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彼此失望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8:00:16 字数:3376 阅读进度:1584/1780

肖正海走后,梁建犹豫了一会,还是将小龚叫了进来,让他通知酒店那边,将陈伟放了。小龚听到这个话,也很是诧异。但他见梁建脸色不是很好,就没敢多问。

陈伟很快就被放出去了,安排在酒店那边的人也都回来了。小龚进来跟梁建汇报情况的时候,梁建正好在跟国斌通电话。

小龚见梁建在打电话,就识趣地又退了出去。

梁建见小龚带上门,才继续问:“你刚才说黄真真昨天晚上见了谁?”

国斌回答:“陈斌。”

梁建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黄真真见了陈斌,然后蔡根今天早上让他放走陈伟。梁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

难道说,黄真真真的和蔡根之间有什么?梁建的思绪下意识地就往那个方向飘了过去。但是情感又告诉梁建,这个可能性太低。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梁建还是基本能确定蔡根是个什么样的人,即使他跟黄真真真有些什么,他也不应该是那种会为了女人而将工作当做儿戏的男人。

但,这两件事太巧合,要说这两件事当中没有联系,梁建真的没办法说服自己。

梁建心情莫名地就烦躁起来。

这时,国斌忽然问道:“今天蔡书记有没有什么指示?”

梁建还没跟他讲陈伟的事情,听到这话,就说到:“他已经下令让我把陈伟放了。”

国斌听后,立即叹了一声,道:“看来黄真真已经跟陈斌达成了什么协议。”

梁建没接话。他此刻心情十分不好。这几天就跟踩了狗屎一般,事事不顺利。

“秘书长,我觉得这件事,恐怕是查不下去了。”国斌见梁建不说话,顿了顿后,突然叹声说道。

梁建收回思绪,勉强压下烦躁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这样吧,黄真真那边你先别管了,先想办法将那几个死者的遗体找出来。”

“我正想跟您说这件事。”国斌的语气里有些愁绪。梁建一听,立即微微蹙起了眉头,问:“怎么了?”

“陈伟的人拦着不让我们的人进场,已经僵持了好几天了。要不是我压着,估计都要打起来了。”国斌说到这里,就叹了一声。

“混账!”梁建没忍住,沉声骂道:“这些人简直无法无天了!”

“现在家属这边暂时我还能劝住,但是时间长了,肯定不行。我们还是得尽快让人进场施工,将遗体给找出来才行。”国斌说道。

梁建沉默了一会,道:“这样,你先跟项目方的人交涉,我晚点再给你电话。”

“好的。”

国斌挂了电话后,梁建想了想,还是去了蔡根那边。

项目方拦着不让国斌的人进场施工搜寻遗体这件事,要是想强来,是有很多种方法的。但之前蔡根的举动,让梁建摸不清蔡根的态度。在不清楚蔡根的态度下,任何强来的手段,都是一种冒险。

梁建再次敲响蔡根的门。进去后,蔡根看到他,就问:“怎么了?”

梁建就说:“有件事,我想征求一下您的许可。”

“什么事?”蔡根面无表情。

“通州段的爆破事件里有三位死者的遗体还压在废墟当中没有找到,现在死者家属提出要求,要求我们政府将遗体找到。我想来请示一下,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就通知国斌同志,让他全力配合项目方,尽快将死者遗体找到,以此安抚家属情绪,尽快将这些事情解决好。”梁建说道。

蔡根听完,就说完:“我之前就说过,家属那边的事情,你安排就行,不用来问我。”

“好。那我就让国斌同志配合项目方尽快找到家属遗体。”梁建又将话重复了一遍。蔡根似乎有些不耐了,梁建一说完,他就问:“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梁建回答。

“这种小事以后不用来问我。”蔡根说道。

“好的。”梁建回答。

“出去吧。”

梁建出去后,立即就给国斌打了个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蔡书记已经发话了,尽快找到死者遗体,安抚好家属情绪。”

国斌听后,立即说好。

梁建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必要时刻,可以采取必要手段。”

“嗯,我明白了。”国斌回答。

梁建挂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坚定地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据国斌后来的汇报,他挂了电话没多久,就立即调了一百个武警,去了隧道那边。陈伟的人看到武警,原本嚣张的态度,立即就怂了。国斌的人很快就接管了项目现场。下午,国斌安排过来的施工队就开始施工。

经过三十多个小时不眠不休的施工,第一具遗体就在山腹的位置找了出来。又经过了几个小时,第二具和第三具都相继被找到。

在第二具快找到的时候,陈伟去了项目现场,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不过最后还是摄于那一百个武警的威慑,没敢怎么样。

三具遗体成功找到,一直守在工地外面的家属在看到遗体被运出来的时候,哭得呼天抢地。国斌担心项目方的人闹腾,一直在那边守着。遗体全部找到后,他第一时间给梁建打了电话。电话通的时候,梁建依稀能听到死者家属凄厉的哭声,让人闻声落泪。

在哭声的渲染下,两人的情绪都比较沉重,丝毫没有完成任务后的轻松感。

国斌问梁建:“接下去怎么办?”

梁建说:“既然你的人已经接手了,那就索性做彻底一点。”

梁建话没挑明,但国斌明白,立即就应了下来。

梁建这边刚跟国斌挂了电话,蔡根的电话就进来了。

“你过来一趟。”蔡根说完就砰地一声将电话挂了,他怒气不小。梁建知道,多半是他让国斌做的那些事,有些人已经捅给他了。

梁建放下电话,就匆匆过去了。

进门,蔡根看了他一眼,就冷冷说道:“不错啊,给我挖了个坑!”

“不敢!”梁建立即说道。

蔡根哼地一声冷笑,道:“有什么不敢,你不是都已经这么做了吗?”

梁建不想辩驳,也没什么好辩驳。便沉默了下来,低着头不说话。

蔡根见他沉默,似乎更加生气,提高了声音,质问:“一百个武警!场面不小啊!梁建啊梁建!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梁建低着头继续不说话。

蔡根见他还是不吭一声,气得手掌猛地往桌上一拍,砰地一声,将梁建吓了一跳。

“我知道,我让你放了陈伟,你不服气!”蔡根盯着他,冷冷说道!

“不敢。”梁建开了口。蔡根冷笑一声,道:“不敢那就是还是不服气喽!我以为你经过董斌那些事后,已经成熟了呢!你太让我失望了!”

梁建心里也火了起来。之前孙海明的事情,蔡根让他委曲成全,他听他的做了。挨一巴掌就一巴掌,他说过什么。他不求他夸奖,可现在却说让他失望。就因为他手段强硬了一点,将死者遗体给挖了出来。

梁建抬头看向蔡根,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忽然也觉得很失望。

许是,这些失望的情绪从眼神中流露了出来,让蔡根察觉到了。蔡根忽然神情一变,然后脸上就黑了下来。

“你出去吧,石通快速的事情,不用你再插手了。”蔡根忽然就收回了目光,不再看梁建一眼。

梁建怔了一下,旋即也冷着脸回答:“好。那我不打扰您了。您忙。”说完,他转身就出去了。

梁建刚出去,就听到屋里又传来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被砸碎了。

梁建脚步没停,也没去田望那,径直就回了自己办公室。坐下后,一口气吐出来,才猛然发现自己的手在抖。也不知是气得发抖,还是因为紧张。

蔡根的动作很快,没多久,国斌就打电话给梁建了,问梁建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蔡根打电话给他,让他立即将人全部都撤走。

梁建没解释,就让他听蔡根的吩咐。其实,这话不用梁建说,国斌必然是会听从蔡根吩咐的。国斌本来就跟蔡根关系比较近,之前梁建代表着蔡根,所以他才听梁建的,此刻蔡根跟梁建有了分歧,他毋庸置疑,肯定是会跟着蔡根走的。

国斌也察觉到梁建的心情不好,简单说了两句,就找了个借口,挂了电话。

梁建坐在椅子里,目光一抬,就看到了那尊小弥勒佛,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仿佛在说:心不平,何以平天下。

莫名的,梁建胸中的那股郁气,渐渐的就散开了。

一会儿后,刚才还愤怒难平的梁建,已经彻底的平静下来了。梁建仔细地反省了一下自己,觉得自己刚才在蔡根办公室里的姿态有些过了。再怎么说,蔡根也是领导,他是下属。梁建这样的态度,即使梁建没做错,梁建也错了。

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此刻再让梁建认错,梁建还是有些做不到。何况,现在蔡根也在气头上,何必再去找不痛快。他想,不如就先各自冷静一天,明天早上再去。

梁建看了一眼桌上摊着的一些资料,都是石通快速的资料。梁建怔了怔,然后伸手将这些资料都收了起来,放进了抽屉里。

蔡根既然说了不让他插手,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改变主意了。即便,梁建去低了头。

不用操心石通快速的事情,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无所事事,梁建有些不习惯。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梁建正要收拾东西回家,忽然座机响了。

梁建接起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梁秘书长吗?”

梁建微微一愣,问:“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