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 憋屈的朱铭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20:24:17 字数:3230 阅读进度:1679/1780

梁建迎上去,朱铭停下脚步,对梁建说道:“她已经同意了。”

看着他神情坚定的样子,梁建无奈地叹了一声:“你真的想好了?”

朱铭点头。这时,楚夫人忽然插进话来:“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给我发的这条短信。即便他不陪我一起去,我也会自己去!”

梁建皱了皱眉头,他看了看楚夫人又看了看朱铭,心知,这一趟多半是拦不住了。既然拦不住,再拦也没意思。梁建心里很快有了决定,道:“那我跟你们一起去。”

“你还是别去了,去的人多目标大。”朱铭估计是担心梁建妨碍他,所以立即就开口拒绝。

他这样,梁建更是不放心。他心里的担心如果是真的,如果由着朱铭闹,怕是不好收场。梁建便说到:“要么都别去,要么就一起去。”

“那就一起去吧,别磨蹭了。”楚夫人有些等不及了。

朱铭看了看梁建,趁着楚夫人走前面去的时候,他轻声对梁建说道:“看在是朋友的面子上,待会别插手如何?”

梁建也看了他一眼,道:“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待会别让我为难。”

朱铭眼睛眯了眯,没接话。梁建无奈地笑了笑。

“你们走不走?”已经走出一段的楚夫人回头发现两人没跟上来,就驻足喊到。

梁建和朱铭忙跟了上去。

还是朱铭开车,梁建担心这位楚夫人万一又想不开跳车,所以就跟她一起坐在了后面。

这里去机场路不短,朱铭将车子开得飞快,一个半小时得路,一个小时不到十分钟就到了。车子刚停下,人还没下车,就有手机铃声响起,朱铭飞快地转过头,看到是梁建的电话,眼里掠过些失望。

电话是唐一打来的。梁建估摸着应该是为了那件事,便下车走开了一些才接起电话。

“唐叔!”这一声唐叔从梁建得嘴里出来,有些别扭。不过,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难了。

唐一说:“那个女人已经招了,我们想要的都已经拿到手了。”

这无疑是和喜讯,梁建忙说道:“辛苦唐叔了。”

“不用客气。我让人在整理,整理好了会让人直接送到你家里的。”唐一说。

“好的,谢谢唐叔。”梁建回道。

唐一接着就问:“我听你父亲说那个副市长死了?”

唐一说起这个,梁建就问道:“对了,唐叔,那个女人有没有提到过楚林这个人?”

唐一回答:“提是提到过,不过都是些些无关紧要得事情。”

梁建愣了一下,难道是他猜想错了,楚林的死真的只是巧合?

梁建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事情有些蹊跷,但一时也找不到其他头绪,只好作罢。挂了电话。回过头一看,朱铭和那位楚夫人已经走远了。梁建赶紧追了过去。

刚追到跟前,楚夫人忽然就停了下来,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手机。

朱铭和梁建都立即警惕了起来,朱铭凑过头去看,楚夫人却忽然把手机拿开了,而且脸色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变化。

“是不是那个人发来的?”朱铭逼问。楚夫人躲闪着目光道:“不是,是我的一个朋友。”说着,她就要将手机放进兜里。朱铭见状,要去夺手机,楚夫人迅捷的躲开后,大声喊到:“你干嘛!我说了,这是我朋友得短信,你没权利看。”

“是不是你朋友的短信,你非让我看了我才知道。”朱铭寒着脸说到。

梁建看着他们两个,心知,多半是楚夫人看了那条短信后改变主意了。他有些好奇,那条短信里到底写了什么,能让刚才还很坚定的楚夫人一下子就改变了主意。

朱铭毕竟是个男人,而且这停车场里人很多,真要是闹起来,朱铭肯定是被动的一方。朱铭明白这一点,所以也只能咬牙忍着。

楚夫人忽然说要去拿行李,他的行李还在后备箱里。

“你又不是真走,拿什么行李!”朱铭狐疑地看着她。

楚夫人回答:“我要是不拿行李,怎么像一个要出国的人。做戏当然要做全套。”

朱铭听后,犹豫了一下,看向梁建,征求他的意见。梁建知道,他担心她跑。不过楚夫人说得也没错。

梁建看了看楚夫人,道:“那就拿上吧。”

朱铭有些失望,不过也没再反对。

朱铭让楚夫人在这等着,他跑回去拿了后又跑了回来。楚夫人要接过去,朱铭躲开了,道:“这种粗活,我们男人来就行。”

楚夫人脸上神色微微变了一下,没说什么,抬头往前走去。朱铭忙跟了上去,梁建看着他们,忽然心里的想法有了改变。他叫住朱铭,道:“车钥匙给我,我不上去了,在车里等你们。”

朱铭看了看他,掏出车钥匙,朝着梁建扔了过来,梁建接住后,他立即去追楚夫人了。

梁建拿着钥匙,现在那里,看着他们上了远处得扶梯后才转身回车里。

他之所以不跟去,是因为,他知道,楚夫人要走了。她肯定会走,而且朱铭拦不住她。而,梁建不想拦她。

这个楚夫人的背后肯定也有些问题,她估计是知道一些什么,不然的话为什么短信背后的那个人要把她弄出国去。只是,不管她知道什么,楚林都已经死了,而屈平的意思很明显,他希望所有有关楚林的事情都能随着楚林的死一起被埋葬,不要再被提起。那么,楚夫人的离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她在这里,朱铭的心里始终是放不下楚林那件事的,迟早他要闹出点啥事来。

目前这个时候,梁建还不想和屈平把关系闹僵,所以这一次是他表现的好机会。而且楚林身上的那些问题,唐一那边应该已经找到答案了。

所以,他反而希望楚夫人走。

只是,朱铭那边多半又要对他有意见了。

正如梁建所猜测,过了大约半小时,朱铭一人灰溜溜的回来了。

梁建什么都没问他,他也闷声不说话。直到,车子开出了飞机场,他终于忍不住,问:“你是不是知道她会逃?”

梁建看向他,反问:“你不是也知道?”

朱铭脸色难看了一下,语噎了几秒后,又道:“你为什么要故意放走她?你难道不知道,她身上或许就能找到楚林自杀的原因?”

“知道又如何?楚林已经死了,难道还能活过来?”梁建说道。

朱铭气的一把方向盘就将车子冲到了旁边的路基上,然后停了下来。梁建被他吓了一跳,生气地喝到:“发什么疯,想死别拉着我!”

朱铭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盯着梁建问:“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你就是不希望我搞清楚楚林的事情对不服?”

梁建看着有些失控的他,冷下脸,问他:“我跟你作对有什么好处?”

朱铭哼了一声,没接话。

梁建看着他,叹了一声,道:“楚林已经死了,你留下她,又有什么用?而且,你又能用什么理由留下她?”

“拖一拖总是行的,我要的只是一点点时间,让我查清楚到底谁给她发的短信就行了。”朱铭说道。

梁建接过话:“你觉得她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朱铭沉默了。

梁建等了一会,又道:“你放心,楚林的问题肯定会查清楚的,但不是现在。屈书记发了话,你要是公然违抗,对你没好处。”

朱铭抿着嘴不说话,脸色有些难看。不过,梁建知道,他的话,他听进去了。

梁建看了眼时间,已经四点多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楚林的事情得尽快解决好。楚林妻子走了,得另外再找个人。他的父母,你能联系上吗?”

朱铭回答:“楚林就只有一个老母亲了,不在这边。而且年纪大了,怕是受不了这个消息。”

“那还有另外的人可以来接收楚林的遗体吗?”梁建问。

朱铭想了想,道:“他好像有个表兄弟在市里。”

“那你尽快联系一下。”梁建道。

朱铭点了点头。

回到检察院后,梁建也没急着走,楚林的遗体还没等来人接,他不放心。

朱铭联系了楚林的表兄弟,不到四十分钟,人就赶来了。这位表兄弟对之前楚林被带走一事似乎有些知晓,也没多问,也没多说,听完梁建的解释,就在凌海准备的文件上签了字。

事情办好,梁建给屈平打了个电话,将这里的情况大概汇报了一下后,梁建试探着说了一句:“书记,今天我跟楚林同志的妻子接触了一下,她说,楚林在昨天夜里给她发过短信。但是朱铭那边确认,昨天晚上楚林没有接触到过任何的通讯工具。您看,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要不要让朱铭那边查一查?”

屈平顿了顿,道:“人都已经没了,算了吧。那边都已经处理好了吧?”

“嗯,都已经处理好了。”梁建回答。

“行,辛苦你了。”屈平说完就说还有事,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梁建心里已然能够确认,楚夫人的事情,多少跟屈平有些关系。梁建觉得,屈平这么做,多半和通汇集团那件事有关系。

想到这里,梁建就赶紧开车回家。说不定唐一已经把东西送到家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