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十分识趣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8:45:10 字数:3383 阅读进度:1605/1780

许莉的电话打了很久。她还没回来,屋外却是又‘热闹’了起来。

梁建听到动静,走到窗边一看,那道围着百姓的人墙正在涌动起伏,人墙内传来各种尖叫呼喊声。

“你去看下,什么情况?”梁建吩咐国斌。

国斌立即走到门口去,吩咐了自己的秘书去查看情况。过了一会,国斌的秘书还没回来,喧嚣忽然就安静了下来,那道人墙也不再涌动起伏。

秘书回来了,告诉国斌,只是起了点小摩擦,已经没事了。

国斌又回来告诉梁建,梁建听到没事,略微松了口气。接着,国斌就说:“秘书长,要不还是把这些人先给带回派出所安顿吧?让他们留在这里,万一出点什么事,怕是不好交代。”

国斌的这话,没错。但,之前许莉这么提的时候,梁建之所以找了借口拒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借这次的机会,来改变一下,他跟中海投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他跟黄金军之间的关系。他想要从被动转为主动,至少,不能像之前那么被动。

虽然这次的事情,并不是梁建所希望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梁建也想借题发挥,趁机从陈斌的公司下手,从而相办法掌握中海投资的一些资料。

中海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和负责通州段的通州城市道路建设有限公司可以说是总公司与子公司的关系。这一点,梁建之前也从许莉那里求证过了,确实是事实。再加上,陈斌和黄金军之间的关系,梁建直觉,这一次他如果能抓住机会,他必然能从陈斌和这个通州城市道路建设有限公司这两者身上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秘书长……”国斌轻轻呼唤了一声。梁建回过神,看向国斌,道:“再等等吧。”

国斌眉头微微一皱,欲言又止。梁建知道,他心里肯定有些意见。但梁建有梁建的考虑,而且,现在外面警备力量不少,暂时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又过了一会,许莉终于打完电话回来了。

她一进来,梁建就盯着她,直到她走到跟前。

“秘书长,我能单独跟你聊几句吗?”许莉问。

梁建转头看向国斌,国斌十分识趣,立即自己找了个理由出去了。

门一关上,梁建就问许莉:“是不是你们的黄总又提条件了?”

“黄总说了,找陈斌不难,不过他认为秘书长一直以来都不够诚意。他希望您能拿出点诚意来!”许莉说道。

梁建笑了起来,黄金军所谓的诚意,应该就是那两个亿。只是,如果中海投资真的已经没有资金了,那么两个亿并不足以他们完成石通快速项目。怕就怕,一旦开了这个头,接下去还有好几个两个亿等着梁建来满足他。这样的事情,放在黄金军身上,并非不可能。这样的大坑,梁建不能跳。

于是,梁建对许莉说道:“既然你们谈到了诚意,那我也说两句。石通快速如今这样的一个烂摊子,通州段前前后后都要十条人命了,难道这些都不还足以体现我的诚意吗?”

许莉不说话。

梁建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黄总什么意思,你告诉他,他说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但今天,就这个事情,陈斌必须得带到我跟前来!”

许莉接过话:“秘书长,既然您知道黄总是什么意思,那您又何必为难我?”

“现在是你们为难啊,许经理!”梁建看着许莉,丝毫不让。这一步,梁建是坚决不让的,否则一步退,步步退。总有一天,梁建会退无可退。梁建不想将自己陷入绝境之中。

许莉面露为难之色,挣扎了良久之后,又道:“那您再等一下,我再打个电话。”

梁建拦住她,道:“许经理,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比较好奇,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解这个惑?”

许莉停住脚步,问:“什么问题?您说,只要我能说的,我保证知无不言!”

梁建朝她笑了笑,问:“这中海投资到底是你的,还是黄金军的?”

许莉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梁建看在眼里,继续说道:“据我所查到的资料,这中海投资,貌似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你的。而黄金军找人代持股的部分,也只有百分之三十。还有百分之四十,掌握在其他几个人的手里。从股份上看,你和黄金军应该是平等的。”

许莉脸上神色不太好看,迟疑了一下,道:“看来秘书长做了不少功课!不过,那些数据只是明面上。实际上,黄总对我们公司的股权掌控要超过百分之五十,基本上要达到百分之六十左右。也就是说,他在我们公司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但是,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中海投资应该是你一手发展起来的吧?”梁建笑问。

许莉神色又沉了一些,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后,道:“我只能说,中海投资要是没有黄总,根本没有今天。”

梁建听了这话,呵呵一笑,反问:“是吗?”

“秘书长还有其他问题吗?”许莉有些不耐了。

梁建笑笑,道:“没有了,你去打电话吧。”

许莉扭身就走。

“许经理,你不觉得现在的中海投资,早就不是你那个中海投资了吗?”梁建忽然朝着她的背影说了一句。许莉脚下一顿,身体微微一颤,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外走去。

她刚出去,小龚进来了。小龚拿着手,过来说:“秘书长,市局的人已经到通州了,是不是先让他们到这里?”

梁建说:“不用,你让他们先去找个宾馆住下来,晚一点,再联系他们。”

“好的。”小龚又出去了。

过了会,许莉又回来了,她告诉梁建,陈斌会在一个小时后到通州。说完,又问梁建:“秘书长,那现在是不是可以清场了?”

梁建想了一下,将国斌叫了进来。梁建当着两人的面,说道:“清场之前,有个问题,我得先问你们一下。”

“您说。”国斌接过话。

梁建看了许莉一眼,她低眉垂眼地站在那,似乎没听到梁建说的话。

梁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你们准备怎么跟这些人解释遗体调包的事情?还有,之前**的那两位,你们打算怎么安排?”梁建问的时候,目光基本上都是盯着许莉的。

许莉许是被梁建看得难受,开口说了一句:“这种事情你们政府比较擅长,我就不参与意见了!”

国斌立即就不同意了,道:“这个事情,归根究底就是你们搞出来的,现在出了事了,就想推脱责任往后缩,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许莉冷笑一声,道:“我提醒国区长一点,事情是陈斌搞出来的,不是我许莉。我今天来这里,一是出于责任心,二是出于我们和政府之间的良好关系。但,我来只是来辅助你们政府解决这件事情,如果要叫我背锅,那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

许莉这么一说,国斌也不乐意了,当即就提高了声音,反驳道:“许经理真是好口才,不仅把自己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还给自己戴上了高帽子。你就不怕这帽子太高,顶到天花板吗?我就问你,通州段的开发建设权,是不是你们中海投资给的通州城市道路建设有限公司的?再说了,通州城市道路建设有限公司是你们中海投资的子公司这件事,大家都知道,许经理又何必欲盖弥彰呢!”

许莉还要呛回去,被梁建抢先打断了:“好了!争这些没意思。”他看着许莉,“许经理,你们中海投资在这件事上有没有责任,你心里其实很清楚。不过,你也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保证,通州段的事情只会到陈斌为止。但是,如果有需要出钱出力的地方,还希望许经理你能够不遗余力!”

许莉脸色难看,看看梁建,再看看国斌,咬了咬牙,点了头。

“既然许经理同意了,那我们还是接着刚才的话题往下说。”梁建朝许莉笑了笑,许莉看着梁建,眼神里透着怒火。

“遗体调包的事情,你们谁去解释?”梁建看向两人。

许莉偏着脑袋,不看梁建也不看国斌。沉默了一会后,她先开口:“这件事我并不清楚,还是国区长去说比较合适,以免到时候我说得不对,激起群愤!”

梁建看向国斌。国斌犹豫了一下,就点了头:“行,那就我去解释吧。不过,解释到什么样的程度比较合适呢?”国斌看向梁建,请示他的意思。

梁建没理会他,而是又对许莉说道:“那如果接下去涉及到赔偿问题,还希望许经理不要推脱。”

许莉脸色难看,但终究还是点了头。

梁建见她点头,心里松了下,他看了眼国斌,接着说道:“许经理不需要跟那位汇报一下吗?”

许莉听了这话,看了梁建一眼,又看了看国斌,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你刚才问什么程度,是什么意思?”梁建问国斌。

国斌回答:“如果遗体调包的事情要解释清楚的话,恐怕要涉及到不少人。这对我们政府和党……”

梁建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你是不是也被火烧了?这个还需要来问我吗?”

国斌讪笑一下,道:“被这事情给搞混了。行,我心里有数了,那我出去安排了。”

梁建点了点头,又说道:“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等着了。你把这里处理完,我们区里汇合。”

“好的。”国斌先送梁建从后面出去,看着梁建走远后,又回来穿过房间,从前面出来。他一出来,这原本沉寂的场面又开始变得躁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