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 故人危难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25 20:31:28 字数:3319 阅读进度:1705/1780

车子开出去大概一公里左右,兆丰忽然转头叫了一声梁老弟。

梁建转过头,问:“兆副市长,怎么了?”

兆丰微微一笑,道:“现在在车里,又不是工作时间,梁老弟还是喊我老兆吧,不然我听着别扭!”

梁建犹豫了一下,道:“好!”

兆丰笑了一下,然后道:“吴明这位同志,你觉得怎么样?”

梁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刚才购物卡的事情还在那呢,这个时候兆丰问他对吴明的印象,是故意的还是已经忘了之前的不愉快?

梁建在心里琢磨了一两秒钟,然后说道:“我对吴明同志不太了解,不好随意评判。”

“这里也没其他人,你就随便说说嘛!”兆丰说道。

梁建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随意开口比较好,便轻轻摇了摇头,道:“不好说。”

兆丰听后,笑了笑,也就没再强迫。不过,紧接着,他又说出了一句,让梁建比较惊讶的话。

他说:“其实,这吴明的事情,也是有人拜托我,我也是没办法。这华京市常委的那些人,也就屈书记,章市长,还有你梁老弟,跟郭那边没什么关系。屈书记那边,我说不上话。章市长的话,他心里应该有自己的人选,所以,想来想去,我能找的人,也就只有你梁老弟了。梁老弟也不用勉强,你要觉得吴明同志不适合,那就当那些话都没听到过。”

梁建诧异地看着兆丰,他没想到,兆丰竟然还会跟他透这个底。不过,梁建心里清楚,兆丰之所以这么说,大概也是他的一个策略。他想给梁建留个好印象,这样才方便以后谈判。

副市长一职的事情,目前还没消息出来说要物色人选的。对于兆丰来说,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拉拢梁建,所以,先建立一个好的印象才是关键。至于刚才饭桌的那一番举动,大概只是个试探而已。

梁建看着昏暗中兆丰的身影,忍不住想,这兆丰多半是扮猪吃老虎的货色了。当时因为国斌的事情,看他被王非凡怼了一句就立即赔笑的模样,还以为这兆丰是个没什么立场的老好人,却没想到,该狡猾的时候,他也依然狡猾得跟个狐狸一样。

正在梁建暗自瞎想的时候,兆丰忽然又问道:“对了,梁老弟,这抚河巷的事情,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人跟你反映了什么情况了?”

这个问题,应该不是兆丰这会才想到,他只是等到了这会才问。

梁建回答:“我正好有个朋友住在那边,前几天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说到了这个事情。所以,我就跟章市长随口提了一下。”

兆丰道:“是这样啊。我还担心是抚河巷那边的百姓有什么不满意,闹到你那里去了呢!”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不满意肯定多少有一点的,不过,现在不是还在协商阶段么,一切都还来得及。只要我们政府把工作做好了,我相信,他们也会愿意配合的。”

“政府的工作做好是理所应当的,也是必须的。不过,老百姓的要求,我们也不能随便什么就答应了。规定是怎么样的,我们就怎么来。”兆丰这话是在暗示梁建呢,就和梁建刚刚暗示他一样。你一来,我一往的,彼此都心知肚明。两人对视一眼,兆丰哈哈一笑,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梁老弟,我问你个私人问题,行不行?”

梁建一愣,问:“什么问题?”

兆丰笑了笑,问:“梁老弟以前在境州待过几年对吗?”

“是的。”梁建回答。他看着兆丰,一边心里琢磨着这兆丰忽然问这个是在心里盘算着什么,一边问他:“你有朋友在境州吗?”

兆丰道:“是有一位老同学在境州。”

“是吗?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认识。”梁建说道。这话当然也就是随口一说,梁建离开境州多年,这官场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除了基层干部之外,领导岗位多半已经不知道走过了几个人。和兆丰是同学的,年纪估计也不小了,多半不会还在基层。所以,梁建基本是不会认识的。

兆丰也摇头说道:“你肯定不认识。不过,有一个人,你肯定认识。”

“谁?”梁建不由好奇。

兆丰笑了笑,接着报出了一个名字。梁建一愣,道:“你认识她?”

兆丰摆摆手:“我不认识,不过我那位朋友认识。最近,我那位朋友过来拜访了一下我,聊天的时候,聊到了这个人,同时也说到了你。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便想问一问。梁老弟,你跟这位姓王的姑娘,关系如何?”

梁建听到这话,心底忽得有个警钟敲了一下。梁建跟王雪娉的关系,要说朋友,这么些年两人一直未曾联系,早已对彼此的生活都不再熟悉。要说算不上朋友,可两人以前也曾亲密过。所以,关于两人的关系,很难十分准确的评判。梁建是愿意将王雪娉当作好朋友的,但王雪娉那边就未必了。

兆丰这人是敌是友还不好说,梁建也不想在兆丰面前透露太多,便反问:“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兆丰便说道:“这位王姑娘最近有点状况,你们要是关系还好,那我就跟你说一说。你们要是关系不怎么样,那我就不说了。”

梁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兆丰这话绝对是故意的。他肯定已经从别人那里知道一些梁建以前的事情,知道梁建以前跟王雪娉关系还不错。这什么关系好说一说关系不好就不说了,不过就是在梁建面前,故意卖关子而已。

梁建道:“你还是说吧,她怎么了?”

兆丰道:“她的丈夫,好像是被人栽赃了,现在关了进去,搞不好,要判刑。”

王雪娉结婚这事,梁建没收到过消息。如今忽然听到兆丰说她丈夫,梁建还是愣了一下。不过,毕竟她跟梁建的关系早就已经是曾经了。梁建也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瞬间就正常了。他问兆丰:“你说是王雪聘的丈夫被人陷害了?她丈夫也是公务员?”

兆丰回答:“是的,是境州市的一位年轻副局长。据说,罪名还挺严重的,弄得不好,可能要判十年以上。”

一个人在牢内待十年,出来的话,基本上也就毁了。这王雪娉毕竟也是旧友,加上这王雪娉丈夫还是被栽赃的,梁建甚至立即就想拉着兆丰让他好好将事情说上一说,不过,话到嘴边,梁建忍住了。

说穿了,梁建不太信任兆丰。与其问兆丰,梁建不如亲自打电话问王雪娉。

梁建沉默了一会后,对兆丰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个事情。”

兆丰笑了笑,道:“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尽管说。境州那边,我还是有些朋友的。”

梁建也回以笑容:“好的。多谢兆副市长了。”

“不用客气,我们一起共事,相互扶持一下,也是应该的。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你帮我,我帮你的嘛!”兆丰说道。

梁建笑了笑,没接话。

车子到了单位后,梁建下了车,跟兆丰打了招呼,就立即去地下停车场取了车。梁建将车子开出了单位,开了一段后,找个一个能停车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拿出手机,翻出了以前的那些电话号码。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王雪娉有没有换号码!梁建一边想,一边拨通了那个名叫王雪聘的电话。

电话里安静了一会后,传来的嘟地一声。梁建心里忽然觉得有些高兴。

电话响了三声,第四声的时候,被人接了起来。

“你好,哪位?”对面传来的声音,分外熟悉。梁建都不由得怔住了。

大约有一两秒时间,梁建没出声。刚准备说话的时候,王雪娉的声音忽然响起,而且尤为刚烈硬气:“是你对不对?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去劝我丈夫的,你趁早死了这份心!我和我丈夫都问心无愧,我相信总有一天,政府和组织是会还我们一个公道的!”

梁建心想,这王雪娉的性格还是一如以前,外柔内刚。接着,他赶忙出了声:“雪娉,是我,梁建。”

梁建的声音一出,对面一下子就没了声音,连呼吸声都没了。

她那边一屏息,梁建也情不自禁地有些紧张起来了。

半响,没听到她那边动静,梁建就再次开口说道:“雪娉,你怎么不说话了?”话音刚落,对面传出来一声抽泣声,不过马上,就又被掩盖了起来。

“梁建,你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王雪娉努力地做出开心的声音。

梁建想直接问她丈夫的事情,可是想到刚才她那刚烈的话语,梁建又犹豫了。他想了想,道:“我之前把你的手机号弄丢了,今天从别人那里问了来,就打个电话想慰问你一下。对了,刚才是怎么回事?你结婚了?”

王雪娉沉默了一下后,恩了一声,道:“是的。去年结的婚。”

“是吗?那怎么没通知我?”梁建问道。

王雪娉道:“邀请你干什么,你来抢婚吗?”

“对呀!”梁建也顺口接道。王雪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过,笑声很快就又低落了下去。

梁建沉吟了一下,试探着问:“听你刚才的话,你丈夫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王雪娉一下子就沉默了。

作者题外话:我的“行走的笔龙胆”,大家关注之后,在“精彩回顾”和“江南往事”当中,都能看到你想看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