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向阳来电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2-22 12:17:57 字数:3383 阅读进度:1530/1780

梁建怔了好一会儿才彻底回过神来。回过神来后,他又拨通了蔡根的电话。这一次,很快就接通了。

这次电话一通,梁建就抢先说道:“蔡市长,您先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

电话那头略微安静了一两秒时间,然后传来蔡根的声音:“你说吧。”

梁建听他语气还算平静,略微松了口气,然后将吴越拜托他的事情说了出来。

蔡根听后,只略微沉默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并告诉梁建,他确定好时间后,会通知梁建的。

挂了电话后,梁健脑子里却不由得想起刚才第一个打给蔡根的电话,蔡根那么大的反应,看来曲魏这次来江中要做的事情,恐怕不简单。

只是,这件事跟胡小英有关,梁建又忍不住想要去探听一下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第一个电话最后蔡根的反应已经十分明显地表现出了他对梁建的不耐烦,想来如果没有项部长,那么梁健根本不可能和蔡根这样对话。

梁健虽然有些时候冲动,可也并不是没脑子。他自然清楚,这个时候他最应该做的就是低调,老老实实地听从安排。

接下去几天,梁健也真的就这样做了。他忍着心中的担心和好奇,没再去打听曲魏和胡小英之间的那些事情。蔡根那边也安排好了时间,跟之前梁健问田望的时间一样,周六下午两点。

梁健就趁着这个机会,回了一趟北京,去观看了项瑾的演讲,顺便陪了陪霓裳和唐力。当然,为了不引起蔡根的反感,他将他回北京的事情提前跟蔡根说了。蔡根虽然不是很赞成,但也没说什么。

项瑾的演讲结束后,梁健又重新回了江中。之后,梁健挑了个时间去黄依婷家里吃了个晚饭。黄依婷看到他,开始时脸色还不太好,似乎还在为那天晚上梁健带着梁珀去的事情生气。不过,黄依婷的母亲看到梁健倒是很开心,拉着手坐在沙发上聊了半天。后来吃饭时,梁健含蓄地将梁珀的事情又解释了两句,黄依婷脸色好了一些。吃过饭,梁健又跟黄依婷单独地聊了一会,从黄依婷那,梁健了解到了之前那件女同事事件的另一个版本。在黄依婷的版本中,那个女同事自从调到姚勇的单位后,一直跟姚勇走得很近,甚至很多次,女同事喝醉了酒,都要打电话叫姚勇去接,姚勇刚开始时还不瞒着,后来就瞒着了。直到后来有一次被黄依婷发现了,大闹了一次后,姚勇才收敛了起来。不过再实际的东西,黄依婷这边也没有。但黄依婷心里就是不踏实。她希望姚勇能换个岗位,起码跟这位女同事保持距离,但是姚勇答应了她却又迟迟不作为,所以她心里一直就没有安全感,甚至觉得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姚勇的心要被那个女同事给撩走了。

梁健之前在听姚勇说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这件事恐怕是空穴来风,姚勇那边肯定也是有问题的。此刻听黄依婷这么一说,这个想法就更加肯定了。如果姚勇这个女同事的事情不处理好,对于黄依婷的焦虑症影响会很大的。梁健甚至觉得,她的焦虑症很可能也跟姚勇这个女同事的事情有关系。后来离开的时候,姚勇出来送梁健,梁健含蓄地跟姚勇提了提调动岗位的事情。姚勇支支吾吾地回答让梁健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

当初姚勇和黄依婷的结合,他也算是媒人,如今要是姚勇出了问题,梁健内心上会觉得对不住黄依婷,何况在梁健心里是将黄依婷当做妹妹去看待的。所以,看着姚勇支支吾吾的样子,梁健也没客气,就说道:“这样,调动的事情我帮你想办法。”

姚勇脸上的神情微微暗了一下后,勉强堆起笑意,对梁建说道:“那就谢谢梁哥了。”

“谢什么,依婷在我心里跟亲妹妹差不多,那你就是我妹夫。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这话梁健是故意说给姚勇听的,是希望他能早点回头是岸,不要再跟那个女同事纠缠不清下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姚勇在梁健心里,不仅仅是个妹夫,也是朋友。姚勇帮过他挺多,两年前胡小英的事情,也多亏了他。但黄依婷也是他比较重视的人,所以,梁健还是希望他能跟黄依婷好好地走下去。但,感情这种事谁也说不好,何况是一个旁观者。真要是有一天两人的感情破裂了,梁建只希望两个人都能各自好好的,尤其是黄依婷。

梁建在心底里叹了一声,就不再多说了。姚勇也是聪明人,梁建话中的用意他心里也清楚。送梁健回酒店的路上,姚勇就含蓄地表了态,表示会听从梁健的安排,处理好感情的事情,然后和黄依婷好好过日子。

回去后,梁健就给吴越打了个电话。梁健原本还担心吴越可能不会爽快应下,不过梁健一提,吴越就说:“其实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你说得这个姚勇,我认识。这个人能力不错,是可以栽培一下。”

这倒是梁健没想到的。梁健赶紧谢过吴越。吴越哈哈笑了一声,道:“你跟我这么客气,还是头一回。”

他这么一笑,梁健也轻松了起来,两人又说了几句玩笑话,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接下去,梁健又在江中踏踏实实地待了两天后,就启程回北京了。回程的时候,少了一个曲魏。曲魏和胡小英还有乔任梁这三方之间的事情似乎进展得并不是很顺利,所以还要多留几天。

梁健这次出差,一共在江中待了一个多星期,回家后,唐力和霓裳粘人得不行,恨不得上厕所都得梁健陪着。

梁健心里甜蜜蜜的,正好紧接着就是周末,就带着霓裳和唐力去城郊一个新开的野生动物园去玩了一圈。霓裳野生动物园来过几次了,唐力却还是第一次来,兴奋得不行。一路上在车上又唱又跳,手舞足蹈。

不过,兴奋得后果就是太累。回程的路上,唐力和霓裳就睡着了。回到家,梁健和项瑾一人一个将他们抱上楼都没醒。

梁健和项瑾刚安顿好这两个宝贝,梁健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手机忽然响了。梁健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还不是北京本地的。

这一天陪着孩子虽然很开心,但精神上还是很疲惫的。所以,梁健这会儿只想休息一下,至于这个外地陌生电话,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挂掉了。

可刚挂掉没多久,这电话又来了。项瑾在不远处看了他一眼,然后问:“怎么了?”

“没事,有个陌生电话,不知道是谁的。”梁健一边回答,一边步子往书房那边走去。这个号码连着打两个,基本上应该是有事。

梁健走进书房后,一边掩上门,一边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向阳。”一个高傲的声音冷冷地回答。

梁健愣了一下,然后脑海里很快把这个名字和人对上了号。知道他是谁后,梁健立即就想起了当时自己老丈人带着他去见他时,做的那个交易。接着,梁健就大概知道了,这个向阳打这个电话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不过,梁健虽然猜到他是为了什么事,却没打算先提。这个向阳太高傲,梁健要不是碍着自己老丈人和那个交易,真想直接挂了这个电话。

“哦,是你呀,有什么事吗?”梁健故意装了个傻。

对方立即就生气了,哼了一声,道:“梁健,你别跟我装傻!你要弄清楚,我肯跟你做那个交易,看的是你老丈人的面子!”

梁健一听这话,就不由得怒从中来。但是,就在他准备反击回去的时候,忽然又想到了那天项部长在他面前受的慢待。顿时,梁健又冷静下来了。

项部长肯定是为了他好,才去找这个向阳。既如此,梁健也不能让项部长白费了这一番心思,再让他伤心失望。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心里的火气平息下来后,就对向阳说道:“地的事情我还没跟唐家沟通过……”

“你搞什么,这么多天了,你还没沟通过?”向阳没等梁健说完就急了。

梁健觉得今天的向阳跟上次所见,更为易怒。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他之所以这样直接地表露自己的情绪,是因为自己根本不被向阳放在眼里。就像向阳说的,要不是看在项部长的面子上,他根本就不会跟他做交易。一个不被放在眼里的人,自然就在对待上会随意很多,想发火就发火。

想明白这一点后,梁健也放平了自己的心态,口舌之争没什么意思。他冷静地开口:“你放心,这件事我很快就会去跟唐家沟通的。不过,在我去跟唐家沟通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把有关那块地的事情也让我了解一下?”

“这个你不需要了解,你只要去说服唐家同意就行了。”向阳立刻就回绝了梁健。

梁健虽然已经放平了自己的心态,可还是忍不住生出了一丝火气,但很快,他又压了下去,平静地跟向阳说道:“你要是什么都不肯透露给我的话,那也没必要跟我做这个交易。我虽然是唐家未来的接班人,但还没到一言堂的地步。”

向阳听了这话后,忽然安静了下来。几秒过后,他忽然同意了。向阳一下子松口,反倒是梁健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

“资料我明天早上会派人送到你老丈人那边。你最好尽快,不然的话,我不保证我有足够的耐心一直等下去。”向阳像是不威胁梁健一两句就吃亏了一样。梁健倒也没放在心上。向阳的这个电话,倒是让梁健心里感觉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