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下流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08 字数:3749 阅读进度:75/185

夜玫瑰洗头城的老板--郭南平,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体稍胖,头发有些稀少,看上去倒也有几分和气。其实,能开这种按摩保健、洗浴中心、桑拿、洗头城等等娱乐场所的,一般都有后台罩着。这老板的后台就是慕局长,这事儿大张、老李都是知道的。所以,郭南平根本就不担心,还以为就是例行检查,走走形式而已。

慕雨柔皱眉道:“喝什么酒?少来套近乎!我看你这里涉嫌聚众卖yin、嫖娼,我们要将你们这儿严查……”

“等等”大张忙将慕雨柔给拉到了一边,当前的首要任务不是要抓杨小宝和他的同党的吗?杨小宝本来就狡猾奸诈,这要是叫来人将这里给查封了,势必会引起杨小宝的警觉,肯定立即会逃之夭夭。所以,还是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策!

慕雨柔点点头,又皱眉扫视了一眼大厅内的那几个性感暴露的小姐,哼道:“你们照常营业,就当作我们没有来过。我们来这儿就是想来办个案子,金翔在哪个房间?”

“金翔?”郭南平一怔,看了眼鼻青脸肿的裴大发,迷惑道:“就是县扶贫开发办公室金主任的儿子吗?他摊什么事儿了?”

见慕雨柔面色低沉,老李忙道:“你怎么这么啰嗦?赶紧带我们上楼去找他,我们民警办案,这也要你过问吗?”

“是,是!”其实,金翔之所以选择夜玫瑰洗头城,就是因为跟郭南平挺熟悉的,连裴大发等人都是郭南平找来的。得到了老李的提醒,再见老李冲着自己使眼色,郭南平紧张的一颗心才稍微舒缓了一些,忙领着慕雨柔等人上楼去了。

民不与官争,尤其是搞这种娱乐场所生意的,更是要八面玲珑,黑白两道都要打点好了,和气生财!要是隔三差五就有民警来搜查,或者是黑道上的人来收保护费的,那还想不想做生意了?这些小姐们图的就是个安全,哪怕是钱稍微少赚钱,也需要人罩着。郭南平跟北门谭四爷的关系处得还挺不错的,金翔想要找人帮忙出气,他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谭四爷。

二楼的楼梯拐角处有一道封闭着的大铁门,哪个小姐带客人上去,都会将大铁门给锁上。这样,就算是有人来搜查,也一样会给楼上的人争取逃走或者是整理的时间。由于有大张和老李跟着,郭南平也不担心了,就这么打开了铁大门,来到了二楼。

窄小的楼道两边,都是一个个的包间,大多房门都是紧闭着的,偶尔敞开着的几个房门,里面仅有一张双人床,一桌一椅,和一台电视。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床板嘎吱嘎吱的声音,还有男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不断地飘入慕雨柔的耳中。别看她挺彪悍的,但是在这方面可是没有什么经验,直听得是面红耳赤,轻轻嘟囔了一句:“下流!”

郭南平和大张、老李、裴大发也没敢应声,就这么径直往前走着,在205包间的门口,郭南平才停下了身子。这包间里面的声音更是激烈,郭南平不禁暗暗叫苦,这事儿就算是想要通知金翔都不行了。他回头苦笑着望了大张、老李一眼,然后伸手指了指房间,往后退了两步。

郭南平怎么也搞不明白,往日的突袭检查,他事先不都是得到了通知的吗?怎么这次非但没有得到通知,来检查的人竟然还是慕大小姐,懵了,是真的有些懵了。他唯一希望的事情,就是慕大小姐顾忌着自己是个女人,不敢乱来。

伸手从郭南平的手中接过钥匙,慕雨柔把要是递给了大张,让他去开门。大张、老李和郭南平都暗暗舒了口气,女人就是女人,就算是再彪悍,在这种情况下也还是知道避讳的。不过,他们还是低估了慕雨柔,这丫头怕过谁来?就在大张刚刚将门锁打开的空档,还没等几个人反应过来,慕雨柔已经一脚将房门给踹开了,大声道:“都不要动,警察办案!”

“啊?”一想到即将狠狠地痛扁杨小宝一顿,出口恶气,金翔的内心就充满着兴奋,连趴在小姐的身上都特别有干劲。这都二十来分钟过去了,试了好几种花样,还是这么亢奋……没有任何的精神准备,突然间房门被踹开,来了这么一嗓子,吓得金翔险些当时就阳痿。愣是趴在小姐的身上,连动都没敢动。

幸好的是他们的身上还盖着被子,否则就春光外泄了。

老李哼道:“赶紧将衣服穿上,站起来!”

慕雨柔哼了一声,这才算是转过头去。

金翔这才缓过神来,和那小姐忙不迭地整理好了衣裤,站到了床边。

慕雨柔让郭南平带着那小姐离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去楼下继续营业,要是有人上门来找金翔,就将那人带到205包间。砰!房门一关,几个人就这么开始等待了起来。

金翔小心谨慎地蹲在墙角,时而看看慕雨柔等人,时而又看看裴大发,眼神中充满了紧张和迷惑。这到底是咋回事儿?不是裴大发带人去围堵杨小宝的嘛,怎么一转眼又惹来了民警?再看着裴大发鼻青脸肿的模样,金翔也隐隐察觉猜到了几分,偏偏又不敢问,只能是这么硬着头皮苦撑着。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间就半个多小时了。慕雨柔等人是开着警车过来的,速度是要快一些,可扶宁县总共都没有多大,杨小宝和王维辉的一路狂奔,就算是爬都爬到地方了,怎么还没有来找金翔的碴儿,莫非是不会来了?

慕雨柔低沉着脸,脸色越来越是难看,连拳头都紧攥了起来,发出了嘎巴嘎巴的声音。落在裴大发和金翔的耳中,让他俩愈发的惶恐,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

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慕雨柔终于是忍不住了,哼哼道:“怎么那个臭小子还没有来?”

大张硬着头皮道:“我猜是不会来了,那小子估计猜到了我们会在这儿埋伏他……”

“说,为什么那个臭小子没有来?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慕雨柔让老李带着裴大发赶紧滚蛋,然后一把将金翔给推靠在了墙壁上,用手铐扣住了他的双手,又用膝盖顶着他的大腿,态度相当蛮横。

金翔有些发懵,他摸不清慕雨柔和杨小宝的关系,骇然道:“你……你是说杨小宝吗?他怎么可能会找到这儿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

“还跟我装糊涂!”慕雨柔正憋着一肚子的火,照着金翔的大腿狠狠地踹了两脚,险些把金翔给踹跪在地上。

老李生怕慕雨柔又滥用死刑,将人致残了。不管怎么说,金翔的老爹也是县扶贫办公室的主任,在县内也算是有点人脉,这种人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去得罪的好。他忙上前来拉住了慕雨柔,将裴大发和杨小宝的事情跟金翔说了一下。

这下,金翔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真是咬牙切齿的愤怒,这么精心设下的圈套,都没有将杨小宝怎么样,他到底是什么变的?金翔的眼神中喷着怒火,悲愤道:“杨小宝抢了我的女朋友,我当然要收拾他,没扒了他的皮都是轻了的。你们是警察又能怎么样?来呀!扣起我来呀,等我出来了,我一样找他报仇!”

金翔也豁出去了,梗着脖子,就这么瞪着慕雨柔,大不了就进看守所,这又能怎么样?参与闹事的裴大发等人都放了,他顶多就是嫖娼罪、唆使罪,都加在一起,也算不上什么大罪。今天进去了,明天老爹就能托人找关系,一样将他给弄出来。

“哦?你和杨小宝是仇人?”

“对呀,又能怎么样?”

“好,真是太好了。”慕雨柔双眸放光,兴奋地搓着小手,来回在房间内走动了两圈,大声道:“从现在开始,咱俩就是统一战线上的盟友,一起联手对付杨小宝。大张,你干什么呢?赶紧将金翔给放了呀!”

“啊?哦!”大张这才有些缓过神来,忙上前将扣着金翔的手铐给打开了。

金翔还有些没有缓过神来,这……这一幕太充满着戏剧性的变化了吧?他的双手搓揉着太阳穴,都怀疑这是不是在做梦。这么一会儿发生的事情,都快比他一年遇到的事情还要多了。

慕雨柔拍着金翔的肩膀,笑道:“金兄弟,刚才让你受惊了。杨小宝也是我的敌人,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咱俩从今后往就是朋友了。”

受精?看着慕雨柔一身深蓝色的警服,金翔的满脑子龌龊的念头就冒出来了。偏偏她还把警服给修改了,搞得腰身纤细,紧紧地勾勒着她那凹凸有致的曲线轮廓。那一对丰挺的巨胸,仿佛要将领口的衬衫都给撑爆了,他真是有些同情和羡慕那两颗纽扣,估计随时都有迸裂的可能。修长的美腿,又有弹性又有力量,这要是摸上一把,还不美的鼻涕泡都冒出来?竟然还趴在那小姐身上哼哧哼哧的那么有干劲,真是太没有品位了。

这才是女人!

金翔忙道:“没事,没事,能跟慕小姐这样的大美女成为朋友,是我的荣幸。”

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的赞誉?慕雨柔心情更是大爽,笑道:“走,出去喝一杯怎么样?反正杨小宝也不会来了,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收拾他才好。”

简直就是一拍即合,谁喜欢呆在这种地方跟警察聊天?金翔忙不迭的答应着,连洗头城的老板郭南平也叫上了,几个人也不管是几点钟了,就这么找了家饭店,吃喝了起来。大张和老李互望着对方,只能是苦笑着摇头。

都说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要是让慕雨柔跟金翔、郭南平在一起混下去,肯定没什么好事。不过,他们也不担心,在整个扶宁县,还没有几个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慕雨柔的心思。他们连忙又否认了,不对,不对,还真有一人敢这么干,那人就是杨小宝。

对杨小宝不熟,但是他们也看得出,千万不要被这小子老实憨厚的外表所迷惑,他的骨子里面可是邪恶的很。就说这几次,慕雨柔跟他打交道吧,非但没有占到半点便宜,还险些吃了大亏。看来,有必要对这人进行深入的调查了。

大张和老李表面上是不动声色,暗中却已经提高了警惕。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民警,这也是慕局长让他俩跟在慕雨柔身边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