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客房训话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8-22 15:03:59 字数:3332 阅读进度:1758/1780

莫军不傻,卢天河也不傻。他也听出来了那两句话里的轻重分别。不过,卢天河也明白,自己多少有些理亏。这影视城的事情,他不仅是没帮过什么忙,还暗地里使过一些绊子。这倒也不是他不希望滨州好,他只不过是不喜欢莫军平日里做事的态度,主要是对他的态度。其实,两人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大的冲突。

他卢天河干完这一届,就会去省里,对于他来说,能和莫军搞好关系是最好的。他刚来的时候,确实也是这样想的。

可是,莫军虽然是个聪明人,但在卢天河看来,莫军有些时候这脑子就是有些拐不过弯来。再加上,卢天河这些年顺风顺水,背后有人,也习惯了被人捧着,哪想到这莫军是个另类。于是,这一冲突,卢天河原本和谐相处的念头也就抛之脑后了。

梁建刚才那话再加上之前在饭桌上的那番关于低调的话,倒是有些点醒了卢天河。让卢天河意识到,自己在这里,还是得低调一点。毕竟,他的目标不在这里,而是在省里。要是真惹恼了这莫军,万一给自己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影响了后面的升迁,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如此一想,卢天河的态度瞬间就谦恭了许多。

卢天河先是对梁建说道:“梁副省长,您刚刚这一番话,犹如暮鼓晨钟,一下子就把我给敲醒了。之前呀,是我太看重一些东西了,这往后,我一定会和莫书记一起齐心协力,把滨州搞好。”

梁建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有几分真心实意,不过,他能当着他和莫军的面,表这个态,也算是不错了。梁建便道:“你能意识到就好,你和莫军,两个党政一把手,就应该要精诚合作,这样这滨州市的发展才会越来越好嘛!莫军,你也是!”梁建转向莫军:“工作上,不能藏私。老话说得好,团结力量大!滨州现在这样的状况,更加需要团结了。你们领导团结了,下面的人才会团结嘛!”

“您教训得是。”莫军立即点头。

梁建满意地笑了笑。接着,他看向金灿,道:“接下去,你来跟他们说一说影视城的那些问题吧。”

金灿点头。

莫军和卢天河二人都看向了金灿。

金灿将手上的笔记本啪地一声合上了,然后屁股略微往前挪了挪,接着挺直了身体。

“我之前做过一些调查,发现影视城的问题不少。主要是两方面。一方面是征迁问题。这个问题的话,倒也是比较平常。凡是要开发的地块上涉及到征迁赔偿,多多少少都会碰到点问题的。所以,这个问题,我们今天不谈。今天主要谈的是,影视城后面的那个印染厂的水污染问题。”

这话一出口,莫军的眉头一皱,神色立即凝重起来。一旁的卢天河,脸色也变得复杂起来,他偷偷瞄了一眼莫军,嘴角又勾勒出些许冷嘲热讽的味道。

“你们谁先来解释一下吧。”梁建看着他们二人,问。

莫军有些犹豫,卢天河看了他一眼后,率先说道:“梁副省长,这影视城的事情我之前虽然不怎么操心,但这个事情,我倒是知道一些。”

“哦,是吗?那你说来我听听。”梁建看着他,道。

卢天河道:“那家印染厂,其实市里去处理过很多次,那厂子开了关关了开,也已经很多次了。每次,只要相关部门的人去他们厂子一关,这厂子里的人当天就会到市政府门口闹,拉个横幅往那一坐,一坐坐一天。这影响太不好了,莫书记也是没办法,让他们整改吧,他们说没钱,让他们关门吧,他们闹,所以这厂子一直就没解决。莫书记也是尽了力了,要我说,这事情,不怪莫书记。”

他这话,听着似乎是像是在替莫军说话,但细细一琢磨,他又何尝不是把这个事情的责任都推到了莫军身上。

梁建自然听得出来他这点小九九,不过,也属人之常情,他也不想跟他去计较。他看向莫军,问:“除此之外,这背后还有其他的缘由吗?”

莫军有些迟疑。

梁建看了出来,眉头微微一皱,轻喝了一声:“问你了你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莫军微微吸了口气,然后一抬头,看向梁建,道:“那厂子的老板是萧正道的亲戚,据说,萧正道还有股份在里面。每次我想要采取强硬手段,都会被萧正道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给阻拦。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那些厂子里的人来闹事,我们都束手无策的缘故。”

梁建顿时皱紧了眉头,责问莫军:“难不成,你们滨州市公安局,还成了他一个人的了?其余的副局长吗?难道你这市委书记的话,也没人听?”

莫军脸上露出讪讪地表情,低了头,羞愧地说道:“其余的几位副局长基本都是唯萧正道马首是瞻。只有一个不听他的,却也是个明哲保身,不想管事的。”

梁建看看莫军,再看看卢天河,哼了一声,道:“你们两个一把手,连一个副局长都弄不过,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好了!”

莫军惭愧地低了头。

卢天河有些不服气,他说道:“要是简简单单那一个副局长,我们自然是不放在心上的,关键是这副局长背后还有省里的高书记。这才是我们所忌惮的。”

梁建看了卢天河一眼,看来他来到滨州,也不是每天光打酱油了。想到这,他对卢天河说道:“天河啊,且不论高书记跟这萧正道关系如何,即使很好,但萧正道终归只是个副局长。他一个副局长骑到了你们两位一把手的脑袋上作威作福,你觉得你们这两位一把手的脸上还有光?再者,要论背景,现在的当官的,谁没点背景?天河同志,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梁建看着卢天河,卢天河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道:“您说的是。”

梁建再次看了莫军一眼,然后道:“这样吧,明天增加一个行程,我们去那家印染厂逛一逛!莫军,你和天河也一同去。另外,那个萧正道也叫上。”

“这恐怕有些不合适。那个厂子里的人比较蛮横,我担心到时候会闹出事来。”莫军有些为难地说道。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要了解矛盾,就要深入群众。你堂堂一个市委书记,要是连老百姓都不敢见,怎么做工作?你的工作做出来,能做好?”

“您批评得是。那我待会就去安排。”莫军立即说道。

梁建点了下头,道:“不用通知印染厂那边。萧正道也不用通知,明天到了那边再说。”说着,梁建看了一眼卢天河。卢天河忙点头说知道了。

话也说得差不多了,梁建没留他们再坐下去,很快就把他们都赶了出去。

他们走后没多久,熊叶丽就给他发来了短信,短信里是郑肖在华京的家庭住址。梁建看到后,给熊叶丽回了个短信:“谢谢!”

很快,熊叶丽也回了短信:“记得请我吃饭。”

“没问题。”梁建回。

房门外,金灿将卢天河和莫军送到电梯口,等他们进了电梯,就回自己房间了。

电梯里,卢天河和莫军并排站着。电梯快速往下,快到一楼的时候,莫军忽然对卢天河说道:“同事一场,我劝你一句,尽早跟那个萧正道断了来往!”

卢天河面色一变,转头盯住莫军,就问:“你什么意思?”

莫军目视前方,听着电梯叮地一声响起,他微微一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卢天河,你好自为之!别到时候,折了夫人赔了兵!”

说完,这电梯门也开了,莫军直接走了出去。留下卢天河一人,神色变幻不停地站在那,跟傻了一样。

卢天河回到自己房间里后,在客厅里,来来回回,踱了不知道多少圈。他的神情上,透着焦躁。

许久过去,卢天河停下脚步,一咬牙,拿起手机,找出了省长戚明同志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戚明正准备休息,接起电话的时候,他看了眼手表。接通后,他第一句话便是:“怎么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有什么要紧事吗?”

卢天河道:“今天我见了新来的那位梁副省长,感觉这个人,不一般。”

戚明听到这话,鼻子里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声,然后道:“他是什么背景,你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家庭里出来的人,会是一般人?对了,我警告你,别惹他。”

“您放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我今天给您打电话,是有件重要的事我想跟您汇报一下。”卢天河说道。

“你说。”戚明道。

卢天河添了一下嘴唇,在心里飞快地斟酌了一下,然后道:“今天晚上我跟莫军一起到梁副省长的房间里去坐了一会,我听梁副省长的口吻,他似乎对萧正道很不满意。我觉得,他很可能会帮莫军除掉萧正道!”

“除掉萧正道?”戚明一惊,然后皱起了眉头。他沉吟了一下后,问卢天河:“你确定梁建想帮莫军?”

“是的。”卢天河点头。

戚明眉头皱得更紧,疑惑道:“可是据我所知,梁建跟这个莫军好像也是才认识吧?难道,他们以前就有什么来往?”

卢天河道:“应该没有。”

“那梁建为什么会帮莫军?他难道不知道,这萧正道的背后是谁?”戚明又问。

“应该是知道的。”卢天河答道。

作者题外话:想要与我交流,可以关注我的“行走的笔龙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