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重回旧地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7-09-09 09:48:08 字数:3272 阅读进度:1772/1780

下午这事这么一闹,晚上那顿吕良精心安排的晚饭,气氛也有些不一样了。吕良心有顾虑,说话也总是小心翼翼。他小心,跟着他来陪梁建吃晚饭的其他人,也就更加小心了,真是一句都不敢多说,生怕说错了一句。

这样紧张的气氛,对于他们来说,吃饭就如同嚼蜡,那是折磨。对于梁建来说,也没什么心情,心情影响胃口,胃口自然也就不好了。

所以,随便吃了点,敷衍了几句,走了个过场,就散了。吕良还安排了其他的节目,梁建借口说自己累了,推掉了。

回到房间后,梁建将牛达和金灿都叫到了房间里,一是再确认一下明天的行程,二是,梁建想和金灿讨论一下定海市的这两位一把手。

梁建作为分管国土资源,农业,林业,水利,扶贫等方面的省领导,今后跟这几个经济相对落后的地级市领导肯定还有很多接触。所以,梁建现在多了解一下,也是为了今后的工作顺利。

牛达给他和金灿都分别泡了一杯柠檬水,送到手上后,又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才在金灿旁边隔了一点距离的位置坐了下来,拿过笔和本子,放在膝盖上,抬眸专注地看向梁建。

梁建看着他这严肃认真地模样,笑了一下,道:“只是随便聊聊,你不用这么正式,放松一点。”

牛达哦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犹豫了一下后,将笔和本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屁股往后略微挪了挪,看着坐得没那么笔直,显得放松一些。

梁建朝着他笑了笑,然后看向金灿,道:“明天的行程,你说一下吧。”

金灿点头:“明早九点开会,地点的话,原本是定在昨天我们住的酒店,但考虑到我们时间上可能来不及,就更改到这边了。这个的话我已经跟林海峰同志和吕良同志都已经沟通过了,他们表示没意见。”说到此处,金灿停了下来,看向梁建,征求他的意见。

梁建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道:“你继续说。”

金灿继续往下说:“会议时间的话,暂定是四十五分钟,可能会有五分钟左右的误差。会议结束后,休息十五分钟到二十分钟,我们十点半之前,从这里出发,前往凉州。从这里过去,走高速,不堵的话,大概两个半小时左右就可以到凉州那边的酒店。所以,顺利的话,我们一点钟左右可以到达凉州酒店,午饭到酒店后吃。午饭时间是一个小时,吃完午饭休息一个小时,三点钟开始开会,五点钟之前结束,然后休息。六点钟,晚宴。明天一天大概的流程,就是这样。您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整的。”

金灿话刚说完,梁建正在考虑,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需要调整的,忽然金灿突然想起一事,便说道:“对了,梁副省长,省水利局的局长丁成伟明天正好也到凉州去考察。”

梁建愣了一下,问金灿:“这么巧?他也是明天才到凉州吗?”

金灿点头。

梁建听后,抿着嘴想了一会,然后对金灿说道:“要不这样,凉州往后放放,先去境州吧。”

金灿迟疑了一下,道:“凉州那边我已经通知了,现在改变行程,凉州那边会不会心里有意见?”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我这也是为他们考虑。省水利局局长和我一起到了,他们怎么安排?你好好跟他们解释一下,我相信他们应该是能理解的。”

金灿点头。然后又问:“那我待会给境州那边打电话通知。”

“恩。”梁建点头。

金灿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笔记本,接着说道:“这么一来的话,行程得改了。那我先去把行程排一下,排好了我再来跟您汇报。”

“行。那你先去忙吧。”梁建看着她,点点头。

金灿起身往外走,牛达送了她去了门口。他关上门,转过身,却看到梁建坐在沙发上发呆。他愣了一下后,站在那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然后退到了门口去了。

其实,滨州、定海这两个城市这样走下来,中间还回了一趟宁州,梁建是感觉有些疲惫了。

水利局局长丁成伟的忽然出现,倒是给梁建找了一个借口。

镜州,他已经很久没回去了。那个城市,对梁建来所,装满了太多的回忆。有欢笑,有泪水,有痛苦,也有喜悦。有许多不堪回首的过往,也有许多让人想起就不自觉嘴角上扬的回忆。此刻,想到明天回再次踏足那里,梁建的心情忽然有些复杂。

那些人,那些事,忽然间就涌上心头,多年过去,依然鲜活,恍若昨天。

不知为何,他忽然就很想给胡小英打个电话,倒也不是想叙叙旧情,只想叙叙旧。镜州的那些事,项瑾参与不多,而胡小英,却陪伴了他许久,走过了很长一段路。

梁建拿过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低头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许久后,他打开了手机,然后在通讯录里找出了王雪聘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一通,王雪聘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梁梁副省长,您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梁建故作生气,道:“雪娉,要是你也这样,那我们这朋友就没得做了。”

王雪娉嘿嘿一笑,道:“知道了,那我叫你梁大哥,行了吧。”

“恩。”梁建笑了起来:“我明天到镜州,明天晚上一起吃晚饭吧。叫上你先生,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王雪娉听到梁建让他叫上洪兵,这让王雪娉有些惊讶,也有些意外,甚至还有些惊慌。她就像是一个tou情的女人,被戳穿了一样,有些无措。不过,这种情绪,很快就被王雪娉压了下来,而且平静了下来。她笑着,淡定地对梁建说道:“好,没问题。不过,我来安排,我请你吃饭。”

梁建道:“我请你们吃饭。”

“不行,这个事情,你别跟我争。这顿饭,必须我来请。”王雪娉无比坚决地说道。

以前的时候,王雪娉就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子,决定的事情,向来都是很坚决的。梁建听她这么说,就笑了笑,道:“行,有人请我吃饭还不好吗,不过,我可有要求的,太差的地方,我可不去。”

王雪娉道:“知道,你现在是副省长了,不会让你去路边摊的。”

梁建笑了起来,这么多年,她的性格倒是没多少变化,还是如此。跟她聊天,感觉很轻松。从内到外的轻松。

挂了电话后,这几天来的疲惫,都感觉少了不少。梁建放下手机,一看牛达没在,愣了一下,旋即意识到,牛达可能是躲出去了。于是,便将牛达叫了进来。嘱咐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梁建想到刚跟王雪聘越好明天吃晚饭的事情,便让他给金灿去带个话,明天的晚饭空出来。

交代好后,牛达就出去了。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梁建一个人,梁建坐在沙发上,回忆了一些往事后,才起身去洗漱,然后跟项瑾打了会电话,跟两个小家伙视频了一会,才休息。

第二天一早会议结束后,梁建稍作休息后,就立即赶往镜州。定海到镜州要五个多小时的车程,比凉州要远多了。午饭的话,他们只能是在路上将就一下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在下午快四点的时候,到达了镜州。多年不见,镜州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多地方,梁建已经认不出来了。

到了镜州范围内后,梁建就不再闭目休息了,他靠在后面,目光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梁建还没到酒店,王雪娉的电话就来了。

梁建接起来,笑问:“这么早就吃晚饭了?”

王雪娉道:“我只是关心一下,你到哪了。”

梁建回答:“刚下高速没多久,到酒店应该还要一会。”

“行,那我在酒店等你,你待会到了给我打电话。”王雪娉说到。

“好。”梁建说道。

挂了电话,金灿在前座转过头来问梁建:“要不,这次我们在境州多停留两天,您也可以多点时间,跟朋友聚一聚。”

梁建看了她一眼,道:“不用,工作要紧,本来时间就紧,这边再拖延几天,半个月时间就走不完了。”

金灿见梁建拒绝了她的提议,便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车子又开了大约二十分钟后,终于到了镜州这边安排好的酒店。梁建来之前就让金灿嘱咐了镜州方面,不用在酒店等着。可是车子还没停呢,梁建就看到酒店门口站了不少人,正在翘首以待了。

那一个个把脖子都伸成了长颈鹿的样子,让梁建皱了皱眉头。

车子停下,为首的市委书记鲁山同志一个箭步上来,就抢先握住了车门把手。门一拉开,看到梁建,他就立即笑着打招呼:“梁副省长,您一路辛苦了。”

梁建看着他,说道:“不是让你们别来嘛?怎么一个个都来了?”

鲁山嘿嘿一笑,接着竟岔开了话题,道:“梁副省长,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境州市市长齐山同志。这位是我们境州市的纪委书记倪金同志。”

梁建对他这种避而不答的态度,有些不悦。他看了鲁山一眼后,就移开了目光,看向鲁山介绍的那两位。跟齐山握过手后,倪金同志就往前走了一步,凑了上来,道:“梁副省长,您好,一路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