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厨家的厨房

小说: 丧尸不修仙 作者: 彩虹鱼 更新时间:2017-10-12 09:56:25 字数:2964 阅读进度:269/398

夜溪循香而去,一路避开守夜的人,最后来到一座小山上。

这座小山在外山中比较独立离着远些,夜溪白日里注意到过,因为所有外山都有美食小摊美食屋,只这一座没有,因为,这里正是大厨房,想来是原材料的处理远没有食物的美好,厨家才统一放在这里。

没错了。

因为吞天道:“你看这里的风,是阵法所布,将不好的气味都吹向水面。”

夜溪奇怪:“是了,我一进来就闻见许多味道忽的浓了起来。可吸引我来的那股特别的气味,怎么会飘到我的客房?”

无归:“难道有诈?”

夜溪闭上眼,精神力瞬间铺满整座山峰,耳边是嘈杂的各种心跳声,睁开:“二万七千二百个活物,没一个是人。嗯?他们不用派人看着厨房?”

“真的有诈?”

夜溪还是要进去。

厂房一般巨大的厨房进去,才明白,人家根本不用派人守。

只见巨大厨房里,荤的素的活的死的大的小的,分明整齐,且全用护罩隔开放着。

比如,自己手边一筐灵菜,小白菜。厨家用的筐是浅口的箩筐,只半只手掌深。里头巴掌长的小白菜棵棵差不多的高度肥嫩,每片叶子都精精神神竖着,排成一圈又一圈的圆形,中间还放了一块雕成白菜的冰。

就这么一筐几百颗的小白菜,也用了护罩单独隔开来。再看好几列的大架子,任何强迫症也挑剔不出一丝不舒服来。

夜溪不觉汗颜,觉得自己白日那样吃相简直玷污了如此厨房圣地。

“不愧是传承万余年的厨艺世家。”夜溪由衷钦佩。

身为厨房杀手的她是不是应该拜一拜,祈祷以后自己的厨艺就能好一些?起码不要炸炉。

夜溪走进深处,不去看所经之处她见过没见过的各种食材,一直走到最深处,估摸是挖了一块山腹出来,放半加工过的食材的地方,夜溪看着眼前的一道门。

这扇门看着就很重,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门上花纹有隐隐的光泽流淌,这上头有守护阵。

“里头一定是好东西。”

夜溪很纠结。

她可以暴力开门,也可以把一边山壁挖通,但——厨家是好意邀请她来做客的,况且她已经白吃了那么些好东西,在人家家里搞破坏不好吧?

夜溪犹豫,走吧,又不是三岁孩子还放不下一口吃的。

没错,厨房里飘出来的特勾人的味儿一定是食物啊。

夜溪转身,却没拔动脚,那味儿真的很勾人,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闻过的最勾人的味道,有些像…高阶异能者的…

夜溪猛的转身,趴在门上,是不是也有那个世界的人,跟着来了?高阶异能者哦,好久没吃——呸,老乡相遇,不见个面怎么能成?

进去,必须的进去。

无归见她整个上半身都贴在门板上,半闭着眼睛陶醉的吸啊吸,无奈:“你不先想想怎么进去?”

“嘘,唯美食与美人不可辜负。”

无归:“你是说,吸引你来的是个美人?”

美人——美食——

夜溪咕嘟一声,感觉口水都要被刺激出来,后头要是个美人,她就——

无归:恶,添舌头的样子好恐怖。

夜溪:她就一口一口绝不辜负。

“怎么进去?”

无归:“用你指甲。”

“不行。”夜溪义正言辞:“破坏别人财物不好。”

无归哼了声:“你不是怕动静大了厨家发现把你赶走就吃不到接下来的美食了?”

夜溪一指甲掐过去:“知道还说。”

吞天飞出来:“我来瞧瞧。”落到门上,看了看:“这上头阵法不用管。”

“真的?”

“只要能打开这锁。”

夜溪愣:“锁在哪里?”

要说锁,还真有些遥远了。这里的人不都是用阵法护罩什么的?怎么就横空出世一道锁?

吞天在门板上下左右的移动,一边扣着门板听动静。

“厨家不愧是仙魔大战前便存在的家族,这锁可是大有来头,叫做潜龙在渊。”

噗嗤,夜溪没忍住,我还亢龙有悔呢。

“你笑什么笑,潜龙在渊,顾名思义,这锁,你不惊动它,它就老老实实潜着,一旦惊动,它就——你只管着被厨家人追杀吧。”

夜溪不信:“有这么厉害?”

“怎么不能,这门就是锁,锁住了整座山,一旦强力破开,你信不信,内山的厨家人会瞬间出现。哼哼,想想那时你有什么脸站在这。”

夜溪若有所思:“这才是外山,内山又有什么好东西?”

吞天嗤了声:“能安全渡过仙魔大战本身就说明厨家手里好东西不少,且万余年安安稳稳,别说外界修士因为他们的与世无争才交好,小小炼气都能因为身上几块下品灵石被击杀,厨家如此肥美的一块肉,却无人敢啃,说明——”

“厨家有让外界修士忌惮的实力。”夜溪双眼发光。

就是嘛,因为你是好人,所以坏人不会欺负你?坏人又不讲道理不讲良心。

无归动了动:“你想去内山?”

夜溪摇摇头,摸着门板不放:“关我什么事,除非内山有比里头更勾我的美食。”

左右她不能修真,厨家有什么宝贝她一点儿都不关心。

“吞天,你行不行?”

吞天转过脑袋,鄙夷:“这话能对一个男人说吗?”

夜溪:“...请脱下裤子证明你是男人。”

吞天呸了声:“想进去,就对我客气点儿。”

夜溪眼一亮:“你能行?”

“必须的。”吞天磨牙,就不能换个字?

夜溪吹了声:“你前主子是个贼?”

吞天面无表情:“我现主子是个贼。”

夜溪摸鼻子,微微尴尬,忘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了。

吞天翻着白眼,后飞一段,然后重重往门上一点撞去。

似乎那一点亮了下,快得几乎捉不住。

然后吞天又撞了另外一点,又亮了下。

夜溪:这是密码开锁?

但这密码未免太多。

只见吞天越来越快,身影连成一片,估计撞了几百下。

“行了。”

吞天停在半空不自觉的晃脑袋,头好晕。

夜溪抓过它,放在肩上,无归从一边钻出来扶着它。

看着沉重的门板,推开却是悄无声息,夜溪轻轻推着走了进去,随手掩了掩,没关上。

万一关上它又锁死,吞天再来一遍肯定脑震荡。

“这是——”

夜溪惊讶望着不大的内室里唯一的一只活物。

“这是美人?太特么扯了吧?”

只见对面墙上用链子锁着一个人?兽?人形兽?

身形与夜溪差不多的高度,胳膊腿被扯得开开,缠着链子几乎看不见下头皮肤,但它身上缠着的链子间,厚密的金色毛发闪着微光。脸上头上却是光秃秃与人一般,眉毛眼睛鼻子嘴,就是人脸,只是,长相一般,隐隐一种违和感。

最大的违和感,来自它的嘴巴上下生出来的四颗獠牙。

夜溪:“吸血鬼?”

吞天:“猕犼。”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 123 (长按三秒复制) !!