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葵子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14 字数:3701 阅读进度:108/185

胡胖嫂在扶宁蔬菜批发大市场有摊位的时间比较早,认识的人自然也比较多。在杨小宝的暗权授意下,给她的价格肯定是比别人还低,谁让他们两家的摊位是挨着的呢?胡胖嫂拍着肥大的胸脯,给杨小宝下了保证,这事儿就交给她吧!等会儿她一定将市场内这些有摊位,卖菜的人都给纠集起来。至于谭四那边,更是让杨小宝放心,保管不会再找小宝的麻烦。

杨小宝憨笑着,笑得倍儿是灿烂。

忙完了早上的这个买菜高峰期,这些摊位的人都聚集了起来,差不多有三十来人,他们早就看着杨小宝不顺眼了。做生意哪有这样做的,肉都让杨小宝一家吃了,他们连口汤都合不上,所以,他们站在杨小宝的身边,个个都是面色不善。

没有用杨小宝吭声,口直心快、心里藏不住事儿的胡胖嫂就已经跟这些人都说了,有钱大家赚,以后大家伙都在小宝这儿来搞蔬菜批发,价格给大家再让一让。不过,在市场上搞零售的时候,千万不能彼此乱了价格。眼瞅着就要过年了,正是蔬菜销售的高峰期,这些人愤怒杨小宝的一方面原因,也是眼红和羡慕、嫉妒。他们都是批发来的菜,人家杨小宝是自己地里种出来的,这怎么比?既然说,杨小宝肯将价格再往下降一降,他们自然是巴不得的顺势而下,都拍着胸膛表示,肯定在小宝这儿批发蔬菜就是了。

再没有人乱价,谁家卖多卖少,这是自身的原因,谁也不能再埋怨别人了。

杨小宝弯着腰,跟谁都是点头哈腰的,时不时的递上一根烟,还亲自帮着点上,再加上,他又长着一张老实腼腆、人畜无害的面孔,顿时博得了所有人的好感。他们是连连点头,认为这个办法可行,保证都在小宝这里批发蔬菜。

这边的事情算是搞定了,杨小宝又跟那两个摊位的人打了个招呼,起身就去了二道街的达达饭店。这个饭店在扶宁县,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小店,二道街有很多这样的小饭店,毫不起眼。杨小宝选在这个小店,就是不想太招惹别人的注意,跟谭瘸子这样混黑的人,越是低调越好。

先一步赶到了饭店,杨小宝坐在包厢中,两根手指夹着一根香烟,轻轻在桌面上敲着,动作缓慢,却相当有节奏。服务生进来了几次,见杨小宝都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姿势,连她自己都产生了一种错觉,是不是时空发生了错乱,还是这老实的青年脑筋出了问题,他为什么连第二种变化都没有呢?要不是杨小宝先丢给了柜台一百块钱,老板和服务生早就将他给轰出去了。

“当当”大厅内的挂钟响了十二下。

包厢的房门被推开了,裴大发和六、七个人走了进来,进屋后就立即一字排开,堵在了房门口的两边。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色的棉袄,戴着水獭帽的中年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他的身材枯瘦,手中拄着一根拐杖,浑身上下连点肉丝都没有,眼窝深陷,脸色惨白,颚下是一小撮稀稀松松的胡须。这要是在夜晚冷不丁的看到他,非被吓一大跳不可,怎么看着都像是刚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骷髅。

杨小宝站起身子,微弓着腰,毕恭毕敬的道:“小的见过谭四爷。”

裴大发悲愤道:“四爷,就是他,坏了道上的规矩,非但不交保护费,还将我们几个兄弟打伤了。”

谭瘸子坐到了椅子上,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这么望着杨小宝,沉声道:“扶宁双龙?我还真的没有听过这个称号,说说吧!你和那个什么辉少是那条道上的,应该知道县里北门这一片儿,都是我罩着的吧?”

杨小宝有些拘谨,陪笑道:“当然知道是罗爷的地盘儿了,什么扶宁双龙,都是我当时满口胡诌的。我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靠批发蔬菜赚点钱。在四爷的地盘讨生活,还望四爷多多关照。先前,小的有不敬的地方,还请您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小的一马。”

边说着,杨小宝边从怀中摸出来了一个红包放到了谭瘸子的面前,这里是六百块钱,算是交的保护费,给兄弟们买点烟酒。然后,他又从拆开了一盒利群,给每个人都分发了一根儿,又都帮着亲自点燃了,这才老老实实的站在谭瘸子的身边。

自从进屋,谭瘸子就留心着杨小宝的一举一动,这么多年来,他经历过太多的血雨腥风,要不然又怎么可能跟东门的罗爷、南门的徐明朗、西门的唐惊天等人分庭抗争,毫不相让。这小青年绝对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老实,骨子里面邪恶的很!在道上混,靠武力、靠脑筋、更多的则是靠直觉和运气。裴大发在谭瘸子的手下,身手也就是一般,但绝对还没有到白给的地步。没有看清楚,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裴大发跟谭瘸子叙述的杨小宝的身手。

生怕谭瘸子再找杨小宝的麻烦,胡胖嫂抽空,特意给谭瘸子打了个电话,将蔬菜批发市场的事情都跟谭瘸子说了一遍。杨小宝又老实又憨厚,还是地地道道的小农民,没有必要非跟他过不去,杀人不过头点地,差不多就行了。有了胡胖嫂的警告,谭瘸子想想也就算了,但是将裴大发和胡胖嫂说的综合在一起,谭瘸子愈加的觉得这个小青年不简单。所以,他还是如约地看到了达达饭店,就是想会会杨小宝。

扶宁县就这么大的地方,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个青年?杨小宝……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哪里听说过,一时间,谭瘸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谭瘸子的手指轻敲着桌面,淡淡道:“想让我放过你?行!我也是从小人物爬起来的,给你一个机会。葵子,你进来一下。”

随着谭瘸子的声音,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身材粗壮敦实,皮肤粗糙黝黑的青年,脸上有几道疤痕,浑身都是爆炸性的肌肉块。就这么往谭瘸子的身边一站,让人的呼吸仿佛在一瞬间都窒息了,像是裴大发和其余的几个青年更是噤若寒蝉,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了两步,看得出对葵子是发自骨髓深处的惧怕。

葵子阴冷着声音:“四爷!”

谭瘸子摆摆手,喝了口茶水,轻笑道:“杨小宝,你是耍单帮的吧?别看扶宁县不太大,但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你要想在这个浑水中趟出一条道儿来,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我给你指条明路,你看怎么样?”

杨小宝低垂着双手,恭敬道:“还请四爷明示。”

谭瘸子紧盯着杨小宝,缓缓道:“我谭四在北门这片儿也算是有些名气,你跟我混怎么样?我把电影院楼下的台球城交给你来管理,保证比你在蔬菜批发大市场起早贪黑的赚那点辛苦钱强多了。”

杨小宝有些腼腆,双手紧张地抚弄着衣襟儿,在顿了一顿后,还是挺直着胸膛,颇有些小得意的道:“四爷,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现在可是村长,大小也是个官儿,全村的村民们都归我管。我爷爷说,我能当大官,我还想再往上爬一爬呢。”

“哦?哈哈!”谭瘸子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前仰后合的,笑得连眼泪都快要下来了。裴大发等人却是一阵暗骂,这犊子真他妈的不知好歹,大好的机会,就这么白白的浪费掉了。叉!他们跟四爷混了这么久了,四爷都没说交给他们一个场子,让他们来管理。同时,他们也是有些惶恐,别看杨小宝有些小人得志的模样,实际上还是拒绝了谭四爷的邀请,不想成为谭四爷的人。

在道上混的,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只有这两种选择!

突然,谭瘸子停止了笑声,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当年在县高中,因为一个女生,一人单挑了十三太保的那个杨小宝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当年就想结识你了,一直是苦无机会。现在咱们能见面,也算是缘份,别说我不给你这个面子。你不是很能打吗?你只要是能够接下葵子十招,还站着不倒,你今天的这杯酒我就喝了。否则,你赶紧给我夹屁股滚蛋,什么蔬菜批发,除非是跟我混,要不然我全都给你掀摊子。”

杨小宝弓着腰,苦笑道:“四爷,您这不是难为我嘛,我哪能是葵爷的对手……”

谭瘸子抬脚就往出走,来到了达达饭店的后院。在这一片儿,还真没有几个人不认识谭瘸子的,饭店的老板和服务生谁也不敢言语,都是暗暗叫苦,怎么来了这么尊瘟神。不敢怠慢了,老板还给谭瘸子搬去了一把椅子,还有桌子和热茶。同时,他们也替那个老实巴交的小农民担心,肯定是刚进城没有多久,得罪谁不好,怎么还招惹上了谭四爷,真是可怜呀!

杨小宝哀求道:“四爷,我真的不行,就放过我吧。”

谭瘸子喝了口茶水,淡淡道:“十招!葵子,别让我失望。”

葵子往前迈了几步,双眼寒光乍现,一声没吭,也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就向着杨小宝扑了上来。杨小宝本来就是微弓着身子,那张憨厚腼腆的面孔上尽是骇然之色,跌跌撞撞的急忙往旁边躲闪。哧!葵子手掌抓在了杨小宝破旧的棉袄上,直接将棉袄给抓破了,连棉絮都飘散了出来。

脚步一个踉跄,险些要摔倒,杨小宝苦苦哀求道:“四爷,我不行的……”

谭瘸子悠哉地喝着茶水,葵子却又扑了上来,拳头如毒蛇般窜出,直取小宝的喉咙。他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花俏,甚至来说还有些难看,却是简单实用,不浪费半点儿的力气。杨小宝一弯腰,双手猛往下压,愣是将葵子顶上来的膝盖给扛住了。

这一幕,让谭瘸子放下了茶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裴大发等人却是看得心惊肉跳,别人不知道,他们自然是知道葵子的厉害。葵子本来就是黑道上混迹的杀手,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那次谭瘸子晚上出去喝酒,天上下着鹅毛大雪,等到他回来的时候,看到道边趴着满身是血迹的葵子。谭瘸子将葵子给带了回去,救了葵子一命,葵子就跟了谭瘸子了。

葵子杀过人,双手沾满了血腥,这是他们这些小混混比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