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风声

小说: 人生如此多娇 作者: 坐墙等红杏 更新时间:2016-09-13 07:09:26 字数:2798 阅读进度:172/185

两个人去单挑五、六十人,除非是脑袋被驴踢了。

幸好的是他俩没有将水靠给丢掉,杨小宝和牛二一路狂奔,到了河边,快速套上水靠游了过去。他们刚刚到对岸,这一大群人也抵到了河这边。为首的一人留着大胡子,身材稍胖,笑道:“两位兄弟,你们跑什么?我们就是想跟你们聊一聊。”

杨小宝坐在地上,叼着烟,笑道:“行,聊什么都行。你说,我们听着呢。”

牛二骂道:“靠,聊天有拎着片刀和钢管追着聊的呀?我看你们就是想废掉我们两个。”

那大胡子哈哈大笑道:“这位兄弟爽快!既然都是明白人,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们是西门唐爷的手下,就是想跟你们交个朋友。什么片刀,钢管的,这是误会。”

“啊?你们是唐爷的人?”杨小宝一骨碌爬起来,毕恭毕敬的道:“唐爷是我在扶宁县最最仰慕的人,早知道你们是唐爷的人,我们还跑什么?”

“哈哈,既然是这样,跟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唐爷肯定是也特别想结交两位。”

杨小宝有些受宠若惊的道:“行,行,你们过来吧,喝酒我请客。”

看着翻滚着的河水,他们游过去倒是没有问题,关键是河水中有着太多的杂质。他们这么贸贸然的下水,得了皮肤病都是小事,谁知道会不会就这么呜呼哀哉了。那大胡子笑着,喝酒谁请客还不是一样呢?杨小宝和牛二有水靠,还是他们过来比较好。

杨小宝叹声道:“唉,既然是这样,那就把不好意思了,我们都没有力气游泳了。改天,改天咱们约个时间再聚。”

那大胡子急得直跺脚,问道:“还不知道两位兄弟的高姓大名呢?”

牛二刚要张嘴,杨小宝照着他的脑门儿敲了一记,大声道:“你听好了,我们是扶宁双骄。后会有期。”

两个人叼着烟,就这么跟散步似的,洋洋而去。

那大胡子等人看得直瞪眼珠子,只能是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离去,没有任何的办法。想了想,还是决定赶紧回去跟唐爷交代一下这件事情,非将这两个人什么扶宁双骄给抓到不可。杨小宝和牛二鬼鬼祟祟的,他们都盯了好几天了,要是将宝洁化工厂的事情捅出去,断了唐爷和聂元梓的财路是小事,关键……那大胡子不敢再往下想,连忙挥手散去了。

在宝洁化工厂登记的个人资料都是假的,杨小宝和牛二连行李铺盖都没有带,就这么直接回到了县里。杨小宝将牛二给送上了回沙河镇的客车,也没有回宣传部,而是直接来到了金源大厦。跟左子棠打交到也有挺多次了,自然是轻车熟路,跟门口保安打了个招呼,直接走到了十楼的办公室。

轻轻敲开房门,左子棠正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夏冬青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就这么挺身站在左子棠的身后。见到杨小宝走进来,左子棠招招手,笑道:“小宝,你不是在县委宣传部上班吗?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儿了。”

“左老板,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情。”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就叫我一声大哥,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听着怪生疏的。”

杨小宝憨笑了两声,也没有坐下,就这么微弓着身子,轻声道:“我在县委宣传部一直是挂名的,没有干过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可是前段时间,江部长突然找到我,让我暗中调查宝洁化工厂的污染问题。刚好宝洁化工厂在应聘职工,我就混进去了,在暗中调查了十来天的时间……”

左子棠坐直了身子,微笑道:“可是收获不浅吧?”

杨小宝点点头,将一个档案袋放到了办公桌上,里面装着的都是搜集来的证据,相片、采访摄像等等,连底版都在,只要把这档案袋交到宣传部,再在《抚宁日报》一刊登,别说是扶宁县了,都会在华清市造成轰动。连带着卫生局、环保局都会受到牵连,毕竟这事儿影响太广了,宝洁化工厂生意做得相当大,在扶宁县是县政府扶持的企业。扶宁县每年的纳税,或者是什么赈灾捐款,宝洁化工厂都是出的大头。

左子棠没有去动手翻看资料,淡淡道:“小宝,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既然是江部长交代你的事情,你大可将资料交给江部长,怎么送到我这儿来了?”

杨小宝陪笑道:“左老板,小宝的生活都是靠你给的,这事儿还是你来拿主意的好。我听你的。”

左子棠盯着杨小宝看了看,笑道:“其实,做生意的哪有那么规矩的,我跟宝洁化工厂的老板聂元梓有一面之识,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晚上,我做东,将聂元梓给叫来,咱们喝一杯。”

杨小宝点头道:“一切听左老板的。”

所有的资料和证据是都交给了左子棠,但杨小宝留了一手,备份了一份。他让左子棠来拿主意,就是想看看这件事情跟左子棠有多大关系。巧巧芦苇手工艺品编织厂和双孢罐头厂,都要靠左子棠来负责销售,要是真的跟左子棠有关,他大可卖左子棠一个面子。等回到县委宣传部,他就直接跟江东楼说,没有查到什么线索。就算是江东楼将他给开掉了也没有什么,自从卢巧巧失踪后,他连什么往上攀爬的心思都没有了。

晚上,左子棠将聂元梓给叫来了,还有一个身材魁梧,面相和蔼的中年人,通过介绍才知道,这人就是西门的扛把子--唐惊天。就这么四个人,他们在一起又吃又喝的,气氛相当和谐。谁也没有提宝洁化工厂的事情,就像是认识了多少年的老朋友。

等到吃饱喝足,杨小宝回去了,聂元梓才恨恨道:“大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这小子不会在背后捅我们一刀吧?”

唐惊天点点头,正色道:“刘大胡子今天回来跟我说,他带了一大帮兄弟,都没有截住这小子。别看他外表老实,骨子里面邪恶得很,我们不能不提防他,提早做准备。大哥,只要你点点头,我等会儿就派兄弟做了他。”

左子棠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淡笑道:“怎么,你们急了?”

唐惊天大声道:“大哥,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你对我们说过的话呀?自从咱们做掉了……唉,我们就应该不能再有妇人之仁。”

咔嚓!筷子被左子棠用两根手指给掰断了,他横了唐惊天一眼,冷声道:“别再跟我提起那件事情,否则,兄弟我也不给面子。杨小宝是我一手栽培起来的,他要是有反骨,不用你们提醒我,我会亲手宰了他。手中沾了这么多的鲜血,不在乎多一个。”

唐惊天的身躯颤抖了一下,没敢再吭声。

左子棠又道:“老三,我们的私人作坊,你一定要保护好,那些职工都应该是你和老二的亲信,不能出半点岔子。”

聂元梓点头道:“大哥,我知道怎么做,你尽管放心好了。”

唐惊天小心的道:“这事儿都是江东楼在背后指使杨小宝这么干的,既然不能动杨小宝,我们是不是要做掉江东楼?这人的存在,给我们有相当大的威胁。”

“老二,你要跟老三学学,做事应该都动动脑子。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就算是你下手再干净利落,难保不会露出什么马脚。想要杀一个人,没有必要非得动刀子,软刀子不是更厉害?最近,你们都低调点,我之所以将化工厂开在了扶宁县,就是不想引起别人不注意。我想,你们也应该听到风声了吧?市面上的毒品流动的多了,已经引起了慕卓成的警觉。万一他插手进来,事情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