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14章迷藏阵,毛奎子现身...

小说: 人皮信封 作者: 狼七 更新时间:2015-04-17 10:21:34 字数:4422 阅读进度:85/91

“我随即抄起那把镐头向那东西死命地砸去,在我挥动镐头的时候早已经知道这一击必定落空无疑。果不其然,那东西很轻松地躲过了这一击。一击落空之后我已经耗费了全部的力气,想到自己的面皮已经被这怪物撕掉了,想必也是必死无疑了,与其让这个畜生耍死倒不如与这个畜生同归于尽。想到此处我灵机一动将镐头扔在炕上,然后快速地掏出火折子点燃了炕上已经被撕碎的被褥。

“这房子本也是草房,大部分都是木制结构,再加上年代久远,因此很容易便着了起来,可是令我惊讶的事情却发生了。火光中我竟然惊异地发现眼前的怪物不但长着人面猫身,最奇怪的是根本就没有长眼睛,那么它究竟是凭借什么会躲闪得如此迅速呢?

“没等我想清楚,那怪物忽然再次向我猛冲过来。本以为它是准备冲向窗口,然后从那里逃出,谁知却是对着我而来,我全然没有防备,被那个怪物一下子扑倒在地。

“那时我的身边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怪物的毛发也被大火烧着了,可是那怪物却死死地扑在我的身上,然后在我的身上嗅着什么,接着拼命地将我的衣服全部剥开。我看到时机成熟,趁这个时候悄悄地拿过那把镐头,举过头顶。

“可是这个时候我发现那个怪物忽然从我的兜子里掏出一件物事,那便是那天晚上几个村民给我的红色包裹,那怪物像是发现了圣物一般,双手捧着,将鼻子凑在红色包裹外面仔细地嗅着里面的味道。

“我看得瞠目结舌,那怪物将红色包裹快速地撕开,此时借着火光我恍惚看见那黑色的石头已经变成了淡青色,里面似乎有一个蜷缩的身体。眼前的怪物爱不释手地捧着那两枚石头,脸上的表情十分亲切,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我心想机会来了,然后将那镐头猛然砸下,那怪物想必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一手。

“它应声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从脑袋上汩汩流出,而双手始终紧紧地握着那两枚黑色的石头。我用力地将那怪物的手掰开,再看那怪物的两只已经消失的眼中竟然流淌出一丝晶莹的东西。

“它喉咙中发出淡淡的‘咕噜噜’的声音,声音很是悲切,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顾及这么多了,拿起那两枚东西离开了那间房子,在我离开之后房子轰然倒毙在火海之中。那天夜里我走遍了这个村子所有的人家,可是结果都是一样,所有人都已经死了,而且所有人的面皮都被硬生生剥去了。”毛奎子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追问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毛奎子在被人面猫咬伤之后竟然身体没有溃烂。

“后来……”毛奎子忽然将话咽了回去,然后对着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仔细地谛听着外面的动静。可是听了良久,耳边却安静得像座坟墓,我茫然地向毛奎子望去,一望之下我竟然大惊失色。

刚刚见到毛奎子的背影之时我便觉得惊讶,这个人的背影竟然如此熟悉,可是我确实未曾见过毛奎子,当时我以为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仅仅是自己的一种错觉,而此刻我终于可以确定那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因为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刻发现毛奎子那双如爪子般的手掌,我心里冷不防地抽搐了一下,这双手给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因为这样的手我只见过一次,而且仅仅是前几天的事情,那就是欧阳老爹。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毛奎子的双手,忽然他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接着一把拉住我向楼下走去,我不明所以地跟着毛奎子走到楼下,此时他的那条人面猫已经奔到了屋子之中,立在毛奎子身旁,然后轻轻地嗅着我身上的味道。

它的个子比夜叉果然大出许多,在我身边嗅了半天忽然脖子后面的毛全部竖立了起来,这动作简直和夜叉一模一样,两只耳朵直直地竖立着,喉咙中“咕噜噜”的声音越发急促了,我隐隐地感到空气似乎在那个瞬间也变得怪异了许多。

正在此时,眼前的大门忽然被撞开了,一辆白色的车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毛奎子手疾眼快地从怀中掏出一把黄纸向前掷去,只见那辆白色的车遇见黄纸之后立刻燃烧了起来。我立刻明白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吉南。

吉南紧跟在燃着的纸车后面跳进了院子,快速地从口袋中又掏出一张白纸快速地折成了第二辆小车,然后凌空掷向空中,那车竟然神奇地增大了许多,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再次向我们的方向猛冲过来。

此时人面猫忽然一跃而起,扑向那辆纸车。我心想吉南啊吉南,你明知道那些纸车在人面猫的面前不堪一击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果不其然,那车在人面猫的爪下立刻燃烧了起来,只是当那灰烬落尽之后竟然看不见了吉南的踪影。

惊讶之余,我忽然感觉毛奎子抓着我的手臂忽然用上了极大的力道,让我感觉手腕几乎快被他捏碎了。忽然吉南从房顶落在了我的眼前,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个本事,他眉头紧皱地望着眼前的毛奎子。

“你终于出现了!”吉南冷冷地说道。

“你是吉氏后人?”毛奎子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而低沉了起来。

“亏你还记得。”吉南的话音刚落,只见人面猫已经冲着吉南扑了过去,吉南不闪不避,我忽然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吉南,躲开!”我不禁惊呼道,谁知此时吉南手指紧扣,眉毛早已经拧成一条线,目光坚定地望着扑过来的人面猫。

眼看那人面猫马上就要扑在吉南的身上了,谁知此时吉南忽然转身,那人面猫一下子撞在吉南的后背上,利爪硬生生地刺入吉南的后背,我心想这下完了,这下子也真是太过鲁莽。可谁想人面猫忽然扭身又跃了回来,那锋利的爪尖竟然已经全部断裂了,此时我方想起吉南的身后因为那条虫生着如蜡一般但是坚硬异常的东西。

吉南不慌不忙地转过身,望着毛奎子说道:“你这是自食恶果。”

话毕,吉南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刀,那把刀尺许有余,刀身锐利,反射一股淡淡的寒光,他伸出左臂然后将袖子挽起,一直挽到那条虫的位置,之后紧紧地咬着牙将刀尖bi近那条虫的头部。

毛奎子斜着眼睛瞥了我一眼之后,拉起我快速向楼上跑去。

“你跑不了了!”吉南说完,那把短刀已经刺向虫子的头部,之后他发出一阵惨烈的叫声,整个人扑倒在地。毛奎子握着我手腕的手心已经生满了汗,想必是被吉南刚才的动作吓到了,不过吉南究竟有何用意呢?

我们刚刚上楼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巨响,我猛然抬起头,一颗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屋顶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大洞,而洞口是一条巨大的虫子在摇晃着脑袋,那虫子的眼睛极大,若非亲眼所见,我万不敢相信这世间真有如此怪事。

它立在洞口,然后猛然间挥动着脑袋向下扑来,人面猫立刻跃起迎了上去,毛奎子在楼上的箱子中翻着什么,忽然拿出一个绿色的纸包,将其快速打开,那股怪异的香味再次出现了,毛奎子毫不犹豫地将那纸包中的东西撒向眼前的巨虫。

巨虫闻到那种怪异的香味立刻将头退了回去,毛奎子拉着我又向楼下走去,谁知刚一走到楼下,眼前的情景又让我一惊。

眼前的一片空地此时已经多出密密麻麻很多个小坑,而吉南蜷缩着身体躺在那些小坑中间,似乎已经休克过去了。毛奎子看见此景冷笑着自言自语道:“吉南看来你比你的祖先强了不少,不过你们还是太嫩了!”

“这……这是什么?”我惊讶地问道。

毛奎子看了我一眼,然后将地上的一块碎木头踢向眼前的小坑中,只见那木头落入坑中之后立刻消失在下面的土里,我恍然大悟地张大了嘴,这一个个的小坑便像是沼泽中的陷阱一般。

吉南还会这样离奇的易术,开始我竟全然没有察觉到。既然他能如此这般,为何当初在老宋头的墓穴中不施展一些,那样也许我也不会深处绝境。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毛奎子已经走到我前面,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铜铃。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毛奎子手中的铃铛,他将铜铃握在手掌之中,然后用力地挥动着手臂,一阵清脆的铃声从他手掌中传了出去,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中忽然变得一片空白,转眼间眼前又出现了很多肢解的画面。

曾万峰淡淡地微笑,几口巨大的缸,一个声嘶力竭的女人。这些东西一遍又一遍地向我扑来,我恍若虚脱了一般眼前一阵眩晕。毛奎子此时手掌上的力量更大了,我连忙扶住毛奎子的胳膊,然后向眼前的吉南望去。

只见眼前的那些小坑似乎越来越大,接着能隐约看到似乎每个坑中都有小虫子在坑下的泥土中晃动着身体,渐渐地那些小虫子纷纷从小坑中钻了出来,每只虫子大概有一指长,拇指粗细。那些虫子看上去肉肉的,似乎并没有眼睛,很是可爱。只见它们爬到坑边,然后不停地蠕动着。

毛奎子手中的铃铛摇晃得更加厉害了,只不过此时我脑海中竟然不再有先前的那种昏厥的感觉,只见那些虫子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两个碰到一起便开始厮打了起来。顷刻间地上便只剩下一些虫子的残骸,或者是伤痕累累一息尚存的小虫子了。毛奎子此时才将手中的铃铛收了起来,而眼前的吉南,此时身上在刚刚那群小虫子互相残杀的时候已经生出了许多如蛛网一般的东西,紧紧地将其裹在其中。

毛奎子冷笑着对吉南说道:“你就这点儿本事就想来对付我?”

话音刚落只见吉南忽然从地上跃起,之后将身上的蛛网状的东西全部掷向毛奎子,毛奎子显然没有想到吉南会忽然来这样一招,不及躲闪,那东西已经全部罩在了毛奎子的身上,吉南立刻拉住我的手说道:“泽哥,快走!”

我来不及多想已经被吉男拉着飞奔出了门口,原本立在巷子中的那面墙此时已经消失得毫无踪迹了,吉南拉着我奔出几百米忽然扑倒在地,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吉南,你怎么了?”我扶住吉南问道。

此时我才看清吉南的面色苍白,嘴唇竟然毫无血色,两只眼睛空洞无神。

“吉南,快说话!”我摇晃着吉南的身子,竟然发觉自己的右手有种黏糊糊的感觉,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我低下头看见汩汩的淡黄色的液体顺着吉南的手臂缓缓地流淌了下来,我忙不迭地将吉南的袖管卷起,不禁一阵愕然,那种液体是从吉南左臂上的那只虫身上流淌出来的。

“吉南,你撑着!”我说着背起吉南,让我奇怪的是他竟然如同瞬间失去了意识一般,我费尽力气将他背在背上没走出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毫无疑问那一定是毛奎子的人面猫。

糟糕,真是屋漏偏逢连雨天啊,此时吉南已经昏迷过去了,倘若那只该死的东西追上来的话,我们岂不是坐以待毙了。说时迟那时快,人面猫的吼叫声越来越近。我越是向前跑,心里越是发慌,忽然脚下一软,整个身子立刻失去了重心,整个人连带着背上的吉南一下子摔倒在地。一阵麻木的疼痛立刻从脚踝传到了我的大脑。

我放下吉南,然后翻身看见自己的脚窝在眼前的一个小坑中,脚踝已经变形了,想必已经伤到了骨头,刚刚的那种麻木感渐渐消失掉之后,疼感更胜之前。而此时我抬起头分明看见一个黑影正向我们的方向疾奔而来。

我左顾右盼向四周打量了一番,离前面的巷口大概还有五六米的样子。此时我只希望能把吉南藏起来,想必毛奎子一时半刻对我还不会有危险,毕竟如果他想对我下手就不必和我说那么多了,只是如果他发现吉南,我想一定不会客气的。想到这里我死命地将脚从那个坑中拔出来,果然脚掌已经变形了,我咬着牙半跪着拖着吉南向几米外的转角处一点点前进,谁知那人面猫的速度之快简直惊人,转眼间已经在我的眼前了。

我立刻挡在吉南前面,人面猫立着耳朵,打着响鼻,喉咙中“咕噜噜”的声音小了很多,我一边看着它,一边用手在周围摸索着,希望能找到一件趁手的“兵器”,可是眼前连一块石子也没有。

真的是手无寸铁了,看来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