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行动开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20:12:28 字数:3248 阅读进度:1661/1780

蔡根将田望派去了江省,梁建觉得,很可能是为了乔任梁的事情。而蔡根一人去了苏江,现在又联系不,这无疑再一次佐证了梁建和项老的猜测。蔡根看来是真打算玩一把大的,他在给自己找后路了。

一想到这个,梁建心里有些不安。

他可是将项老和唐家都拉进了这趟浑水里面。如果他们赢了,还好说。可要是没赢呢?唐家百年基业,倒也不至于会这么不堪一击,可是项老,他如今退休了,算以前的人脉还在,可要是这次真输了,对他的冲击,可是很大的。

梁建忽然有些后悔,当初将这个事情告诉项老了。

可是事到如今,项老都已经做了决定了,事情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蔡根也不会允许他在这个时候退缩。

所谓,箭在弦,不得不发。

梁建先通知了朱铭让他行动,然后又给蔡根发了条短信,告知了朱铭要将楚林带回去问话的事情。

高档住宅区,翠园。小区内的一颗大梧桐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丰田七座车。车内,包括朱铭在内,一共四个人。

朱铭放下电话,一脸严肃地吩咐车内其他三人:“行动!”

四人迅速下车,直奔前面不远处的一幢别墅。

朱铭带头,按了门铃。

门铃声叮咚叮咚地响了好多声,好一会儿,窗户里亮了灯。过了一会后,有人过来开了门。

穿着睡衣的保姆,揉着眼睛,看着门外穿着制服的四人,一下子清醒了,警惕地问:“你们找谁?”

“麻烦你去把楚林叫下来,我们找他有事。”朱铭想到梁建刚才的短信嘱咐的话,没有来强硬的。

保姆打量了他们一下,道:“楚市长还在睡觉,你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朱铭低头看了眼手表,道:“现在马要六点了,楚市长平时六点起床,这会儿他应该醒了。麻烦你去叫一下吧。”

保姆不由惊讶,问:“你们怎么知道楚市长他什么时候起床的?”

“你如果不去的话,那我们只好自己来了。”朱铭没了耐心,抬腿要往里面走。

保姆见状,慌忙拦住,道:“那你们等等,我去叫。”

保姆说完,要关门,朱铭伸手拦住,道:“你去叫,我们在客厅等。”

保姆看了看他们,不放心却也不敢阻拦,最后说了一声“那你们别乱走动”后,匆匆忙忙地跑了楼,去叫楚林了。

朱铭带着人进门,跟着那三个人,在一楼四处看了看,有人说道:“这个楚副市长好像很有钱嘛!这幅画,我记得前几年有一个拍卖会拍过,拍了三千万!”说话的人指着一副挂在客厅墙的肖像画说道。

“同志你这眼力还是不太行啊,我这幅是赝品,买的时候才六千块钱左右好像。三千万的真品,我哪买得起!”楚林的声音从楼梯传了下来。

朱铭他们闻声望去,楚林裹着一件法兰绒的睡衣,从楼梯慢慢地走了下来。

朱铭走了过去,跟楚林打招呼:“楚副市长,不好意思,打扰了。”

“朱铭?”楚林在副市长位置待了这么些年,检察院的红人他怎么可能不认得。当即皱起了眉头,神色变了。他脚步也停了下来,站在离一楼还有三个台阶的地方,居高临下地看着朱铭,问:“你一大清早地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朱铭微微一笑,道:“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是想请楚副市长跟我回去,协助一下调查。”

楚林脸色不太好看,目光一扫屋子里的其他三个人,沉声道:“既然不是重要事情,怎么还带这么多人来?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这一趟,会给我带来多大的影响?”

“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挑在这个时间,这会儿大部分人都还在休息。不过,要是楚副市长你在拖延一会,他们可都醒了。”朱铭说道。

楚林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盯着朱铭,道:“你要叫我跟你回去协助调查,总得有个名头吧?我好歹也是一个副市长,岂是你说让我跟你走一趟,走一趟的?”

朱铭看了看他,道:“楚副市长,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毕竟,要是闹起来,对你肯定是没好处的。而我们,只不过是多费点时间和工夫而已。反正,时间我有,工夫嘛,我人也带来了。你看,你是自己主动跟我们走呢,还是想让我陪你再耗一会?”

朱铭已经渐渐没了耐心,楚林也感觉出来了。他犹豫了一下,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说罢,转身要往面走。

朱铭叫住了他,道:“衣服不用换,说不定,很快结束了,你还能回来睡个回笼觉。”

楚林转过来,神色难看地看着朱铭说道:“朱铭,不用做得这么绝吧?我说了,我会跟你走,我只是想去换件衣服。”

朱铭道:“我可是替你考虑,现在是六点十分,你再拖延一下,到时候,这小区里可热闹起来了。你楚副市长,在这里应该不至于没人认识你吧?”

楚林站在那里犹豫了几秒钟后,一咬牙,转身走了下来。他下来后,朱铭带来的三人当的其两个,立即走过去,一人一个要架住楚林。

朱铭喊住了,道:“楚副市长已经说了会配合我们,那我们相信他。”

那两人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不过,还是一左一右地跟着。

“楚市长,您这是要去哪?”保姆过来,慌张地问。

楚林朝她看了一眼,道:“你跟你张姐说一声,我要是今天不会来,让她带孩子回娘家。”

“楚副市长,你这知道你今天回不来了?”朱铭在背后,冷声讥讽。

楚林没理他。

外面这会天刚蒙蒙亮,小区里的道路,除了路灯外,并没有什么人。楚林被带车后,朱铭他们立即离开了小区,直奔检察院。

在路的时候,朱铭给梁建发短信:人已经控制住了,现在回院里。

梁建那会,正在吃早餐看报纸。收到消息,他沉吟了一下,回:“蔡书记联系不,这会儿很可能还不知道这个事情,你对楚林,尽量客气一些。”

“好的。”朱铭回。

车子里,朱铭看过短信后,讲手机放到了一边,然后转头对坐在后面的楚林,微微笑道:“梁秘书长说,让我对你客气一些。”

楚林眉头一皱,问:“是蔡书记让你这么做得?”

朱铭没理他。

楚林不甘心,又问了一声:“我问你,是不是蔡书记让你这么做得?”

朱铭还是没理他,坐他旁边的倒是答应了他一声,不过语气不太好:“你现在应该想的不是谁让我们这么做得,而是应该好好想想,你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待会到了那边,也痛快一点,我们大家都省时省力,你也少吃些苦头。”

“你什么意思?”楚林眼里忽然路过一丝慌张,语气一下子严厉起来:“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我能做什么!”楚林有些歇斯底里了!

朱铭回过头,盯着他,道:“你别喊!没事,你现在要是想不起来,待会我们会帮你想起来的。我保证,你会把你做过的每件事,都说出来的。”

“不行!朱铭你不能这样做!”楚林的慌张已经从眼底蔓延到脸:“我要见蔡书记!”说罢,他还挣扎起来。

“蔡书记不在市里,你见不到,你喊也没用。”朱铭冷漠地说道。

“我不信,你骗人!我要见蔡书记!”楚林依旧在喊。朱铭不理他了,旁边的人,也不理他,只是用力地抓着他,不让他挣扎。

渐渐地,楚林不喊了,脸忽然多了些绝望。

蔡根是快八点的时候,给梁建回的电话。梁建那会车子刚开到单位楼下停车场停好车。听到手机响,梁建从包里翻出手机,看了一眼后,忙接了起来。

“蔡书记。”梁建称呼了一声。

电话那头,蔡根站在窗前,脸色不太好看,问:“你短信里说,朱铭把楚林带去问话了,具体是什么情况?”

梁建便将之前朱铭跟他说的那些,又给蔡根重复了一遍,这些内容其实短信已经有说明了。

蔡根听后,道:“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经过我?”

梁建道:“我给您打过电话,没打通。”

“那你可以继续打,打到我接为止。”蔡根怒声喝道。

梁建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是书记,没理也是有理的。于是,他说道:“朱铭担心万一楚林收到消息跑了。”

“楚林跟我多年,他是什么人,我还是很清楚的。”蔡根说道:“朱铭说的这些,有确凿证据吗?”

其实楚林会做出这些事来,梁建也很意外。但是蔡根的愤怒,让梁建觉得他有些不够冷静和理智。不过,他还是解释道:“楚林毕竟是副市长,朱铭既然敢行动,肯定也是有了确凿地证据的。”

“他最好有!”蔡根怒喝道。

梁建犹豫了一下,问:“您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那头,蔡根忽然沉默了下来。过了大约三四秒钟,梁建听到他回答:“我会尽快赶回来。告诉朱铭,接下去无论有什么进展,都不要再轻举妄动,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好。我马通知他。”梁建立即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