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天降的好机会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9:06:11 字数:3529 阅读进度:1617/1780

姜仕焕跟梁建说完后,迟疑了一下,问梁建:“你突然要查这个人是想做什么?”

梁建犹豫了一下,道:“只是觉得办公厅也该换换血了,现在的办公厅不太适合我!”

姜仕焕愣了愣,然后说道:“这个肖正海在办公厅待得年数不少了,要是仅凭这些,恐怕也很难对他怎么样。”

梁建说:“所以我才找你帮忙。姜大哥,你也知道,我现在在办公厅的位置很尴尬,说是秘书长,实际上,手下无人可用,等同于是个光杆司令。所以,我必须得有所动作,不然的话,有些人就要骑到我头上去了。今天早上,这个肖正海就去蔡书记那边告我状了!”

“他跟蔡书记告你状?”姜仕焕惊讶不已。

梁建苦笑了一下,道:“想不到吧?我自己也没想到。”

姜仕焕皱着眉头,说:“这么看来,这个人确实不能留了。”说着,他沉默了下来,过了几秒,他说道:“老弟,这件事包我身上,肖正海这个人外面传言不少,我再下点功夫,要挖到点能用的东西,还是很有可能的!”

“那就拜托大哥了!”梁建忙接过话。

姜仕焕待会有饭局,梁建也就没在他办公室多待,事情讲完,就离开了。

既然决定了要把肖正海这个‘异己’份子排除出办公厅的这个大队伍,那除了林飞和姜仕焕两人的帮助之外,梁建自己也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梁建上任秘书长至今,因为一直在忙石通快速的事情,对办公厅的工作还没正儿八经地过问过,尤其是肖正海分管的那一块。

或许,他应该找个时间,好好地让下面的人将工作汇报一下。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梁建发现小龚还在等他,于是就跟小龚说,让他这两天安排一个工作会议。

小龚听后,立即要去安排,梁建叫住了他,说:“不急,今天先下班,明天早上再安排好了。”

第二天梁建一到办公室,小龚就将排好的时间表拿过来给梁建看了,应该是昨天晚上做好的。

工作会议的时间,定在第二天早上的九点。梁建没意见,小龚就通知下去了。

小龚的通知刚下去,肖正海就来请假了。是打电话来的,而且电话是打到小龚那里去的。

小龚进来跟梁建汇报的时候,许是觉得梁建听了会不开心,所以特别的小心翼翼。梁建本以为自己也会不开心,不过,结果比想象得要平静。

梁建问小龚:“什么原因说了吗?”

小龚迟疑了一下,道:“肖副主任说他身体不舒服,明天早上约了医生要去医院做检查。”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梁建淡淡说道。

梁建的平静,让梁建有些意外,站在原地,愣了两秒,才回过神,转身出去了。

梁建看了一眼桌上的那尊一直在微笑的弥勒佛,然后起身,离开。

今天的例行公事,还没完成呢。梁建走到田望办公室门口,看到田望正拿着拖把在自己办公室里拖地,就喊了他一声:“早啊,田秘书。”

田望抬头看到梁建,笑了笑,道:“秘书长早。”

“书记在吗?”梁建问。

“在的,你进去好了。”田望回答。

梁建朝他笑了笑,然后往蔡根办公室走过去。

敲门进去,蔡根坐在沙发上看报,身前桌上的放着的茶杯,和以往的不太一样。梁建看了一眼,便笑着说道:“这茶杯真别致。”

蔡根看了一眼那茶杯,有一抹不自然地神色从眼底飞快地路过,然后笑着回答:“是吗?从家里随便拿的,之前用的昨天不小心打碎了。”

蔡根要是寻常人,这话倒也没什么不正常。可是,蔡根不是寻常人,这解释听着就有些多余。

梁建又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那茶杯。目光还没收回来,蔡根忽然开口说道:“坐吧。”

梁建走过去坐了下来。屁股刚碰着沙发,蔡根就问梁建:“正好你过来了,有个事,我问问你。”

“什么事?”梁建接了一句。

蔡根说:“前天的时候肖正海来过我这里,说是元旦节的过节费,你没批,有这个事吗?”

梁建点头:“是有这个事。”

蔡根放下手里的报纸,语重心长地对梁建说道:“梁建,不是我说你,你这个较真的性格,真得要改改。不是说较真不好,但什么事该较真,什么事不该较真,你得要分得清楚。就像这个过节费的事情。虽然过节费是不允许的,但大家辛辛苦苦一年,适当的福利还是要有的嘛!况且,这件事也不是你上任以后才有的,而是一直都有。你一上任,这个过节费就没了,下面的人会怎么想你?虽然你是领导,但要是下面的人都对你有意见,工作上稍微有点不配合,就够你操心的了!所以说,该马虎的地方就应该要马虎。”

梁建沉默了一会,道:“书记教训得是。不过,关于这件事,我还是想为自己说两句。”

“你说。”蔡根看了他一眼,微微露出一些不悦。

梁建假装没看到,说:“我之所以没批,并不是想取缔过节费。而是对某些同志利用这个名义给自己敛财的行为看不惯。”

“什么某些同志?”蔡根皱起了眉头,“你是说肖正海?”

梁建迟疑了一下,道:“可能还有行政财务处分管财务的副处长蒋美丽同志。”

“具体怎么个情况,你详细说说。”蔡根也认真起来了。

梁建点点头,然后将之前自己了解到的关于以往过节费的情况详细说了一下,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这些情况,还只是表面的。实际上的数字,恐怕不止这个。”

蔡根脸色有些难看,毕竟刚才他还在替那个肖正海说话,没想到,立即就被事实打了脸。他这个市委书记,脸上自然挂不住。一肚子的火,也不好朝梁建发,只好全部发泄在了肖正海身上。蔡根骂道:“这个肖正海,简直胆大包天!查!即刻就查!你给纪委陈亭书记打电话,让他好好查一查这个肖正海!”

梁建听后,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其实,我已经暗中调查过了。关于这个肖正海,外面传言不少。”

“都是什么传言,说来听听。”蔡根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

梁建便将他从姜仕焕那边听来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蔡根的脸色就像是夏天暴雨来临前的天空,阴沉得随时都会电闪雷鸣一样。

梁建还说:“不过,这些情况,暂时还没找到确凿的证据。本来,我是想等查得差不多的时候,再来跟你汇报的。我想着,要是是我弄错了,冤枉了他也不好。我没想到,他先来跟您告状了!也怪我,我应该早点来跟您汇报这个情况的!”

最后这句话,自然是为了搭个台阶给蔡根。蔡根脸色略微好看了一些,道:“怪你什么!这跟你没关系。行了,你帮我把手机拿过来,我给陈亭书记打电话。”

这天降的好机会,梁建自然不会拒绝。他立即就去给蔡根将手机拿了过来。蔡根接过后,立即拨通了陈亭的电话。

电话还没通,蔡根忽然看向梁建,道:“其他还有什么事吗?”

梁建摇头:“没有了。”

“那你先出去吧。”蔡根说道。

“好的。”

梁建转身往外走,到门口关门的时候,听到蔡根对着电话说:“陈亭书记,是我,蔡根。现在方便吗?”

门关上了,这声音也关在了里面。

关门的声音,将田望给引了出来。田望看着梁建,笑问:“秘书长,不忙的话,进去坐会?”

梁建点头,正好他也有点事,想跟田望打听一下。

坐下后,田望给梁建泡了杯茶,梁建这回没拦。茶泡好,递过来的时候,梁建一边伸手接过,一边开口问道:“田秘书,能不能跟你打听个事?”

“看您客气地,您想知道啥,问就是了。我保证,能说的,我言无不尽。”田望笑着回答。

梁建笑了笑,道:“纪委那边最近有什么动作吗?”

田望是个聪明人,立即就明白了梁建想问的是什么动作。他犹豫了一下,道:“还在攻坚。”

四个字,足以说明情况了。梁建心中微微一跳,一种难以言诉的复杂感觉蔓延开来。

田望看了眼梁建,又道:“据说,政法委的区书记找了人,可能明天就会把人转到检察院那边了。”说完,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不过,这个我也是听说了,真假不敢打包票。”

梁建没说话,捏着杯子的手,却在不经意间关节都泛了白。

田望看了他的手一眼,轻声提醒:“秘书长,小心烫手。”

梁建回过神,忙松开了手。略微尴尬地朝田望笑了笑,道:“谢谢。”

田望道:“我也没做什么,担不得这个谢字。不过,这个事情估计检察院不会起诉。”

“你听到什么了吗?”梁建立即追问。

田望露出一丝为难的神情,道:“秘书长,这个我不能回答您了。”

“我明白,你就当我没问。”梁建勉强笑笑。

田望看了看他,迟疑了一下,道:“要我说,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对大家都好。”

梁建听到这话,抬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田望讪讪一笑,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

梁建苦笑一下,道:“有些时候,我觉得你要比我想得透彻,想得明白。看来,我还得多跟你学习。”

田望忙说:“我这哪是想得明白透彻,我这是看得少,听得少,知道得少,那自然想得也就简单了。”

田望这话不知是故意说给梁建听的,还是他随口的一句回答。总之,梁建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忽然间心里就翻起了波浪。

他为什么如此纠结?是因为他知道得太多,可又不那么足够多。就好像有一句话说得:一桶水不响,半桶水晃荡。梁建觉得自己就是那半桶水。

其实,对于国斌的问题,他也不敢打包票。这才是他心中如此放不下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