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买牛粪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20 字数:2691 阅读进度:140/185

刚刚走进院子,赵大力就扯着嗓子喊上了,让他老婆春兰嫂赶紧给炖肉,多弄几个菜,陪小宝喝几杯。

春兰嫂是个相当朴实的农家妇女,家中的几头奶牛可是让她和赵大力上老火了。那段时间,嘴巴上满是大泡,却没想到,还因祸得福了,从奶牛里面杀出来了牛黄。这一切,可都是杨小宝的功劳,一听说是杨小宝来了,春兰嫂忙进了厨房,里里外外张罗着,热情的不得了。

坐在炕上,杨小宝问道:“赵哥,这是咋回事儿?你们怎么都藏起来,就等着人上门呀?”

赵大力骂道:“×他妈的,甭提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犊子玩意儿往村委会打了电话,说今天中午会有镇林业管理站的人,骑着摩托车过来,禁止我们再去老林子里面放牧。叉!我们农民就指着这点牛赚钱呢,要是不让我们放牧了,我们还怎么活?真他妈的犊子!”

杨小宝笑着点头道:“明白,明白,我非常理解赵哥的难处。”

赵大力挠挠头,问道:“小宝,咱哥们儿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你就跟我明说吧!你这次来二道村到底是干啥来了?你要是真的想让乡亲们不要去老山林子放牧,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估计你前脚说出来,后脚就躺进棺材里去了。你知道吗?前段时间,镇林业管理站的什么许站长领着几个人来了,劝我们没有效果后,他竟然在老林子里面放了农药,险些把几家的牛马给药死。乡亲们都憋着一肚子火呢,你可别往枪口上撞!”

杨小宝笑道:“哪能呢?我才懒得去管那些事情。不过,我这次来赵哥家,是真有一件小事麻烦赵哥……”

赵大力点头道:“你说,咱们兄弟还有什么客套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杨小宝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咱们二道村,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养牛、养马的,我来这儿就是想买点牛粪。”

“什么?买……买牛粪?”赵大力张大着嘴巴,愣了有好半晌,喃喃道:“兄弟,你……你的脑子没出问题吧?买牛粪有啥用?难道说,你要找车运回到你们二道村,给田地上肥料?”

杨小宝嘿嘿笑道:“这你就甭管了,反正我就是想买大粪,确切地说是干牛粪,每斤干牛粪一毛钱。”

赵大力不明白,但还是点头道:“行呀!这事儿简单,我等会儿就去趟村委会,用广播喇叭说一声。家家的牛圈里面,都是牛粪,都不知道往哪儿弄好呢,这要是晒晒就卖钱,肯定会有不少人来找你。”

杨小宝又道:“赵哥,还有件事情麻烦你,我看你家的后院子挺大的,差不多有五百多平米吧?我打算将这块地租下来,搞个大棚,你看怎么样?租半年,我给你一千块钱。”

赵大力哈哈笑道:“那就是自家的院子,也就是夏天的时候种点儿蔬菜,你要是想建大棚,说一声就行,还什么钱不钱的。”

这种事情,亲兄弟还明算帐呢,哪能不给钱呢?杨小宝的态度相当坚决,赵大力要是不收钱,他立马就走了,连饭菜也不吃了。既然是这样,赵大力也没有太坚持,农村别的没有,土地还不有的是?等到了夏天,在哪儿都能中个黄瓜、茄子、豆角、辣椒等蔬菜的。既然杨小宝非要用,就租给他算了。

赵家的正屋旁边有个仓房,杨小宝让赵大力给收拾收拾,他要在这儿住一段时间。同时,在房门口贴上兽医门诊的牌子,谁家的牲畜有个病什么的,杨小宝都是免费就诊。这下,可是让二道村的村民们都大喜过望。有赵大力的宣传,杨小宝又是从小就跟老兽医爷爷学的兽医,这技术还真不是吹的。

不到几天的时间,二道村的村民们有事没事都往小宝的兽医诊所跑。咨询点问题了,没事闲聊聊也行。赵大力在村委会的广播大喇叭喊了两嗓子,说是杨兽医还回收干牛粪,一毛钱一斤,谁家有的都往赵家送就行了。

牛粪也能卖钱?二道村的村民们来到兽医诊所,杨小宝告诉他们,他要干牛粪有急用,就麻烦乡亲们帮忙将牛粪晒晒,给他送来,他保证是现金结帐。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太小儿科了!杨小宝帮着他们免费给家中的牲畜看病,他们又能卖干牛粪赚钱,又能帮着杨小宝解决点困难,何乐而不为呢?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赵大力家的后院子拉来了一些砖和木杆。来兽医诊所的人多了,卖牛粪的人多了,二道村的乡亲们听说杨小宝要在赵家的后院子建造一个高60厘米的塑料薄膜大棚,就都赶过来帮忙。这么多人齐上阵,还不到三天的时间,这么一个大棚就建好了。又在杨小宝的授意下,他们在大棚的中间挖了个大深坑,将那些干牛粪还有粉碎的麦秆都丢了进去,上面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土壤,才算是完事儿。

随后,杨小宝又在赵大力家的牛圈旁边,找人挖了个差不多10立方米的深坑,然后就看到杨小宝没事儿的时候就去深坑那边捣鼓,又是砌墙,又是接管子的,忙得是不亦乐乎。二道村的村民们愈加的迷惑,这小子来他们村子到底是干什么来了?难道说就是为了挖坑,建大棚,再就是免费给他们的牲口看病?不明白!他们就问赵大力,赵大力叼着烟,蹲在深坑边,也是满脸的迷惑。

不过,杨小宝在他家,吃住都给钱,又不招惹什么事儿,赵大力也巴不得杨小宝就在他家就这么住下去算了。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期间,杨小宝隔两天就往塑料薄膜大棚里面去看看,还去了县里几趟,每次回来都带一些书籍。最后一次,他还带了个袋子,然后就一头扎进了后院子的塑料薄膜大棚,让赵大力堵在大棚的门口,不让任何人进来,更不要叫他,直到他出来为止。

赵大力点着头,叼着烟,就这么蹲在门口,一动不动。

一直到失落黄昏,春兰嫂来第三次叫赵大力和小宝回家吃饭,小宝才从塑料薄膜大棚中钻出来。他的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额头上尽是汗水,看来是累得够呛。

在赵家一个多月的时间,春兰嫂和赵大力早就已经将小宝当成自家人看待了,春兰嫂心疼的道:“小宝,你这一天都忙什么呀?看把你给累的,以后有体力活让你赵哥干。走,我给你烧了热水,你回去洗洗,我晚上给你烙了你最喜欢吃的韭菜合子。”

杨小宝笑道:“谢谢嫂子,你可别对我这么好,赵哥该吃醋了。”

赵大力拍了小宝的后背一巴掌,笑骂道:“吃你个屁醋!走,赶紧吃饭去,韭菜合子凉了就不好吃了。”

杨小宝让赵大力和春兰嫂先回去,跟孩子先吃,他端着热水盆回了他的房间,洗了个热水澡。这都五月份的天气了,气温回转,已经没有那么冷了。等到杨小宝出来,赵大力和春兰嫂还没有动筷,就等着他过来吃饭呢。这让杨小宝的心中感觉暖暖的,这就是久违了的家的感觉,真是充满着温馨和幸福。

大口地嚼着韭菜合子,杨小宝连连赞道:“春兰嫂做的饭菜真是太好吃了,我最近感觉都胖了许多。”

春兰嫂笑道:“好吃你就多吃点!对了,小宝,嫂子问你一声,这都一个多月了,你到底在折腾什么呀?”

杨小宝神秘地笑了笑:“秘密,暂时不能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