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糗大了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04 字数:2426 阅读进度:63/185

刚才在炕上,有李福躺在身边,徐冬梅还有些矜持,等到将杨小宝送到了院门口,她是终于忍不住了。刚才被小宝又摸又捏的,早就已经是欲火焚身、ji情澎湃,眼瞅着这么大好的一个机会,就这么白白错过了,她是真的惋惜得不行。

往日里都是幻想着杨小宝那“地对空”的情形,来聊以自慰。现如今,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她要是再错过了,这辈子都会后悔。反正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她一把将杨小宝给拽进了旁边的猪圈,黑灯瞎火的,不顾一切的在杨小宝的身上胡乱摸了起来。

在这方面,杨小宝也没有什么经验,被徐冬梅这么又抓又揉的,哪里还受得了?三两下扒光了裤子,就这么抱着她推靠在了墙壁上。跟王维辉比起来,杨小宝纯洁得都像是一张白纸了,一切的理论都是来自于在录像厅中看过的黄碟,半点的实战经验都没有。别看徐冬梅结婚了这么多年,但李福本身就有问题,也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但毕竟是年长一些,徐冬梅在村委会,没事儿的时候看看报纸,新闻材料等等,也明白一些道道,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不知道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时间紧,任务重。

徐冬梅有些是迫不及待的抓着就往自己的身体里面塞,太紧张了,怎么弄都弄不进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小宝突然间抓住了她的双肩,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口中更是发出了哽咽的声音。怎么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杨小宝已经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道:“完了,糗大了。”

“啊?”徐冬梅再伸手一摸就什么都明白了,非但没有去嘲笑他,反而内心还充满了激动,这种情形完全可以证明,一向牲口的杨小宝竟然还是雏儿。试想一下,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开垦的荒地,要是找了个破旧的犁杖来耕地,那有多郁闷?怎么说也要用个全新的,这才配套。

徐冬梅攥着杨小宝的手,激动道:“小宝,你这是太紧张的缘故。李福在家呆不了几天的,等过几天你从县里回来,他肯定已经走了,到时候,你……你就在我家过夜……”

有些恋恋不舍,徐冬梅还是咬牙走出猪圈回屋去了。不过,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就见到李福正站在外屋的水缸边,用着葫芦瓢喝水,心中咯噔了一下,紧张的道:“你……你咋起来了?”

李福打着酒嗝,随口道:“你干啥去了?我这口渴得不行,起来喝口水,叫你都没人应。咦?你裤子上咋湿乎乎的,怎么弄的?”

“我……我刚才去撒尿了,不知道是谁家的野狗跳进院子来,吓得我跌坐在地上,把裤子给弄湿了。”

“哦,赶紧进屋洗洗睡吧!我也出去撒泡尿。”

看着李福走出房门,徐冬梅吓得险些瘫坐在地上,忙双手拄着水缸,大口大口地娇喘着,幸好的是李福没有瞧出什么破绽,否则就麻烦大了。这么静了有十几秒钟,徐冬梅忙褪下裤子丢入了洗衣盆中,嘴角却是泛起了笑容:“小宝产量这么丰富,一次就搞这么多,这要是都播上种子,非生根发芽不可。”

一想到几天后,小宝会来过夜,徐冬梅连躺在炕上都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她哪里知道,杨小宝的心情跟她的激动大大相反,那是相当的憋闷。好不容易有这么个能告别青春的机会,却没想到还没等进门呢,就……就……唉,真是糗大了。这种感觉,竟然让杨小宝联想到了大禹治水,就是忙着治水了,三过家门而不入,不对不对,人家是没入,而自己是想入没入进去。

这事儿,还真不能马虎了,等到县里非好好问问王维辉不可。也不行,那家伙肯定会嘲笑自己,怎么办呢?越想心情越是烦乱,这么躺在炕上肯定是睡不着了,杨小宝连夜爬起来,翻出了那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又用笔在纸上不断地推算着,一颗烦乱的心这才算是平静了下来。

等到第二天,杨小宝晃荡着脚步走进村委会,心里也泛起了嘀咕,跟卢巧巧连日来的接触,让他心中的天平在不知不觉间都不知道向谁倾斜了。从小就有这么个念头,照顾林婉儿一辈子,非她不娶。可卢巧巧这么好的女孩儿上哪去找?唉,愁的慌。

“小宝,你嘟囔着什么呢?你是来上班,还是来下班的?”坐在椅子上的郝大贵,不满地瞪了杨小宝一眼,对这个牲口玩意儿,他是没有什么好印象。可偏偏柳书记还看中了杨小宝,这让郝大贵的心里好大一阵不平衡。在芦花村干了这么多年,他是党员还是村长,哪里不比杨小宝强了?柳书记还从来没有正眼瞄过他一次。

杨小宝点头哈腰的陪笑着:“柳书记说了抗旱的事情,我在想着村子的庄稼咋办呢?总不能就这么任由着旱在地中……”

“哦?”这可是郝大贵揪心的事情,毕竟他的地也不少,忙道:“小宝,你有什么好方法没?”

“唉,难啊,不好弄。”

杨小宝连连叹息,刚刚坐到椅子上,一杯水已经放到了他的面前,徐冬梅冲着郝大贵撇了撇嘴,又偷偷地冲着小宝挤弄了几下眼睛,开玩笑道:“去县里开会,一般都会发什么礼品的,你这次要是发了礼品可别自己留着,给我们也分点儿呀!”

林德财大笑道:“是啊!我别的礼品是不要了,来几包烟就行。”

“没问题,我保证咱们村委会每个人都会有礼品。”杨小宝的胸膛拍得劈啪响,然后凑到了林德财的身边,小声道:“干爹,你说你是我干爹,那你姐姐就是我的姑妈了,我这次去县里,不去我姑妈家看看也不太好吧?我准备了点儿土特产品,就说是干爹让我送的,你看这样行不行?”

这番话说得跟绕口令似的,把林德财绕得有点儿迷糊,他又哪里知道小宝的真正心思,点头道:“行啊!去吧,婉儿刚好也在她姑妈家。你去县里也别住招待所了,我这就给你写个条子,你就住在她姑妈家,都是自己家人还有个照应。”

攥着纸条,就等于是拿到了通行证,这要是让林婉儿知道,还不直接跳楼不可。哪有这么欺负人的,竟然还追到县里去了,还……还跟她住在同一屋檐下,简直是比杀了她还难受。小宝坐回到了凳子上,就见到他的面前桌上又多了一张纸条:小宝,早点儿回来,晚上我给你留门儿。

再抬头看徐冬梅如火般的眼神中,杨小宝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怎么感觉自己是羔羊,而她是贪婪的恶狼呢?唉,这妇女主任的工作还真不好干,尽是些解放妇女运动的破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