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曾经的情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20:12:27 字数:3197 阅读进度:1659/1780

这顿晚餐,姜仕焕喝了不少酒。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走的时候,步子都不稳了。两颊绯红,目光迷离,朝着梁建说:“梁老弟,这个情,我一定记一辈子!这辈子,我做牛”

梁建打断了他,笑道:“做牛算了,牛要是都像你这么瘦,可完了。不过,做兄弟,是可以的。”

姜仕焕哈哈笑了起来,抬起手来拍了拍梁建的肩膀,道:“好!兄弟!一辈子的兄弟!”

“你看你,喝这么多!行了,我们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梁建他们还有两个孩子在家等着呢,你别再拉着他们说话了。”杨秀梅说完,还不忘不好意思地朝梁建和项瑾二人道了声抱歉。

项瑾接过话,道:“没事。大哥也是开心。”

“对,开心!”姜仕焕附和道,接着,转头对杨秀梅说道:“我知道,这几年,因为我的缘故,也让你受了不少委屈。以后不会了!”说着,伸手要去抱杨秀梅。杨秀梅一手轻轻挡开,眼眶却有些红了。

看来,她心里也有很多的感触。

姜仕焕的酒确实多了。梁建和项瑾帮着杨秀梅将姜仕焕弄了车。等他们走后,项瑾看着梁建,问:“我们走走?”

梁建没拒绝。

吃饭的地方是个农庄。农庄的院子里,有林荫道,有花园,设计得很不错。即使现在还在冬季,这里依然有绿色。

两人走在鹅卵石铺的林荫道,项瑾走在他旁边,牵着手,听着夜风从树叶吹过的声音,再加酒精在身体里发酵的感觉,十分不错。

梁建都有些陶醉了,甚至隐隐希望,这一刻,没有结束多好。这样,一直走下去,没有烦恼,没有解决不完的问题,只有佳人在侧的温暖。

只可惜,时间从来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滞。亦或者,更准确地说,时间从来都不会停滞。

项瑾忽然开口说道:“我今天碰到胡小英了。”

梁建还沉浸在他自己的精神世界,下意识地问:“碰到谁了?”

“胡小英。”项瑾再次说道,嘴角弥漫开一丝难以揣测的微笑。

如一道惊雷,忽然在耳边炸开。梁建惊得不是因为胡小英这个名字,而是项瑾遇见胡小英这件事。

梁建很快意识到,自己若是反应过度,只会让项瑾误会。于是,不等那些惊讶的情绪在脸展露出来,梁建立即将它们都收拾了起来。他故作随意地问:“是吗?在哪里碰到的?”

项瑾看了他一眼,旋即露出一丝微笑,道:“在学校里,她好像有个讲座。不过,我没去听,想来应该讲得不错。”

梁建愣了愣,胡小英开讲座?

这时,项瑾又说道:“我跟她说到了你。我发现,我对你的过去,还真的不太了解。”说完,项瑾停下了脚步,微微仰头,目光在梁建的脸打量,审视

项瑾的冷静,仿佛他们在谈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的冷静,和她的目光,都让梁建感觉紧张。

梁建假装镇定地回答:“我的过去,不那点事嘛!你要是想知道,待会我可以跟你慢慢说。”

项瑾收回目光,笑了笑,道:“不用,该知道的我今天都已经知道了。”

梁建差点想追问,她们今天到底聊了他什么。可是这么一问,显得似乎有些东西是梁建不想让项瑾知道的。于是,话到嘴边,梁建吞了回去。他勉强笑道:“看来我没机会跟你吹牛了!”

“吹你以前多么得受女人欢迎?”项瑾忽然扔出一句。梁建猛地一惊,顿时尴尬起来。本来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和这个有些尴尬的气氛,没想到,却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麻烦。

梁建忙说道:“受欢迎不是正好说明,你的眼光很好?”

项瑾看了他一眼,道:“人有些时候真的是个矛盾的动物。”

梁建迷惑地看向她。她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回去的路,梁建喝了酒,由项瑾开的车。一路,她都没怎么说话。偶尔,梁建说一句,她才搭一句。感觉得出,她心事重重。而她的心事,基本可以肯定,和她今天遇见胡小英的事,脱不开干系。

回到家后,孩子们都已经睡着了。项瑾洗了澡去睡了,梁建借口还有些工作要处理,去了书房。

关门,他拿着手机走到了窗前,站了一会,拨通了已经许久没有拨打过的那个号码。

电话响了四五声才被接起来,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

“已经睡了?”梁建拿着手机,目光看着窗外安静昏暗的花园,内心里泛起许多说不清楚的情绪。

“还没。”电话那头,胡小英慢慢地从床坐了起来,转头看了眼旁边茶几的电子钟,时间显示是十一点零三分。她的眉宇间,有几分虚弱。

“是不是为了白天我碰到项瑾的事情?”胡小英是个聪明女人,这个时间,梁建忽然打电话来,除此之外,她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原因。

被胡小英这么快地点穿,梁建有些措手不及。他讪讪地回答:“是的。项瑾说,你们聊了很多。”

“确实。”胡小英回答:“我想,如果没有你,或许我们还能成为朋友。”

这话,让梁建很尴尬。

他沉默了一会,道:“她回来后一直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放心,我没说什么。她之所以心情不好,可能只是因为她遇到了我吧!毕竟,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情敌。”胡小英说到这里,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曾经的情敌。”

曾经这两个字,仿佛是在告诉梁建:你放心吧,我已经不再爱你了,我不会再来影响你们的感情的。

这让梁建感觉有些难为情,有些羞愧。他这个电话,其实打得毫无理由。他能有什么立场,去质问胡小英什么。虽然,他并不是真的要质问,只是想了解一下,可在胡小英看来,或者这是质问。

“不好意思,你别误会,我没这个意思。”梁建说道。

电话那头,胡小英靠在床,嘴角慢慢地扯出一抹凄凉的笑容。

“我没误会。行了,没其他事的话,我挂了。这大晚的,给我这个曾经的情敌打电话,可不是一个明智的男人应该做得。”胡小英说到。

“抱歉。”梁建沉重地说道:“再见。”

“再见。”胡小英放下电话,靠在那里,深吸了一口气,闭了眼。

窗前,梁建低头看着手机她的那个名字,愣愣地站了许久。

都说,时间能抹去一切。可他们之间的那些东西,美好,伤害,不堪,痛苦,何时才能抹去。何时,他们才能做到,再相见时,一笑泯恩仇!

回到卧室,项瑾已经睡着了。梁建轻手轻脚地了床,刚躺下,项瑾忽然翻过身,伸手将他抱住了。

梁建转头看她,她闭着眼,假装睡着了。

沉重的心情,忽然轻松了几分。

鱼和熊掌从来不可兼得,人有些时候,要懂得取舍。他得明白,眼前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胡小英那边,只能随缘了。

如果,有缘,或许今生还能有机会可以平静地坐下来,如老友一般聊一聊。如果无缘,那么从此当作陌路,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梁建探头过去,在项瑾的额头,轻轻亲了一下,然后带着一丝释然的微笑,闭了眼。睡意慢慢袭来,将他带入了梦。

而在不远处的酒店里,胡小英却失了眠。

这世,恐怕只有她自己才明白她此刻的心情。

突然,敲门声在这安静的房间里,笃笃地响了起来。

胡小英看了眼时间,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起身下床,随手拿了件衣服裹在了身,走到门口,隔着门问:“谁?”

“唐一。”门外的声音,气十足。

胡小英脸色微微一变,旋即迅速回房,换了身衣服后,又重新出来,打开了门。唐一穿着一身笔挺的山装,站在门外,看到她,微微笑了笑。

“唐先生怎么知道我在这?”胡小英警惕地问。

唐一不答反问:“胡女士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

胡小英犹豫了一秒钟,侧身将唐一让了进来。

“唐先生这么晚过来找我,什么事?”胡小英关门后,看着唐一的背影,问。

唐一转过身,道:“胡女士应该没忘,当初我们的约定吧?”

胡小英神情微微变了变,然后沉声回答:“当然没忘。怎么,现在是要让我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吗?”

唐一笑了一下,道:“也不全是。不过,有一件事,我问一问胡女士你。”

胡小英抿着嘴迟疑了一会,道:“你说。”

“那个李平,是你指使他去找的梁建吧?”唐一盯着胡小英说到。

胡小英立即变了颜色,道:“你怎么知道?”

唐一笑了笑,道:“我怎么知道不要紧。关键是,李平已经死了。也是说,你把梁建拉入了一个麻烦之。我可以认为,你是故意这样做得。”

胡小英脸色有些难看,还有些生气。她说道:“我不会害梁建,李平的死,是个意外。我也没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