那次也巧,以往出差他都是不喝酒的,可是那次有个领导非要让他喝酒,结果他就喝醉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黄依婷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那个女同事就帮忙接了。接着,就说不清了。

姚勇说到这里,就没再往下细说了,接下去的那些都可以想象到。不过,梁健出于男人的角度,觉得姚勇刚才这话里,应该有隐瞒的成分。他和那位女同事,恐怕也不是真的那么纯洁。

梁健没去试探他,但作为哥哥,他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梁健略作沉吟后,就对姚勇说道:“依婷年纪轻轻就嫁给你,又给你生了个孩子,你应该要多照顾她,疼爱她。而且,现在依婷又有焦虑症,你应该对她要更加呵护才对。女同事这种误会,还是不要有比较好。焦虑症的人比较容易钻牛角尖,到时候万一出点什么事,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梁健尽量讲话说得委婉,毕竟姚勇是个什么样的人梁健还是清楚的。他相信,经过这次的事情,姚勇应该会更懂得怎样做好一个丈夫,就好像他自己。想到这里,他忽然愣了一下。

“梁哥,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依婷的。”姚勇道。

有这句话就行了,梁健也就没再就这件事多说什么。姚勇又问梁健:“梁哥,要不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家里吃饭吧?我丈母娘她知道你来宁州了,也挺想见你的。”

姚勇这么一说,梁健还真动心了。

梁健想了一下就说:“这样,我现在也不好说我什么时候有空,等我有空了给你打电话。不过,你也不用先跟家里说,免得万一我抽不出时间,让他们失望。”

姚勇听梁健这么说,高兴地应下了。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梁健将手机塞回口袋,拿了钱包就准备出去逛一逛,吃个午饭。

所谓,冤家路窄。梁健和梁珀也不是冤家,可偏偏就是路窄。要说是缘分,梁健却挺不想要这缘分的。

梁健刚走到梁珀门口的时候,梁珀的门忽然就开了。梁健甚至都要怀疑,梁珀是不是一直就在门后等着,要不然怎么就这么巧呢?

梁珀见到梁健,立即就笑着问:“梁健,你出去啊?”

梁健只好停下来,回她话:“嗯。”

梁珀见梁健神情似乎有异,眼睛里的神色微微变了一下,不过立即又藏了起来。她转身就将门给拉上了,然后招呼梁健:“你去哪?带上我吧,这早上没什么事,就待在房间里没地方去,闷死我了都。对了,要不我们去吃午饭吧,我听说,东湖上有个船舫,做的宁州菜很地道,我们去尝尝?”

梁珀说完,伸手拉着梁健就要走。她这股热乎劲,梁健一边比较享受,毕竟梁珀是个美女。一边却又有些烦躁,尤其是想到昨天晚上曲魏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