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痛打落水狗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16 字数:2670 阅读进度:120/185

王维辉性格豪爽,是和杨小宝撒尿和泥的交情,要是眼睁睁地看着有人将小宝给带走了,他非跟人拼命不可。杨小宝就是怕他控制不住这火爆的脾气,毕竟人家是警察,能不能打过是一方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警察叫板,吃亏的肯定还是自己。

民不与官斗,这是千百年来不争的事实!

杨小宝拍了拍王维辉的肩膀,轻笑道:“辉少,你相信不相信我?看着吧!我不会有事的,他们还想抓走我?做梦去吧!”

王维辉不知道小宝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坚持。

杨小宝微弓着身子,满面堆笑,嘿嘿道:“张所长,能不能就这么放过我们了?你放心,我肯定会再找陈剑飞麻烦的,我要让他生不如死。这事儿,你回去跟陈剑飞说一声,一个字都别漏掉了,明白?”

见过嚣张的,还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

张超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失声道:“你……你说什么?”

杨小宝耸动着肩膀,玩味道:“没听明白?那我就再跟你说一遍,你回去跟陈剑飞说一声,我杨小宝这辈子跟他死磕了,我要让他尝到什么才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杨小宝,我看你的嘴能硬到什么时候。”张超挥挥手,大喝道:“来人呀!将杨小宝给我铐起来,咱们回所里,再看看他的嘴巴能硬到什么程度。”

两个民警上来,一直弓着身子的杨小宝非但没有逃跑的意思,反而抬腿就是一脚,踹中了一个民警的小腹,然后又抓中另一个民警的脖领子,一头撞在了他的鼻子上,那民警惨哼一声,鼻血立即就流淌了出来。

“哈哈,袭警好,就怕你不敢袭警呢。”

张超心下冷笑,这回可有收拾杨小宝的借口了,将他扣押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的问题。他忙挥手,让其余的几个民警都上去,势必要将杨小宝给铐起来。却没想到,杨小宝一闪身,躲到了一个穿着大衣,敞开着衣襟儿,身材火爆的女人背后,也不知道他趴在那女人的耳边,说了什么话,那女人的眉头立即就蹙了起来,哼道:“杨小宝,你不要这样无耻好不好?”

那个女人挺身而立,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凌人的气势,这让那几个民警都不禁停下了脚步,回头向张超望去。张超大声道:“你们干什么,就是一个臭三八就将你们吓成这样?我们是在办案,谁要是敢拦着,一样的铐起来。”

那几个民警自然不敢违背了所长的意思,攥着警棍都扑了上来。

慕雨柔本来是想看看热闹了,她才不相信杨小宝会毫无反抗,就这么心甘情愿被张超等人带走了。不过,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杨小宝会拿她来当挡箭牌,只是一句话:“小柔柔,你不是说我要是打败了你,你就让我睡一宿吗?行,我就委屈点儿答应了。不过,像你这么又漂亮又有气质、肚量的女人,怎么也不甘心落井下石,看我受人欺负了,再来跟我比试吧?”这下,慕雨柔就算是想看杨小宝的笑话都不能了,否则,她欺负一个受了伤的男人,还算什么本事!

偏偏张超在她犹豫的空档,公然的骂她臭三八,这可是慕雨柔最为忌讳的字眼儿,连眉毛都竖了起来。可怜张超还不知道得罪的人是谁,还挥手让那几个民警将慕雨柔和杨小宝一起给抓起来。这还了得?就在他们快要靠近慕雨柔身边的时候,慕雨柔直接从腰间拔出了手枪,顶在了当先一人的脑门儿上,冷声道:“来呀!再上来一步试试。”

“啊?有……有枪……”警察的命也是爹娘生的,他们没有枪,人家有,这可不是闹笑话的,那女人敢不敢开枪不知道,万一枪走火了怎么办?这几个民警都愣在了当场,再也不敢动弹了。

慕雨柔抬腿就是一脚,将面前的民警给踹趴下了,然后抓过旁边一个民警手中的警棍,照着他们的脑门儿,一人一警棍。他们又哪里吃痛得住,一个个都手捂着脑门儿唉呦唉呦地惨叫起来。慕雨柔冷笑着,脚踩着一民警的后背,冲着张超勾动了两下手指,哼道:“你,给我过来。”

这一幕,顿时将王维辉、林婉儿等人都给惊住了,而张超更是面色剧变,握着警棍的手微微颤抖着,声色俱厉的道:“你……你别乱来呀!你这是袭警,你知道吗?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7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砰!慕雨柔抬手朝着天空就是一枪,冷笑道:“你以为我手中的枪是玩具吗?赶紧给老娘滚过来!”

枪声划破苍穹,吓得张超一哆嗦,险些瘫倒在地上。他不想走过去,可大腿就像是不受他控制了似的,一步步的挪到了慕雨柔的身边,颤声道:“我们是警察,你放过我们,我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哦?那我不放过你们,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我不能怎么样,也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真的?就这么简单?”

“对,对,就这么简单。”见有门儿,张超连连点头。

“你放过我,我还没打算放过你们呢!”

在扶宁县,都没有人敢招惹慕雨柔,现在在小小的芦花村,竟然还有人敢撩拨她的虎须,真是不知道马王奶奶有几只眼了。她本来就脾气暴躁,张超要是有点骨气,跟她硬气点儿,没准儿也就算了。偏偏张超就是软骨头一个,被慕雨柔给吓堆缩了,连腰杆都不敢挺起来了。慕雨柔最看不惯的就是没有骨气的男人,她抬手就是一警棍抽在了张超的大腿上,是真用上力了,打的张超惨哼一声,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劈头又是两警棍,然后慕雨柔将手枪插回到了腰间,照着张超的胸口又是一脚,冷声道:“给我爬起来,将我打倒了,我放你们走,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张超在地上滚了两下,吓得连头都没敢抬,不住地哀求道:“姑奶奶,你就放过我们吧!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这一切都是陈剑飞的主意,是他让我们来抓杨小宝的。你要是让我们走,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找杨小宝的麻烦……”

“你还是男人吗?滚,赶紧给我滚!”对这样的男人,慕雨柔是连打心眼儿里瞧不上,再踢他都嫌脏了自己的脚。

张超连连点头道:“是,是,我们这就滚。”

什么骨气?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张超才不怕被人笑话。他连忙爬起来,都没有去招呼那几个民警,扭头就要跑。却被杨小宝一把给拽住了,扯着他的脖领子,给按倒在了地上。痛打落水狗,是杨小宝最为擅长不过的了,抬腿对着张超就是咔咔的一通猛踹。有慕雨柔挺身站在旁边,其他的几个民警也不敢吭声。

等到张超鼻青脸肿,杨小宝将他给拽了起来,大声道:“张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险恶用心,你是不是想着过后找这个美人儿的麻烦,将她给按倒在床上,使劲地蹂躏她?我告诉你,你还是好好感谢感谢我吧!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张超瞪着杨小宝,这犊子简直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了,竟然连这事儿他都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