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看录像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13 字数:3776 阅读进度:102/185

卢巧巧比杨小宝小一岁,才十九岁。既然说都订婚了,在酒桌上就将结婚大喜的日子也给确定了下来。还是特意找的阴阳先生给掐算的,就订在了阳历的二月二十八日,是闰月,宜婚嫁,是大吉大利的大好日子。

再就是,过完年,卢巧巧是年满二十岁了,刚好适合结婚。

这顿饭是真的没少喝,等到送走了亲朋好友,杨小宝已经是晕乎乎的,连走路都要打晃了。卢巧巧扶着杨小宝坐在炕上,又给他倒了杯茶水,就开始收拾起来。地面上都是瓜子皮、糖果包装纸、果核等等乱七八糟的,还有碗筷等等也都要洗涮出来。等到她都忙完了,再回到西屋,杨小宝已经躺在炕上呼呼地睡了起来。

卢巧巧忙在灶坑里面加了几根木柈子,又扯过被子盖在了小宝的身上,这才算是稍微松了口气。累是累,但是她的脸上却满是幸福。坐在炕沿上,打量着房间,再过几个月,这就是她的新房了。小宝……也是她的男人了,再生个宝宝,这辈子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呕”喝的醉醺醺的杨小宝,终于是忍不住了,翻身呕吐了起来。

心细的卢巧巧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垃圾桶和湿毛巾,边轻拍着小宝的后背,边帮着他擦拭额头,等到吐得差不多了。卢巧巧又收拾干净,刚回来坐到炕上,就被杨小宝一把搂住了腰肢,将她给按倒在了炕上。卢巧巧的心里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忙挣扎着道:“小宝,你别乱来,咱们……咱们不是说好的嘛,在结婚前,不能……不能干那种事情……”

杨小宝叹声连连道:“唉,巧巧,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纯洁的小姑娘,怎么骨子里面会这么邪恶?我是看你忙碌了大半天了,让你躺下来休息休息……”

“你,你哪有那么好心,鬼才相信你的话。”躺在热乎乎的炕上,卢巧巧感到倍儿幸福,一想到躺在小宝的怀中,她的脸蛋就有些发烧了,滚烫滚烫的。

不敢再在这个问题上跟杨小宝纠缠下去,卢巧巧忙又问道:“我问你,那个红色的毛毯是谁送来的?得好多钱。”真像是杨果说的那样,女人都是明暗的动物,卢巧巧一眼就看出那毛毯价格不菲,要不是关系密切,又怎么可能送那么贵重的东西。隐隐中,卢巧巧也猜出来了,那肯定是个女人送来的。

在这件事情上,杨小宝不想隐瞒卢巧巧,毕竟他和佘小曼没有任何的交集可言。就将佘小曼坠入了河中,王维辉一脚将他给踹进去,将佘小曼给救了上来的事情都跟卢巧巧说了一遍。杨小宝轻捏着卢巧巧的小脸蛋,笑道:“咋的,我们家巧巧还吃醋了呀?放心吧!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天鹅,我顶多就是只癞蛤蟆,她又怎么可能会看上我呢?送给我毛毯,是感激我救了她一命,再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了。”

卢巧巧和杨小宝是同班同学,自然也知道佘小曼,那是一个孤傲、清高的公主,连学校的几个风度翩翩的男老师追求她,她都懒得去看一眼,又怎么可能会看上我们家土里土气的小宝呢?卢巧巧是个没有什么心机的女孩子,听了小宝的解释,也觉得有道理,正色道:“那咱们也不能白白是守了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等你下次去县里,那几只野兔和野山参给人家送过去,等到她结婚的时候,咱们给她准备个大礼。”

杨小宝嗯了一声,满脸的坏笑道:“咱们今天可是订婚的大喜日子,还不让我亲一下……”

“不要”尽管是上次被杨小宝强吻过,卢巧巧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她挣扎着怎么都不肯就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杨果叫道:“嫂子,有人来买东西,那个卫生巾是多少钱一包……啊?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到。”

砰!房门又被杨果给关上了,这让卢巧巧羞窘得不行,伸手一把将杨小宝给推开了,翻身跳到了地上,羞愤道:“你瞅瞅你,大白天的也乱来,要是让人看到多难为情……”

杨小宝一本正经的道:“照你这么说,晚上乱来就没事了?行,那你晚上给我留门儿,我肯定过来。”

“你想的美!”卢巧巧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忙开门走了出去。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杨小宝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上,竟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卢巧巧温柔贤淑,又踏实肯干,就算是有一口饭,她都会留给小宝,自己都舍不得吃。林婉儿?想要报答她的恩情,只能是一点点的还吧!深吸了两口烟,杨小宝也跟着走到了东屋,不禁吃了一惊。货架上和柜台里面的小食品,几乎都快要被杨果和左璇静给吃光了。这两个小丫头一人一包虾条,吃得正是来劲儿。

至于那个来买卫生巾的人,正是徐冬梅。她瞟了小宝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宝,我们家电灯有点问题,等你吃完了晚饭,去帮我看看呀?拾掇完秋了,我们家李福今天早上出去打工了,唉,真是不好意思。”

卢巧巧笑道:“徐姐,都是一个村儿住着,你这么客气干什么,等会儿我就让小宝过去你家看看。”

徐冬梅点头道:“那我就在家等着了。”

看着她扭动着的屁股,杨小宝直咧嘴,之前他跟徐冬梅有那么一腿,也只是年青人的冲动。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和卢巧巧订婚了,怎么还能干出对不起巧巧的事情来。可偏偏卢巧巧还帮着他答应了下来,还真是够让人揪心的。杨小宝将目光落到了杨果和左璇静的身上,没好气的道:“你们两个小丫头,连饭也不吃了,就在这儿吃零食,等会儿饿了咋整?”

杨果有些惧怕杨小宝,吐了吐小舌头,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左璇静却不管那么多,不屑一顾的道:“我们吃你的东西,又不是没给钱,你跟我们吼什么呀?顾客是上帝,哪有你这样跟上帝说话的。”

杨小宝哼道:“顾客是上帝不假,但是我们不伺候你们这样的上帝行不行?”

卢巧巧忙将杨果和左璇静给拽到了一边,让她俩赶紧去后屋做功课,然后劝道:“小宝,你这是怎么了?吃枪药了咋的,火气这么大。”

这种事情,又怎么好意思跟卢巧巧说呀?杨小宝苦笑了一声,让他背着卢巧巧跟别的女人干那种事情,他还真的干不出来。牲口又怎么了,往往牲口比人更有人情味儿,这点杨小宝最有体会。当初他养的猎犬,从来没有背叛过他,进山连黑瞎子都敢撵,那才叫一个彪悍。可惜,后来还是被几只野猪给围上,用獠牙给挑死了。

“宝爷,嘿嘿”房门又被推开,牛二和几个青年走了进来,他们只是冲着杨小宝傻笑着,却不说什么事情。

杨小宝还以为他们是来借钱的,从抽屉中拿出来了两百块钱塞给了牛二,牛二却是连连摇头。这不是在家呆着没什么意思嘛,就是想来小宝家看看电视节目,谁让整个芦花村就他们家有这么一台21寸的彩电了呢。

杨小宝照着牛二的脑门儿拍了一下,笑道:“看电视就去看呀!到这儿还不是跟到了自己家一样,赶紧滚蛋,自己弄去,看你们几个鬼鬼祟祟的德行。”

牛二嘿嘿笑道:“那我们就过去了……”

也幸亏徐冬梅没有怀上,杨小宝是打定了主意,说什么也不能再干出对不起巧巧的事情了。又猛吸了两口烟,杨小宝坐到了卢巧巧的身边,跟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就是没有要去徐冬梅家的意思。

既然决定了跟卢巧巧在一起,什么当官,往上爬?这些对杨小宝来说都不重要了。单单只是靠着一个食杂店,只能混个温饱,想要赚大钱肯定是不可能。忙完了秋收,农村都没有什么事情了,林德财和郝大贵都跟杨小宝谈过,有没有什么路子能让村民们找点事情干。不管怎么说,能在年前搞点零花钱也行呀!这段时间,杨小宝都在查找这方面的书籍,开豆腐坊,养猪……唉,实在是不知道干什么才好。

卢巧巧埋头算着账,但是眼角的余光却在瞟着杨小宝,问道:“小宝,你在看什么呢?徐姐不是让你去她家修灯的吗?你咋还不去。”

杨小宝皱眉道:“她不是说让我吃完晚饭再去嘛,不急的。我在琢磨着,干点什么事情,能让乡亲们都赚点小钱。”

卢巧巧双眸放光,忙问道:“哦?想到点子了没?”

杨小宝摇头道:“就是没有想到呢,唉,愁的慌。”

卢巧巧拿出一盒烟放到了他的面前,笑道:“这有什么好愁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牛二他们在西屋看电视呢,你给他们送盒烟过去。这几天忙活咱们订婚的事情,他可没少出力。”

杨小宝点点头,走到西屋门口,轻推了两下房门却没有推开,不禁喊道:“牛二,搞什么呢?赶紧给我开门儿。”

“宝爷!”牛二忙将房门给打开了,伸手将杨小宝给拽进了屋内,然后又立即将门给关上了,神秘兮兮,跟做贼似的。杨小宝刚要踢他两脚,就见到那几个青年都坐在凳子上,眼睛都快要贴到电视上了。只是扫了一眼,杨小宝就被电视上的画面给怔住了,两个黑人和几个西洋妞儿正在沙发上狂战着,这帮家伙竟然在他家头看黄色录像,哈喇子都快要滴淌到了衣服上。

杨小宝的脸色立即就阴沉了下来,大气凛然的道:“你们干什么呢?难怪神神秘秘的,竟然在我家看这种东西,你们真是太不像话了。”

牛二和那几个青年忙上前来,不好意思的道:“宝哥,我们这可是好不容易弄到的片子,除了你家有VCD机子和彩电,别人家也放不了呀?再给我们几分钟,我们看完就走……”

“不行!”杨小宝毫不客气地走过去,按了停止键,就在他们惊愕的时候,又随手按了播放键,哼道:“有这种好事竟然都不叫我一声,你们确实很不像话。从头再播放一遍,我前面的都没看到。”

“哎”他们几人齐声答应着,都咧嘴笑了起来。

都是些热血青年,看着这一幅幅让人心跳不已的画面,他们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身体更是不受控制地起了反应。杨小宝心中暗叫了一声,完了,这回是欲火膨胀,非要去给徐冬梅家修灯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