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祸根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14 字数:3703 阅读进度:109/185

葵子一连串儿的动作,招招狠辣,好像杨小宝就是他的杀夫仇人,强暴了他的老婆,贩卖了他的儿子似的。杨小宝没有还手,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就是一味儿的躲闪,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可他能挪动的空间也是越来越小,眼瞅着就被迫到了墙角……

谭瘸子大声道:“还剩下最后一招了!”

等待着的可能也是这么个机会,葵子突然欺身而进,直接侵入到了小宝的进圈,双手抓着小宝一拉一拽,肩膀猛地撞了过去。肩靠!杨小宝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直接被撞飞了出去,摔在了后面的墙壁上。又落在地上滚动了两下,杨小宝这才挣扎着爬起来,嘴角已经溢出了血迹,弓着身子,嘴角抽搐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葵子皱着眉头,静静地望着杨小宝,眼神中的光彩却是越来越冰冷。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都停顿了下来,紧张的空气中透着沉闷,让裴大发等人感觉连呼吸都不顺畅了,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差不多有两分钟,杨小宝这才咳嗽了两声,小心的道:“四爷,赏一杯吧?”

谭瘸子走过去,拍着杨小宝的肩膀,大笑道:“小宝,你赚点钱也不容易,四爷我又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行了,这一页就这么掀过去了,你在我的地盘上怎么折腾都行,没人再敢找你的麻烦。这红包就算了,你收回去,至于喝酒?哈哈,等哪天咱们再慢慢喝。”

谭瘸子将那个六百块钱的红包,硬是塞给了杨小宝,这才挥挥手,拄着拐杖和葵子、裴大发等人走了出去。没有坐车,谭瘸子一步一步地缓慢走着,笑道:“大发,你怎么看杨小宝这个人?”

裴大发忙道:“是四爷神武,那小犊子在四爷的面前一样白扯。”

谭瘸子大笑了两声,又问葵子:“你怎么看杨小宝这个人?”

“他根本就没有怎么出手,要是真的打起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葵子有些兴奋的道:“四爷,我杀过人,我能够感受得到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他的双手肯定也是沾满着鲜血。他能一直隐忍,不动怒,这样的人非大奸既大恶。四爷,这样的人要是不能收为己用,还是尽早除去的好,留着是个祸根。”

谭瘸子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道:“扶宁县的这四股势力,一直是互相牵制着,谁也不能打破这个均衡。既然是这样,有这样的一个小青年卷进来,你们说,这不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吗?”

杨小宝是双手沾满着鲜血,不过不是人血,是兽血!

吐了一口吐沫在地上,杨小宝抹了抹嘴角,骂道:“这帮犊子玩意儿,一个比一个狠,还真想弄死老子呀!”

杨小宝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上,用力吸了两口,活动了一下筋骨,又哪里有半点儿像是受伤了的模样。这一百块钱可不能白花了,他回到了饭店中让老板给退回来。都折腾了这么久,哪能说退就退的?不退?那也行!杨小宝坐在了店门口,还就是赖着不走了。碰到这么个胡搅蛮缠的家伙,老板也是没辙,只好是退给了小宝八十块,那二十块钱就当作是耽搁了他们生意的赔偿。

“算了,不退就不退吧!给来碗面条,再打两个荷包蛋。”

打着饱嗝,杨小宝从店里走出来,都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再等段时间,牛二和徐冬梅就会又跟着过来了。顺着胡同,杨小宝往扶宁蔬菜批发大市场走。刚刚走到正大街上,就见到前面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抬脚走进了扶宁第二百货商场。

“啊?是……是婉儿?!”杨小宝惊呼了一声,忙起身追了过去。

才不过是半年的时间,在华清市读书的林婉儿看上去跟以前有了鲜明的变化。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羽绒服,膨松羽绒服让她苗条的身段陡然胖了一圈,可是套在牛仔裤里的一双长腿结实修长、线条极其完美,腿长臀翘的体形,丝毫没有因为上身的臃肿影响她身体的美感,反而多了几分清纯。秀发扎了起来,随着走动,一晃一晃的,绝对吸引人的眼球。

放寒假了,她打算买点东西再回村子,刚刚走进商场,双眼就被人从后面蒙住了。这人的手掌暖乎乎的,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了,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了那个人的名字,兴奋的叫道:“小宝?是你吧?”

“唉!”杨小宝重重叹息了一声,蹲在地上,双手捶着脑袋,叫苦不迭的道:“婉儿,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在华清大学读书,就应该踏踏实实的用功,哪能一天到晚就想着我?这年头,赚点钱多不容易,你也应该长大了。”

心中的欣喜瞬间烟消云散,这要不是有这么多人看着,林婉儿都想给他一脚了。哼哼了两声,林婉儿将他给拽了起来,小声又羞愤的道:“杨小宝,我可警告你,你别乱讲,谁一天到晚尽是想着你了。”

杨小宝苦笑道:“你这人真是无可救药了,想就想了,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说,你要是不成天想着我,又哪能一下子就猜到是我蒙住了你的双眼?看你刚才美的,就像是深闺怨妇突然间见到了老公了似的,唉,思春的女人真是可怕……”

“你,你还说,除了你,谁能做出那种无聊的事情来。”尽管是性格外向,热情奔放,在众目睽睽之下,林婉儿还不禁面颊绯红,就像是刚刚喝了小酒似的,红艳艳的。再跟杨小宝纠缠下去,肯定还会吃亏不可,林婉儿忙转移注意力,惊呼道:“小宝,你……你穿的棉袄咋破成了这样,还不赶紧买一件。”

杨小宝双手纠缠着衣襟儿,讷讷道:“这不是没钱嘛……”

林婉儿急道:“我有奖学金,我给你买总行了吧?”

杨小宝很是老实的道:“好!”

完了,又上当了!林婉儿都在怀疑他是不是看到了自己,然后故意将棉袄给撕破的。在商场赚了一圈儿,林婉儿给杨小宝挑了件黑色的棉大衣,小宝却没舍得将那件破旧的棉袄给丢掉,让售货员小心地给包起来。又在商场中转了转,林婉儿怎么感觉都不太对劲儿,周围人的眼光都看着他们,还时不时地冲着杨小宝喊两声,来!看你媳妇这么漂亮,给你媳妇买点东西吧!

谁是他媳妇?林婉儿终于是抵挡不住这些人咄咄迫人的目光,胡乱给林德财、姜莲花买了点东西,拽着杨小宝撒丫子就往出跑。站在街道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才算是让这丫头的滚烫着的面颊稍微舒缓了一些。心静自然凉,林婉儿这才想起来,杨小宝咋来县城了?面对着林婉儿的质疑,杨小宝挺直着腰杆,颇有些小人得志的模样,嘿嘿笑道:“赶紧叫一声杨村长,让我听听。”

林婉儿撇嘴道:“你当上村长了?扯淡!”

杨小宝甩了甩脑袋,很是老实的道:“骗你干啥?想我杨小宝这样纯洁无瑕、老实憨厚的大好青年,就算是当上了村长,也是理所当然的……”

林婉儿弯腰,做了个呕吐状,举手投降道:“呕你就不要恶心我了好不好?算我认输了,这样总行了吧!”抬头就迎来了杨小宝直勾勾的眼神,这让林婉儿立即想起了她和小宝的约定,佯嗔道:“不要这样看我,信不信我将你的眼珠子给挖下来,当鱼瞟踩?!”

倏地,杨小宝抓住了林婉儿的小手,沉痛的道:“婉儿,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可千万要挺住,别太伤心了。”

林婉儿想将手拽回来,却又哪里有杨小宝的力气大,再加上天气这么冷,他的手又这么热乎,被他攥着也挺舒服的。林婉儿白了他一眼,皱眉道:“又怎么了?你少跟我乱扯行不行?”

杨小宝叹声道:“婉儿,我跟巧巧订婚了,咱们的约定不算数了。你可千万别太伤心了,我知道这个结果对你的打击挺大的,但我相信你能够承受得住。世上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像我杨小宝这样积极向上、天真无邪的好青年也不好找,你别哭……妹呀!你的婚事包在哥身上,肯定不能让你受委屈就是了。”

“啊?你……你和巧巧订婚了?这可真是太好了。”林婉儿用力挣脱了小宝是手掌,拍着巴掌,笑道:“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小宝,走,咱们再回商店,我怎么都要给你和巧巧买一件订婚礼物呀!”

“等,等一下。”杨小宝身手拽住了林婉儿,从口袋中摸出来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巾,硬是塞给了林婉儿,苦笑道:“婉儿,你想哭就哭吧!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挺大的,憋着不太好,会伤身子的。哥在旁边蹲着抽根烟,等你哭完了,咱们再进商店……”

“呜呜”林婉儿是真哭了,不过,不是因为杨小宝和卢巧巧订婚的事情,而是被杨小宝给折磨哭的。这是什么人呀?哪有这样自作多情的,谁稀罕他似的!林婉儿愤愤地将皱巴巴的纸巾丢到一边,跺脚道:“走,咱们赶紧去买东西,再等会儿都没有回村子的车了。”

叼着烟,杨小宝警告道:“婉儿,你兜里有多少钱呀?可别乱花。”

林婉儿哼道:“你放心吧!有一千多块钱呢,总够给你和巧巧买订婚礼物了。”

杨小宝自言自语的道:“那我就放心了!我家还缺个洗衣机,要不你就帮我买了吧!”

“什么?美的你!”林婉儿瞪了杨小宝一眼,转身又走进了第二百货商店。

林婉儿买的是大红色的枕套、被套和床单,这些东西家里都有,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给钱多实际?可偏偏林婉儿就是不听,这让小宝也是没辙。等到买完了,杨小宝找到公用电话亭,给卢巧巧拨打了一个电话,问家中的食杂店还缺什么,在县里批发肯定是比镇里要便宜一些。杨小宝用笔和纸记录下来,在批发市场转了一圈儿,拎着大包小包的,和林婉儿来到了扶宁蔬菜批发大市场。

林婉儿是一连串儿的疑问:买这些零七八碎的东西干什么?坐车不是要去客运站的,来蔬菜批发大市场干什么?就差问,杨小宝是不是跟卢巧巧同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