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 屈平的选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20:24:36 字数:3351 阅读进度:1691/1780

“你可以好好想一想,委员身份重要,还是华京市委书记这个位置重要!”老唐说道:“你老师虽然跟郭协议是四年内你不进委员,但这个社会的情况永远是瞬息万变,上一秒永远也说不好下一秒会怎么样。等到黄金军这块肉一割,郭没有了庞大的财力支持,他以后会怎么样,其实不难猜。屈书记,这样的选择,其实并不难做,不是吗?”

屈平看看老唐,又看了一眼项老,最后忽地目光从梁建脸上扫过,然后略透凄凉地一笑,道:“老师都已经跟郭做了协议了,我其实已经没有选择了,不是吗?”

老唐接过话:“你老师也是为你好,再说了,你要是真不同意,我们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屈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行了,你也不用说漂亮话,我要是不同意,恐怕我只有败走江中这一条路。”

老唐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你和梁建一起去见胡副总,她会告诉你们怎么做的。”

屈平看了眼梁建,道:“既然只是对付黄金军,又何必去麻烦胡副总。我们证据确凿,我来动手就可以了。”

“你不会不知道,你手底下的那些干部,大部分都是姓黄的吧?”老唐说道:“我可不希望这黄金军的事情,拖上个一两个月。这件事,得越快越好,以免夜长梦多。”

屈平有些不满意第看了一眼老唐,但他心里清楚,老唐这话其实没毛病。华京市如今的班子里,恐怕和黄金军没关系的,没几个。如果真的他自己动手来处理黄金军这颗毒瘤的话,恐怕没一两个月,根本处理不好。

所以,他虽然心里憋屈,却也不得不默认了老唐的决定。

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憋屈的屈平哪里还有心情和老唐他们闲话家常,不等茶上来,就匆匆地走了。

项老和老唐说还有事要说,就没送屈平。梁建和唐一一起送的屈平出来。唐一陪着两人走到大门处就停下了。

梁建继续往外走,一直将他送到停车场。

快上车的时候,屈平忽然看着梁建说了一句话:“曾经有人跟我说,一个人的成功,努力和天赋并不是主要的,运气才是主要的。我以前不认同这句话,直到认识了你。我不得不承认,那个人说得真对。运气才是的这个世界成功的关键因素。”

梁建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坐上了车,走了。

梁建看着那远去的汽车尾灯,心情复杂。运气好,并不是坏事。可当一个人把你人生当中所有的成就都归结为运气的时候,你也会感觉到郁闷。尤其是,当你发现,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目前的成功当中,确实有运气成分的时候,内心会更加郁闷。

回到偏厅,项老和老唐已经从桌上撤了下来,正对坐在一旁的茶室里在喝茶,唐一不知又去了哪里。

梁建进去,老唐就笑着说道:“过来坐。”他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已经有一杯茶冒着热气在等着梁建了。

梁建过去坐了下来,拿过茶杯喝了一口后,他犹豫了一下,看向项老,问:“爸,你真的跟郭做了交易?”

项老看了他一眼,没回答。老唐却接过了话,笑道:“交易算不上,只不过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目前华京的政局中,最有资格跟郭竞争的就是屈平。这也是郭为什么一直暗中操作想方设法不让屈平进委员的重要原因之一。否则的话,凭着屈平的政绩和年纪,以他目前华京市委书记的身份,早就该进委员了,何至于他上任至今好几个月了,都迟迟没有动静。”

梁建听后,琢磨了一下,道:“屈平不进委员是甜枣,那棒子呢?”

老唐看着他,笑了笑,道:“这你得好好谢谢你丈人。这一棒子,得多亏了他。”

梁建又看向项老。项老正在喝茶,听到这话,放下了茶杯,看了梁建一眼,神色上并不轻松。可能刚才那一番对屈平的套路,让他心里不太舒服吧。毕竟,曾经他们是比较亲密的师生关系。

正在梁建遐想的时候,项老说道:“其实也算不上棒子。我只不过是正好知道了一些事。”说着,他忽然问梁建:“你上次不是说想去江中吗?”

梁建忽地一震,就愣住了。

江中的念头,经过之前的事情后,已经慢慢地在他心里沉淀下来了,没那么强烈了。虽然,还是会偶尔出来串几下,但每每他都会想到项瑾和孩子,想到老唐他们,这个念头就又会被他压回去。

没想到,他克制住的时候,项老却主动提起了。

“我和你父亲这两天也仔细地探讨了一下。如果,你真的执意想去江中,也不是不可以。”项老严肃地说道。

梁建依然是完全懵的状态。

“怎么?你不想去了?”老唐忽然插进话来。老唐略沉的声音,一下子将梁建从那种懵的状态中拉了回来,他立即回答道:“那倒也不是。去还是想去的。只不过,上次您说的那些话,我也仔细考虑了,确实我提出去江中这样的想法,有些不太成熟。”

老唐看了眼项老,笑道:“你能意识到自己的不成熟,也是件好事。这说明,你已经开始在往成熟的路上走了。”

梁建被老唐说得有些难为情。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了,都要奔四了,竟然还被说成不成熟。

正在梁建不知怎么接话的时候,项老开口说道:“上面已经定了,乔任梁要去西部了。就是你之前去过的那个西陵省,他去当省委书记。”

梁建愣了愣,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巧合。莫非乔任梁也要跟他一样,去西陵折腾两年,然后到华京吗?不过,他要是到华京,那要么是直接进中央,要么就是华京市市委书记了。但到时候,屈平未必肯让这个位梁建心里已经酝酿出了一部政斗大戏。

“他这次的事情,虽然没闹大,但上面肯定要处理的。上面出手,江中省必然会有一番大动作,正是洗牌的好时候。这个时候,你去,合适。你也能好好培养一下自己的势力,为再一次进京做准备。”项老说完,看着他。

梁建回过神来,惊讶地问项老:“您是说,让我过去当省委书记?”

他话音刚落,老唐直接笑骂道:“你想得美!不是我看低你,你去当省委书记,这江中省迟早得乱套。”

梁建虽然自知老唐这话不假,他现在离省委书记的格局还差一点,但听到自己父亲这么说自己,还是难免伤心。

梁建颇有些哀怨地看了老唐一眼,没料却被老唐一眼给瞪了回来。

“我说错了吗?”老唐霸气质问。

梁建一边摇头,一边暗道,摊上这么一个霸道的父亲,还真难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是让你去当副省长。”项老接过了话题。梁建看向他,他继续说道:“这次,有一位副省长会落马,你以华景市委秘书长的身份调过去担任副省长,虽然没升,可能从某些方面说,还降了。但对你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你作为市委秘书长,大部分的工作职责是服务好市委书记,但去了江中,当了副省长,那就是要独当一面了。而且,江中虽然跟华京隔着千山万水,但它作为国内发展排名前列的省,其中形势也是十分复杂和险恶的。你去了之后,切记不能冲动行事,一定要稳中求进。”

“老项,这些还早。他要去江中,起码还得一个月。时间还长,我们可以慢慢交代。还是先说一下,明天的事情吧。”老唐忽然打断了项老的话。

项老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梁建,然后朝老唐点了点头,道:“明天的事,还是你来说吧。胡青兰那边,你比较熟。”

“也行,那我来说。”老唐点头。接着,他看向梁建,道:“明天早上,唐一会来接你和屈平去见胡青兰。到时候,你帮我给胡青兰带一句话。”

梁建微微一愣,什么话他不能电话或者短信跟胡青兰说,非要他带呢?不过,这疑问他没问出口,老唐这么安排,必然是有的道理的。

“您说。”梁建说道。

“你告诉她,就差她的东风了。”老唐说道:“而且,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这句话,一定要当着屈平的面跟胡青兰说。”

梁建又愣了一下,这背后,又有什么奥秘。

梁建想问,但犹豫了一下,又被他克制住了。这些事,老唐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他多问也没意思。何况,知道得太多未必是好事。

重要的事情,说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关于去江中的事情,老唐似乎不想多说。项老几次欲言又止,最终也都什么都没说。

又坐了一会后,梁建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和项老一齐从唐家老宅出来了。老唐送他们到停车场,看着他们坐上车后,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项老终究还是没忍住,对梁建说道:“你去江中的事情,项瑾还不知道。你这两天,找个机会跟她说一说。”

说这个话时,项老的言辞间,不小心流露出来的些许无力地心疼,让梁建心里忽然很难受。他忽然有些不想去江中了。

华京于他来说,虽然不太理想,但又如何。家在这里,老婆孩子都在这里。

只是

他转头看了眼项老,昏暗中,他侧脸上的深沉,满是让人心碎的沧桑。

以前刚认识他的时候,觉得他是一个威严的部长和一个不太懂得如何爱女儿的父亲。可如今,他只是一个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