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摸底检察院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19:06:24 字数:3281 阅读进度:1632/1780

可是,篮子并不是那么好找的。

这一趟虽然有所收获,可梁建心里到底也没轻松多少。一个黄金军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后还有一个郭铭泰。

回去的路上,梁建脑子里曾冒出过是否要跟项老坦白一下这个事情的想法,但这个想法一出来,就又被梁建心里的另一个声音一下就给盖过了,压下了。

人走茶凉的道理,在官场时尤为凸显的。项老已经退休快两年了,可是,这快两年时间离,去他家里看他的人,却很少,屈指可数。当然,这一部分跟他自己的性格也有关系,但也有一部分,正是那人走茶凉的道理。

梁建相信如果自己开口,项老肯定会帮他。可他不希望再让项老去求人。

至于唐家那边,梁建想到唐一,心里就没有什么想法了。当初董斌的事情,唐一为了唐家考虑拒绝帮他,还教训了他一顿,现在这个事情背后有个郭铭泰,即使梁建去找他帮忙,他也未必会愿意。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去自取其辱。

正在梁建不知该找哪个篮子放他手里的鸡蛋的时候,事情忽然有了新的变化。

办公室内,梁建从招待所回来已经有一会儿了,进门后一直在盯着那尊弥勒佛看。其实,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要盯着那尊弥勒佛看。或许,潜意识里觉得,或许这尊佛能给他带来一些新的灵感呢!

正聚精会神盯着这尊佛发呆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这突然的手机铃声,在安静得可以听到自己呼吸声的办公室里忽然炸响,将梁建吓了一跳。

回过神,忙从抽屉里找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梁建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你好,哪位?”

“梁秘书长,听得出来我是谁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忽然传来。

这声音,梁建虽然没听过几回,但恐怕是怎么也忘不掉的。昨天,梁建就猜他会联系他,没想到,这才第一天,他就忍不住打电话来了。看来,梁建对这黄金军的估计有些高了。

“原来是黄总啊!”梁建冷笑一声,然后问:“黄总给我打电话,有何贵干啊!”

电话那头的黄金军安静了一会,然后道:“梁秘书长何必装傻,我所为何事,难道你不清楚?”

“黄总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是黄总肚子里的蛔虫。”梁建故意轻笑道。说完,不等黄金军接话,就又紧接着说道:“黄总有事还是直说吧,我这里挺忙,可没时间陪黄总你聊天。”

黄金军听完哼了一声,道:“梁秘书长既然装傻,那我想我也没必要多说。等梁秘书长你想清楚了,我们再谈吧。哦,对了,明天这个时间之前,梁秘书长你要是想通了,那就打这个电话,我等你。不过,过时不候哦!”

说完,黄金军竟然直接挂了电话。

梁建没想到,黄金军主动打电话过来后,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果断。这是梁建始料未及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他不由得愣住了。好半响,才回过神。

回过神后,梁建当即有些后悔了。原本黄金军这个电话打来,对自己来说,是一个绝佳的谈判机会。

梁建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自己几句。

不过,这个情绪只是一时的。略微冷静过后,梁建就淡定了许多。如果,刚才梁建先主动了,那么梁建又成了被动这一方。梁建现在这样装傻,也能从一定程度上迷惑黄金军,让他摸不清梁建现在到底是怎样的心态。

而黄金军既然主动打电话过来,说明他们之间还是有谈判的余地的,也说明了,在黄金军心里应该还不是那么希望和梁建彻底撕破脸。

现在事情发展到这里,可以说已经是两人间的一场心理素质的较量,看谁先沉不住气。同时,梁建也相信,黄金军背后肯定也有其他的动作。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黄金军这样的商人,应该是更懂的。

梁建低头看向那尊弥勒佛,他还是不能松懈啊!除了那三天的期限,黄金军那边也是需要警惕的。

梁建认为,这一次黄金军之所以会这么做,大部分原因应该就是因为陈斌被抓这件事。

如果,这个时候,黄金军想办法将陈斌从检察院手里,弄了出来,那么梁建对于他来说就是一颗没用的棋子了。对于一颗没用的棋子会做什么,不好说。

梁建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坐着干等,等别人来告诉他事情的进展。

一番深思熟虑过后,梁建决定走一趟检察院。

不过,去检察院之前,梁建得先去一趟蔡根那里。他低头从抽屉里拿出之前小龚给他的那个芯片卡,塞到了口袋里。然后,起身,直奔蔡根办公室。

蔡根看到梁建,没什么表情,淡淡地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吗?”

梁建回答:“之前照片中那个女孩子的口供我已经拿到了。您要不要听一下?”

蔡根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道:“不用了。这件事的关键,不再这个女孩子身上,你自己应该也清楚。”

梁建点头:“我知道。不过,这个女孩子的口供中提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我觉得,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蔡根看着梁建,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问:“什么信息?”

“您还记得之前那个两山森林温泉酒店的事情吗?”梁建问蔡根。

蔡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道:“那个事情不是已经结案了吗?怎么又扯到这个事情上去了?”

梁建回答:“那个事情背后的罪魁祸首是校园贷,这次的这个女孩子之所以会陷害我,也是因为校园贷的事情被胁迫的。她在今天的口供中提到了,胁迫她的人,就是现在被关在检察院的陈斌。”

梁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后面的话,不用梁建说,蔡根也听得出来。只不过,蔡根抿着嘴,似乎不想接这个话题。

不过,梁建来找蔡根,并不是希望他能给予什么样的支持,只是跟他汇报一声,以免两人中间再生嫌隙。

于是,梁建就接着说道:“我想跟您申请一下,去检察院那边,亲自跟这个陈斌对话。”

蔡根开口了:“你要见陈斌,只要检察院那边没意见就行,不用跟我汇报。”

“您放心,这次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绝对不会让您为难。”梁建说着,又道:“还有,谢谢您之前在陈亭书记面前替我说话,肯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不用谢我,我之所以答应给你三天时间,那是看在项老的面子上。不过,我也提醒你,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两天后你要是不能解决好这次的事情,那么请你做到你自己说的,自己辞职。你毕竟是项老的女婿,我不希望到时候闹得很难堪。”蔡根说话时,神情冷淡,仿佛对梁建是已经心灰意冷。

可不管如何,梁建还是想谢谢他,真心实意的。

他什么都没说,鞠了个躬,就出来了。

出门后,就直奔检察院。路上的时候,梁建给姜仕焕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他在去检察院的路上。

姜仕焕一听,惊了一下,道:“梁老弟,你这是干什么?”

梁建知道,他这样做难免会让姜仕焕有些为难,但现在的事情这个样子,要让梁建坐着等,梁建实在是坐不住。

梁建先是诚恳地道了个歉,然后说道:“姜大哥,我知道,这样做让你有些为难,不过,现在事情这个样子,我干坐着等实在是等不住。今天那个吕薇薇提到了陈斌,如果能从陈斌身上挖到一些有用的信息,那么这一局,我或许就能反败为胜了!”

姜仕焕道:“老弟,你想得太简单了。你想想,陈斌在检察院这么多天,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现在就一个吕薇薇的指认,能有什么用?”

梁建道:“不管怎么样,死马当活马医吧。总比干坐着等好,最起码我心里没那么煎熬。”

姜仕焕听后,沉默了几秒,然后叹息了一声,道:“那你现在到哪了?”

“还有大概五六分钟到检察院吧。”梁建说道。

姜仕焕沉吟了一下,道:“这样,你先别直接上去,等我消息。”

“好。”梁建应下。

为难姜仕焕这事,确实是梁建做得不太厚道。从情理上,两人作为朋友,一直都是姜仕焕照顾梁建的多,梁建确实不应该再给他出难题。但梁建刚才说的也是实话,他确实是坐不住。

而且,他也不太放心检察院那边。

陈斌在检察院那里已经很多天了,可是一点进展也没有。当初检察院肯出手帮他,他感激,但这样的毫无进展,实在是让人费解。按理说,就算其他方面不好查,但是通州城建这个公司的情况,应该还是比较好查的,但是检察院还是同样的一无所获。

这在梁建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检察院那边没尽全力,或者查到了没告诉他。另一个是,检察院里也不是铁板一块。

梁建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他想亲自去看看,一是死马当活马医,看看能不能从陈斌嘴里撬出一点什么来,二是,摸一摸检察院那边的底,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梁建到了检察院楼下后,在车上没立即下来,等着姜仕焕电话。

一等,等了一刻多钟,小龚都有些等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