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迷离剧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8:45:56 字数:3472 阅读进度:1611/1780

梁建的打断,让黄真真脸上顿时讪讪。不过,她还没接话,一旁的那位李忠明的妻子倒是抢先替黄真真说道:“首长同志,黄书记说得是真话。我听我家老李说过,这个国区长之前就跟我家老李有矛盾。”

梁建看向这位大姐,问她:“什么矛盾?”

大姐刚要回答,黄真真却又抢过了话题:“还是我来说吧,这个情况,我比较清楚。”

梁建看看她,又看看那位大姐,然后又回到黄真真脸上。

黄真真清了清喉咙,说:“这个事情说来比较话长,得要从之前隧道事件的家属上访说起。”说到这里,黄真真瞄了眼梁建。

梁建没啥反应,她又继续说道:“当时那几位家属到区信访办上访的时候,有一次正好是李忠明接待的。李忠明知道这个事情后,就跟我反映了。当时,我呢因为某些顾虑,没有做出正确的决策,这个确实是我的责任,我让李忠明尽量想办法安抚好家属,压下这件事。同时,我也去跟通州城建方面沟通了,只不过,沟通还没出结果,国区长就把人从李忠明那边接走,去了市里,见了您。李忠明和国区长的矛盾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然后,就是这一次的遗体调包的事情了。李忠明是我派去让他辅助国区长进行遗体发掘的。遗体发掘的过程并不顺利,国区长在这个过程另有了想法,李忠明听到消息后,并不赞成,又跟国区长发生了争执。这件事,李忠明跟我提过,我还去找国区长商讨过。不过,国区长一意孤行,我劝不动。这里我又犯了一个错误。我当时就应该向您汇报的,只是我没想到国区长真的这儿大胆,敢这么做。我要是当时就跟您汇报了,或许就没有今天这样的惨剧了!”说到此处,黄真真还低头落起了泪:“李忠明是一个很不错的下属,他做事认真负责,在现在这样浮躁的社会,像他这样的,很难得。”

旁边,大姐原本不哭了,黄真真这么一来,她也跟着哭上了,一边呜咽,一边呢喃让梁建一定要给李忠明报仇。

先不说黄真真刚才那一番话里,其实有不少的可疑之处,只说,两个女人在面前这样哭哭啼啼,一个还是区委书记,这让梁建有些烦躁。梁建看了两人一会,就喊道:“小龚,你进来一下。”

守在门口的小龚立即就进来了。

梁建说道:“你带这位大姐先去你的房间坐一会,平复一下情绪。”

“好的。”小龚应下后,就过来准备扶大姐起来。谁料,大姐一听,不愿意了,也不哭了,喊道:“我不走!首长您不替我家老李伸这个冤,我就不走!”

梁建皱起了眉头。

黄真真见梁建脸上露出了不悦,立即就转头喊住大姐,说道:“大姐,您放心,老李的事情,首长一定会给他一个公道的。您先跟这位龚秘书到他的房间去坐一会。我待会过来找您。”

说来也奇怪,这位大姐格外地听黄真真的话,立即就点了头,也不喊了,跟着小龚就走了。

人一走,梁建就看向黄真真,道:“你刚才那番话的意思是,遗体调包的事情是国斌的主意?”

黄真真点头:“当初他跟我提过,我拒绝了,但我没想到他真敢这么做。”

梁建看着她,问:“证据呢?”

“大约两个星期前,国斌通过别人给李忠明送过二十万块钱。”黄真真忽然就抛出了一个重锤。这个消息的突然出现,让梁建有些消化不过来。

难道他的直觉是错的?国斌的那些话也都是谎话?难道他真的被国斌骗了?梁建有些不敢置信。好一会儿,梁建才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问黄真真:“你确定这二十万是国斌给李忠明的?有什么真凭实据吗?”

黄真真转身就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然后递到了梁建跟前。

梁建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您看看就知道了。”黄真真说道。

梁建看了她一眼,她胸有成竹的模样,让梁建感觉手里的信封仿佛有千斤重。难道,他真的被国斌骗了?

梁建还是不敢相信,他迟疑了一下,才打开那个信封,把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里面是几张照片,和一张银行的流水单。

最上面的照片中,是国斌和一个男人面对面地坐在一家咖啡厅里正在说话。流水单上,一个叫瞿明的人银行卡上忽然多了二十万,这二十万正是来自国斌的银行账户。

“照片里的这个男人,就是瞿明。国斌见过瞿明的第二天晚上,这个瞿明就去了李忠明的家里。我找到了当时的监控画面,我也打印出来了。”黄真真说道。梁建翻过头一张照片,很快就找到了黄真真所说的画面。

不过,该画面模糊,而且画面中不止一个人,要判断哪个人是瞿明,很是困难。黄真真似乎是料到这一点,还凑过来给梁建指了一下。这一指,梁建再仔细一看,还真感觉有点像。但梁建心里还是不敢全信。

他放下这些证据,看向黄真真,道:“虽然国斌给这个瞿明打了二十万,但也不能证明这二十万最后是给了李忠明!”

黄真真说:“那二十万现在就在李忠明的家里。当时李忠明没在家,是他妻子收的钱。李忠明一直不知道这个事情,直到昨天出了事后,国斌给李忠明打电话,李忠明才知道。您昨天不是问我为什么我昨天一直没出现吗?其实,当时李忠明正好找我去谈这个事情,昨天国区长在,我不好说,才找了那么个借口。我知道那个借口瞒不住你,但我也是没办法。我担心我说了,国区长会对李忠明不利。但我没想到,最后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黄真真的这些话,听着似乎都能对的上,都解释得过来,可是梁建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皱眉想了一会,问黄真真:“那个瞿明现在在哪?”

黄真真说:“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了,这会儿应该已经找到了。”

“你说的这些不是小事,你现在就去打电话,让他们把这个瞿明送到这里来,我要当面问他一些事情。”梁建看着黄真真说道。

黄真真眼神里略过些许莫名的神色,然后点头应下。她掏出电话就要打,梁建拦住她,道:“你去小龚那边打吧,顺便看一下那位大姐的情绪如何。”

“好的。”黄真真看了梁建一眼,然后起身出去。

等她走后,梁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超出他的预料了。起先,他是比较偏向相信国斌。可刚才黄真真那么一番话下来,梁建心里已经不再那么坚定了。黄真真的那些话当中,虽然有漏洞,但,应该不至于全部是假的。即使她说的都是假的,可这照片中的国斌是骗不了人的。国斌对面的人,应该就是瞿明,这一点,要求证很简单,黄真真不至于傻到连这个都不明白。

许久之后,梁建停下脚步,掏出手机,走到外面阳台上,联系了也在通州的李光明。这一次是李光明本人接的电话。

电话一通,李光明就对之前没接到梁建的电话表示抱歉。梁建没客气,没听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有些着急地说道:“光明同志,有件事,我想拜托你帮个忙。”

李光明忙说:“秘书长客气了,您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行了!”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个人的照片,我待会传给你,你看看能不能帮我查一下这个人的信息,越详细越好,尤其是这个人的财务情况。”梁建说道。

李光明听到财务情况这四个字,顿时他作为老公安的那种敏感就冒出来了,他应下后,迟疑了一下,问梁建:“秘书长,我能不能打听一下,这个人是不是犯了什么事情?”

李光明毕竟是帮他做事,梁建也不想太拂他的面子,但事情真相如何现在还不好说,梁建斟酌了一下,说道:“我只能说,这个人是一件案子的关键,但到底真相如何,现在还不确定,得要看光明同志你能帮我查到什么了。”

“听您这话,看来这关键还在我身上。行,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个人从出生到现在为止的所有信息都给您翻出来!”李光明立即说道。

梁建忙说:“这倒也不用,只要近几年的就行。越详细越好。”

“好!没问题。”李光明爽快地说道。梁建犹豫了一下,问他:“大概要多久?”

“急着要吗?”李光明反问。

“嗯。”梁建回答:“最好是越快越好!”

李光明犹豫了一下,道:“最快估计也要两个小时左右。”

“行,那就两个小时。我等你好消息。”梁建说。

“行。”李光明痛快应下。挂了电话后,梁建的心情没有轻松,反而更加沉重了。他拿着手机,站了一会,才回到房间,拿起那张照片,拍下了瞿明的样子,然后发给了李光明。

李光明那边交代妥当后,梁建心里还是不那么着底。他犹豫了一下,又拨通了田望的办公室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了起来,听到田望的声音后,梁建开口问:“田秘书,书记现在忙吗?”

“应该还好。”田望回答完,迟疑了一下后,诧异道:“秘书长,您从通州回来了?”

“还没。”梁建回答完,犹豫了一下,又问:“书记今天心情怎么样?”

田望更加诧异了,这梁建人没回来,一会问忙不忙,一会儿又问书记心情怎么样,这怎么听都透着奇怪。

“心情应该还好吧。”田望说了之后,想了想,还是问道:“秘书长,您有什么事吗?”

梁建没跟他明说,寒暄了两句就挂了。然后,梁建拨通了蔡根的电话。

电话一通,梁建就抢先说道:“书记,是我,梁建。有件事,我想向您汇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