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屈辱的一拳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7:51:34 字数:3275 阅读进度:1579/1780

梁建就说:“我们先说赔偿。 你们的家人,都是年纪轻轻,发生这样的意外,十分可惜,也很可怜。这一点,我们都清楚,心里也十分难受。所以在赔偿上,我们尽我们最大努力,八十万你们觉得如何?”

大爷还没开口,他女儿先喊了起来:“我不同意。凭什么……”

“燕子,你别喊!”大爷喝止了她,燕子脸上悻悻,住了嘴。

大爷看向梁建,道:“你继续说。”

梁建点点头:“遗体方面,我们会尽力去找。但,现在山体坍塌,整个隧道都已经被掩埋了,而且时间上已经过去了大半年时间,能不能找回完整的遗体,我们实在不能保证,这一点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大爷犹豫了一下,道:“只要你们能保证你们会尽力去找,完不完整听天由命。”

“大爷您能理解,我很感谢。”梁建说道。

“那责任呢?这次事故,他们公司是要承担责任的。如果你们要是打算这件事就这样算了,那你们开再好的条件,我们也是不会同意的。”一直没说话的两个女人中其中一个,忽然说道。

梁建接过她的话,道:“您别急,我正打算说。”

女人原本打算喷发的怒火,听到这话,慢慢地熄了下去,又开始坐在那,呜呜垂泪。

“责任方面,这次事故虽然是意外,但施工集团方面确实也是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不过,怎么分配这个责任问题,我一个人做不了主。但你们放心,我今天在这里保证,该他们承担的责任,一分都不会少,如何?”

“你的保证算数吗?”大爷问。

梁建回答:“我叫梁建,要是以后您觉得我没做到,您可以来市委找我。”

“梁建是吗?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大爷说道:“责任问题,我们可以先放放,但是赔偿问题,这个数字我们不同意。”

梁建问:“那你们觉得怎么样比较合适?”

大爷说:“最好一百二十万,一个人。”最后‘一个人’三个字从大爷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有种咬牙切齿的沉痛感。

梁建心里微微动容,本打算一口拒绝的心思,动摇了。他回答:“这样,我去打个电话,你们在这里先坐一会。”

梁建说完,就起身出门,一转身就去了旁边的房间。房间里,陈伟正来回地在走着,神情不安。

梁建一进去,陈伟看到他,立即就质问道:“秘书长,你把我带到这里,为什么还要让人把我的通讯工具都没收了?你这是软禁,是违法的。”

梁建没理他,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后,才慢慢说道:“要说违法,我能比得过你们吗?”

陈伟脸色一变,顿时也没了刚才的勇气,态度也软了下来,开始拿话试探梁建,想问出梁建让人将他带到这里来的真正意图。

梁建不想跟他多说,昨天在通州段的驻地发生的那些事,让他对这个陈伟的印象很差。他转头吩咐国斌:“你来跟他说吧。”

国斌点头,然后就将之前梁建跟死者家属谈的那三点之中的赔偿和寻找遗体这两点,都跟陈伟说了一下。

陈伟听后,立即就说到:“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的。您找我来也没用。”陈伟这态度,颇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梁建心里顿时有了些火。

国斌也不悦起来,看着陈伟就说到:“你做不了主,那就打电话给你们领导,让他过来做这个主。”

“我联系不上。”陈伟又说道。

梁建顿时忍不住了,就站了起来,对国斌说道:“那就让他先在这待着,等他什么时候把他们领导找来了,我们再谈。”

“好。”国斌立即迎到。

陈伟这下着急了。见梁建和国斌扭身就往外走,立即就追了上来,一边追,一边服软:“秘书长,真不是我不配合,我真是联系不上啊。自从那件事情出了之后,我们老大他就失去联系了。我都已经半年多没联系上他了。”

梁建没理会他。这话明显就是说出来糊弄他的,石通快速这么大的项目,承建方的领导竟然说失踪就失踪,而且一失踪就是半年,这鬼话说出来,谁会信?喊破天也没人信!

不过,梁建也懒得去跟他争执。等他在这里住上几天后,他自己自然就会想明白了,自然会把人找来。

出了门,梁建就问国斌:“我没记错的话,通州段后来又转包给你们通州城市道路建设公司了吧?”

“是的。”国斌回答。

“公司老总叫什么?”梁建问国斌。

国斌想了一下,才回答:“陈斌。”

陈斌?跟陈伟一个姓?梁建跟着直觉问国斌:“跟陈伟是什么关系?”

“好像是堂兄弟吧。”国斌回答。

梁建倒也不意外,现在各种企业,事业单位,就连机关里,这种裙带关系,也是不少。他急需问:“陈斌你们有联系过吗?”

“联系过,不过一直打不通电话。”国斌说着,看了梁建一眼,犹豫了一下,道:“其实刚才陈伟说得也算是实话。这个陈斌确实有半年联系不上了。”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你联系不上,不代表他联系不上。”

“您说得是。”国斌立即说道。

梁建想了想,又去隔壁套房跟那四个家属说了一会话,安抚了一下他们的情绪。出来后,他让小龚又开了一间空房,他和国斌进去坐了下来。

其实,通过这次和这几个上访家属的接触,他也感觉出来了,这件事之所以拖这么久没解决,关键问题应该是在施工方这边,也就是陈伟那里。

直觉告诉梁建,这事情,后面恐怕还有些问题存在。而这些问题,国斌应该能知道一些。梁建想到这里,就问国斌:“通州段的事情,你知道的就这些吗?”

“就这些了。”国斌回答,语气笃定。梁建心里是不相信的,但国斌要是不想说,梁建未必能从他口中套出话来。关键,这国斌跟蔡根的关系也不错,梁建是为蔡根服务的,自己人闹得难看没必要。

梁建想来想去,就将那个心思暂且先按下了。

不过,这事情现在僵在这里也不行。陈伟那边,梁建虽然笃定他最后肯定会妥协,但不好确定这妥协会是什么时候。如果他拖上一两个月,梁建不可能等上一两个月。即使梁建能等,套房里的那四个上访者不可能有这个耐心等。

所以,还是得想办法打破这个僵局才行。

梁建想到了华京市交通委和路政局。石通快速这个项目通过审批后,接下去的工作应该都是由交通委和路政局监管负责的。其实,梁建在发现通州段的问题后,应该第一时间找这两个部门了解情况,但梁建忘了,到了此刻才想起来。之所以忘了,原因可能有两点,一是他还没有很好的适应这个身份,二是事情出来得太快,他自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既然要找华京市交通委和路政局,梁建索性让国斌将通州分局的负责人也叫了过来。

交通委和路政局的人来得很快。

小龚打过电话后大约半小时多点,路政局局长纪平就来了。纪平到了没多久,交通委负责工程项目设计和联系路政局的副主任方华也来了。

这两人到了,梁建就没再等通州那位。那位从通州赶过来,没有中午是到不了的。等小龚给纪平和方华泡了茶后,梁建就直奔主题。

纪平和方华在来之前,小龚已经在电话里面跟他们简单说过了,所以他们都是有备而来的。

一听梁建提到通州段,方华就立即说道:“秘书长,这事情,您找我们其实没用。早在两个月前,我们就试图联系通州段项目方的负责人了,但一直联系不上。所以,您找我们,我们也没办法。”

这方华一开口,梁建就不喜欢,典型的推卸责任的口吻。梁建没理会他,转头看向了纪平。

纪平抿着嘴没说话的意思。

“纪局长,你没什么想说的吗?”梁建问。

纪平回答:“方委员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件事,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梁建气得笑了起来,道:“好一个无能为力啊!”

“秘书长,您也不用生气。”方华见梁建脸色已经阴沉下来,就想缓和一下:“您应该也清楚,石通快速这个项目背后是谁。所以,我们也是有心无力啊!”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管这件事了?”梁建盯着方华,问。

方华讪讪地笑了一声,道:“您想管也行,不过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听到这里,梁建听出点其他味道来了。这方华和纪平两个人,不仅仅是想推卸责任,还不把他这个秘书长放在眼里。梁建愤怒的心情反倒是平静下来了,看着两人,哼了一声,道:“行,我希望到时候蔡书记问起来的时候,你们也是这么回答的。”

方华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没接话。纪平倒是嘴硬,跟了一句:“蔡书记在这里,我也是这么回答。事实就是如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件事,我们就是管不了。要是您不甘心,您可以去找郭书记。”

“纪平,你少说两句。”这时,交通委的方华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行走的笔龙胆”,我的一些观点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