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感性女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3-04 12:33:26 字数:3402 阅读进度:1545/1780

梁建话说得差不多了,就从田望办公室出来了。秦可和田望之间,应该也还有话要说。这一次的接触,也让梁建能够笃定,这黄金军的事情多半是田望给他挖的一个坑,只不过,他挖这个坑不是想害梁建,而是觉得梁建能帮他。看来,这个秦可和田望之间的关系应该不简单。

现在,去找郭铭泰的事情不急了。梁建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件事,看看能不能更加稳妥一点。

对于梁建来说,做这件事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解决这件事,而是要赢回蔡根的信任。当然,如果能将这件事完美解决,自然是最好的。黄金军做的那些事,就算记者的死亡真的是个意外,光那个小姑娘的死和校园贷款外加温泉酒店里的那些龌龊交易,就足以让他判个无期了吧。这次不能把他怎么样,还真是有些憋屈。但憋屈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拳头大。梁建现在也看清楚了,拿鸡蛋去碰石头的事情没意思,你想两败俱伤都做不到,顶多就是你伤了,人家若无其事,还会冷眼看你的笑话。

想到这些,心情就难免会觉得沉重。不过,古话也有说,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不信的话,你抬头看看,苍天饶过谁。

希望真的苍天有眼,不要放过那些该死的混蛋!梁建想。想完,他又自嘲地笑了笑。现在的人,又有几个还信天这个东西。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干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梁建胡思乱想了一会后,将这些东西暂时放到了一边。上次他在蔡根面前提的那些方案都还没开展,拖得久了,回头蔡根问起来,他却还没做,就不好了。正好趁着黄金军的事情不急,就先把这些事给忙了。

工作一忙起来,时间就快。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梁建想到还要去接项部长赴朱明堂的约,就不敢多耽搁,收拾了东西就往家赶,接了项部长后,就去了约定好的山庄。

这次晚饭,朱明堂带了他的儿子。梁建对他儿子的名字很熟,人却是头一回见。他虽然没穿军装,但发型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平头。这让梁建一下子就想起了小五。小五的消息他已经很久没收到了,此刻想起,再想到唐一的那些事,心里一下子就多了些难受的心情。

四人坐下来后,朱明堂对项老很客气,连带着对梁建也挺客气。倒是朱明堂的儿子,冷着脸,不苟言笑,基本上你们跟他说一句,他才回答一两个字,有种惜字如金的感觉。朱明堂在开始解释了一句他不太爱说话之后,也对他儿子这个状态没再多说一句。

这餐饭,吃得比较轻松。朱明堂和项老貌似很聊得来,一顿饭下来,几乎都是他们两个在聊天,聊政治也聊其他的家常,国际扯到国内,国内扯到家庭,总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项老面带笑容,似乎也心情愉悦。

吃完饭,朱明堂忽然说让梁建和他儿子先出去,然后他和项老两个人在房间里聊了大约五分钟时间。后来到了车上,梁建有问项老,后来朱明堂跟他说了什么,项老一句没什么就将话题带过了。如此,梁建也识趣,不再问了。

之后,朱明堂也没找他,这顿饭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而黄金军那件事,秦可说要跟其他人商量,一商量就商量了好几天,渐渐的,梁建都等得失去了耐心。期间,项部长也问了他一次,听到梁建说等秦可那边商量后,眉头就皱了皱。他虽然没说什么,显然对梁建这样的处理有些不满意。

梁建觉得有些对不住项部长,但他已经答应了秦可的事情,也不能出尔反尔,只能等着。只是,时间拖得长了,难免会有变故,梁建心里出了焦急之外,也生出了一些其他的情绪。

正在他准备去找田望问一问情况的时候,秦可终于给梁建打电话了。秦可答应这件事他们可以不插手,让梁建去处理,但他们有个条件。

梁建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但看在田望和那个已经去世的记者的份上,梁建没直接拒绝,问她是什么条件。

秦可说:“那个温泉酒店必须关闭,还有,我那个朋友,他上有老下有父母今年都六十五了,孩子才五岁,刚上幼儿园。我们不能看着他的一家老小以后吃苦受罪,两百万。我们不管是你们政府出,还是让那个人出,这笔钱一分都不能少。否则的话,我们也不介意做得难看一点。”

秦可带着威胁的语气,让梁建感觉不舒服。仿佛那个作恶的人,是梁建一样。梁建沉了声音,说道:“条件我会帮你提,但能达到你要求的标准,我不保证。”

“不行,你必须得保证!”秦可的语气果断无比。梁建原本还忍着,听到这里,有些忍不住了,当即就黑下脸冷着声说道:“首先,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我希望你不要用这种充满敌意的语气跟我说话。其次,你要是让我保证,很抱歉,我保证不了。如果你觉得有问题,那可以,你自己去谈!最后”

梁建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可愤怒的声音打断了:“亏我还当你是个正义的人,我看你也就是个小人。我们这两个条件很过分吗?黄金军那个畜生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不能帮着将他绳之以法也就算了,我们就这么两个条件,难道还不行?我看你们就是官官相护!”

梁建也不是软柿子,当即也火大了起来,喝道:“秦女士,我看在田秘书的面子上,一直都对你挺客气的。但是,你别把客气当福气,就算是田秘书,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黄金军的事情,我之前在田秘书的办公室就跟你说过了,我能做的,我都会尽力去做。不能做的,我也不会夸下海口答应你。你要是真觉得我是小人,那你大可以去找别人帮你!不过,有件事我敢跟你保证,这事情,除了我,在北京你还真不一定能找出第二个人能这么帮你!”

对面秦可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过了几秒,电话突然断了。

梁建有些烦躁地将手机扔到了桌上。他忽然有些后悔,那天不该抹不开面子答应田望去见这个秦可。这个秦可虽说是个主编,可做事说话却不太成熟,完全就是一个感性压制理性的女人。

梁建想,要是不见秦可,说不定这事现在已经有定音了。这么一想,梁建连带着对田望也有了些怒气。田望大小也是市长秘书,怎么这种事,这么拎不清?

梁建在心里将田望埋怨了好一通,但过了会,等自己冷静下来后,梁建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碰到这种事,拎不清的何止田望,他自己不也差不多。一个半斤一个八两,他实在没什么立场去说别人。

冷静后,梁建想了想,准备给田望打个电话。秦可那边还是得要想办法说服,不然的话,万一这边梁建还没跟郭铭泰谈好,秦可那边先闹起来了,那就功亏一篑了。要说服秦可,还得要通过田望。

梁建刚准备给田望打电话,没想到,田望的电话先打来了。梁建愣了一下就明白了,秦可应该已经给田望打过电话了。

电话接起,田望第一句话就是:“梁主任,不好意思。秦可脾气冲动,你别往心里去。”

田望毕竟是蔡根的秘书,他主动来给梁建送了个台阶,梁建自然要下,于是就回答:“其实我能理解她的心情,毕竟她的朋友没了。田秘书,你应该了解我,这种事情,我绝对也是十分希望能够公正公平地来处理,但是现在形势在那里,我们就算是想拼个鱼死网破,也做不到。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劝劝秦可,这件事得徐徐图之。”

田望似乎也和秦可一样,有些不甘心,听完梁建的话后,他迟疑了一下,支吾道:“难道真的就没其他的法子了吗?”

“田秘书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吗?”梁建反问他。

田望沉默了一会后,问梁建:“秦可他们手上有不少关于温泉酒店做色情交易的证据,我们拿这些证据做做文章行不行?”

田望这话的意思是打算将那些东西公布出来,梁建立即就打断了他这个念头,道:“那家温泉酒店明面上的老板是那个李芸,你要是那么做了,也顶多拉倒一个李芸,黄金军你是动不了的。”

“怎么会呢?谁都知道那家温泉酒店背后的人是那个人。”田望着急地说道。

“谁都知道和证据是两回事。你拿得出来实际的证据吗?拿不出来的话,那就没用。”梁建说道。

田望沉默了下来。

梁建叹了一声,道:“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过,这件事,目前来看只能是这样了。而且,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的话,得罪的不仅仅是郭书记,还是蔡市长。你想想看,那些事一曝光,会引起多大的社会震动。蔡市长的治下出了这样的大丑闻,对他的仕途来说,绝对是一个大污点。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这件事一曝光,很可能他升职的事情就耽搁了。你希望看到这样的后果吗?”

其实,这话梁建并没有多少的把握。他是故意这样说得,为的就是吓一吓田望。不过,效果似乎不错。田望不说话了,许久之后,忽然发出一声长叹,道:“那就听你的吧。”

“那秦可那边就拜托你了,切记不能让他们乱来。”梁建不放心地嘱咐。

田望应下:“嗯。你放心,我会嘱咐他们的。”他的声音里透着些无力和失望。

这种感觉,梁建其实很能理解。他品尝过不少。他没安慰他,这样的感觉对身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来说,未必是件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