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人心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8-22 15:04:23 字数:3397 阅读进度:1771/1780

梁建没立即接着往下说,而是沉默了一会,让这个中年男人在心里把梁建刚才说的这番话,消化消化。

过了一会,梁建看着他神情上已经没了之前那种随时准备拼命豁出去的感觉后,才接着往下说:“你弟弟虽然没了,但你弟弟的孩子还在。活人还是要为活人考虑,你说对不对?而且,你弟弟这孩子,本身就身体不好,再这么闹下去,本来一条命,也要被你们闹没了。你要是真为了你弟媳和那孩子好,就听我一句劝,别闹了。钱的事情,坐下来,我们好好商量商量。”说到此处,他顿了顿,然后话锋一转,说:“但是,两百万肯定是没有的。这个,你心里要有个底。毕竟,原本你们这个事情,无论是你们的错还是项目方的责任,都不应该由我们政府来承担。现在政府插手管你们这个事情,是出于对你们的同情。你们之前闹,把项目方给惹火了,他们现在不肯管你们这个事情了,而且还要追究你们的责任,市委书记吕良同志花了很大的精力才勉强说服了项目方,让他们同意不追究你们的责任。所以,你们也要懂得见好就收。你们已经把项目方给闹火了,别回头把我们也给惹火了,到时候你们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梁建这番话,只要中年男子不傻,他都能听得明白,也能想得明白。他沉默了一会后,问:“那你们打算赔给我们多少?”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不是赔偿,是抚恤金。要说赔偿,我们是不用赔的。但出于人道考虑,我们会给你们一定的抚恤金。你明白了吗?”

中年男人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梁建看了他一会后,转头吩咐人去把吕良叫进来。吕良进来后,梁建对中年男人说到:“抚恤金多少的事情,由他来跟你谈。”

说完,梁建站起来,先跟吕良走到了一边,将刚才他跟这男人谈的,简单的说了一下:“我跟他谈过了,赔偿我们是没有的,但出于人道考虑,可以考虑给他们适当地抚恤金,另外,其他员工的伤亡责任,就不用他们承担了。接下去这抚恤金多少的事情,你来跟他谈吧。”

吕良看了看梁建,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中年男人的对面,没去坐梁建刚坐的那个位置,而是站着。

“既然梁副省长已经跟你谈好了,那我也没必要多说了。看在你弟媳妇他们孤儿寡母,孩子又有病的情况下,抚恤金我可以多给一点”吕良说道。

“多给一点是多少?”中年男人带着点希冀有点不信任,盯着吕良,追问。

吕良抿了下嘴,然后道:“二十万。这是我们能给的最多的了。”

二十万这个数字,离梁建心中想的数字还是有点差距的。看来,这吕良还真是一个持家的人。不过,梁建既然说了由吕良来谈,此时再插嘴也不好,所以他没出声。

中年男人显然对这个数字不满意,从二百万一下到二十万,这一下减了十倍,他根本就接受不了。他挣扎了起来,挣扎了一下,发现挣扎不动,就喊了起来,道:“二十万?我弟弟一条命,就值二十万吗?我不同意!最少八十万,少一分都不行!你们要是不同意,那我们就耗着,看谁耗得过谁!”

吕良也起了火,牙一咬,就恨恨说道:“你别以为我真不敢把你们抓起来!”

“那你抓啊!你现在就让他们把我抓起来,带去关起来!反正你们这些当官的,也不把我们这些老百姓的人命当回事。我们这些人在你们眼里,跟只蚂蚁差不多!”中年男人粗着脖子跟吕良对喊起来。

梁建看不下去,走过去,对着中年男人厉声说道:“三十万,你同意的话,现在就让人给你们签协议,一个星期内就把钱打到你们卡上。你要是不同意,那就算了,我们按法律来,该判刑判刑,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孩子的话,送福利院,这样对孩子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否则跟在一个能抱着孩子跳湖的母亲身边,迟早也是活不成的!”

中年男人被梁建这么一喊,倒是愣住了,眼睛里是掩不住的惊慌。

吕良冷静下来后,低声在梁建旁边说道:“梁副省长,这三十万会不会有些多了?毕竟这事情,本身”

梁建瞪了一眼,吕良立即噤声,没说完的话也戛然而止。

梁建又看向中年男人,有些烦躁地问:“我给你十秒钟考虑,不同意的话,你就跟着几个警察同志走吧。其他人也是,凡是今天闹事的,都按照法律法规,该判刑判刑,该拘留拘留!”梁建一边说,一边扫视了一圈屋子里的人。那些个之前闹事的,听到梁建这话,都有些慌了。有人喊:“你们凭什么抓我?”

也有人劝中年男人:算了吧,三十万也不错了。

这时,金灿跟那个女人回来了。女人情绪低落,脚下也软绵无力,金灿扶着她在旁边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她走过来到梁建旁边,耳语道:“那个小孩子情况不太好,现在在抢救了。牛达在医院盯着。”

梁建听完这话,他看向那个中年男人,然后说道:“你把刚才的话,跟他也说一遍。”

金灿有些疑惑地看了梁建一眼,但还是照做了。

中年男人听到孩子情况不好,脸上神色大变。片刻后,他低头,脸埋进了双手里。

“现在这样,你满意了?”梁建盯着他,沉声说道:“要不是今天我们的人救得及时,你这外甥就没了。”

“老金,算了吧。”有人走到中年男人旁边,低声劝了一句。

中年男人埋着头,竟哭了起来。良久之后,他松开手,低着头,哑着声音说道:“行,三十万就三十万。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说。”梁建道。

他抬起头,红着的眼眶,带着泪光看向梁建,道:“我外甥这病,我希望你们政府能”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梁建打断了他的话,道:“这个没问题。”说着,他叫过吕良,道:“那个小孩子的病,你回头去了解一下情况,能帮的地方,帮一下。”

“好。”吕良点头应下。

“行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梁建扫向屋子里的人,道:“你们也都可以散了。该干嘛干嘛去,以后这种聚众闹事的事情少做做,也就是你们的市委书记吕良同志好脾气,随着你们闹。要换做其他脾气暴一点的领导,都给你们抓起来,就算不给你们判刑,就是拘留几天也有得你们苦头吃了。有事情,就坐下来好好商量,别动不动就闹事。你们一闹,没事也有事了。你们说是不是?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的,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会让问题变得更严重。这话呀,今天都记住了!”

这些人一个个都低下了头。

梁建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然后吩咐人将这些人都送了出去,中年男人和那个女人留了下来。

梁建让吕良先把他们两人送去医院,顺便给这个女人检查一下身体,这个女人在水里泡了那么久,搞不好哪里有受伤。万一后面再出点问题,怕又是一出闹剧。另外,他还吩咐他,今天必须要把抚恤金的事情敲定好,该签合约就签合约,一个星期之内,钱一定要到位。吕良都一一答应了。

吕良把人送去后,带着牛达一起回来了。梁建被这个事情一闹,也没了心情继续参观这个玲珑镇,回了酒店休息。他们到的时候,他刚眯了一会,醒了过来。

梁建洗完脸出来,看到吕良坐在沙发上,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给谁发信息。

梁建在他右手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看着他慌忙收起手机,他考虑了一下,道:“今天这个事情,虽然是解决了,但我希望你自己也可以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这个事情,拖了这么久迟迟没有解决好,反而还闹了这么一出来,今天要不是我让牛达下去救人,恐怕这玲珑镇上就又多了两条认命了!”

吕良低着头,一听这话,忙认错:“梁副省长,我接受批评。这个事情,确实我有责任。我承认,因为这些人频繁闹事,所以对他们一直都有情绪,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不够积极。不管您做出任何的处罚决定,我都接受。今天,幸好有您在,及时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事情已经解决了,处罚就不必了。不过我希望你吸取这次的教训。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不可以调解的。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明,你在处理这个事情的态度上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在,知道自己在哪里有问题,然后改进。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再有第二次了。”梁建说道。

吕良忙不迭地点头说是,态度可谓很好。可,梁建看着他,总是觉得有些怪。今天这事说起来,也确实不能全怪吕良,对方也要承担一大部分的责任。但,梁建今天跟那些人接触下来,那些人也并不是特别无理取闹的那种,梁建见过的蛮不讲理的也不少了,今天这些人,还算好的。而且,他们之所以今天闹成这样,说明双方之间之前的沟通并不顺利,而且让对方心里心存怨恨。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吕良在之前的沟通力,到底做了些什么,以至于他们今天做出这么过激的事情来。

这些都是问题,不过事情已经解决了,而且梁建虽然算是吕良的上级,但这毕竟是定海市的事情,梁建插手过多,也不好。所以,该批评的批评了,再多,梁建也就不说了。有些问题,就让它烂在肚子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