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狗腿子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10 字数:3864 阅读进度:88/185

这群老年人跟年轻人还不一样,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碰一下就讹上你,看你怎么办?放在谁的手中都是棘手的问题。

站在三楼办公室的窗口,杨兴国望着和杨小宝站在一起的许昌友,心下就是一阵愤怒。这么好的机会,让许昌友白白给浪费掉了,这才是真正的烂泥扶不上墙。还说杨小宝是没心没肺的窝囊废,这回是知道了这犊子的厉害!看着蔫了巴登的,手段却是雷霆万钧,相当狠辣。

冯源皱着眉头,小声道:“镇长,照这样下去也不行呀?拖延的时间越久,对我们越是不利。”

杨兴国反问道:“柳时元呢?他在忙什么?”

冯源小心翼翼的道:“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刚才特意去了趟他的办公室。这才知道,他去了县里……你说他会不会联系《扶宁日报》的记者去了?”

“什么?”杨兴国再也难以保持平静,来回在房间内走了两圈,缓缓道:“按理说,他要是想叫《扶宁日报》的记者,一个电话不就行了,还要他亲自跑一趟县里吗?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不过,柳时元办事向来是让人琢磨不透,咱们还是小心为上。老冯,你说眼下的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冯源吐出了六个字:“隐忍!安抚!等待!”

杨兴国点头道:“行,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县里不是刚好有一笔扶贫救济款吗?拨给芦花村五万块!哼哼,这个跟头算咱们栽了。”

冯源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狠色,沉声道:“要不是许昌友自作聪明,又哪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镇长,咱们要给许昌友点颜色看看吗?再就是杨小宝,就这么放过他,有些太不甘心了。”

杨兴国点燃一根烟叼在嘴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淡淡道:“这事儿不用你费心,你办好你手头上的事情就行。”

冯源应了一声,在退出办公室的后,轻轻带上了房门。杨兴国看上去是个豪爽的男人,心中真正想的是什么,却让人难以捉摸。冯源冷笑了两声,这才转身往楼下走。跟杨兴国这么久了,他自然是知道,什么钱该花,什么钱不该花。

钻营,讲究的就是一个眼力见!

离大门还有段距离,冯源就大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赶紧将大门打开!老百姓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一定要放在心上。”

许昌友忙不迭的跑过来,紧张的道:“冯书记,我放了杨小宝,可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冲着杨小宝来的……”

尽管是痛恨着许昌友,冯源暂时不想对他怎么样,有杨兴国呢,他何必装出这个头。他拍了拍冯源的肩膀,叹声道:“乡亲们,镇里知道你们的难处,可你们也要体谅一下镇里。不怕大家伙笑话,是我们领导能力不够,这几年的改革体制下来,也没有几家厂子盈利。到现在,咱们沙河镇还是县里的贫困镇,不是不想帮大家伙,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

杨小宝凑到了冯源的身边,微弓着身子,很是恭敬地递上了一根烟,又帮着点燃了,狗仗人势的大声道:“你们听到了没?镇里有困难,赶紧回家得了,在这儿闹事没你们好果子吃。”

这般点头哈腰的,连点骨气都没有。别说是卢巧巧、张寡妇等一干乡亲们了,就连许昌友都有些看不过眼了,叉!竟然比自己还懂得投机取巧,拍马屁,真不知道这犊子到底是什么变的。这要是搁在解放前,保管是头号的汉奸、狗腿子。

冯源也怀疑是自己的眼力出了问题,莫非这帮老头、老太太闹事,跟杨小宝没有任何的关系,还是杨小宝在贼喊捉贼?相比较性情娇弱的卢巧巧,张寡妇却不管那么多,叉着腰,叫道:“杨小宝,你这犊子玩意儿,你到底是不是芦花村的?赶紧滚一边去,这里没你什么事。”

杨小宝毫不示弱,反击道:“怎么没有我的事情?不要忘记了,我是芦花村妇女主任,大大小小也是国家干部……”

“还国家干部?我呸”

“你呸谁呢?你再呸一个我看看?”

“就呸你,咋的吧?”

两个人间的火药味儿越来越浓,张寡妇突然间蹿上来,抓着杨小宝就扭做了一团。再怎么样说,杨小宝也是芦花村方圆十里八村的头号牲口,没两个回合就将张寡妇给推坐在了地上。杨小宝小人得志般地掂着脚,大声道:“看到没?赶紧都滚回芦花村,张寡妇就是你们的下场。”

“我不活了!”张寡妇披头散发的,直接蹿跳起来,扑入了冯源的怀中,跟冯源撕打了起来。冯源身材瘦弱,估计切巴切巴都不够一碟子,在猝不及防下,又哪里是张寡妇的对手,直接被撩翻在了地上。张寡妇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是又抓又挠的,哭喊着道:“乡亲们,反正回村子也是饿死,跟他们拼了!”

还真的挺听话的,这帮老头、老太太都向着镇政府颤巍巍的走了过来,看他们骨瘦如柴的样子,估计碰一下都会掉渣了。谁敢拦着?许昌友和几个办事员吓得连连倒退脚步,真不知是怎么办才好了。

“哧!”一辆新闻采访车停靠在了镇政府的街对面,对着这里的一幕幕咔嚓咔嚓地拍摄着。镁光灯闪烁着的光芒,让许昌友、冯源等人都有些傻了眼,连站在窗口的杨兴国都感到事态严重了。刚刚被李光辉批评了没有多久,又闹出这档子事情,他这个镇长还想不想干了?本来是想给柳时元下绊子的,却反而被柳时元给利用了。杨兴国面色铁青,顾不得别的什么了,忙顺着楼梯跑了下来。

杨小宝一把将张寡妇给推倒在一边,扯着冯源就往镇政府大门口跑。毕竟是年轻人,速度比那些老年人要快上许多,杨小宝双臂展开,喊道:“许站长,还磨蹭什么呢?赶紧堵人墙啊!”

“啊?哦!”许昌友和几个办事员、杨小宝手拉着手,愣是将大门给堵上了,这帮老头、老太太们算是没有闯进去。

杨小宝瞪着通红的眼珠子,骂道:“你们这帮老不死的,要是再敢他妈的闹事,信不信我回村子将你们的祖坟都给刨了?都给我滚一边去!”

不愧为芦花村的头号牲口,这帮老头、老太太们竟然被他给震慑住了,一个个愣是没敢再往前走动脚步。冯源衣衫破碎,脸上、脖颈都是一道道被抓挠的血槽,别提有多狼狈了。他看着这个急红了眼的青年,眉头锁的越来越紧,关键是啥呢?他竟然分辨不出,杨小宝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了。

莫非是自己和杨兴国都看走了眼,杨小宝根本就没有那么深的道行?

张寡妇吐了一口泥巴,破口大骂道:“杨小宝,吃里扒外的汉奸、狗腿子,你他妈的还是不是芦花村的人?是不是喝芦花河的水长大的?敢这样欺负老娘,我给你拼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卢巧巧,走了上来,制止住了张寡妇。抿着嘴唇,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向杨小宝,一直到他的面前才停下脚步。卢巧巧身材娇弱,眼神中却是透着股子倔犟,一字一顿道:“杨小宝,我不管你是不是芦花村的人,但是有一点我要问你,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办?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孤寡老人活活饿死?”

杨小宝不屑道:“关我卵事?我是村妇女主任,又不是县太爷,还能给你开仓赈灾呀?”

卢巧巧胸前的两团挺拔随着急促的呼吸,微微颤抖着,眼眶微有些湿软,抬手一巴掌抽在了小宝的脸上,激动道:“你不是人,你是名副其实的狗腿子,我看错人了!”

一怔,杨小宝怒不可竭,上前就要去揍卢巧巧,骂道:“你他妈的臭婊子,竟然敢打老子,看我不把你给拽进芦苇荡……”

“杨小宝,住手!”杨兴国上前喝止了杨小宝,痛声道:“乡亲们,身为沙河镇的领导,却没有让乡亲们吃饱、穿暖,是我们的责任,对不起乡亲们了。加快镇里的经济建设步伐,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任重而道远。我只能是先将建砖厂的钱拨出五万块钱来,分给乡亲们,再次说声对不起。”

卢巧巧、张寡妇和那些老头、老太太们都愣住了,眼神中充满了感激。

杨小宝大声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谢杨镇长?”

卢巧巧和张寡妇等人忙道:“谢谢镇长,我们……我们真是太高兴了……”

“扑通!”一个老人激动过度,竟然瘫倒在了地上,惹得杨兴国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忙奔跑过去,将那老人给抱了起来,亲自开车送进了镇医疗所。全身上下做了个体检,没有什么大碍,就是饿的。杨兴国立即让镇政府的食堂做了饭菜,热情款待了这些老人们,然后又叫了几辆车,将他们给送回了芦花村。

这回,就算是见报又能怎么样?杨兴国相信,他刚才的一举一动,保证让任何人说不出别的话来。忙完了这一切,杨兴国等人才算是坐下来,吃了口饭。酒足饭饱后,杨小宝起身告别,被杨兴国给拉住了,低声道:“小宝,这次多亏了你了。你果然是个好青年,等有机会,我一定将你调进镇里来。”

杨小宝微弓着身子,感动道:“真是太谢谢镇长了……”

望着杨小宝瘦弱的身影,杨兴国的眼神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芒,本想抓了杨小宝,给柳时元摆一刀的,竟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围攻林业管理站,围堵镇政府,双管齐下,非但没有将杨小宝怎么样,还搭进去了五万块钱。看来,有必要好好琢磨琢磨这小子了,要是值得投资,非将他给挖过来不可。

杨兴国转过身子,将许昌友给单独叫进了办公室。

许昌友早就悬着这颗心了,硬着头皮凑了上来,忐忑道:“镇长,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急功心切,那五万块钱我出……”

杨兴国笑道:“老许,你想到哪里去了?那钱是县贫困救济款,就是没有这档子事情,也是要分给芦花村的。我叫你过来,是交给你办一件事情,这次芦花村涉嫌非法狩猎、捕获野生动物不是有人投诉的吗?你暂时放下手头的事情,务必要将那人给揪出来,让他帮我们盯着杨小宝。一举一动,都要向我们汇报。”

许昌友不明白杨兴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不敢多问,忙道:“是,镇长尽管放心,我这就去办。”

房门关上了,杨兴国喝着茶水,手指轻轻敲打着办公桌面,冷笑道:“这事儿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杨小宝,管你是不是妖孽,我都要让你现出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