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 暗斗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9:06:11 字数:3603 阅读进度:1618/1780

从田望办公室出来,梁建这几日一直郁结的心情,通畅了不少。

国斌这件事,不管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梁建都已经插不上手了。田望有句话说得很好,看得少听的少知道得少自然也就想得少。国斌这件事,梁建该放手了。

走到楼下,忽然就碰上了肖正海。

看到梁建,肖正海也是楞了一下,旋即就往边上让了一步,带着虚伪的笑问候:“秘书长早啊”

梁建本不想搭理他,可是忽然就想到了早上他给小龚打电话请假这件事。于是,站住了脚步,笑问:“听小龚说,你身体不舒服?”

肖正海笑着回答:“是有一些。对了,明天的会议秘书长有要紧事要说吗?”

“没有要紧事,身体要紧。这样吧,回头我跟行政那边说一声,这个星期你就休息吧,好好调养一下身体。等身体好了,再回来上班吧。”梁建笑着说道。

肖正海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一下:“请假就不必了吧,也不是什么大病。”

梁建看着他:“大病都是由小病一点点的积累起来的,你还年轻,今后的路还长,身体得要注意。”

“秘书长的关心我心领了。这么点小问题,真的不用特地回家休息。”肖正海努力地维持着笑容。

梁建看着他那僵硬的笑脸,心中多少有些痛快。不过,光痛快是不行的。梁建对他说:“小问题也不容忽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下午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下个星期一再回来上班。”

肖正海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憋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谢谢秘书长。”

梁建不再看他,转身就往自己办公室走去。他刚走过,肖正海的脸色就沉了下来,盯着梁建的背影,等他走远了一些,就迫不及待地骂道:“王八蛋!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把你从这里踢出去!咱们走着瞧!”

梁建知道,肖正海肯定会骂他。不过,他不在乎。

回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让小龚通知行政那边,肖正海这个星期要休病假。小龚一通知,没多久,整个办公厅的人都知道了。

行政处的那个主管财务的副处长蒋美丽跟肖正海关系一直走得比较近,听到这消息,立即就给肖正海打了电话。

“肖副主任,您身体不舒服?”电话一通,蒋美丽就问。

肖正海哼了一声,道:“那不过是梁建耍的手段报复我而已!”

“报复你?你又做了什么?”蒋美丽好奇地问。

肖正海不耐地回答:“你打听这个干什么!对了,过节费的事情我已经跟蔡书记汇报过了,蔡书记那边没问题,你这两天操作一下,把过节费发了吧。”

蒋美丽犹豫了一下,问:“还是按照以前的标准吗?”

肖正海想了想,道:“明面上的帐就降一降吧。”

“那降多少比较合适?”蒋美丽问。

“就跟市政府办公厅那边一样就行了。”肖正海回答。

蒋美丽一听眉头皱了一下,道:“一下子降这么多,恐怕下面的那些人会闹意见。”

“那就让他们闹呗!就跟他们说,这是我们的梁秘书长的意见。”肖正海说道。

蒋美丽愣了愣,旋即就笑了起来,道:“主任您果然是英明呢!”

肖正海听到这句含娇带媚的称赞,黑着的脸色好了许多,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道:“有些人呀缺少自知之明,以为自己在那个位置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了!却不知,姜呀还是老的辣!”

蒋美丽呵呵地笑,道:“这个人呀,有时候就是缺教训。主任您让他吃点苦头,他就知道您的厉害了!”

“光吃点苦头怎么行!”肖正海说道。

蒋美丽微怔了怔,旋即立即说道:“也是,这位置本来应该是您的。”说完,顿了顿,又问:“不过,蔡书记那边是什么态度?这事情,蔡书记的态度才是关键。”

肖正海道:“还用你提醒?我早就去蔡书记那里试探过了,蔡书记对他的意见也挺大。而且,这一次通州区那个区长的事情,他跟蔡书记的意见相左,蔡书记对他已经是很不满意了。我相信,只要再来一根稻草,这只骆驼就要倒了!”

蒋美丽犹豫了一下,问:“那这根稻草从哪来?”

肖正海笑道:“这不是已经有了吗?”

“您是说过节费的事情?”蒋美丽惊讶地问。

肖正海哈哈一笑,道:“这个事情,就要靠你了,美丽。只要下面的人对他意见够大,这事情就有可能成!”

“行!这个好办。下面的人,本身就对他有不少意见。这事包我身上。”蒋美丽一口应下。

肖正海满意得很,连忙笑着跟蒋美丽承诺:“等事成,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副处长的副字给去了。你们那处长徐立华就是个窝囊废,哪里比得上你!”

“主任您心里记着我就行!我的事不急,您好了,我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对不对?”蒋美丽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两人同时哈哈笑了起来,仿佛这事情已经成功了。

办公室内,梁建忽然打了一个喷嚏,转头一看,窗户开着。早上小龚帮他开窗通风,估计是忘关了,怪不得进来到现在一直都觉得有些冷。

梁建起身走过去,将窗户给关上了。刚关上,忽然手机响了。

梁建走回来一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立即眉头就皱了起来。铃声不断地响,许莉这两个字不断地在闪烁。

梁建原本还好的心情,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将手机拿了起来,接通了电话。

“你好,许经理。”梁建淡淡地开口。

许莉在电话那头,问:“梁秘书长最近安静的有些让人意外啊,怎么?通州段的事情,您不负责了?”

梁建道:“通州段的事情,不是已经有结果了吗?还需要我负责什么?”

许莉道:“那是你们政府那边有结果了,我们企业这边可还没结果呢!”

“许经理这话是什么意思?”梁建问。

许莉说:“陈斌现在还在通州公安局,难道秘书长打算让他在里面待上一辈子?”

梁建眉头皱了一下,陈斌的事情,梁建还真是给忘了。不过,对于陈斌,梁建是坚决不可能再让这个人出来的,说他是私愤也好,为公也好。

梁建沉吟了一下,问许莉:“许经理对这个事情有什么意见吗?”

许莉说:“现在通州段的事情也解决了,人该放了。黄总那边也发话了,你们再关着陈斌,不合适。”

“我觉得挺合适的。陈斌的问题,一大堆,随便哪一点拿出来,都够他蹲几年的。这一点,想必许经理你也清楚吧!”梁建说道。

许莉沉默了一两秒时间,然后沉声问:“梁秘书长的意思是不打算把陈斌放了?”

梁建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在通州段的驻地,我们是说好的。怎么,现在事情结束了,你们打算反悔了?”

“当时是形势所迫,现在既然事情已经顺利解决,当然这个情况也是要有所变化的。”许莉说道。

梁建呵呵一声冷笑,道:“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不过,许经理,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你说。”许莉道。

梁建问她:“陈斌跟你们黄总的关系,比你跟黄总的关系要近吧?”

许莉沉默没接话。

梁建等了两秒,没听到她的回应,就自顾自继续说道:“中海建设可是你的心血,难不成你真的甘心就这么拱手让人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许莉忽然蹦出一句,语气僵硬。

梁建笑了笑,道:“我一个局外人都能看明白的事,许经理这么聪慧,怎么可能会看不明白。”

电话那头,许莉脸色十分难看。其实,梁建说得,她明白,而且早就看明白。可是,不是身在其中,又有谁能明白她的苦衷。

如今的中海建设早已经不是她的了,而是黄金军的。黄金军的势力,她一个没有靠山的女人,又怎么反抗!

她是有苦难言啊!

这些话,她都不可能说给梁建听。

可,她不说,未必梁建就不能猜到一二。梁建又说道:“许经理,我一直都认为你和黄金军他们不同,我希望你可要想清楚。”

梁建这句话莫名地就让许莉心中的某个地方微微一软。许莉下意识地就苦笑着说道:“想清楚又如何?想不清楚又如何?”

梁建听她语气有所松动,立即‘乘胜追击’,说道:“许经理,你我现在可以说是在同一条船上,你要是信我,那这个陈斌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如何?”

电话里安静了一会,梁建能隐约听到许莉的呼吸声,带着一丝犹豫不决地不稳定。几秒后,传来许莉的声音:“我凭什么信你?”

梁建笑了笑,道:“凭我是市委秘书长,还是前任中组部部长的女婿。”

许莉听完,沉默了一会后,又道:“黄金军的背后是谁想必你比我更清楚。你的岳父,毕竟已经退下来了,一个退休来的领导,和一个在职的领导相比,这孰强孰劣,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吧,梁秘书长!”

许莉能跟他说这么多,说明她的心里早就动摇了。面对她的问题,梁建毫不紧张,反而很轻松,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他笑着说道:“黄金军只是那个人的一颗棋子。棋子是用来干什么的想必不用我说了吧。但是我不一样,我不是棋子,不会被抛弃,更不会被牺牲。而且,我的背景,也并不只是这些。”

许莉犹豫了一会,道:“你说得再多,那也只是口头上的。你要想让我投靠你,相信你,那就拿出点真格的来!”

“没问题。”梁建一口应下,接着话锋一转,道:“不过,陈斌的事情……”

许莉接过话:“这个事情,我也只是个传话的。我这里拖不了太久,你得尽快!”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梁建说道。

电话挂断,梁建的心情比刚开始的时候,又略微昂扬了几分。从这个电话里许莉的反应来看,梁建还是有机会将许莉策反的。而且,通过这些天的接触来看,许莉确实跟黄金军他们有些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