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 就是谈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6-30 16:26:05 字数:3319 阅读进度:1715/1780

楼下,梁建停了车,和朱铭先去了已经定好的包厢。

他们刚到包厢门口,许力带着黄金军和他的保镖也下来了。梁建虽然不认得许力,但他来的时候,那排场,一般人一看就能知道这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应该就是许力本人了。

许力身后,跟着他那一票保镖,将黄金军牢牢地围在了中间。

梁建目光扫过许力,越过保镖,落在黄金军的身上,脸上露出了些许吃惊的神色。他没想到,许力会带着黄金军一起来。

而黄金军也正一脸吃惊地看着他,他更是没想到,许力所说的老朋友竟是梁建。在这个时候,见到梁建,黄金军再傻也清楚了,这一次他栽倒,背后必然是少不了唐家的功劳。如果唐家也扯了进来,那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他那位好姐夫会一声不响就把他卖了!

想明白这些,黄金军看向梁建的目光,也顿时多了些其他的东西,愤怒是最多的。

梁建盯着黄金军看了一会,便移开了目光。如今,他只不过是一只困兽罢了,梁建根本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情绪。

“你好,我是梁建。”梁建朝着许力伸出手去。许力上前一步,握住后,轻轻摇了摇,笑道:“一直听人说起你的名字,今日一见,倒也不算让人失望。”

许力比梁建年长几岁,但比老唐,应该是要小一辈的。他这话,倒像是把自己放到了和老唐一个辈分上,梁建听着有些不舒服。

梁建在嘴角扯出一抹敷衍的笑容,然后道:“我们进去说吧。”

“行。”许力应下,接着转头吩咐跟在他身边的那位老张:“你安排一下,大家轮个班,先去吃点东西。我这边,暂时不会有其他安排。”

吩咐完老张,许力就又转头对黄金军笑道:“走吧,老黄,我们进去坐下慢慢聊。”

老黄还真是一个一言难尽的称呼。梁建看了眼黄金军,他脸上神色微微变化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显然,许力已经把这个曾经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黄金军驯服了。此刻他站在许力身后低着头的模样,还真像是俯首帖耳任劳任怨的老黄呢!

坐下后,许力看向坐在梁建旁边的朱铭,问:“这位是?”

梁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忘了作介绍了。于是,忙说道:“这位是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朱铭同志,也是我的好朋友。”

许力朝他点了点头,笑着道了声你好。朱铭原本打算伸出去的手又落下了,也笑着道了声:你好。

接着,梁建看着黄金军对朱铭说道:“这位,想必你应该不陌生吧?”

朱铭微微一笑,道:“当然不陌生。”说着,他朝着黄金军咧嘴一笑,道:“黄老板,别来无恙啊!”

黄金军笑得很勉强。

朱铭说完,看了梁建一眼,眼里藏着许多的问号。

梁建知道,朱铭肯定有很多想问的。但有些事情,他现在不方便说,也不能说。之前,他并不知道许力会带着黄金军一起过来,他要是知道,就不会带着朱铭一起来了。但人现在已经在这里了,再多的假设也没意思。

梁建假装没看到朱铭的目光,转头对许力说道:“我菜还没点,这里我也不熟,也不清楚你的口味,你来点吧。”

许力听后,道:“没事,让服务员来个一号餐就行。”

梁建愣了一下,然后道:“行。”

朱铭适时站了起来,道:“我去跟服务员说。”

梁建没有阻拦。等朱铭出去,梁建看了看黄金军,又看向许力,然后问:“许先生这么着急找我出来,应该不只是吃顿饭这么简单吧?”

许力看向他,微微一笑,道:“那你认为,我找你出来,是为了什么呢?”

梁建眉头轻轻一皱,目光又从黄金军身上扫了一下,然后道:“总不可能是找我出来谈天的吧。”

许力哈哈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你说话有点意思。不过,我如果我就是找你出来谈天的呢?”

这话梁建是肯定不信的。越是精明的人,越不会做无用的事情。他们所做的任何事情,一般都会带着某种目的。梁建跟他非亲非故,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找他来谈天。

梁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并不喜欢这种猜谜语一般的说话方式,他更喜欢直接。所以,他沉吟了一会后,就说道:“许先生,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地说吧,大家时间都珍贵,这么打哑谜,没意思。”

许力笑容依旧,手指轻轻在那个水晶杯上敲了两下,然后道:“行,那我们就开门见山。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跟你聊一聊,联络联络感情。”

梁建愣了一下,难道自己想错了,许力找他出来,真的只是为了聊一聊这么简单?

梁建心里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可信。许力如果真的只是想跟他拉拢一下关系,何时不可以,为什么偏偏就要挑现在?他即使是想趁热打铁,也不用急于这一时。他们之后肯定还会有接触的。

梁建还是不信许力这话。许力也看了出来,低头笑着说道:“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

梁建道:“你要是说得可信,我自然是会信的。”

许力笑了一下,没再接话。

梁建看着他这样,莫名地有些烦躁。正好这时,朱铭回来了。他看了一眼梁建,立即就发现了梁建眉宇间那一缕隐现的不悦。于是,他又看了许力一眼。

“许先生是做什么的?”朱铭坐下后,笑着问。

许力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回答:“做点小生意,不值一提。”

朱铭道:“能和我们梁秘书长坐一起的,做小生意有可能。不过,黄老板的身边,从来没有做小生意的。黄老板,你说我说得是不是啊!”

黄金军看了他一眼,没接话。

许力笑眯眯地转头看了黄金军一眼,然后回过头对朱铭说道:“朱检察长对我这么感兴趣,可是会让我有些慌的。”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许先生能和梁秘书长成为朋友,我想应该也是正派的人,既然正派,又有什么好慌的呢!”朱铭说道。

梁建以前觉得朱铭这人说话直接,此刻忽然发现,他说话还是挺有水平的。许力听后,微微愣了一下,旋即哈哈笑了起来。笑了几声后,他停了下来,看向梁建说道:“看来说话有意思的不止你嘛,你这位朋友说话也挺有意思。不过”他话锋一转,目光又转向了朱铭,道:“我跟你们梁秘书长可还不是朋友。我倒是想跟他做朋友的,但他好像不太愿意。可能我这种生意人,入不了梁秘书长的眼吧!”

许力又将梁建架到了高处,上不得,下不得。上了吧,势必得罪许力。现在黄金军还在他手里,要是得罪了,恐怕又要平生风波。而且,许力也不是一般人。可要是下了吧,梁建心里难免有种被逼的感觉,实在难受。

梁建心里多了些不悦,不过,这话是跟朱铭说的,梁建还没想好,到底是下还是不下,便索性装作没听到。

朱铭看了梁建一眼,看到他微微向下的嘴角,便大概猜到了他的心思。于是,接着许力的话就说:“许先生这么说,可是要伤我们梁秘书长的心的。你要是入不了他的眼,他今天就不会百忙之中抽空出来陪你吃这顿饭了!”

许力哈哈一笑,道:“你说得也是。这么说来,那我应该也算是梁建兄弟的朋友了?对吗,梁建兄弟?”许力说着,便看向了梁建。

梁建对许力印象并不好,但此刻,他只能说对。梁建点了下头,道:“只要许先生能坦诚相对,我自然是愿意认你这个朋友的!”

“夫妻之间才需要坦诚,朋友之间嘛”许力微微笑着:“只要能够互惠就行了!”

梁建眉头一皱。

许力看了他一眼,无声地笑了笑,然后转头对黄金军说道:“你让经理送瓶好酒过来,今天跟梁建兄弟第一次见面,怎么能没点酒助兴呢!”

梁建听到了,立即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喝酒。”

许力让黄金军打电话,然后才转过头来看着梁建说道:“梁建兄弟,你这可不够意思了。刚说了要认我这个朋友,现在连点酒都不给面子!”

“既然你说了,朋友之间只要互惠就行了,那么酒不酒的,就没这个必要了。”梁建反驳道:“你说呢,许先生?”

他不想再被许力一次又一次地架到道德的高处,梁建不喜欢这种进退两难的感觉。所以,他决定,反击。

许力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道:“你说得也是。那你随意。”

黄金军打了电话后,经理很快将酒送来了,同时,之前许力点的一号餐也送来了。所谓的一号餐,几乎是相当于满汉全席的标准。看着流水线一般送进来的菜,梁建也是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菜上齐后,许力经理也已经给许力还有黄金军倒上了酒,至于朱铭和梁建,都没有喝酒。

经理出去了。

许力拿起酒杯,对梁建说道:“今天初次见面,我先敬你一杯。我知道,梁建兄弟心里对我有些意见,不过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我先干为敬。”说罢,他仰头将杯子里的酒都喝了。

梁建见他这样,犹豫了一下后,拿起自己的水杯,道:“我下午还要上班,是不能喝酒的。还请许先生谅解。我以茶代酒,略表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