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谁的下马威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9:06:13 字数:3226 阅读进度:1622/1780

秘书办公室内,田望听到关门的声音,却久没见到梁建人过来,就走出来瞧。看到梁建站在蔡根办公室门口,脸色不太好看,就忙走过来,关切地问:“秘书长,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梁建回过神,勉强笑了笑,道:“没有,想了点事情。”

“哦,没事就好。那去我那里坐坐,喝杯水?”田望问。

梁建摆摆手,道:“今天不坐了,还有事。”

“行,那我送送您。”看来田望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此刻,梁建已经平静了许多,忙拦住他,道:“送什么送,我又不是不认识路。你忙你自己的就行。”

田望笑了笑,也没坚持。等着梁建走远,回头看了眼蔡根的办公室门,然后若有所思地转身回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梁建一屁股坐到椅子里,依然感觉有些心有余悸。蔡根最后的那句话,警告的意味太强烈了。

检察院的事情,梁建不认为自己做得隐秘,可他认为只要自己不承认,就没什么关系。

可他忘了,对于蔡根来说,这些事,他只要有个猜测就行了。市委秘书长的位置,看似光鲜,说到底,其实也就是个大秘书而已。梁建这个位置坐得稳坐不稳,全在蔡根那里。这一点,梁建其实明白,只不过,有些时候会刻意将这一点给在脑子里淡化掉。

而刚才蔡根的那句话,却像是一记猛锤,砸在了梁建脑袋上,将他脑海里的那点侥幸全都砸没了。

他不得不再次去面对当初刚坐上这个位置时的那些现实,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梁建之所以能坐上这个位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背后的那些关系。虽然,梁建不太愿意承认这一点,可这确实是事实。

“笃笃—”

敲门声忽然想起。梁建收拾起思绪,看向房门,道:“进来。”

小龚推门进来,走了两步,停下,汇报到:“秘书长,该去开会了。”

梁建一愣,旋即想起来,今天早上九点有个会议。他转头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要九点了。

梁建忙说:“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准备一下,五分钟后我们过去。”

“好的。”小龚点头。

出去后,梁建坐着,连着深呼吸了好几次,将自己的心情调平稳,然后拿过纸和笔,带上该带的东西,等五分钟时间一到,就起身出门去开会。

到会议室,该到的人都到了。除了,肖正海。

肖正海的那个位置空着,还放上了肖正海的名牌。梁建看了一眼,对小龚说道:“肖副主任这个星期都不来,名牌拿掉好了。”

小龚哦了一声,忙走过去,将名牌拿起放到了另一边的会务桌上,让人收了起来。其余的人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各自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梁建走到最前面放着他的名牌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还没说话,三位副秘书长今天唯一在场的一位,也就是省委政研室的张东明,先开口了。

“一段时间不见,秘书长意气风发啊!”张东明看着梁建,似笑非笑。

梁建看了看他,道:“这称赞我的话就留着待会会后我们单独说好了,现在是会议时间,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开始开会吧,想必大家也不想听这些没营养的话。”

张东明脸上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微微僵硬了一下,旋即立即接过话,道:“秘书长教训得是,是我想得不周到。那我们开始吧。”

“时间宝贵,那我们就废话少说。今天的会议,主要就是想听各位汇报一下近半年来,各个部门的工作状况。”梁建说着,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然后问:“你们哪个部门先开始?”

这些人一个个低着头,没人自告奋勇。梁建笑了笑,道:“既然没人愿意先来,那我就点名了。”说完,他扫了一圈,然后目光在林飞身上顿了顿,又移开了,最后落在行政处的徐立华身上。

“立华同志,你先来说吧。”梁建微微笑着。

徐立华有些勉强地笑了笑,目光小心翼翼地在对面几个人脸上看了看,然后才拿起自己准备的那份报告,开始读。

读了一半,被梁建打断。梁建看着他,问:“立华同志,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您说。”徐立华忙说。

梁建目光下移,落在他的稿子上,问:“你这份稿子,是你自己写的吗?”

徐立华支吾着回答:“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梁建眯起了眼睛。

“下面的人起了个大纲,我填充修改了一下。”徐立华低声回答。

梁建冷笑了一声,扫了眼众人,问:“在场有几个人是这么做的?”

不少人都低下了头,不敢回头。唯有张东明和林飞依然抬着头。张东明本身就不太将梁建放在眼里,而且他也没带稿子。而林飞,他是机要局的,机要局的特殊性质,在这样的会议上,本身也不需要做太详细的汇报。而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是和徐立华一样的情况。说下面的人起大纲,他们填充和润色,那还是好听的。实际上,应该是下面的人写完修改好后,他们看一两遍熟悉一下,就可以拿到会议上来读了。

“这种情况,也是正常的。秘书长何必大惊小怪。”张东明忽然插进话来,语气轻佻。梁建没理会他,对着众人说道:“如果你们觉得,你们的位置也可以让下面的人来坐,那以后就继续拿着稿子念就行。”

这些人都变了颜色。

有人替自己鸣不平,道:“秘书长,这也不能全怪我们呐!开会的事情您安排得这么急,我们哪有时间去准备。”

梁建看向说话的人,是保卫处的侯武处长。

“准备什么?”梁建反问他:“准备怎么把自己的工作说得足够漂亮?”

侯武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嘀咕了一句:“怎么不讲理呢!”

这时,林飞忽然开口:“侯武处长,不讲理的是你,不是秘书长。”侯武那句话声音不大,他跟林飞隔着一段距离,肯能是林飞听力特别好。被拆穿后,侯武脸上顿时涨红一片。

“其实,我觉得秘书长说得很对。今天的会议内容,是让大家来汇报一下各自近半年的工作情况。既然都是自己这半年来做的事情,当然是自己最清楚,让下面的人代笔写这个工作汇报,能有多少真实感受,无非就是些套话,好看话。如果一场会议下来,听得全是场面话,那这场会议也就失去了他本身的意义。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林飞说完,转头与梁建目光交流了一下。

梁建心里对林飞是更加满意了。

“林局长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们机要局身份特殊,这种会议,一般都只要过个场就行,你自然就说得轻松了。我们可不一样,秘书长一时兴起说要开会,一天时间不到就要让我们能弄出一份满意的工作报告来,还得要自己写,你以为我们一个个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没事干的吗?”起先被林飞呛了一下的侯武,这会可是怨气十足了。

侯武长得五大三粗,倒是和他的脾气也挺符合的。

梁建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开口接过了侯武的话:“侯武同志如果觉得我这个会议时间安排得不合理,那当时就可以提出异议,也可以和肖副主任一样,请个病假。我也不是不够通情达理的人,肖副主任说请假就请假,我不也准了吗?你侯武来请假,我也一样会同意的。要不就这样吧,以后这种会议,你侯武同志都不要来参加了,按照病假处理如何?”

侯武气得当时就要拍案而起,关键时刻,被旁边的人拉住了。这时,综合室的苏靖出来打圆场,道:“秘书长别生气,侯武脾气直,不会说话。不过,这舞文弄墨这种事情,对侯武来说,确实有些困难。侯武同志是军人出身,这一点我们大家都清楚的。要他写稿子,那是比让他跑个三十公里还难受。”

苏靖这话,明显地偏向侯武。

梁建扫了眼这里的人,看来除了林飞之外,恐怕也就徐立华这个胆小的,不敢对他有些不尊敬的念头了。其余的,恐怕都是个个等着看他的笑话。

他在心底里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理由,总之以后像这种工作会议,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拿个稿子在那边念。稿子可以带,但里面的东西必须得是你们自己的想法。不会写没关系,你可以不用稿子,想到什么说什么,把自己的工作情况汇报清楚就行。”

梁建说完,又看了看在场的这些人,一个个低着头坐在那里,神色各异。张东明靠在椅子里,冷眼瞧着,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梁建已经没心情再继续这个会议了,就站了起来。

“今天的会议就不继续了,你们回去重新准备,后天早上九点,再继续。”梁建说完,拔腿就走。小龚忙上来,拿起梁建的杯子,和纸笔,跟着梁建出去了。

他一走,门还没合上呢,这会议室内顿时就爆发了。一个个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梁建的不满。

唯有林飞冷眼瞧了一会,然后起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