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代理村长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11 字数:3698 阅读进度:92/185

杨小宝和卢巧巧到底有没有那么回事?这点,别说是芦花村的村民了,就连姜莲花、林德财、卢老汉、徐冬梅等人都捉摸不透。问他俩,只是含笑不语,显得愈发的神秘。不过,这两间青砖大瓦房算是建好了,但愿杨小宝这个芦花村的头号牲口能够懂得知恩图报。

日子总是要过的,饭总是要吃的,从旱地中抢粮食自然更是重要。连续几个月没有下雨,再不给地浇点水,很有可能会颗粒无收。连日来,芦花村的乡亲们除了去杨小宝家忙着建房子,就是来往于芦花河和田地间,往地里浇水。多浇一桶水,就有可能多弄到一口饭吃,村中人都忙碌起来,甚至在天刚蒙蒙亮,就已经去挑水了。

忙碌了好一阵,天色终于放亮,又是一个大晴天。尽管是秋天,阳光照在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到暖意,秋风萧瑟,透着股子冰冷的味道,光秃秃的树枝让人感觉到分外凄凉。各家各户中的水窖早就已经没水了,喝的水,都是从芦花河中挑取。赖以生存的芦花河,是芦花村方圆十里八村的母亲河,可这母亲也已经快要挤干最后一滴乳汁。这要是芦花河水干涸了,怎么办?谁也不敢去想这个问题。

突然间,忙碌在芦花河边和庄稼地中的乡亲们听到了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听声音传来的方向,可不正是村中杨小宝家的位置。天呐!杨小宝和卢巧巧结婚了……这犊子怎么没有跟任何人透话,就这么结婚了?在愣了一愣后,乡亲们也顾不得再忙碌着给田地浇水了,纷纷丢下了水桶,撒腿就往村子里面跑。

那两间在十天内建好的青砖大瓦房房檐上,悬挂着两盏大红灯笼,地面上还有红色的鞭炮碎屑。门上张贴着一副对联:保证市场供应,满足群众需求。横批:一分毛利。最上面的牌匾是几瓶酒和糕点的图案,正中是几个特别显眼的大字:巧巧食杂店。

房门敞开着,走进去一看,货架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烟酒糖果,日常百货,就连脸盆、香皂、洗发水等等都一应俱全。柜台上摆放着电话机和公平秤,卢巧巧站在柜台中,正在忙碌着给已经在店内的村民们收钱、拿货,每卖出一样东西,都会立即记账。

林德财、徐冬梅等人有些傻了眼,不是要结婚的吗?怎么一转眼变成了小食杂店?杨小宝弯着腰,给每个进来的人都分发香烟,还都给亲自点燃,抱拳憨笑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巧巧食杂店就开张了,这是我和卢巧巧合伙开的店面,请乡亲们多照顾照顾我们生意。有钱,就用现金结帐;要是没有钱,赊账也行,都是乡里乡亲的,谁还没有个难处。小宝和巧巧就谢谢大家伙了。”

卢巧巧忙得额头都是汗水,脸蛋红扑扑的,微笑道:“还请大家多多捧场。”

货架和柜台的旁边就是火炕,牛二拎着酒瓶子,坐在炕沿上,大声道:“当然要捧场了,我们谁不知道陈家人太黑了,就说这啤酒吧!一瓶要一块五毛钱,小宝这儿才一块三。一盒长白山是两块钱,小宝这会儿卖一块八!反正,只要是陈家有的,巧巧食杂店肯定就有,而且保证比那里的价格便宜。今天既然是巧巧食杂店第一天开业,我是怎么都要捧场的,给我来两瓶啤酒,一盒烟。”

丢到柜台上五块钱,卢巧巧却没有给他烟和啤酒,更是没有收钱,而是递给了他两包红糖,笑道:“二哥,嫂子刚刚生了宝宝没有多久,你还是少抽烟,少喝酒吧!这两包红糖,你拿回去给嫂子补补身子。”

牛二瞪着眼珠子,大声道:“这哪能行?亲兄弟还明算帐呢。”

杨小宝笑道:“巧巧,钱收下吧!”

有人带头了,林德财和姜莲花、徐冬梅等人自然不甘落后,反正家中白糖、酱油、醋等等日常用品都买些放在家中也没什么。一时半会,又放不坏。村民们念及小宝搞狩猎队的事情,也都或多或少的买了些东西。等到晚上九点钟快要关门前,货架上和柜台里面的小百货少了大半,卖出了两千多块钱,纯利润也有三百块了。照这样下去,这不是发了?杨小宝和卢巧巧忙得脚打后脑勺,都没顾得上吃饭。

端着一碗打卤面放到了炕桌上,卢巧巧笑道:“小宝,你赶紧吃饭吧!我也要回去了。”

“你不是也没吃吗?赶紧坐下来吃完饭再走。”

“不了,我还是回去吃……”

“还回去干什么?想我杨小宝老实本分,纯洁善良的大好青年,都不怕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你还怕我吃了你呀?赶紧的。”不容分说,杨小宝拽着卢巧巧坐下,把锅坐在了炉子上,下了两包方便面,还给打了两个荷包蛋和一根火腿肠。炉火红通通的,照映得卢巧巧的面颊,愈加的娇艳。

这种温馨的画面,不能不让人心生涟漪。曾几何时,杨小宝不止一次地回想过,要是他当初就在食杂店中,将卢巧巧给咔嚓了,两个人应该会结婚吧?在村中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保证是村中拔尖的暴发户。可惜有的事情并不像是想象中的那样,他的心中始终是忘不了穿着小红棉袄,递给他一个热腾腾馒头的林婉儿。要是没有当初的那一幕,他这一辈子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丰富多彩的故事了。

饭后,看着收拾着碗筷的卢巧巧,杨小宝抽着烟,憨笑道:“巧巧,食杂店不能没有人你就在这儿住下吧!我回后屋,有什么事情你叫我。”

和他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吧?这就住进了他的家中,肯定会有人说闲话的。卢巧巧的脸蛋又是一阵通红,但还是点了点头,只要能跟小宝在一起,她什么都不在乎。灯关了,坐在炕上,卢巧巧望着后窗映着的灯光,影影绰绰还能够看到杨小宝埋首八仙桌旁,边看着书,边记着笔录的模样。

就这么呆呆地望着,卢巧巧的嘴角泛起了盈盈的笑意,脑海中回荡着林婉儿临去华清市前,跟她说的话,让她更是心里跟抹了蜜似的,甜甜的。现在她和小宝的关系,不就已经迈近了一大步吗?倏地,后面的灯光灭了,卢巧巧用手电筒照了下手表,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她却丝毫没有睡意。

女孩子在没有过门前,就睡在了男人的房间中,哪怕是没有睡在一个屋呢,卢巧巧都是有些忐忑。不过,卢老汉抽着蛤蟆烟,却用力地点了点头:“小宝是好孩子,你要是喜欢他,就跟他在一起吧!爹妈不反对你们。”

就这一句话,让卢巧巧的心有了精神支柱,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迷迷瞪瞪中,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一阵锣鼓声,夹杂着喊叫声音,将她给惊醒了。她一骨碌翻身爬起来,窗外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房间来,暖洋洋的。

竟然睡了这么久!卢巧巧顾不得洗漱,忙穿好衣服,打开了房门,就见到牛二拎着把镐头狂奔了过来,哭喊着道:“巧巧,宝爷呢?出大事了。”

又有几个青年敲着锣,边跑边喊着:“乡亲们,赶紧都起来吧!大石头的人将芦花河水给拦截了,赶紧都起来呀!”

一惊,卢巧巧和牛二忙去后屋叫杨小宝,还没等敲门,杨小宝已经推门走了出来,忙问这是怎么回事。牛二眼珠子都红了,骂道:“他妈的王八羔子,大石头的那帮犊子玩阴的!”

连续两个多月没有下雨,田地干旱地不行,都是些靠土地为生的穷苦老百姓,又没有别的什么路子,哪怕是苦点累点,去芦花河挑水浇田也行啊!可是,芦花河水位也在不断地下降,有老人说是近五十年最低的水位了。

芦花村的人浇水,在芦花河上游的大石头村一样也要给浇水,水是从上往下流淌的,上游要是一拦截,下游的水势必会干涸不可。别说是挑水灌溉了,就算是连生活用水都成了问题。大石头村的人这么干,还真是够绝户的。这要不是有人起早去芦花河挑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现呢。

牛二咬牙切齿的道:“宝爷,咱们怎么办?兄弟们抄家伙跟大石头的人干了吧?”

杨小宝瞪了他一眼,哼道:“干什么干?你档里的家伙大呀?巧巧,你看着店,我出去看看。”

竟然说这样的糙话,卢巧巧微微皱眉道:“你多注意点安全呀!千万别乱来。”

两个村子火拼,以前又不是没有过,打死打伤是常有的事儿,杨小宝当然不担心群殴。关键是,他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大小也是个村妇女主任,哪能说抄家伙就抄家伙?要是能和平解决事端,当然是最好。先是来到了林德财家,姜莲花神秘兮兮的将小宝给拉到了一边,林云萍急得不行,非要把刘桂花嫁给他,林德财一大清早就骑着摩托车去县里了。末了,她又问了一句:“小宝,你和巧巧到底是怎么回事?跟干妈说说。”

杨小宝有些哭笑不得,忙又和牛二来到了郝大贵家。

郝大贵躺在炕上,哼哼着病得不轻:“小宝,我是去不了了。不用跟老林商量了,你就是芦花村的代理村长,一切事情你拿主意就行。”

这老犊子胆小怕事,他要是病了就奇怪了,这种打架斗殴的事情,他哪敢去掺合?反正将担子丢给了杨小宝,小宝愿意怎么挑怎么挑去,跟他是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就算是事后追究起来,他大可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老狐狸,说的就是这种人!

杨小宝嘟囔着,等来到了芦花河畔,还是吓了一跳,事态严重了。

也不知道大石头的村民是什么时候将上游的水给拦截的,现在的芦花河中,只剩下一条细细的水流,能够清楚地看到鱼儿在泥水中挣扎着,暴晒着一天,这些鱼就全都完蛋了。往日,村民们恨不得多打捞点鱼呢,如今,谁也没有了那个心思。

黑压压的,差不多有七、八十人站在芦花河畔,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镰刀、锄头、铁锹、猎叉等武器,他们都红了眼睛,纷纷叫嚷着,要立即去跟大石头的村民们拼了。没有立即过去,就是想再多等些小伙子过来。都在火头上,这要是打起来,非出人命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