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莫名的敌对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9:06:15 字数:3260 阅读进度:1626/1780

对于梁建被陷害的说法,明显陈亭是不信的。尽管他‘道行’深厚,面部表情管理得很好,可梁建还是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丝鄙夷。

不过这件事,最主要还是在于蔡根信不信梁建。

现在黄金军只是将照片寄到了纪委,只要还没闹到外界去,那么如果蔡根信任他,一切都还来得及。

而蔡根,虽然没有如陈亭一般,露出鄙夷之色,但心里应该也是不相信的。他皱了皱眉头,对梁建说道:“就这样的照片,你要说自己被陷害,谁会相信。”

梁建沉默了两秒,道:“书记,我的家庭情况您是清楚的,您觉得,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蔡根还没说话,陈亭倒是率先接过了话题:“你梁建的桃色新闻难道还少?”

陈亭显然对梁建以前的情况,有过一些了解。梁建没理会他,只看着蔡根,道:“以前的事情,我不做辩解,毕竟都过去了,孰是孰非已经都不重要了。但这件事,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我真的是被陷害的。”

“你说你被陷害的,那谁会来陷害你呢?”蔡根问。

梁建犹豫了一下,道:“这个人您应该也认识,黄金军,中海建设背后的真正发言人。”

蔡根眉头一动,露出惊色,道:“是他?”然后,蔡根又沉默了,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黄金军对于蔡根来说,绝对是一个敏感的人物。

“你说他陷害你,总得有理由吧?”陈亭又插进话来。

梁建没看他,却接过了话:“理由很简单,石通快速项目是中海建设标下的项目,但是中海建设标下石通快速这个项目后,至今将近两年时间,一直没能如期完成该完成的建设工作。这其中的原因,想必蔡书记您也应该有所耳闻。我上任秘书长后,因为通州段的事情,暂时对石通快速项目进行负责,黄金军陷害我,就是想以此来控制我,从而达到他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说的这些,都是猜测,有证据吗?”陈亭立即反驳道。

梁建对陈亭开始讨厌起来。他转头看向陈亭,道:“证据我确实没有,我没有证据的原因,是因为我一直都没有向黄金军妥协。我作为秘书长,承蒙蔡书记的照顾,所做的一切行为,应该是基于为人民,为市委,为书记考虑的,而不是为黄金军来谋利的。”

“话倒是说得漂亮,不过,你说你没有妥协,又有什么证据呢?”陈亭又反驳,仿佛不能将这盆屎扣死在梁建头上,就不甘心一般。

梁建忍着怒火,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显得毫不心虚。他没再接陈亭的话,而是正视着蔡根,等待他的态度。

过了一会,蔡根开口,说道:“你没有妥协这一点,我倒是相信的。不过,这个照片的事情,如果光凭你说的这些,是没有办法证明你自己的清白的。”

梁建想了一下,道:“照片上把人都拍得很清楚,我相信,以纪委的手段,应该能查到这个女人的情况。不妨让陈书记查一下,看看我跟这个女人有没有任何的来往。”蔡根看向陈亭。陈亭道:“查清楚了又怎么样?这些照片,爆料人手机肯定还有备份,到时候人往网上一发,还不是让所有人看你的笑话,看我们市委的笑话!就连蔡书记,也是要被连累的。毕竟,你是蔡书记提拔上来的人!”

蔡根的脸立即黑了下去。陈亭的用心,可见一斑。

“梁建啊,就算你真的是被陷害的,你作为市委秘书长,难道连这点警惕都没有吗?如果这个女人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怎么能让她上你的车!”蔡根呵斥道。

梁建低头回答:“我承认,这件事我确实是疏忽了。我已经记住这个教训了,保证不会再给任何人这种可乘之机!”

蔡根还是黑着一张脸。

这时,陈亭对蔡根说道:“蔡书记,这个事情的会不会闹大全凭背后爆料人的心情了。要我说,我们应该提早做出相应的对策,这样万一对方想闹大,我们也好及时应对,尽可能地维持住我们市委和您的面子。”

蔡根看着陈亭,有些犹豫。

梁建心里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梁建虽然是市委秘书长,可这个位置,就是来服务市委书记的。市委书记对市委秘书长的去留是十分有决定性的。

梁建不能坐以待毙,他立即说道:“蔡书记,黄金军既然先把照片寄到了纪委,而没有直接在网上曝光,这说明,他还是有一定顾忌的。或者说,他应该还有所求。他只是想以这种手段,来要挟恐吓我而已。我认为,这个事情,还有一定的转圜余地。我请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跟这个黄金军去谈,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解决好的。”

“蔡书记,我认为这个事情不能冒险。一旦梁建要是跟这个人谈崩了呢?您想想,黄金军背后的人是谁?他这么做,难道真的仅仅只是想要控制梁建吗?”陈亭似乎是生怕蔡根会答应梁建,所以迫不及待地说道。

梁建的怒火在胸中咆哮,他转头看向陈亭,道:“那依陈书记的意思,怎么样解决最妥当?直接把我开除吗?”

“开除倒是不至于,你毕竟是项老的女婿,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过市委秘书长的位置肯定是不能再继续让你坐了,换到其他岗位先冷却一段时间,等这个事情过去了,再给你调回来。”陈亭看着梁建,语气鄙夷。

梁建克制着心里的怒火,道:“陈书记的做法倒确实是既保险又省事。不过,我不服气。虽然我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是被陷害的,但这样毫不给人机会来澄清自己清白的处理意见,我不同意。”说完,他转头看着蔡根,道:“蔡书记,我再次请求您,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

蔡根皱着眉头,黑着脸,抿着嘴,不说话。

陈亭靠在椅子里,显得胸有成竹。

梁建犹豫了一下,朝蔡根躬下身体,大声说道:“请您看在项老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

蔡根神色微微一变,目光看向梁建,犹豫起来。刚刚还志在必得的陈亭,有些坐不住了。刚要开口说话,就被蔡根抬手示意他闭嘴。陈亭悻悻地将话吞了回去。

“你都这么说了,项老这个面子我得给。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你处理不好,那就别怪我不通融了,到时候项老来求情,也没得商量!”蔡根冷冷说道。

“您放心,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不用您开口,我自己走!”梁建起身看着蔡根,用力说道。

蔡根听着这话,神色似乎好了一些。

“给你三天时间。”

“好!”梁建一口应下。其实梁建心里并没有多少把握,但是有陈亭在这里,梁建根本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你走吧。”蔡根开始赶人。梁建点头,准备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又问蔡根:“蔡书记,这个照片能给我一张吗?”

蔡根看了他一眼,然后点头同意了。梁建拿了一张,塞进了口袋,就告辞出去了。

他一走,陈亭就对蔡根说道:“蔡书记,这个事情,您不应该给他机会的,太冒险了。要知道,当时您跟上面提议要让梁建当市委秘书长的时候,可是有不少人都有意见的。”

蔡根看了他一眼,道:“陈书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你放心,我既然能坐在这里,市委秘书长用谁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

陈亭神色顿时讪讪。

“行了,不说这件事了。上次,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蔡根看着他,神色冷然。

陈亭面对蔡根,似乎还是有些心悸的。当即,就收起了他脸上的那些愤然神色,端正地回答:“进展不大,恐怕还要一段时间。”

“这都多少天了?你当时怎么跟我保证的?”蔡根质问。

陈亭低下头,不敢接话。

蔡根看着他,哼了一声,道:“时间和精力要用在该用的地方,别整天去琢磨那些不该你琢磨的东西。”

陈亭沉默了一会,讪讪回答:“您教训得是。”

看着他这样,蔡根眼里略过些许深色,然后,语气缓和了一些,道:“行了,你去忙吧。”

陈亭点头说好,然后站起来,告辞后,转身准备出去。刚转过身去,蔡根又叫住他,道:“梁建的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听到有其他人说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亭低头回答:“明白。”

蔡根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不再理会他。陈亭识趣地出去了。

陈亭出来的时候,正好梁建被田望叫住,正在田望办公室门口说话。陈亭走过来,在梁建身边停下,跟田望打了个招呼后,转头看向梁建,微微一笑,道:“秘书长好运气,可要好好把握,别让蔡书记再失望了。”

“谢谢陈书记关心,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和蔡书记失望的。”梁建看着他,丝毫不让。

陈亭呵呵一笑,扭头走了。

梁建看着他,眼睛眯了起来。

梁建并不记得,自己跟这个陈亭有过什么过节,但他对他似乎有很大的敌意。俗话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陈亭对他的敌意的来由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