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被堵了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20 字数:2757 阅读进度:139/185

在办公室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等到杨小宝从徐冬梅的身上爬下来,她整个人都已经是全身酸软,连手指头都懒得动弹了。桌上还有一滩水渍,徐冬梅快速地整理干净,这才算是暗暗舒了口气。

“砰砰!”敲门声传来,将徐冬梅给吓了一大跳。

牛二大声道:“宝爷,兄弟们弄了点狗肉还有老白干,这么晚了,出来喝点儿?”

杨小宝哼哼道:“滚蛋,等我几分钟。”

牛二嘿嘿笑道:“明白,明白,我们会等宝爷的。”

杨小宝笑道:“明白就好,赶紧滚蛋。”

空气中飘荡着几分靡糜的味道,徐冬梅的面颊上还有未褪去的潮红,听着刚才杨小宝和牛二的对话,分明是牛二察觉出来了他们间的那点儿小猫腻。这混蛋,这种事情咋还能四处宣扬的?要是……要是让人知道了,她在村中哪还有脸呆下去。

瞪了眼杨小宝,徐冬梅没好气的道:“你真的跟牛二说了?他咋知道了?”

杨小宝满面无辜的道:“我哪里跟他说了,分明是你刚才叫的声音太大了,让他听到了。要怪,也只能是怪你自己。”

“什么?要不是你……你动作那么粗野,搞得人家受不了,人家又哪能大叫?”

“你是受不了,还是爽的不行呀?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干弟弟、干弟弟的让人家快点,叫得不行了。”

“你……你还说……”徐冬梅脸色愈加的红润,气急道:“你赶紧去跟牛二说一声,千万别让他四处宣扬呀!要是将我们的事情传将了出去,我可没脸活下去了。”

杨小宝笑道:“你尽管放心好了,就算是再给牛二个胆子,他也不敢乱说的。这种事情,他还有分寸。”

徐冬梅哼哼道:“真是受不了你了,我走了。”

在牛二的心中,杨小宝说话办事比天王老子还管用,他还敢往出说?杨小宝还不劈了他才怪。就在学校的草坪上,点燃起了一堆柴火,牛二和几个保安将偷来的一只狗夹在了木架上,烘烤着。等到杨小宝走过来,这狗肉已经烤的焦黄,油渍滴落到火堆中,发出嗞啦嗞啦的声音,空气中都飘散着一股子肉香味儿,闻着就够让人食欲大振的了。牛二冲着杨小宝偷偷会意地笑了笑,又从口袋中摸出来了盐末、胡椒粉,洒在了狗肉上,再旋转了几下木架,肉香味儿更是浓烈了几分。

牛二撕了一大块肉放到了小宝的手中,笑道:“宝爷,尝尝味道怎么样?”

杨小宝嚼了一口,照着牛二的屁股就是一脚,笑骂道:“我叉!你这犊子是不是经常出去偷狗呀?这味道真是太他妈的绝了,兄弟们都一起动手啊!”

杨小宝没有什么架子,牛二等人也都习惯了,大家伙哈哈笑着,一起动手大口地吃喝了起来。这种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还真是惬意!杨小宝拍着牛二的肩膀,郑重道:“牛二,好好干,以后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牛二喝得面红耳赤,嘎嘎笑道:“牛二的命都是宝爷给的,这辈子,宝爷走到哪里,牛二就跟到哪里。”

牛二不是什么好人,但他没有什么花花肠子,认准了的事情,就会一条道儿跑到黑。做杨小宝的忠实跟班,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杨小宝又和牛二干了两杯,这才站起身子回去睡觉了。

在沙河镇,二道村是相当富裕的村子了,村子离镇里比较近,村民们在镇里做小买卖的人比较多。镇里又在二道村搞得畜牧业养殖项目,还都给贷款,这让二道村的人均生活迅速提高了起来。人家都说,要嫁就嫁入二道村的男人,要娶就娶芦花村的姑娘。都是因为二道村富裕,而芦花村的姑娘漂亮。

说是这么说,杨小宝是第一次踏入二道村。跟芦花村参差不齐的茅草屋不一样,二道村清一色都是整齐的砖瓦房,红砖砌成的大院套,黑漆的铁大门,相当有气势。这是二道村村委会集体建造的,将原有的住房都拆掉,统一建造的砖瓦房。砖墙连着砖墙,每两家的院中有一口电井,这边一拉闸,屋内的水管就哗哗的流水了,比芦花村的水窖不知道方便了多少倍。

这才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范!

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杨小宝边推着边往前走,脑海中在盘算着怎样才能够让解决掉二道村牲畜放养山林的事情。突然间,耳边传来了几声喊叫,还没等杨小宝反应过来,从一栋靠近道边的门房中,蹿出来了十几个男人,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锄头、镰刀、镐头等等武器,挡在了小宝的身前。紧接着,又有十几个男人从后面扑上来,封堵住了小宝的后路。他们双眼通红,杀气腾腾的,恨不得将杨小宝给撕成碎片。

杨小宝吓得堆缩了,从兜中摸出来了二、三十块钱,颤声道:“各……各位大哥,你们想干什么?就是想抢劫,也犯不上用这么多人吧?狼多肉少,一个人还分不到两块钱……”

当先一个青年握着杀猪刀,骂道:“少他妈的在这里贫嘴!我问你,你是不是镇林业管理站的人?不让我们村子上山放马、放牛,对不对?”

“啊?谁说的?”杨小宝挺直了腰杆,捶打着胸口,悲愤道:“我是镇林业管理站的不假,但我不是来禁止乡亲们上山放马、放牛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呀!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杨小宝这么一说,紧张的气氛舒缓了不少。

那青年阴沉着脸,冷声道:“说,那你来我们二道村是干什么来了?”

杨小宝很是老实的答道:“我是来找人的,赵大力?你们认识吧?”

“我就是!”在杨小宝是身后传来了一声爆喝,赵大力晃动着粗壮的身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大声道:“小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我就跟你明说了吧!我们二道村就靠着这点马牛羊赚钱呢,不让我们放牧,我们喝西北风去呀?”

转过身子,杨小宝委屈的道:“赵大哥,不认识我了呀?”

“你是……”赵大力一愣,猛地拍着大腿,兴奋的叫道:“哎呀妈呀,你不是我兄弟杨小宝吗?咱们差不多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吧?真是想死老哥哥了。”

赵大力是个直爽的东北汉子,上次将镇防疫站给砸了,又去围堵镇政府,险些闹出了人命。幸亏是杨小宝,给他的那头奶牛的肚中摸出了牛黄,卖了五千多块钱,让他发了比小财。没事儿的时候,他逢人就念叨杨小宝,可家中还要养牛、养羊的,也没有个时间去芦花村去看看。真的没有想到,杨小宝来了,赵大力上前将杨小宝给抱住了,哈哈大笑道:“兄弟,走,回家喝酒去。”

这些男人们有跟着赵大力去镇政府闹事,见过杨小宝的,都纷纷上来跟他打招呼。

那个青年却哼哼道:“赵哥,他就是你老挂在嘴边的杨小宝?可他也是镇林业管理站的人呀!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是没安好心。”

“赵铁,你说啥呢?我兄弟是那样的人吗?”赵大力瞪了眼赵铁,问杨小宝道:“兄弟,你不是芦花村的村民吗?跟镇林业管理站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杨小宝憨笑道:“不瞒赵哥,我还真是镇林业管理站的人,不过,你们放心,我来咱们二道村,跟去山林放牧没有任何关系,我就是念叨赵哥,来这儿呆几天,让赵哥陪我喝喝酒。”

赵大力大声道:“听到了没?我兄弟就是来找我喝酒的,跟放牧没有任何的关系,都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