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牛杂店风波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7-23 14:49:20 字数:3336 阅读进度:1754/1780

()姜仕焕接到他的电话,有些意外。他笑着说道:“这会儿上班时间你给我打电话,肯定是有事,对不对?”

梁建尴尬地笑了一下,道:“被你猜了。我确实是有点事想请教你一下。”

姜仕焕道:“什么事,你说吧。”

梁建便将碧海集团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他问姜仕焕:“你说,这个事情,如果我想招银行系统的人帮忙,找哪个位置的最好?”

姜仕焕听后,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碧海集团的事情,我也是有所耳闻。我还以为是假的呢,没想到是真的。不过,这事情要是真的,那多半不可能仅仅只是因为海外那点事情就停了碧海集团所有项目的贷款。多半是有人使了段,说不定是他的竞争对的恶意竞争。你这个时候插,容易趟进浑水里。”

姜仕焕这个顾虑,其实梁建也想到了。要不然的话,银行那边不能会有这么果决的动作。碧海集团在国内这么多项目,一旦全面断贷,对于碧海集团来说,可以说是灭顶之灾,但对于政府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但,莫军来求了他,梁建出于爱才之心,还是想帮一把的。再加上,影视城的项目,确实对滨州非常重要。最后还有一点,梁建现在负责国土资源,这些事情,迟早也还是要面对和接触的。

梁建想着,便对姜仕焕说道:“你说得有一定可能,我也考虑到了。不过,不管这是不是一趟浑水,我要是出帮了这个忙,碧海集团不说,那滨州的这位莫军同志,我算是拉拢了。我现在在这里,没什么根基,能拉拢一个是一个。而且,这个莫军,我还挺欣赏的。他能找上我这个刚上任的副省长帮忙,说实在话,我还听有些意外的。”

“我看你不止是意外,你还有些得意。”姜仕焕笑道。接着,他话锋一转,问:“那你是打定主意要帮了?”

梁建犹豫了一下后,嗯了一声。

姜仕焕说道:“既然你打定主意,那我就给你推荐两个人。”

“你说。”梁建道。

姜仕焕说:“你丈人,还有你父亲。”

梁建一愣,旋即苦笑道:“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要是想找他们帮忙,何必还打电话给你。赶紧说正经的。”

姜仕焕严肃地说道:“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这件事,你要真想帮得有意义,那就找你丈人和你父亲,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我估计,顶多天,碧海集团的这个事情,就能有结果。找其他人,你想一想,这些人随便给你拖一拖,拖上一两个月,到时候,即使银行愿意给碧海集团重新房贷了,碧海集团还会是原来那个碧海集团吗?现如今竞争这么激烈,一两个月时间,对于造一个楼盘来说,时间不算长,但对于商场的斗争来说,一两个月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了。甚至,不用一两个月,一两个星期就能让碧海集团伤筋动骨了。”

梁建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事情上,姜仕焕看得要比他深刻得多了。这部分是经验,还有部分,是性格。

梁建考虑了一番后,同意了姜仕焕的主意。

姜仕焕笑了起来,道:“我多句嘴,你别嫌我烦。你呢,有时候是想太少,有时候呢又是想太多。关系是什么?能利用的才是关系。不能利用的,那不叫关系。就跟朋友一样,整天就是吃吃喝喝的,那是酒肉朋友。你帮我我帮你的,那才是朋友。亲人之间亦是如此。所以,你别去想太多,该让你父亲他们帮忙的时候,就帮忙。他们辛苦创下的这一切,不也是为了想给后代带来一些便利吗?”

“我知道了。”梁建有些无奈地说道。

姜仕焕听出了他的无奈,哈哈笑了两声,然后道:“回来了,记得给我打电话,一起吃饭。”

“行。”梁建应下。

姜仕焕挺忙的,梁建也就没跟他多聊。

梁建放下电话后,还是犹豫了一会,才下定了决心,拨通了老唐的电话。老唐在这个时候接到他的电话,也有些意外。

梁建将事情跟他说了,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梁建问他,是不是不好办。老唐笑了一声,道:“这个事情,说好办也好办,说不好办也不好办。关键就看,背后使绊子的那个人是谁了。我待会先去打听一下,这个事情到底是个情况,然后再跟你说。”

梁建应了下来。

老唐又问了几句他在这边的现状,才挂了电话。

梁建放下电话后,将这个事情暂时放到了脑后,不去想他了。既然这个事情拖给老唐了,那他再操心,也没啥用。如果老唐也搞不定,那他也就不用去想办法了,多半也是搞不定的。所以,接下去,只要等老唐的消息就行。

梁建重新又休息了一会,然后将牛达叫了起来,跟金灿说了一声,就带着牛达出去了。他想去滨州市区逛一逛,看看滨州市区现在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两人在酒店门口的路边打了个车,直接到了市心。今天虽然是工作日,但市心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少。没人认得梁建。

梁建和牛达,就像是两个出来逛街的人一样,慢慢地逛着。不过,两人穿得都挺正式,梁建长得也还算帅,两人身高也高,自然也就比一般人要引人注目。

逛了一会,梁建在一条老街的巷子里,看到一家卖牛杂的店,点名叫岭南第一牛杂。这第一两个字,引起了梁建的好奇。梁建跟牛达说:“走得有些饿了,吃一点这个再走吧。”

牛达立即去买牛杂了,梁建则在档口找了个空桌子坐了下来。他刚坐下,旁边的那张空桌子也来了两个人坐下了。这两个人,膀大腰圆的,穿着黑短袖,露出的胳膊上,纹满了纹身。

“老板,两碗纯牛杂。”其一个脖子里带着小孩子小指那么粗的金项链的大汉高喊了一声。那一嗓子,将就坐在旁边的梁建给吓了一跳。

梁建回头看了一眼,那大汉瞧见了,立即瞪了过来,吼道:“看什么看!”

牛达正好拿着两份牛杂过来,看着这情形,立即就快步冲了过来,粗着脖子就吼了回去:“你想干什么!”

大汉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往前一步,都快要贴到了牛达的脸上,只可惜,他要比牛达矮半个头,所以没有了居高临下的气势,那翻着眼睛往上瞪的模样,有些搞笑。

“干嘛,想打架?”另一个大汉也站了起来,走到了牛达的另一边,开始摩拳擦掌。仿佛,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了。

卖牛杂的老板是个戴眼镜的小个子男人,十岁左右的年纪,透着书生气。一见这阵仗,忙跑了过来,打圆场。

梁建不想闹事,免得不好收场,便给牛达使了个眼色,让他坐了下来。

那两大汉,被老板赔着笑给推回桌子边坐下了。其一个大汉坐下的识货,还狠狠地踢了一脚旁边的塑料凳子。

“老板,你没事吧?”牛达有些不放心地问梁建。梁建笑了笑,道:“能有什么事,没事。吃吧。”

牛达的护主,还是挺让梁建满意的,虽然略微冲动了一些。不过,看牛达的那体格,真要打起来,未必会吃亏。

而且,要真打架,梁建也是不怕的。

不过,他如今身份不同,能不打架自然是不会打架的。

想到打架,梁建就想到小五。论打架,梁建见过最厉害的,便是小五了。今天这两大汉,放小五跟前,估计都不够一个的。

梁建一边想,一边吃着牛杂。这牛杂的味道,确实不错。虽然,未必是第一,但也不算没了这名头。

梁建刚要跟牛达说味道不错,忽听得背后那两大汉,粗着嗓子说起了话。

“今天老大带来那小妞,你看到了吗?”其一个说道。

“看到了,你猜那小妞有几岁?我估摸着,恐怕还不满十八周岁吧?”另一个说道。

“什么十八周岁,据说,才十六岁,还是虚岁。”

“啊,那老大也下得去?”

“有什么不好下的。现在的小姑娘发育早,你看那姑娘,胸大屁股圆的,要不看脸,谁能相信她才十六岁。”

“那倒也是。不过,看脸就能看出年纪了。反正我是下不了的。”

“你想下也没这个福气。这种货色,也就老大有这个福气。我听说,这小姑娘,是那个萧局长家的公子送她的。”

“轻点,被人听去了不好。”

“怕什么!难不成这滨州市,还有人敢跟那位萧局长对着干?”

“那个市委书记不敢?你忘了,去年那事了?我听说,那事就是市委书记在背后搞的鬼。”

……他们后面还说了不少,不过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但紧紧只是这些,已经让梁建心里震惊了。

梁建离开那里后,让牛达查了一下,这滨州市哪位局长姓萧。

牛达很快就查到了,姓萧的是滨州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不过,滨州市公安局的局长位置已经空了一年多了。

市公安局局长也算是要职了,这样的位置竟然能空一年多,让梁建很是惊讶。

回去后,他想了想,让牛达将一直候在酒店的莫军叫了上来。

这个事情,他既然听到了,问总是要问一问的。尤其是梁建听到那两个人谈论那个不到十六岁的小姑娘,让梁建感觉心痛。可能是因为他现在也是一个女儿的父亲的缘故,所以碰到这种事情,总是容易会愤怒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